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寒秋:霸权主义与恐怖主义是一对孪生子

  霸权一词最初出现在古希腊历史上,指的是个别强大的城邦对其他弱小城邦施加的政治压迫和经济剥削的行为。在古希腊的历史上,先有斯巴达主导的,存在于伯罗奔尼撒半岛的长达数百年的霸权体系。在希波战争中,希腊诸邦联合击败了波斯。雅典由此获得了制海权和经济优势,以提洛同盟为形式掌握了爱琴海地区的霸权。雅典的政治、经济与文化霸权的无限扩张,引起了其他希腊诸邦的怨恨与恐惧,并且与斯巴达和叙拉古这两个领袖城邦发生了严重的对立与冲突,最终导致了希腊内战——伯罗奔尼撒战争的爆发。这场战争预示了西方古典文明黄昏的来临。

  当代世界无可争辩的霸主,新雅典帝国和新罗马帝国——美国的霸权主义行径正在给全世界首先是伊拉克人民造成巨大的人道主义灾难和经济灾难。作为一个在经济权力结构中处于最优越和最强有力位置的国家,美国财富寡头统治集团通过操纵美国的国家机器,利用一切合法与不合法的手段吸纳了全世界最大份额的财富,极大地损害了包括本国底层階級和其他弱势国家在内的一切弱势群体的合法利益。美国统治集团一贯大规模地” 对各国政府、公众和个人使用令人莫测的暴力、讹诈或威胁,以达到某种特定目的的政治手段。” 因此,与美国宣传机构极力塑造的美国在全世界范围内追求自由、主持正义和保卫人权的假象相反,美国无时无刻不在全世界范围内广泛破坏弱势群体的最基本的人权与自由——生存的权利、发展的权利和不受侵略和干涉的权利。

  美国的霸权是政治霸权、经济霸权、文化霸权与科技霸权集于一身的综合性和全能性的霸权。与历史上曾经出现过的地区性和有限性的霸权国家相比,它最为可怕。因为它所掌握的权力是最全面的,统治手段是最完备的,影响力是全球性的,它作恶和搞破坏的能力是无限的。只有这样的国家才能够对全世界各国的政治自由和全人类的集体人权造成最大限度的破坏和损害。美国就是这个世界的不折不扣的独裁者,美国之于全世界,就如同萨达姆之于伊拉克一样。美国动辄声称自己的行动代表了国际社会的意志,而问题就在于,什么时候国际社会给予了美国任意破坏国际法以及针对他国非法使用武力的权力?即便在美国的威逼利诱和歪曲滥用下有过或者将有这样的授权,那么根据恶法非法的原则,任何机构作出的触犯主权国家独立平等原则的授权也是根本无效的。

  霸权国家的本身是一个什么性质的国家,并不能说明这种霸权的性质,与它在国外的所作所为无关,更不能改变霸权主义行为下倍受压迫的全世界各民族和各国人民的处境。国家按其一般性质来说就是人性恶的集中表现但同时也是对人性恶的限制,唯有最强大的国家既是最大的恶,同时对人性恶毫无节制的恶意利用。因为即便是专制国家在行使国家权力的时候,在国内多少将受到本国内部文化传统、政治架构和行政能力的限制。而不管是专制国家还是民主国家在本国以外的范围行使国家权力的时候,脱离了国内政治的利害关系和权力结构的约束,常常会表现出无恶不作的倾向。在人类的历史纪录与行为模式中,民主国家的表现未必会比专制国家的表现更好。

  美国对伊拉克实施的长期制裁以及其他国家曾经领教过的美国形形色色的长期制裁,实质上就是把那些国家的人民集体当作人质来对待。这种阴险恶毒的政策跟恐怖分子挟制人质,向非军事目标发动攻击的行为有什么区别?更何况美国是长期将上百万甚至上千万的普通民众置于最危险和最痛苦的境地?这种以高调的自由民主的理想对他国民众进行诱惑,以刻意造成的水深火热的生存状态,强制那些手无寸铁的人们去反对任何触犯美国国家利益的全副武装的政权的行动,实质上就是” 有组织地使用恐怖,特别是作为一种强制手段” 的恐怖主义!

  霸权国家的国家恐怖行动才是真正” 无限的” ,国家的名义不能为国家所推行的恐怖主义的行动解脱罪责。实质上,形形色色的极端主义包括恐怖主义就是伴随着霸权主义的诞生而诞生的,与霸权主义如影随形。霸权主义的存在及其推行的野蛮压迫和残酷剥削的政策为包括恐怖主义在内的一切极端主义的滋生和发展准备了所有必要的条件;根据人性、利害关系与行为模式以及借鉴历史经验完全可以这样下结论——只要霸权主义存在,恐怖主义就不会灭绝;霸权主义与恐怖主义是一对孪生子。霸权主义越膨胀,恐怖主义就会越猖獗。由此看来,在打击一切恐怖主义的斗争中,决不能走向另一个极端,以霸反恐甚至抑恐扬霸。

  霸权国家改造世界的雄心与热情不能改变霸权这个事实。何况美国作为现行世界的霸主,拥有最大的财富,拥有最先进的技术,拥有最广泛的宣传手段,因此它作恶的能力是最大的,不管它主观上有没有改造世界的愿望,它在客观上有能力给这个世界造成最大的祸害!人性本恶,因此人要不为恶,就必须有所” 限” ——道德的自律与制度的他律。国家更是必要的罪恶,国家要不为恶,更加必须有所” 限” ——自觉遵守国际法以及依靠其他国家的制衡。根据自由主义的一般原理,自由性质的政治格局不考虑拥有权力者的动机,而只考虑权力者本身的实力以及行动的可能性。美国开国元勋和民主之父杰斐逊说过,” 专制建立在对权力的信任的基础之上,而自由建立在对权力的怀疑的基础之上。” 因此,全世界各国人民决不能相信美国的自我圣化的宣传,必须坚决对其展开斗争。

  美国是当代世界的霸主,因此积极反对美国的霸权是当今世界各国争取政治自由的首要任务。只有建立在各民族国家的的独立和大国势力均衡基础上的世界格局才是符合自由主义原理的,这是个人自由与公民自治的原则在国际范围内的放大与再现。即便是号称自由民主国家的美国,它的国家意志尤其是国家行为绝不能等同自由与正义。自由所指的应该是也只能是一种状态。在这种状态下,各种权力之间互相制约与平衡。而不能特指某种权力,哪怕它是用自由主义理论武装起来的。

  以暴力来推行自由制度,” 强制他人获得自由” ,在历史上从来就没有过成功的例子。” 把巴士底狱片片拆碎,也不能使囚徒变为自由人。” 把伊拉克炸成废墟,清洗阿拉伯复兴社会党政权,也不能使伊拉克变为一个自由国家。不管伊拉克现政权在国内有多少错误,但是即便它一无是处,它所犯下的罪恶也还是”有限的” ,是严格局限在一个国家的范围内,而不可能把这种罪恶普及到全世界。争取伊拉克的民主自由,这是伊拉克人民自己的权利和责任。萨达姆总统的去留,完全是伊拉克的内政。而美国无权以解放者自居,越俎代庖,非法剥夺伊拉克人民的天然权利。

  如果美国声称本国的一切行为——单边主义霸权,全世界各地驻军与任意干涉他国内政等等——都是为了全人类大同和全面普遍自由的终极理想,那么它的行为就属于” 不择手段的正义” ,是伪装成自由主义的恐怖主义。如果美国的一切所作所为根本不是为了那些终极理想与美好远景而奋斗,而仅仅是为了本国国家利益的最大化,那么美国的行为就是” 不择手段的邪恶” ,是彻头彻尾的恐怖主义!无恶不作而谓之” 求善” ,则假恶丑之尤也。

  国际社会实质上是一个赤裸裸的以强凌弱,弱肉强食的丛林社会。反抗不公正的国际政治经济秩序,这是每一个民族国家不可剥夺的神圣权利。全世界人民有权拒绝目前美国主导的这种黑社会性质的国际秩序,只有国际法和联合国宪章是坚持正义与和平的国际秩序的底线。要捍卫全世界各国的主权独立、政治自由与全面正常发展的前途,就必须坚持这个对民族国家的天然权利进行保护的底线。任何干涉内政的借口都是站不住脚的。以” 人权至上论” 、” 自由至上论” 、 “民主改造论” 或者” 历史终结论” 要求某个国家改变内政或者以暴力手段更迭他国的政权,却不顾及其国内人民现实的生存权、发展权与集体自由权,这是不折不扣的国家犯罪行为。在人类历史上和世界范围内,” 政治还没有发现避免暴力的秘诀。但是,暴力一旦自认为服务于历史的真理和绝对的真理” ,尤其是当暴力掌握在全世界最强大势力手中的时候,” 它就会成为更加惨无人道的东西。”

原载:《世纪中国》( http://www.cc.org.cn/) 上网日期 2003年03月05日

  作者:李寒秋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国际关系 » 霸权主义与恐怖主义是一对孪生子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