王维洛:南水北调危害说

  1、概念的错误

  南水北调工程由西线、中线和东线三大部分组成。据说南水北调的目的是南引长江的水到北方干旱的地区。中线和东线的引水目的地是黄河海河平原。这里就有一个基本概念的错误:黄河海河平原,包括北京和天津地区,并不位於干旱地区,而是位于半湿润地区。

  干旱地区,是按自然地理条件来确定的,主要按降水量确定。干旱地区的常年年平均降水量在小于200毫米,年径流深不足10毫米,如内蒙古、宁夏、甘肃的荒漠和沙漠、青海的柴达木盆地、新疆的塔里木盆地和准噶盆地、西藏北部的羌塘地区,是中国的干旱地区。而南水北调工程中线和东线的目的地常年平均降水量在400─800毫米,年径流深50─200毫米,年径流系数在0·1─0·25。其降雨量与德国大部分地区相仿。在这类地区,如果生态环境保护得好,水资源开发合理,本不应该出现水危机。

  2、错误开发利用和水资源污染所导致的水荒

  黄河海河平原,包括北京和天津地区,是中国目前最缺水的地区,这是事实。但是缺水的原因是什么?缺水的主要原因是开发利用错误,以及水资源污染导致部分水资源无法利用。

  这里仅以河北省和天津市为例。河北,顾名思义,位于黄河之北,境内还有海河、滦河等大河,可称是水网密布;河北的大部分地区由黄河、海河等河流的冲积物组成,地下水丰富。史书称天津为“九河之梢”,为南运河(卫河)、北运河(潞河)、子牙河、大清河、永定河、潮白、蓟运诸河的辐聚之地;天津还位于海河的入海口。海河是中国的七大河流之一,曾是天津市的水源地,自然条件相当好,到二十世纪50年代末,这个地区根本不存在供水问题,天津也是北方最重要的内河港口,南运河、卫运河等河流上的航运还盛极一时。过去有部电影“小兵张嘎”,描写的就是这一地区的自然景观,白洋淀、水乡、芦苇等等。

  四九后根治海河,是要防治海河的洪水灾害,在河流上中游建水库,下游挖掘人工运河,将河水直接送入大海。这一时期建设的大水库有如黄壁庄水库、岗南水库,岳城水库等等,地图上至今还可找到独流减河,马厂减河等等,都是分流入海的人工运河。这些工程的直接后果,就是海河在天津入海处的水量大减,引起海水倒灌。天津从此失去了最有保证的自然水源──海河,这是天津水危机的最主要原因。

  七十年代末,为了解决天津的供水问题,修建了著名的引滦入津工程。滦河是海河流域中水量较丰富的河流,引水工程中的潘家口、大黑汀两个大型水库,总库容34·7亿立方米,许多人以为可一劳永逸解决天津供水问题。引滦入津工程经过中国最强烈的地震带,引水渠道漏水问题十分严重,工程建成初期就高达30%。从卫星照片分析来看,潘家口大坝正好建在区域断裂带上,加上大坝施工时混凝土温度处置不当,大坝有许多裂缝(三峡工程大坝也有同样的问题),水库漏水问题严重。到了2002年,引滦已不敷使用,再次引黄河的水接济天津,尽管黄河下游的山东的缺水情况比天津更严重。如今辐聚天津的南运河等河的水质污染严重,为V类水质(中国颁布的GB3838─88“地面水环境质量标准”,将地面水质分为五类,I─V类,数字越大,质量越差),V类水不能作为生活用水水源,也不能用于工业生产,连灌溉农田也不行。

  3、南水北调对生态环境的严重影响

  南水北调工程是跨大河流区域的调水工程,调水距离长,调水量大,对调出区和调入区的生态环境影响都将十分严重。此工程违反“可持续发展理论”的最基本原则。这里仅就它对长江河口海水入侵和河道淤积问题、水污染扩散、流经地区的防洪问题以及对黄河海河平原的土地盐硷化问题,作简单分析。

  a、海水倒灌将影响上海至南京地区的供水

  南水北调工程分三线向北方调水,最终的调水规模将超过黄河的常年径流量。目前长江流域的每年的绝对实际消耗的水量为500多亿立方米,南水北调三线的最终调水量,将超过长江流域的全部水消耗量。如此之大的调水量,不会不对长江流域的生态环境产生深刻的影响,不会不破坏长江的自然河流生态系统。

  以东线为例,计划近期的取水量为每秒钟抽水1000立方米。东线取水口位于长江中下游经济繁华地区,距离长江口不太远,上游不远是南京,下游是上海。实行南水北调之后,长江径流量减少,特别是枯水季流量的减少,会改变下游河道与河口的水情。枯水季节,长江的径流量约为每秒6000立方米,仅东线取水量就占长江流量的16%,如果此时中上游西中两线再抽水,到达下游的水量尚不足每秒5000立方米,再加上东线抽水,还要减去长江下游两岸抽引江水,入海水量必然大量减少,将引起海水严重倒灌,盐水入侵。长江河口现在已然海水倒灌,但是江水的含氯度不太高,历时又较短,供水问题尚不严重,若南水北调后,海水倒灌的时间将加长许多,海水倒灌的范围上沿,江水的氯化物和盐量增加,则必须较长关闭沿江的所有水厂和抽水站,问题将很严重,是重蹈海河及天津的复辙。

  论证中幻想利用洞庭湖、鄱阳湖等湖泊来调节长江枯水期的流量,或是提高洪泽湖的蓄水位,短时间内由洪泽湖向北输水,或是停止抽取长江水,以减轻海水倒灌,都是纸上谈兵。中国东部地区受季风影响,长江下游枯水季节时,也是洞庭湖、鄱阳湖的枯水季节,沿江湖泊不可能有多余水量提供下游;同样,长江枯水期,也是华北平原降水最少的时期、洪泽湖自然水位最低的时候。

  b、人为抬高沿途湖泊的蓄水位将增加洪水危害

  东线方案实施后,输水渠道和原河道平面相交,所有相交口都必须建设闸门加以控制。这样的水网系统和自然生态系统相去很远,河流湖泊的生态系统全部依赖于人工控制。东线输水线路所经过的地区,也是经常遭受洪水危害的地区,而建设东线输水线路,必然增加这一地区的洪水危害。1991年,太湖和淮河流域发生大洪水,损失严重,造成灾难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人们利用江苏南部的运河来调度洪水走向,在紧急关头,由于控制运河的闸门开错,使得太湖的水位不但没有降低,反而加高。同样,洪泽等湖泊已有蓄洪任务,再让它们担当存储北调水量的任务,就失去了自然湖泊调蓄洪水的功能。又由于人为地抬高了湖泊的蓄水水位,增加了对周围地区的洪水威胁。东线南水北调后若发生如1991年的淮河洪水,则后果不堪设想。

  中国水利政策一直没有长远正确的方向,头疼医头,脚痛医脚,一会儿只强调防洪,一会儿只顾抗旱,治水把黄河、淮河、海滦河、辽河都治得奄奄一息,照这样下去,长江、珠江松花江也会遭受同样的命运。

  河流湖泊在自然状态下有高水位、枯水位,一张一弛,周围地区的地下水位也随之上升下降,实现物质和能量的新旧交换。由于输水线路和沿途湖泊常年处于高水位状态,将造成这些地区次潜育化和沼泽化,而破坏该地区的生态。

  c、输入区的土地盐硷化

  华北平原的水利化,以前搞过两次,五十年代后期是大修水库,为灌溉工程提供水源。1963年海河流域发生大洪水,200多座水库大坝溃坝,造成了历史大悲剧。溃坝的洪水冲毁了农田、灌溉工程,破坏了海河水系。第二次是在六十年代末和七十年代初,水利部的大批干部到华北平原开发地下水,大建机井,发展机械灌溉,造成了华北平原地下水水位大幅度下降,形成巨型地下水漏斗,彻底破坏该地区的地下水资源。这两次水利化的结果,是华北地区土地的严重盐硷化。在盐硷地上种植庄稼,收成低甚至是颗粒无收;实行灌溉,水分蒸发后,盐分便积聚在土壤表层。此即为何现在华北平原上白茫茫一片。

  南水北调可以说是华北平原的第三次水利化,由南向北的输水渠道中常年充满了水,将中止原来华北平原上的自西向东的冲盐排水渠道,加重加快土地盐硷化。

  华北平原处于半湿润地区,在实现南水北调之后,地表径流增加一倍,将使华北平原的气候发生不可忽视的变化,这个变化的后果是什么?南水北调工程论证并没有提出报告。华北平原上的地表径流增加一倍,洪水期间的洪水流量也随着增长,如果再出现如1963年的洪水,加上南水北调增加的水量,华北平原的防洪设施是否可以防御这样的洪水?天津是否会淹?

  国内外的调水经验教训是什么?美国、原苏联都放弃了大规模的调水工程计划,因为这些工程对生态环境的破坏太太,而且不符合可持续发展的理论。引滦入津工程是中国建成的最大的调水工程,不能解决天津的供水问题,还使得海水倒灌严重,天津失去有保证的自然水源,成为天津水危机的根本原因。南水北调工程是否会使上海、南京及长江下游地区重蹈天津的后路?

  作者:王维洛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南水北调危害说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