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思云:日本靖国神社参拜问题追溯

  日本的靖国神社是明治维新后诞生的。明治2年(1869年)为了纪念在维新运动中死难的烈士,在东京九段建立了“招魂社”,因为在日本独有的宗教“神道”中,相信人死后灵魂依然存在,神社就是死人灵魂的住所。明治12年改称“招魂社”正式命名为“靖国神社”,从此靖国神社成为日本为国家牺牲殉难者,即所谓“护国英灵”的灵魂聚集地,每年接受以天皇为首的政府官员的祭拜。

  在另一方面,靖国神社也成为日本老百姓尊崇敬仰的圣地。那时日本人从军出征时,总要说:“让我们到靖国神社再见吧。”此后日本历次战争的战死者,都要在靖国神社中放一个牌位,接受后世的祭拜。但1945年日本战败后,靖国神社的地位发生了根本的变化。

  以美国为首的盟军进驻日本后,认为日本军国主义的根源在于日本的宗教“神道”。盟军最高司令部在1945年12月15日,发布了禁止政教合一的命令,禁止日本政府与神道的各种联系,把神道作为一种独立的民间宗教处理。在禁止政教合一的命令生效前的1945年12月20日,日本政府在靖国神社进行了最后的临时大招魂仪式。昭和天皇亲自出席,同时币原首相为首的日本政府各级官员,以及原陆海空军代表等共一千余人参加了招魂仪式。

  盟军最高司令麦克阿瑟原准备烧毁靖国神社,但罗马教皇派来的特使让麦克阿瑟打消了烧掉神社的主意。罗马教皇特使比特鲁神父对麦克阿瑟说:“不管是战胜国还是战败国,向为国家牺牲捐躯的人们表示敬意是人类的‘自然法’。如果烧毁靖国神社的话,那将是一种犯罪行为,也会在美军的历史上留下一个不名誉的污点。”麦克阿瑟听从了比特鲁神父的劝告,保留了靖国神社。但麦克阿瑟要求改变靖国神社“庙宇”的地位,把靖国神社变成一个西洋式的纪念碑。

  禁止政教合一的政令生效后,靖国神社脱离了与国家的关系,成为一个独立的私营团体。没有了国家的资金来源,靖国神社只得靠募集捐款维持,然而日本民间各方却对靖国神社积极捐款,靖国神社并没有遇到资金难的问题。但靖国神社方面拒绝采用西洋的纪念碑祭典方式,坚持死守传统的靖国神社祭拜方式。

  1951年旧金山对日讲和条约签署后,盟国恢复了日本的独立主权。日本在恢复主权后发起了两项大运动:战犯释放运动和靖国神社祭祀运动。释放战犯的背景是日本政府在恢复主权时做出的承诺(第11条):“日本承认远东国际法庭以及其它同盟国国内法庭对战争罪犯的审判结果,日本政府无权对在日本国内服刑的战犯赦免、减刑和假释。”

  战后的远东国际法庭以及其它同盟国国内法庭,对5000多名旧日本军人和政府关系者进行了起诉,分为A、B、C三级战犯。远东国际法庭审判发动战争的A级战犯28人,其中7名死刑,21名有期无期徒刑,其余则是在战争中虐待战俘屠殺平民的B、C级战犯。到1951年旧金山条约生效时,在日本国内有1503名战犯,在菲律宾和澳大利亚有557名战犯在狱中服刑,其余战犯在共产圈的中国和苏联服刑。

  1952年日本发起了全国规模的战犯赦免运动,在日本律师联合会提交政府的“战犯赦免意见书”上,有4000多万人签名。战犯赦免的要求有三个:判死刑的战犯减刑;在国外的战犯归国;在国内的战犯释放。日本政府也积极支持战犯释放运动,1952年8月,日本政府对同盟国各国提出了释放B、C级战犯的请求,同年10月又向各国提出释放A级战犯的请求。

  日本战犯释放运动达到了预定的目标。1953年7月菲律宾在狱的全部战犯、1954年8月澳大利亚在狱的全部战犯归国,死刑的战犯减刑。1955年日本众议院以压倒多数票通过了《战犯释放问题》决议案,1956年3月A级战犯释放,到1958年5月,所有B、C级战犯全部释放。1953年日本国会通过了战争死伤残者护援法,把东条英机等已经处死的战犯确定为“公务死亡”(即中国的因公殉职),给他们的遗族发放抚恤金。

  在释放战犯的同时,日本也开始恢复战前每年举行的靖国神社参拜仪式,追悼战死的“护国英灵”。1953年10月,签署旧金山讲和条约的吉田茂首相成为战后首先到靖国神社参拜的日本首相,不过当时并没有成为重大新闻。到1975年为止,各届日本首相每年春秋两次到靖国神社参拜,虽然日本社民党和共产党反对到靖国神社参拜,但并没有引起强烈争论和非议。

  1975年三木首相到靖国神社参拜时,首次提出了“私人身份参拜”的说法,在日本政界引起了首相到神社参拜是否违宪的大讨论。根据日本宪法第二十条政教分离的条款,政府不得直接参与宗教活动。社民党和共产党声称日本首相作为日本政府的代表,参加靖国神社参拜这样宗教气氛浓厚的仪式,违反宪法政教分离条款,要求首相停止到靖国神社参拜。面对社民党和共产党等反对派的指责,三木首相提出他是以私人身份到靖国神社参拜的,他到靖国神社参拜并不代表政府,这样就绕开了首相参拜违宪的指责。

  三木首相提出了“私人身份参拜”的说法后,引起了很多争议,首先怎样区分代表政府的“公式参拜”,还是代表自己的“私人参拜”呢?为此日本政府在1978年发表了一个“统一见解”:“政府官员到神社、佛寺等宗教场所参拜时,只要香火费是自费而不是使用公费,就视为私人性质的参拜。”日本政府并推论1953年吉田茂为首的历届首相参拜均为私人参拜。

  但日本民间要求政府出面公式参拜,追悼战死者的呼声却相当高涨。据NKH、朝日新闻、每日新闻等主办的民意调查显示,百分之五十以上的日本人希望政府到靖国神社公式参拜。在日本参众两议院也出现了“告慰英灵协议会”、“靖国神社公式参拜委员会”和“靖国神社国家护持委员会”等政治组织,要求政府出面到靖国神社正式参拜。1982年“告慰英灵协议会”发起了1000万人签名运动,到8月4日,有1000万以上的日本国民签名要求政府到靖国神社正式参拜。

  在此情况下,1982年日本政府做出决议,把日本投降的8月15日定为“追悼战没者和祈祷和平日”,在每年的8月15日由政府主办“全国战没者追悼大会”。日本政府对此做出如下说明:“日本在大战中损失了330万人的宝贵生命。追悼那些为了国家和社会奉献生命的同胞,是基于超越国家、民族、宗教的人类自然普遍的感情。基于这种想法的追悼活动,在诸多外国也可以见到。”从此日本政府每年8月15日在日本武道馆举办数千人参加的全国战没者追悼式,天皇亲自出席大会。

  尽管自民党执政的日本政府决议把8月15日定为“战没者追悼日”,社民党、共产党等在野反对党派还是强烈反对。社民党的发言人说:“现在,军国主义的危险阴影又再度在日本出现,我们已经隐约听到军靴的响声,闻到火药的气味。日本政府、自民党和金融界屈服于美国的要求,强化和推进军备,甚至出现了政府准备出口武器和征兵制的传说。我们坚决反对把战败日定为”战没者追悼日“,以及强行到靖国神社公式参拜的军国主义化行径。”

  但支持日本政府的势力还是强势,大多数日本人还是欢迎政府主办“战没者追悼日”仪式。不过日本武道馆举行的追悼仪式,毕竟与到神社参拜有所不同。特别信奉神道的日本人相信战争中牺牲的亡灵将聚集在靖国神社,所以要求首相到靖国神社正式参拜的呼声依然很高。1982年10月辞职的铃木首相到靖国神社参拜过8次,但其性质仍是私人参拜。1982年11月中曾根新内阁诞生,中曾根首相开始挑战靖国神社公式参拜。

  1983年1月,中曾根首次到靖国神社参拜。但记者问他作为首相参拜还是作为私人参拜,中曾根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说:“内阁总理大臣中曾根康弘向靖国神社的英灵感谢参拜。”中曾根虽然没有明言公式参拜,却向公式参拜迈出了一大步。为了促成政府的公式参拜,日本战没者遗族会发起了绝食请愿活动,1984年8月15日,一百余名日本战没者遗孤在靖国神社前绝食50小时,请求政府公式参拜靖国神社。

  1985年8月15日,是二次大战结束40周年,也是日本战败40周年的日子。为了在这个日子实现公式参拜,日本的政界异常活跃起来。自民党中央成立了一个专门处理靖国神社参拜问题的小委员会,负责处理靖国神社的参拜诸问题。由于公式参拜的最大问题是宪法规定的“政府不得直接参与宗教活动”,为了不违宪,自民党想出了一个变通的方案:首相到靖国神社只是追悼纪念,只对英灵牌位行一鞠躬之礼,而不参加靖国神社传统的、宗教气味浓厚的参拜仪式。这样就避开了违宪的问题。

  1985年8月15日,中曾根在日本武道馆的“战没者追悼日”仪式完成后,直接到靖国神社参拜。中曾根在靖国神社参拜堂深深鞠了一躬,献上用公费购置的鲜花,然后退出。在记者提问时中曾根说:“我是以内阁总理大臣的身份参拜,当然是公式参拜。”

  中曾根康弘到靖国神社的公式参拜,引起日本各反对党派的强烈批评,社民党石桥委员长声称中曾根作为法制国家的首相,却不顾宪法强行到靖国神社参拜,是非常可耻的行为;朝日新闻等左派报刊也连日批评中曾根到靖国神社公式参拜有违宪的嫌疑,但最大的压力还是来自外国的压力,特别是中国的压力。

  中曾根正式参拜后,中国中央电视台当天就报道了该新闻,并且详细介绍了社会党、公民党等反对靖国神社参拜的言论。8月22日,新华社发表了评论员文章《绝不允许混淆侵略战争的性质》,文章批评日本政府试图用追悼“为国家和社会奉献了生命的同胞”,来混淆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侵略战争的性质,大大伤害了中国和亚洲各遭受过日本帝国主义侵略国家人民的感情。

  8月26日,日本社会党代表团访华,姚依林副总理主持的欢迎会上,姚在赞扬日本社会党严正立场的同时,激烈批评了中曾根政权。8月29日,鄧小平(当时顾委会主任)会见了日本社会党代表团,鄧小平谈了维护中日关系的重要性后说:“日本军国主义分子的活动让人担心,要注意日本政界,特别是个人的所作所为。”不点名的批评了中曾根。

  在中共诸领导人中,总书记胡耀邦表示了比较低的姿态。9月13日,胡耀邦会见了日中友好协会会长伊东,中曾根托伊东捎话给胡耀邦:“日中友好不变” ,胡耀邦说:“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最重要的是要吸取教训。”胡耀邦会见伊东后,日本一些新闻媒体报道说:“胡耀邦总书记的谈话显示中国不准备深纠靖国神社问题。”

  但9月18日“九一八事件”的日子,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的一千多名学生到天安門广场游行,打出“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打倒中曾根”的口号和标语,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校内也贴满了批判中曾根的大字报。9月20日,中国外交部发表声明,强烈谴责中曾根内阁到靖国神社正式参拜,声称靖国神社参拜已经成为中日两国政府间的严重政治问题。

  中曾根原以为正式参拜的阻力主要在国内,没有预料到中国会作出如此强烈的反应。10月10日,日本外相安培访华,鄧小平在会见安培时说:“不希望看到出现伤害两国人民感情的事情”,希望日方慎重处理靖国神社参拜问题。安培表示出日方准备在靖国神社问题上让步的意思,中方也表示出将不再继续追究中曾根内阁的责任。

  中曾根听了安培访华的汇报后,决定中止参加10月举行的靖国神社秋季大祭,中曾根说:“中国的反应并不仅仅是威胁。如果我再去参拜,就会使中国学生的游行活动激化,胡耀邦总书记说不定会因此而下台。日中关系恶化,中国的亲日政府倒台是违反日本国家利益的事,这恐怕也是神社的英灵们不愿看到的事。因此我决定中止这次靖国神社参拜,在靖国神社参拜问题上前进一步,后退两步。”

  10月,日本各大报纸纷纷登出中曾根因为顾虑中国反应,停止到靖国神社参拜的新闻。此后中曾根在首相任职期间,再也没有去过靖国神社参拜,日本新闻界把中曾根的靖国神社参拜形容为“龙头蛇尾”。中曾根后来在回忆录《天地友情》中说:“我中止到靖国神社参拜的理由,是担心胡耀邦先生会因为我的参拜而遭到弹劾。”(《天地友情》第462页)。

  中曾根1985年正式参拜以后,到目前为止再没有一个首相到靖国神社正式参拜(桥本等人进行过私人参拜),这主要考虑的是中国和亚洲诸国的反应。不过新上任的小泉总理多次表示今年8月15日要去靖国神社公式参拜,靖国神社问题有再次燃起的可能性。

  靖国神社参拜的另一个问题是靖国神社中祭有东条英机等14名A级战犯的牌位,鄧小平曾说:“如果从靖国神社中拿走东条英机的牌位,我也要到靖国神社去献花。”这表面中国并不反对日本到靖国神社参拜本身,而是靖国神社中供有东条英机等A级战犯的牌位。日本政府也有不少人赞成从靖国神社中取走东条英机等人的牌位,为他们另建一个庙。这样就可以解决外国反对靖国神社参拜的问题,又能使靖国神社成为可让来访外国元首献花的纪念堂,可谓一举两得。但靖国神社是独立于政府的宗教团体,日本政府多次向靖国神社表示过移走东条英机等人牌位的意愿,但都被神社方面拒绝。现在靖国神社共祭有从明治维新开始为国殉职战死的246万1584人的牌位,包括14名A级战犯,一千多B、C级战犯的牌位。

  当年美军保留靖国神社时,并没有料想到日本人对靖国神社抱有这样大的执着。尽管中曾根以后的历届首相没有去靖国神社参拜,但他们都表示自己想去靖国神社参拜,只是顾虑到中国等国的外交问题才中止参拜,没有一个人认为到靖国神社参拜是一件不应该做的错事。战后50多年的今天,日本人还念念不忘要到靖国神社参拜,这不应简单地归结于日本右派军国主义分子的操纵,而是反应了日本人的民族性。中国与日本打交道时,不应该忽视日本人的这个民族性。

  2001年5月21日写于日本

  作者:林思云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日关系 » 日本靖国神社参拜问题追溯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