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越:孙志刚惨死启示:比非典还要疯狂的典型暴力

  1992年4 月29日,美国洛杉矶法院作出了一项宣布毒打黑人少年罗德尼?金的4 名白人警察无罪释放的不公正判决,由此引发了举世震惊的洛杉矶骚乱。这次骚乱共造成54人死亡,2383人受伤,13212 人被捕,1100多家店铺被烧,财产损失达10亿多美元。这场历史性的骚乱最终以黑人少年罗德尼·金获得380 万美元的政府赔偿、洛杉矶警察局长达里尔·盖茨被迫辞职而告一段落。然而它给洛杉矶市的经济和社会安全带来的消极影响还远没有结束,那些十多年后陆续从牢里被释放出来的当年大骚乱的“见证人”,他们不会为这个曾经抛弃过他们的社会带来任何感激之情。相反,到了2002年,洛杉矶市凶杀案增长率达到骇人的52%,被假释出狱而重新犯罪的比率竟高达70%. 在这个拥有800 个黑帮帮派、多达十余万黑帮成员的城市里,那些带着怨恨从牢里走出来的毫无尊严可言的人只会使这些异端组织更具嗜血性。“那次骚乱之后,我们监禁了整整一代人。现在他们回来了,流落街头,没有家庭,无人帮助,只好回到他们惟一知道的地方——黑帮。再加上经济的滑坡,就造成了这里谋杀案件的急剧增长。如果这可以说明什么东西,那就是,监禁这些孩子起不到什么作用,假释他们也没用。”洛杉矶天主教牧师格利高里·波义尔是对黑帮成员进行再教育的知名人士,他的这番话道出了洛杉矶骚乱十多年后这个城市所面临的社会难题。讽刺的是,挑起洛杉矶骚乱的“主角”罗德尼·金也因吸毒和染指各种不良嗜好而将索赔来的数百万美远挥攉一空,并坐了一年的牢,他今天所在乎的是“我们大家还能融洽相处吗?”,而不是自己从百万富翁重新变成了穷光蛋。这似乎更说明了受遭蹋的人性的不可赔偿性。

  然而在孙志刚身上,我们看不到存有丝毫罗德尼·金的颓废影子,而是另一番朝气蓬勃、自食其力的典型大学生景象;他们的下场却极大不同,一个只是受了点伤,得到了全美反种族歧视者的同情并获得政府的巨额赔偿,另一个则在险些不为人所知的情况下在收容所里被活活打死。作恶者同样是警察,只不过打伤人而遭曝光的是美国警察,打死人而得到遮掩的是中国警察。受迫害的理由则更是可笑,受伤的美国黑人据说因为行为不检点,而受死的中国人已被证实是因为身上没有携带那张早被法律界人士确定为违反国家宪法的暂住证。在美国人罗德尼·金看来,即使380 万美元也无法消除他所曾经受到的非人待遇给他造成的身心伤害。但在中国人孙志刚看来,万一能活着走出收容所,也足以让他向所有迫害过他的人说声“谢谢!谢谢!”(收容所孙志刚的签字记录)。在美国人看来,380 万美元远不足体现一个人的尊严和生命价值;但在中国人看来,只要政府能够把类似孙志刚一样无辜受害人的死讯及时公诸于众,让他们提心吊胆地防范一回,他们甚至宁愿屈膝下跪、高呼青天万岁!万岁!万万岁!。

  人的最基本权利是生存权,说这些话的人从来不告诉别人怎样活着才有别于猪狗。但当你看到孙志刚是如何死去的时候,只要能活着,你根本就不在乎自己是象人还是象狗了。可我认为,为了生存我们必须更多地了解生存的条件,因此比生存权更低一级、即比狗权更低一级的权利应该是知情权,正如我们杀狗从来不在乎别的狗发现一样。至少我们得让更多人知道,如果你想活命的话,不仅需要吃饭和穿衣,还要在出门的时候别忘了带上暂住证,这跟很多人现在出门要戴口罩是一个道理。可直到现在,人们并没有从应该值得他们相信的渠道了解到有关孙志刚死亡的消息,这等于是说,还会有更多的人不把暂住证带在身上。结果大概就象眼下数以千计在死亡线上挣扎的萨斯病人一样,先前谁也没有告诉他们这是目前还无药可治的怪病,尽管负责告诉他们实情而故意撒谎的人对此一清二楚。现在人们终于看到了它的危害性,但不该死的都死了,怕死而不得不等死的已超过三千人,某个千年古都甚至以日增百人的恐怖速度继续蔓延。在中国,即使针对萨斯病毒的疫苗已经问世,暴力事件还会无休止地蔓延下去,到底该由谁为这无药可救的暴力病毒的蔓延负责呢?是某“公务员”头子的头子的头子……还是没有暂住证的某大学生!相信孙志刚父母的眼睛都快哭瞎了,还没有弄清满身瘀血的儿子是谁弄死的!除非孙志刚掉进了豺狼窝里,人窝里哪有弄不清的道理。

  会打字的人们,到各大引擎搜索一下“警察枪杀”或“恶警”,看看属于我们自己的有多少,你会发现自己其实生活在一个流氓成堆的世界里,接受那些配带凶器的、身份不明的人的“保护”。因此对于孙志刚案件的最终判决你根本不需要关心,因为无论如何都不会带来骚乱,不会带来对孙家人380 万美元的巨额赔偿金,更不会有某部长书记“被迫辞职”的笑话,你有吃只管吃,有喝只管喝,直到有一天不慎踩着了某个恶警的脚趾而被乱枪或乱拳打死为止。

  2003年4 月28日

  作者:刘越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孙志刚惨死启示:比非典还要疯狂的典型暴力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