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阳:全球化下的悲惨打工者

  一、悲惨的处境

  前段时间去了趟为改革立下汗马功劳的深圳,其市容繁华之程度令我侧目──绝不在北京之下,而举国上下能与北京相比的实在是寥寥无几。这的确让我体验了一把什么叫差距。据我的观察,在深圳市内跑的汽车,几乎没有不上档次的车,这一点北京比不上,其实,除了没有北京大之外,就剩下比北京好了。然而当我离开市内,到各区镇看了一下之后,才大概明白了一些这差距的缘由──深圳的郊区和各区镇密密麻麻的布满了大大小小的工厂,到了吃中午饭时,成群结队的打工仔和打工妹就像麦浪一样此起彼伏。我主要呆的地方是深圳市龙岗区龙岗镇和东莞市的某些区镇。在这个地方我明白了什么是事物的本质,什么是人类的文明与进步。

  据权威人士估计,在380 万人口的深圳市有280 万的外来打工者,在人口148万的东莞市有 150万的外来打工者。他们的年龄段在16岁到25岁之间的为多。他们被称为农民工,因为都是从全国各地的农村来的。也正因为是从农村过来的,所以他们没有钱,其实也就是因为没有钱想挣钱才来到这里的。然而,他们的平均工资约在300 到400 元,每天平均工作12小时以上,基本上没有休息日,而且加班费很低,平均一小时1 元5 角,前叁个月的工资要扣除,即干不到叁个月的一分钱也拿不到。工资低还被拖欠,据计,拖欠时间短者两叁个月,长者半年、一年,深圳、东莞(其实包括珠海、佛山)等市欠薪额均达到两叁千万元。这些老板长期欠薪逃逸后,使得打工仔、打工妹的生活陷入极端的困境。而且很要命的一点是他们从来就没有什么岗前培训,绝大部分的机器都是半个世纪以前,有的甚至是20年代或30年代的机器,安全从来就没有保证。所以工伤事故就是家常便饭,断手指头是最轻的工伤事故,断手断脚是正常的工伤事故。每天每时每刻都有工伤事故发生,所以深圳周围有叁大特色,一是密密麻麻的工厂,一是成群结队的打工仔、打工妹,一是令人瞩目的医院。救护车每天都在忙碌着……

  更令人发指的是在医院,受了伤的农民工是最为悲惨的,因为他们绝大部分是得不到赔偿的,而且在受伤住院期间连饭都吃不饱,法律规定深圳市工伤工人在住院期间的伙食费最低是33元(此为关外,关内为50元),实际上,很多工厂只给工人包括护理病人的工人每天的伙食是10元钱,而在医院一顿饭是6 元钱,这怎么能吃饱?更令人感到悲哀的是,这些打工仔、打工妹受到这样的虐待还无处讨回公道。一方面是打工仔和打工妹们缺乏法律知识,遇到这样的事情不知道该怎样去处理,而老板们就抓住这一点对他们进行威逼利诱,迫使其就范;另一方面,就算打工者知道该诉诸法律,可是事实是,就像老板们说的那样:你告我,你有钱吗?你有权吗?我有,我一个电话过去,市长就得过来。其实这并不夸张,还确有其事,说白了就是说地方政府其实和老板们是一个鼻孔出气。而且举目国内,愿意为打工者说话的律师打着灯笼都很难找着。更进一步,就算你一纸诉状将老板搞上法庭,可是能打赢官司的为数太少,即使打赢了,能够按照法律规定赔偿的更是屈指可数。因为这里的老板们大部分是台湾和香港的,他们中的很多在官司将要输的时候就携款逃跑,而地方政府对此的态度居然是默认,更甚的是反过来对打工仔、打工妹滥施淫威,将自己的责任推得一干二净。而且这里要打一场工伤官司,一般要两叁年,长的得四五年,加之发生工伤后,老板会很快将这些工伤工人赶出厂子,也就是说,他们在这长达叁四年的时间里是无法养活自己的。而且在这过程中,政府又始终站在资方一边,这就使得打工仔、打工妹维护权益几乎成为不可能。这就是弱势群体的真实写照。据有关部门统计,深圳市,每年受工伤的打工者有10万多人,因工伤死亡的有1 万多人,我不明白,这难道就是我们说的文明和进步?原来深圳所谓繁华的背后其实是这些会说话的机器的血与泪。

  而且,如果你愿意,你会在众多的所谓人才市场里发现每天都有大量的从全国各地赶来的打工仔和打工妹,以打工妹为多。而他们来到深圳时身上带的钱就很有限,事实上很多孩子本身就是借钱出来的。但是由于劳动力太廉价,也就是竞争太激烈,所以找到一份工作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实际上能够在一个星期以内找到工作的是很少数的,有的甚至半年还找不着,因为找工作还要很多的证件,比如暂住证、未婚证,流动人口证、身份证、学历证等等。所以很多的打工仔和打工妹很快就陷入困境。于是被骗就很正常,无路可走之下,很多女孩子被迫选择了以卖淫为生,过着没有尊严没有人格的屈辱生活。

  其实,不光是深圳也不光是珠江叁角洲,全国各地都一样,所有打工者的境遇大体都一样,女孩子的境况就更为悲惨,因为她们是弱者中的弱者。就拿烟花爆竹业来说,2001年岁末,江西万载县黄茅镇的十几名农民工死于非难。然而,就在他们死骨未寒时,年初,与其相隔仅90公里的“花炮之乡”江西上栗县,相隔不到10公里的“中国烟花之乡”──湖南浏阳,又有十几人在爆炸声中失去宝贵的生命。还有,广西南丹煤矿“7.17”特大透水事故, 81 名矿工死亡;与此相应,山西各地煤矿连续发生六起特大煤矿事故,陕西韩城,江苏徐州,湖南涟源,黑龙江鹤岗,以及贵州等地亦纷纷发生重大煤矿事故。这还只是见诸报端的。而实际上正如南丹矿工们所反映的那样,事故天天有,死人不算什么,通常老板给点赔偿就了事了。据官方统计,去年各类安全事故的死亡总人数竟高达11万之多。其实,就在我们附近,北京保姆的悲惨境遇也是很好的例证。她们工资又低,地位又卑下,经常遭到毒打、体罚、性骚扰、强奸甚至杀害。还有像我们周围的建筑工、各行各业的打工人员尤其是服务业等等,境遇都一样。只是我们从来就没有注意过他们。他们其实是被我们漠视的一群。

  然而,更多的被我们漠视是广大的农民、乡镇失业人员、城市下岗工人。农民的负担在中央地方的一片减负声中日益增加,各种苛捐杂税什么乡统筹村提留、什么修路费、架桥费、改线费、水费电费等等,再加上化肥、种子等的费用,农民种地愈来愈入不敷出,于是农民们被迫背井离乡、流离失所,这就产生了愈来愈多的农村剩余劳动力,这些剩余劳动力涌向城市就是前面说的农民工。而被乡镇淘汰的失业人员在被城市进一步淘汰之后,他们的生活就更加悲惨,于是很多人为了生存就选择了铤而走险,各种杀人、放火、抢劫、强奸等等纷至沓来;再看看愈来愈多的城市下岗工人,他们中的很多人的生活来源连最低保障线都无法保证,于是大量的工人被迫打着“我们要吃饭,孩子要上学……”的口号走上街头……然而真正创造社会财富的是他们,真正修路架桥的是他们,真正生产粮食的是他们,真正从事各种服务是他们,真正冲在各行各业第一线的是他们。但是他们的境遇却最为悲惨。

  我陷入了沉思,我找不到出口……

  二、弱肉强食是根源

  对于这个社会中的多数人来说,人类从结绳记事,到互联网的飞速发展;从钻木取火,到飞机、火箭、大炮、核弹;从衣不蔽体,到巴黎时装表演;从追逐猎食,到麦当劳、可口可乐;从简居陋室,到冰箱、彩电、空调;从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到奔驰、宝马、凯迪拉克……技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给人们的生活和工作带来了极大的方便。照理说,文明和进步已经够发达的啦。可是为什么这些活生生的事例却残酷的发生在我们的身边。

  个中原因当然是很复杂的,但是在今天的市场经济环境下,我想主要的原因是我们没有透过现象抓住本质,没有洞悉西方自由市场经济的核心理念是经济人假设,这一切会造成严重的两极分化直至社会动荡,而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现在的各种社会福利相比较之下还不错的本质原因是知识分子和进步人士以及工人的长期斗争。这也就是说,放任自流的自由市场经济在西方所产生的极大的负面影响被强大的道德、宗教、进步力量所平衡,而我们却一方面视放任自流的自由市场经济为经典法宝,一方面又狠批道德、传统文化甚至革命文化对自由市场经济的遏制,这样我们就根本没有弄清楚主要矛盾是什么。所以我们既没有建立起一种对在残酷的斗争中失败的弱势群体的保护网,尤其是处在生物链底层的中国农民完全被排除在社会保障体系之外,也没有使我们的经济真正发展起来。

  具体的讲,核心原因在于竞争。我们大家谈起竞争,就都会说竞争给我们带来了活力或者叫动力。的确竞争会给我们带来活力或叫动力。然而我们必须看清问题的本质。竞争是动态的,每一笔交易,看上去很平等,双方也自愿,但是,实际上由于交易双方力量、信息的不平等,就使得每一笔交易都向强势方倾斜,社会是很复杂的,这无数次交易下来就使得强者愈强、弱者愈弱,造成严重的两极分化、社会动荡。实际上,工业革命使得科学技术飞速发展,创造了惊人的财富,然而,“十九世纪,英、美、德、意、日各国劳动者不但没有享受到工业文明的好处,反而每天十四、五小时强高度地劳作在充满着危险、噪音、粉尘的工厂或者矿山中,过着连中世纪手工劳动者都不如的生活,连他们不满十岁的孩子都要被迫在重压下劳作,而且同样是死亡事故不断。”与此相反,则是企业主们的巧取豪夺,挥金如土、骄横自为、花天酒地。在美国,这种局面一直持续到十九世纪末期,然而美国的知识分子、进步作家、新闻工作者无法对此间的种种残酷的压迫和剥削熟视无睹,于是他们本着人类的良知和理性发动了一场社会进步运动才逐渐使得美国社会状况得以改观。他们猛烈的抨击这种残酷的压迫和剥削,揭露种种暗无天日的暴行。于此相应的是一场场工人运动,就这样在强大的压力面前,美国政府最终做出了妥协,将这种放任自流的自由市场经济有所收敛。

  工人的地位得到了提高,收入也相应提高,而且,美国社会还建立了各种社会保险,缩小了一些贫富差距,社会也因此得到了一定程度的稳定。经济也因此出现了一定程度的繁荣,尤其是二战后期,这种混合市场经济给西方发达国家的经济繁荣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然而,我们却没有看到这一点,我们看到的却恰恰是美国后来重新膨胀的放任自流的自由市场经济,而且将这种放任自流的自由市场经济当作法宝。这一点恰恰和当时文革刚结束的政治气氛相融合。结果就是这些放任自流的自由市场经济给我们带来了无穷尽的灾难。我们知道,自由市场经济的核心理念是经济人假设,即每个人都是自私的,每个人都追求自身利益的最大化,而且每个人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可以推动整个社会利益的最大化。但事实上,由于地球资源的有限性与每个人自私欲望的无限性激烈的冲突着,导致人与自然的关系极度恶化。人们从向大自然索取、改造大自然建造美好家园迅速地向残酷地掠夺、浪费、摧毁大自然移动。人与人之间,由于自私的本质(是我的,就不是你的。)造成相互的矛盾不断的积聚、膨胀。人与人之间的友爱、关怀、善良、互助迅速的淡漠、消失,替之而来的是利用与反利用、欺诈与反欺诈、压迫与反压迫、剥削与反剥削,人与人之间的战争日常化。反映到集团、地区、民族则是世界各国国内及国际的战争日常化,加之世界尤其是西方各国的媒体的鼓吹宣传,使人们觉得这一切合理化、正常化。因此,中心外围结构,资本流向全球,财富流向西方(美国)的结构得以最大限度的巩固。而作为单个的人,内心矛盾也日益尖锐化。

  尤其是受中华传统文化熏陶较深的正直、善良、友爱、淳朴、富于同情心的人就更为矛盾、迷茫。自己向往的人与人之间的真诚、平等、关爱、谅解、帮助、团结协作与现实中的利用、欺诈、虚荣、嘲弄、否定、层层盘剥激烈的冲突着;农民及工人等普通老百姓向往的各级各层领导的清正廉明、人民公仆形象与现实中的腐败、官僚、恶霸激烈的冲突着;穷人的穷困无助下等与巨大的既得利益集团的专横自为、骄奢淫逸激烈的冲突着……即便如此,人们还总是以为这只是市场经济不完善的表现,然而,问题却恰恰出在政府身上。

  在这种大的背景气候下面,处于食物链低端的农民的处境就每况愈下,尤其在加入世贸组织之后,各种费用有增无减,还要面临优质小麦、大米、黄豆等的激烈竞争,自1996年起,粮价下降了近一半,小麦从0.8 元一斤下降到0.4 元一斤,种一亩地要竟然要亏损80元钱。就这样在权力和资本的双重压迫下,农民就被陷入了“要钱不要命”困境,只好背井离乡、弃田进城,到小煤矿、小金矿、鞭炮厂、珠江叁角洲的鞋厂、玩具厂、服装厂、皮革厂,去从事沉重、艰苦、危险而又地位卑下、报酬极低的劳动。

  叁、全球化与廉价劳动力

  但是这一切,在我们的一些学者、媒体以及政府看来,廉价劳动力正是我们在全球化竞争中的比较优势所在。而且,我们的劳动力不但廉价,还源源不断,这就为引进外资创造了得天独厚的条件。而如果能够引进外资,那么我们的经济就会飞速发展,这就是全球化给我们带来的好处。但是我们却弄错了一点,任何事情都要一分为二,廉价劳动力是能够大量引进外资,但是引进外资和我们的经济发展是没有必然联系的,只有我们在对待外资以及与外资的竞争中占据优势或者是主导地位时,我们的经济才会发展。然而,可惜得是,事实却恰好相反。跨国公司很快在全国上下占据了市场的制高点,我们的民族工业纷纷败下阵来,就连我们的战略产业也难逃厄运。所以我认为以廉价劳动力引进的外资首先是给跨国公司带来了好处,而且是巨额的利润。因为他们以极低的成本,却获得了很高的收益。其次是给中国各地为各跨国公司做代理的商人带来了好处,再次是给为这些代理商们打工的白领以及当地的各级政府部门带来了好处,但后两者的好处显然是很小的。然而,对于占中国人口大多数的广大农民、乡镇失业人员、城市下岗职工来说,却受着超级的经济剥削和压迫。

  其实跨国公司不仅享受着廉价劳动力,还有优厚的低税收政策,以及劳资发生纠纷时政府站在资方一边的待遇。种种这些其实说明了融入全球化,是要以工人和农民的牺牲为代价的。

  四、结束语

  始终不能转变观念的我总以为政府如果真正代表广大劳动人民的利益,就不应该放任这种自由市场经济,放任资本对我们的剥削和压迫,就应该抑制资本,引导资本,使其朝着有利于更广大人民的利益的方向发展。使人民能够饭有所吃,衣有所穿,知有所学,病有所医,老有所安。

  摘自: 《工农天地》

  作者:辛阳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国劳工 » 全球化下的悲惨打工者 浏览数

3 条评论 »

  1. 游客 说:,

    2005年05月12日 星期四 @ 16:47:01

    1

    中国目前的社会现实确让人反思,中国这样走下去确实很危险,

    回复

  2. zclzcl889 说:,

    2005年08月16日 星期二 @ 20:02:22

    2

    这就是中国式的社會主義,现在的政府官员眼睛是不是都有问题,

    回复

  3. wck686 说:,

    2008年02月15日 星期五 @ 17:57:13

    3

    我很反对那种摆奢华的深圳人,在他、门
    的财富建立在对劳工的剥削上,在他们的享受发生在中国
    大多人都在艰难的生存的时期。
    这也是两面,一方面,他们的这种行为促进了经济的发展。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