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小双:孙志刚事件和新闻自由

  报道孙志刚事件的南方都市报和记者是令人钦佩的,尽管他们只是报道了一件真正具有新闻价值的事情—尽管这是媒体和记者的天职,但是在这个国家,当无数的所谓新闻机构在无数次地重复谎言的时候,当无数的所谓记者在并未受到真正威胁的情况下对骇人听闻的事件自觉地保持沉默的时候,南方都市报和记者通过该报道展现出来的良知和勇气值得所有的中国人尊敬和鼓励。让人愤怒,但并不意外的是,进一步的报道和评论立即遭到了禁止。

  造成孙志刚死亡的制度背景是多重的,除了强制遣送制度作为直接诱因应负上责任之外,新闻自由的缺乏是这个悲剧更深刻的制度背景。正是新闻自由使得社会良知有效地抑制邪恶成为可能。我们有理由相信,如果公众可以借助媒体随时了解到制度角落里的黑暗现实,并发出自己的反对声音,类似的惨剧在广州收容机构或其它行政管理领域一再发生的可能性便会大为降低。但是,在中国并没有新闻自由,这正是南方都市报值得格外尊敬的原因所在。

  同强制收容遣送制度一样,新闻管制也是一项违宪的制度,他们分别侵犯了在大多数国家早已得到确认的基本人权—迁徙自由、人身自由和言论自由。同其他的人权相比,作为言论自由的一个基本内容,新闻自由是应该首先被强调和争取的。首先,允许公民了解社会事件的真相,并自由地发表评论不仅是人性的自然需求,而且是公民监督政府行为的最重要的一种方式—几乎是唯一的方式。另一方面,言论自由是保障其它人权的基础,当国家的立法或执法行为侵害到公民权利时,如果缺乏畅通的信息披露及反馈机制,及时的制度改良便无从谈起。在这个意义上,如果我们认同每一个民主政府的最高使命是增进其国民的福利,那么言论自由就是民主政府与生俱来的的特性之一。所以,在改善人权状况、实现民主政治的道路上,争取自由发表言论的权利是第一要务。在孙志刚事件发生后,我们不仅需要谴责暴徒,也应该谴责收容制度,更应同时谴责新闻管制;在任何制度丑闻被觉察后,只要“有关部门”试图遮住我们的眼睛,捂住我们的口,我们都应谴责新闻管制。

  从中国的立法来看,大多数基本人权早已被列入了宪法,然而,真正的困境正在于此:当宪法在向我们宣告,中国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禁止非法拘禁和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或者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的时候,收容机构可以仅仅因为孙志刚未办理暂住证将其羁押,并听任一些人性泯灭的职业化暴徒对孙志刚进行残酷殴打;当宪法在向我们宣告中国公民有言论自由的时候,新闻管理机构仍然可以一如既往地肆意剥夺媒体和记者的职业权利而没有受到制裁…当类似的事件层出不穷的时候,我宁愿这样的宪法从来没有存在过,因为它毫无尊严,不配拥有宪法的称号,这样的宪法早已沦为一张权利的空头支票,一个政治戏弄。

  当权利被侵害,人的尊严被践踏,假如我们是一群有自尊的人,我们只能抗争,而不是绝望地、可耻地保持沉默。是的,我们每一个人都是脆弱的,但是我们仍然可以做很多努力去改善我们所处的社会生态。如果越来越多的人有勇气对不幸给予关注,对暴行进行谴责,对谎言进行揭露,我们就会看到变化发生。权利不是被赏赐的,而是争取得来的。

  作者:谢小双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孙志刚事件和新闻自由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