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立群:在世界进入战国时代后中国的对策

  正如本人在上文中说到的,小布什和布莱尔决心抛开联合国,下令美英联军向伊拉克开战,证明了法国,德国和俄国制衡美国霸权主义政策的失败。经此大决裂,联合国安理会作为一个国际交流,和平协作的框架和平台,在维护世界和平的作用和权威已荡然无存。联合国宪章和以往确立的各种国际关系的准则和契约已都被美,英撕毁。欧盟已被撕裂,原有的国际次序都已不复存在。美,英联军在军事上的势如破竹,更向全世界宣告不被制约的美利坚帝国为所欲为的时代已经到来。

  在国际公共关系上是真的如某些学者所言,只有利益,没有是非,没有正义和非正义之分,没有道德,没有责任和义务的吗?面对美国的超强独霸,人类社会果真只有任凭国际强权横行,回到弱肉强食,依靠丛林法则赖以生存的原始状态吗?作为一个势单力薄,只有弹丸之地的小国,人微言轻,出于无奈,委屈求全,为避免被随意吞噬,遭受池鱼之殃,而择主投靠,容易被人们理解和谅解。不过,在这次大抉择中,不少小国还是明白唇亡齿寒的道理,做到了不畏强权,坚持维护正义。他们在联合国安理会上和在前不久吉隆坡召开的不结盟会议上仗义直言,呼吁各大国联手制衡美国的单边主义。作为一个泱泱大国,在国际社会面临大是大非,大抉择时,如果采取和两边都保持距离,洁身自好,明哲保身,置身事外的态度,恐怕就很难被人谅解了。

  要确立起中国自己的外交主轴,必须先搞清楚这样两个基本问题,即1 。是努力调动一切资源,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制衡美国的霸权主义,制止这场美国发动的所谓“反恐战争”,开展国际协作铲除恐怖主义,避免或推迟这场世纪大决战,架构一个相对稳定的长期和平建设环境对中国和全世界更为有利?还是放弃制衡,采取少管别家的闲事,委屈求全,韬光养晦,以不惹翻美国为前提,抓紧苟且偷安的有限时间,埋头经济发展,对中国更为有利?2 。如何正确理解在90年代初期,针对西方国家集体对华制裁的严峻情势,鄧小平当时提出的“冷静观察、稳住阵脚、沉着应付、韬光养晦、善于守拙、决不当头、有所作为”的28字外交方针?

  制衡美国的霸权主义政策,并不等于反美,更不是仇美。需要制衡和挫败的是美国新保守主义主张利用美国超强优势,清除军事威胁、恐怖主义和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借着“9-11”带来的机遇,塑造美国主导下的国际政治新秩序,称霸世界的野心。美国是属于美国人民的。美国的民主政治制度决定了小布什,及其代表着美国新保守主义主张的幕僚,不可能长期地把持美国政府。只要联合制衡,挫败了小布什政府威胁世界和平的霸权野心,经过大选换届美国新政府又会回到理性和务实的国际关系中来。

  对第一个问题,需要分为三个方面来回答。那就是在当前联合国安理会被破局,欧洲被撕裂,美国更加嚣张跋扈的严峻形式下,组成“制衡联盟”是否有其可能?即使组成了制衡美国霸权主义的联盟,由于联盟各国在利益上的各怀鬼胎,能否防止被分化瓦解,有效地阻止美国发动的所谓“反恐战争”?如果搞不成,或不搞制衡联盟,中国还剩下多少时间可以用来埋头建设和准备这场世纪大决战?

  随着伊拉克战争进入战后重建阶段,美国断然拒绝由联合国主导,而且扬言要让坚决反战的法国受到惩罚,提出要伊拉克的主要债权国,法,德,俄主动放弃巨额债务,作为参与战后重建的先决条件,而且在组成到伊拉克的联合国维和部队时直接排斥了法国。而法,德,俄则一致强调联合国的主导作用,看准了美国如果要使它发动的侵略战争合法化,要联合国出面来收拾被美军打得支离破碎的伊拉克烂摊子,就必须在一定程度上承认联合国的权威作用,也不得不认可他们三国在伊拉克的利益和让他们参与伊拉克战后重建。共同的利益追求使法,德,俄联盟巩固了下来。美国抛开联合国发动的侵略战争,使越来越多国家看清了美国走向军国主义,追求世界霸权对世界和平带来的严重威胁,特别使唇齿相依的中东各国团结了起来,使组成制衡联盟的可能性,比第二次波斯湾战争前反而更为提高了。

  伊拉克战争的扩大化,以战争手段在中东阿拉伯世界推行西方的民主制度,是小布什政府有言在前,早在计划中的战略目标。美国发动一次又一次的侵略战争,将威胁和触动到更多国家的利益,促使制衡霸权主义战略联盟不得不进一步团结在一起,牢牢地凝聚在反对战争,阻止美国以武力扩张,夺取利益,单边独大的共同利益基础上。美国的单边主义霸权行为越是嚣张,反霸制衡联盟的力量也将逐渐壮大,使制衡美国的霸权主义成为可能,使美国的单边主义因为要付出的代价过大而有所顾忌,或搞不下去,从而有效地拖延和阻止美国的所谓“反恐战争”。

  如果不搞,或搞不成“制衡联盟”,听任小布什政府的胡作非为,则不用几年,强大的美军和CIA 特工将能够轻而易举地扫平和颠覆除了伊朗以外的中东,一系列被美国政府认定的“流氓国家”和“独裁政权”。与此同时,由于利益相关,美国可以利用利益分享的小恩小惠,加上武力威胁,轻易地分化和瓦解老欧盟。随后,美国政府就会挥军西进,侵略伊朗,同样用军事威胁和经济手段制服俄罗斯。最后移军中亚,大约在2010年左右就能形成对中国的军事,政治和经济的合围。可以说,留给中国全力以赴搞经济建设和积极备战的时日无多,而且在此期间,中国还会不断受到切断石油供应,贸易制裁和政治围剿,以及由美国中央情报局不断策动的台獨,藏獨,疆毒,蒙独,以及制裁和打击北朝鲜的各种干扰和威胁。

  鄧小平提出的“冷静观察,稳住阵脚,沉着应付,韬光养晦,善于守拙,决不当头,有所作为”的28字外交方针,是针对1989年发生的陆肆天安門事件后,西方国家集体对华制裁的严峻情势而制定的。经过了这十几年的经济高速发展,据报道中国的国民生产总值(GDP )1990年是3888亿美元,2000年达到了1 万800亿美元,到现在与1990年相比已经增加了两倍以上,成了在世界经济一片萧条中独领风骚,蓬勃发展的亮点。被拿破伦称为“东方睡狮”的中国,不但睁开了眼睛,而且站了起来。现在,就算是中国把头埋进了沙堆,处事再低调,也无法隐藏它的庞大身躯。当年西方国家铁板一块,集体对华制裁的局面已经被打破,被相竞到中国投资,争取在中国的高速发展中,抓住中国庞大市场所提供的商机,牟取最大的利益所取代。

  时代不同了,中国的基本国策也应该作出一些相应的调整。“冷静观察,稳住阵脚,沉着应付”这十二字箴言是到什么时候也不会错的。“韬光养晦,善于守拙,决不当头”是针对当时西方国家集体对华制裁的严峻情势,就中国当时的国力和经济发展需要,改变以往要人民勒紧裤腰带支援世界革命,停止以减缓国内的经济建设为代价的大量援外工程,提出不充当继苏联以后的社會主義阵营的老大哥和不争当第三世界的龙头老大的战略方针,要中国避免成为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要枪打的“出头鸟”。不露锋芒的目的当然还是在抓紧和平发展的大好时机“有所作为”上。然而,“韬光养晦,善于守拙,决不当头”绝非意味着要处处藏头缩尾,不能在国际社会中理直气壮地维护和争取自己的利益,也不意味着中国不能有自己明确的国际战略目标和外交主轴。口上念着“以和为贵”,却毫无作为,看清了国际形势发展的大格局,却又患得患失,犹豫不决,结果只会使中国丧失作为一个政治和经济大国在国际社会中应享有的尊重和崇高地位,被边缘化。

  在世界已经进入一强独霸,各国出于各自利益的考虑,政策摇摆不定,分分合合,战祸不断的战国时代后,中国该如何调整自己的位置?如何按照中国的利益和追求世界和平发展的方向,制定和贯彻自己国家的全球战略目标和外交政策,同时迅速壮大自己,以达到制衡美国的霸权战争,阻止中东战争的不断扩大化,最终避免一场会给全人类带来浩劫的“世纪大决战”?按本人拙见,可以考虑以下三个方面。

  首先,中国要以一个积极,负责的世界政治和经济大国的姿态,主动参与所有的世界公共事务,开诚布公地追求中国的利益,坚持世界的和平发展,政治和经济上的合作,同时明确中国政府反对小布什政府以“反恐战争”为名谋取世界霸权的立场。法,德,俄的联盟已经存在,只要中国态度明确,不是刻意回避和保持距离,中国以较低的姿态应邀加入联盟是这三国求之不得的。中国不必挑头,只要因势利导,以追求共同利益为基础,起个促进制衡美国霸权联盟的团结和壮大的作用,做好后勤和支援就好。

  由于地缘关系,美国在中东的扩大战事,直接损害到中国的利益尚小,首当其冲的阿拉伯各国和老欧洲,有了俄国和中国的全力支持,必将全力以赴。这就像二战初期的美国,十分明确地表态,加入反法西斯联盟,并全力以赴提供武器和后勤支援,最后才出手战胜法西斯联盟一个道理。只要坚持不懈搞好反战,反霸联盟,就足以起到推迟,阻遏,甚至挫败美国称霸世界的野心,赢得宝贵的经济发展时间,和和平发展的国际大环境。

  其次,中国在加强国内经济建设的同时,必须加速政治改革,实行民主和法制的步伐,实现民主政治,还政与民,巩固和提高政府执政的民意基础。从一个革命政党转化为一个有民主基础的执政党,从一个革命政府转化为一个以民意为基础的民主政府,这是个无法回避,势在必行的转变过程,否则就是工作做得再好,也是无法摆脱既得利益集团专制弄权的恶名。当初闹革命依靠的就是民意基础,取得了革命的胜利,并且执政了五十余年,要进一步顺利执政就更需要巩固民意基础,这与当年革命的目标是完全一致的。

  最后一点就是要迅速壮大经济和军事实力,立足于自身的制衡美国霸权主义能力。以西部大开发为契机,完成基础工业,军工和高科技产业的全国战略性发展布局;以加强国内石油的开采和扩大供油渠道,打破对中东石油的依赖;以发展经济,脱贫致富,促进西部各民族的团结;以扩大与中亚各国经济和军事往来,巩固西部边疆;以加速发展自己的航天业,加强多弹头远程核导弹打击力量,研发摧毁和干扰卫星信号传递系统的手段,打破美国在三维定位,导航,通讯系统,导弹防御系统和空军制空权方面的绝对优势,尽快建立起如当年美,苏之间在冷战期间核报复打击的恐怖平衡。

  最近,数千名伊拉克人民上街游行要求美,英联军尽早撤出伊拉克。中东8个国家强烈要求美,英联军撤出伊拉克,让伊拉克人民自己选出他们的政府管理国家。他们强调不会承认由美国支持成立和扶植的伊拉克政府,美国没有权利开采伊拉克的石油和决定伊拉克的命运。然而,这些都无法改变美军长期占领伊拉克和扶植起亲美傀儡政权的既定目标,也无法改变美国执意主宰伊拉克的战后重建和掌控伊拉克石油开采和利益的决心。据报道美国还打算在伊拉克建立四个美军基地,作为长期驻守中东,攻击和颠覆其他不追随美国,不符合美国利益的中东国家的大本营。

  打完了伊拉克,接下去美国还要打谁?从小布什和防长拉姆斯菲尔德一再宣称,是叙利亚在提供武器,支持和庇护萨达姆及其党羽,甚至指控叙利亚拥有化学武器,支持恐怖组织看,叙利亚将首先遭受鱼池之殃。有了攻打伊拉克的前车之鉴,没有证据可以慢慢找。日前,小布什否决了五角大楼攻打叙利亚的提案,只是考虑时机不对和争取连任的需要。只要伊拉克的政局基本稳定了,美军做好了准备,随时可以采取行动。攻打叙利亚,只要在背后支持叙利亚的法国不敢公然与美国翻脸,出兵对抗,反战联盟不能以一致的具体行动来反对,法国将从此一蹶不振。至于美军“解放”利比亚,索马里,也门,巴勒斯坦组织所在地,黎巴嫩,等国家,出动中央情报局的特工颠覆沙特,科威特,埃及等国家,更是不在话下。只要小布什政府看不顺眼,又好打,按照美国的利益需要,可以一一解决,只是在组织亲美傀儡政权方面,需要一些时日。

  不可否认,时下占据美国国内思潮的主流,仍是以新保守主义为代表的“新帝国主义论”。“新帝国主义论”的理论基础是新自由主义和新保守主义的合二为一,既强调经济、民主,希望美国成为全球化的领导者,又强调军事力量,主张利用美国超强优势清除军事威胁、恐怖主义和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在美国国际政策的整体构思中,借着“9-11”带来的机遇,塑造美国主导下的国际政治新秩序仍然是主旋律。这正是布什主义所能够依仗的思想基础和支持力量。

  美国出兵拿下叙利亚的时间,可以在美国总统大选后,也可以在大选前。只要看美军攻占伊拉克后,小布什的支持率扶摇直上,可见美国的民心可用。只要保持战争状态,总统可以享有至高无上的权力,也可以得到美国传统的爱国,支持战时总统的好处。小布什和他的政府幕僚决不会错失此良机。只要单边主义通行无阻,战争取得胜利,小布什的民意支持率就可以居高不下。利用所谓的“反恐战争”,不但可以使小布什获得连任,甚至可以像二战中的罗斯福,破例担任三届总统。除非“反战反霸联盟”能够强大到足以阻遏,甚至挫败美国“反恐战争”中的一个,或几个重要环节,才能促使美国选民回归到理性,重新思考战争的成败和需要付出的沉重代价,从而使新保守主义的代表在大选中落败,收敛起称霸世界的野心。

  作者:范立群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国际关系 » 在世界进入战国时代后中国的对策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