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立泰 刘郁菁:个人创业:中国市场经济的“破冰船”?

  提要:

  发源于中国农村的联产承包责任制奏响了中国个人创业的序曲;

  1992年鄧小平南巡讲话激起了新一轮个人“造饭碗”的高潮;

  2000年1月1日起实施的《个人独资企业法》是否意味着中国已经进入个人创业的早春二月?

  也正基于此,1月5日,国家发展计划委员会主任曾培炎宣布,政府将从今年起取消一切针对民间资本的投资禁区,取消一切不利于民间投资和民营经济发展的限制性和歧视性规定。政府启动民间投资的决心是确定无疑的,中国对内开发的大门正在徐徐开启。

  然而,就目前中国的民间投资状况而言,个人投资依然很难。中国居民储蓄现已超过6万亿元,且多为可用作投资的资金。随着1999年国家连连打出降息、征税这两张王牌,老百姓的钱放在银行里近乎“冬眠”。与其如此,不如将之用于各种投资。据中国经济景气监测中心日前对部分城市居民投资观的调查结果显示,35.4%的居民家庭准备将节余部分用于投资。如果政策措施得当,再加上有志之士知难而进,激活民间个人投资的潜力将很大,领域也很宽广。那么,是什么原因使得个人投资受阻呢?

  据中国社会科学院张世贤博士分析,一是市场环境不好,如确实没有理想的投资项目。一般加工工业过剩,并且投资回报率太低,个人投资意向全无。二是政策与法律环境不好,现在国家具体鼓励民间投资的政策和法规仍没有出台,致使具有投资能力的个人持币观望,而不敢贸然“下海”。三是个人经营环境不好,在一些城市和城镇,一个经商的个体工商户往往被职能部门吃拿卡要,怨声载道,而又有苦不敢言。这些不良市场经营环境和现状致使民间资本、特别是个体商人望而怯步。四是个人投资渠道单一且收益较差。

◆ 立法护航培育老板

  今年1月1日起生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独资企业法》,对个人开办独资企业的条件大大降低,这就意味着老百姓当老板成为可能。与《公司法》不同的是,《个人独资企业法》不再对个人独资企业的雇工人数、注册资金设最低限制,只是明确了投资人以其个人财产对企业债务承担“无限责任”,并且缩短申报时间,简化登记手续。1月17日,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颁布了这部法律的实施细则《个人独资企业登记管理办法》,中国私人投资领域的这项重大改革,由此进入了具体实施阶段。

  舆论普遍认为,此举是中国继去年修宪后再次为个体私营经济的发展“松绑”。

  著名经济学家厉以宁将此与中国当年在农村推行联产承包责任制相提并论,认为后者揭开了中国经济改革的序幕,而《个人独资企业法》的颁布和实施,必将在中国掀起新一轮经济发展热潮。

  法学界人士则称,此举表明中国“在观念和行为方式上更靠近市场经济”,它进一步肯定了私人资本应有的法律地位,对于启动民间投资、鼓励个人创业、实行企业登记制与国际接轨都有重要意义。

  有关人士认为,美国之所以能渡过近两年的金融危机,且保持107个月的经济增长,韩国却在金融危机中受到重创,一个重要的原因是美国70%的企业是个人独资企业,且大部分以中小企业为主,而韩国却以大企业为主。个人独资企业的兴旺发达,可以启动内需,鼓励民间投资,从而达到稳定经济的目的。另外,国有经济“有进有退”,退出的领域需要有人填补,个人独资企业就是一支很重要的填补力量。可以预计,个人独资企业在不久的将来会成为一种重要的市场主体。

  有媒体用“不错的结果”和“真正的忧患”评述1999年国民经济增长和运行情况,不错的结果是全年国内生产总值比上年增长7.1%,真正的忧患是占全社会投资比重近一半的民间投资迟迟不能跟进。

  自1998年以来,政府就不断增加投资,1600亿元增发国债、3000多亿元配套资金,都是并不多见的大手笔。

  应当说,在经济不景气,其他投资主体、投资意识不足的情况下,政府加大投资力度,启动经济的方针是正确的。但也有专家提醒,政府投资的数量毕竟有限。

  与捉襟见肘的财政投资相比,民间的资金却大有潜力,居民金融资产目前大约是7万亿元的天文数字。

  政府投资与民间投资有一个最重要的区别,政府投资的大部分是非生产性的,民间投资却是生产性投资的“大头”,如果民间投资得到有效启动,对国民经济增长将产生持续的推动力量。所以,政府投资对于民间投资应是一种带动作用,是“四两拔千金”,而不是孤军奋战。

  中国经济发展到了今天,民间投资再也不是可有可无的“帮衬”了,而成为经济能否真正启动的关键所在。而启动民间投资的一个重要方面就是鼓励个人创业,鼓励个人去办企业、办实业。因此,厉以宁等等一些经济学家们一再疾呼,要请民间老板出山。推动中国经济发展深厚的动力源泉来自民间,眼下为巩固积极财政政策的成果、遏制并扭转经济下滑态势,也唯有寄希望于民间投资和创业的活跃。

◆ 国退民进降尊纡贵

  经济学家樊纲日前把中国过去20年的改革归结为第一阶段,把现在开始进行的改革称为第二阶段。他认为,“第一阶段”,中国经济改革的成果主要表现在非国有经济的迅速增长和对外的开放,而“第二阶段”则应该重点指向国企改革包括金融改革和政府机构改革。第一阶段的改革任务主要是“放”,因为在中国这样一个大国,尽管过去实行计划经济几十年,但开放伊始的市场中空隙还非常大,非常多,只要政策放开,非国有经济包括外资经济,便可以很快地找到生长点成长起来,现在却不一样了。许多专家认为,从相对意义上说,中国已经从短缺经济进入了过剩经济,接下来应该如何发展呢?在第一阶段,人们着重关注于非国有经济的成长,而国有经济本身的改革,对于整个经济大局似乎还没有到非常紧迫的程度。如今,国有经济和非国有经济都一起拥在一辆“公共汽车”上,下一步的资源配置该如何优化?人们不得不把目光转移到国有经济改革上来。因而,近些年国企改革的呼声越来越高,高层对此问题越来越重视,以至不久前破天荒地在中共历史上第一次专门召开中央委员会来专题研究国企改革问题。“拥挤”的现状使得人们不得不提出了“退”字,即要求至今仍占有大部分社会资源的国有经济实行战略调整,在一些领域逐步退出,

  把地盘让给“战斗力”更强的非国有经济。

  实际上,国退民进近两年在证券市场早已渐成热点。如天辰股份最近由以两位自然人为大股东的上海仲盛虹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协议先后受让了11家单位所持的公司发起人股、法人股和上海市房地产总公司持有的国有法人股,还有ST黔凯涤的第一大股东凯里涤纶厂将持有的公司29%的国有法人股协议转让给民营企业广东山川集团公司,山川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另据统计,至1999年底,四川上市公司进行资产重组的共有15家,其中民营企业入主上市公司的有8家,上海市最近公布的有关政策鼓励国有上市公司“净”壳出让给民营企业,对所剥离的不良资产涉及的税收等政策给予优惠,需要破产的还可优先列入年度政策性破产计划。

  地处中国东南一隅的浙江省因为资源缺乏,1978年前,经济一直排徊在全国中游。通过国退民进,个体私营经济在工业产值中的比重达到42.5%,全国500家最大私营企业中,浙江省有12家,位居第一。浙江省也由“资源小省变为经济大省”,经济总量一跃位于全国第四。朱熔基总理最近在听取浙江工作汇报时指出,浙江走了一条很有特色的道路。

◆ 对内开放大送秋波

  吴敬琏教授是一位一贯具有忧患意识的经济学家。去年中美WTO协议签字后,他认为中国必须从现在起要加紧发展民间经济,对外开放也必须对内开放,那些准备对外开放的垄断行业要先期对民营经济开放。

  其实,兴奋抑或担忧只是不同的表达,在近期入世已成定局、市场开放时间屈指可数的时候,有识之士们从这一历史性决策中看到的绝不仅是外交的胜利,而是中国经济改革的命运与前途。“变开放压力为改革动力”,学者们去年4月间就有此呼吁。如今,开放压力已不再是预期而是现实,对内的改革与开放再犹豫不得,无论如何应当同步动作、先行开门了。与其兵临城下被逼无奈一古脑儿向老外开放,不如现在当机立断主动有序地向国内各种投资者实行有序开放,这将更有利于中国与世界的交融。

  “行道迟迟,中心有违”。虽说是民间力量还比较弱,有似“远水救不了近火”,但这本身是历史造成的贻误,只有有了实质的“开端”,就有希望缩短过程。只要认准了目标,起步在任何时候都不算晚。

原载《华声月报》五月号

  作者:黄立泰 刘郁菁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个人创业:中国市场经济的“破冰船”?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