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伟:美国衙门不朝南开

             ——美国法律纵横谈

  有钱当然挺好,但穷得丁当响有时也有额外好处。如今在美国,穷人因刑事犯罪上法庭打官司时,是用不着自己掏腰包请律师辩护的。穷人一旦有了刑事官司的麻烦,只需在法院填写一张专门的表格,说明本人那点儿微薄收入仅供糊口,根本雇不起律师就行了。一旦对薄公堂,自有法庭委派的辩护律师免费侍候。这种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与一位名叫吉迪恩的犯人在监狱中上书最高法院,为自个儿喊冤叫屈的著名案例有密切关系。

  1891年问世的美国宪法第六条修正案规定,犯罪被告人在法庭受审时,有权请律师为其辩护。谁都知道,金钱不是万能的,请律师出庭辩护,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一百多年来,此款宪法修正案,实际上只是保护了有钱人的人权。而对穷人来说,这条法律干脆就是白扯。直到1932年,美国最高法院在鲍威尔诉阿拉巴马州(Powell V.Alabama)一案中裁决,法院应为被控犯死罪的穷人免费提供辩护律师。这个判例当然是一个很大的历史性进步。但也有人开玩笑说,这不是鼓励穷人犯死罪吗?穷小子必须有种把事儿犯到以死刑起诉的份上,才够资格享受免费律师服务的待遇。

  1963年,最高法院终于在吉迪恩诉温赖特(Gideon V.Wainwright)一案中裁定,州法院应为被控犯刑事重罪的穷苦被告人免费提供辩护律师。

  克拉伦斯·吉迪恩(Clarence Earl Gideon)是美国佛罗里达州的一个白人穷汉,只有高中文化水平。这伙计在1961年因涉嫌闯入一家弹子房盗窃而被捕,被控从自动售货机中盗窃了一些硬币和罐装饮料。吉迪恩一贫如洗,根本雇不起律师,他要求法庭免费为他提供一位律师,结果遭到法官拒绝。吉迪恩只好草草查阅了一些法律方面的书籍,鼓起勇气在法庭上为自己做无罪辩护。可是他毕竟没受过正规的法律专业教育和律师训练,既不懂法庭的规矩,也听不明白起诉律师和当庭法官嘴里蹦出的一连串法律术语。虽然他坚称自己无罪,却颠三倒四地说不清楚案情,一句也没辩护到点子上去,结果稀里糊涂、不明不白地被判了五年有期徒刑。

  因为没有律师,吉迪恩连上诉法院的门在哪儿都不知道,出了法庭就进了大狱。可吉迪恩是那种脾气像倔驴一样的汉子,无论如何也要给自己讨一个说法。吉迪恩在佛罗里达州监狱服刑期间,利用狱中的图书馆,没日没夜地刻苦自学法律,他在反复阅读宪法第六条修正案的有关法律和案例后,用铅笔给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写了一份“赤贫人申诉书”。在申诉书中,吉迪恩现炒现卖,用上了一些刚学会没几天的法律术语,为自己的案子鸣冤叫屈。吉迪恩声称,美国宪法第六条修正案规定,被告人在法庭受审时有权请律师为其辩护,而他本人却因贫困而被地方法院无理剥夺了请律师辩护的神圣宪法权力,法庭的判决是不公正的。

  别看文化水平不咋地,吉迪恩的申诉书一不留神写出了挺高的水平。吉迪恩在申诉书中并未向大法官罗哩罗嗦地解释自己案子的细节,而是紧紧地抓住宪法第六条修正案不放,使申诉书一下子具有了一种高屋建瓴的气势,显得特有份量,特上档次。最高法院大法官在审阅了吉迪恩的申诉书后,觉得这伙计言之有理,言之有据。经过辩论和听证,九位大法官一致同意了吉迪恩的申诉。最高法院在裁决书中强调,“在刑事法院,律师是必须而非奢侈”。各级法院应免费为被控犯刑事重罪的穷苦被告人委派辩护律师。

  最高法院的裁决下达后,监狱里欢声雷动。吉迪恩遂出狱,重新受审。这回由法庭指定了免费辩护律师,最后的判决是无罪释放。此案一出,全美各地监狱里有数千名在押犯人,因当年受审时同样没有律师为他们辩护,后来都获得了重新开庭复审的机会,多数人的最终判决是无罪释放。吉迪恩一时成为深受狱中犯人仰慕的英雄好汉。

  1972年,最高法院又向前迈进了一步。在对阿杰辛格诉汉姆林(Argersinger V.Hamlin)一案的裁决中,最高法院规定,地方各级法院应免费为被控仅犯刑事轻罪的穷苦被告人提供辩护律师。打这儿以后,甭管事大事小,穷人一旦因刑事罪被告上法庭,法院必须免费为穷人提供公共辩护律师。案子结束后,由法院付一点象征性的报酬给公共辩护律师,这笔钱通常少得可怜,勉强够补偿律师的车马费。当年为吉迪恩辩护的律师,花费了几百个工作小时研究案情和出庭辩护,官司打赢后,总共才拿到了几十块美元的酬金。这样一来,除了一些替天行道、仗义疏财的犹太裔大牌律师常常出山免费为穷人打抱不平外,出任这种免费公共辩护工作的律师,绝大多数都是一些初出茅庐的新手或是七老八十快退休的主儿,使这种免费法律服务的质量大打折扣。

  要是穷人一上法庭,人人都能免费享受一把O·J·辛普森案中“梦幻律师队”那种水准的“司法援助”,那才真叫天上掉馅饼呢!

原载《民主中国》2000年第5期

  作者:陈伟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法律纵横 » 美国衙门不朝南开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