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自成:中国如何成长为世界大国?

  中国是一个正在成长中的世界大国,但它最终能否成为世界大国,还取决于今后怎样做、做什么。

  所谓世界大国的定义有三个方面:具备了比较充分的硬国力,包括经济力、军事力、科技力;具备了比较充分的软国力,包括政治制度、国民素质、国民意志、国家社会的团结程度、教育情况、领导人的决心意志、国家的调控能力等等;还有就是在国际社会发挥多大的影响力。

  中国不能走军事优先的路

  谈到中国硬国力的问题,可能要涉及一个基本话题:是经济优先?还是军事优先?这个老话题是近代史以来所有的世界大国都曾经面临过的问题。

  从近代史世界大国的成长历史来看,几乎所有国家走的都是第二条道路——军事优先的道路。

  今天中国能不能走这样一条路呢?我个人认为不能走这条路。

  首先,中国今天面临很多国内问题,而国内问题是不能够用军事优先这条路来解决的。国内问题非常紧迫,如果将本应用来解决这些问题的物力,投入到军事优先这条路上,可能军事还没有发展起来,国内就先紧张起来了。

  发展现代化的军事力量是要花很多钱的。当然,现在我们国防是较弱,应该投入更多力量,经济发展本来和军事发展也不是完全矛盾的,但问题不在于要不要投入一定的钱去发展军事力量,而在于投入多少,用什么样的方式去做。

  国内各个方面都面临改革,军队可能也有一个体制改革的问题。如果体制不顺,给了你武器,给了你钱,也未必能打胜仗。

  大家知道,甲午战争时北洋水师从实力来看并不比日本海军差,参观刘公岛时人们看到介绍——北洋水师舰船总吨位实际上比日本海军还要多,铁甲舰的装甲厚度也不比日本海军差,但为什么在海战中却被日本击败了呢?我想这不光是武器先进不先进的问题,还有体制问题。

  其次,从世界历史来看,军事优先的国家如果没有一个雄厚的经济力量支撑,也不能撑得太久。苏联的解体和其经济发展落后有关,而不是它的军事力量落后。它有很高水平的军事力量,最终还是解体了。

  还有,从世界历史的角度来看,不是所有大国走的都是这条道路。比如美国就是先走经济发展的道路,然后再利用经济的雄厚实力来快速发展军事实力。

  1880年,美国军队只有4万人,军队的力量是非常弱小的,但那时美国的经济力量已经占到世界第二,仅次于英国;再过十几年,在1896年美西战争前夕,美国的经济力量已经超过英国,成为世界第一。几年功夫,美国海军就具有相当规模了。

  如果像美国这样一个军事力量如此强大的国家,都无法觉得自己是安全的,那么中国的国家安全要到一个什么样的程度才可以称之为安全了呢?

  今天我们即使将1万多亿美元( 相当于一年的国民生产总值) 全部用在发展军事力量上,也未必赶得上美国,就像当年美国与苏联的对峙一样,你有3000枚导弹,我就有3100枚,我这100枚就是对你的一种威胁,那你还得再造导弹。如果我们陷入这样的无底深渊,中国要做世界大国可能就不成了。而且,如果中国把军事优先提上来以后,所谓的“中国威胁论”肯定会甚嚣尘上,对中国发展反而不利。

  “中国式民主”不能成为一个招牌

  在各种软国力的要素中,一个国家的政治制度是最具有决定性的、最具有影响力的因素。它涉及到方方面面的问题,不光是一个国内政治稳定的问题。

  如果说以前政治制度很落后的国家一样可以成为世界大国,那么在全球化时代我觉得不可能。

  这条道路怎么走?也是公众经常讨论的,是一个很尖锐很沉重的话题。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我的看法是:中国应该经历一个“三结合”的过程。

  “三结合”的第一是:中国从传统的社会体制中提出来的“实质民主”,这部分应该是中国民主的一个组成部分。所谓实质民主,指民主的本质不光是说人民群众要当家作主,而且应该让人民群众最根本的切身利益得到满足和实现。实质民主包含人们一些基本生活的权利,如受教育的权利、休息的权利,以及同我们的生存发展密切联系的那些物质上和精神上的保障。

  第二是更重要的一种民主:制度民主。现在我们如果发生了问题,第一反应往往就是去找什么领导说说话,还没有养成如果犯了法首先通过法律程序的习惯。这是一个最基本的做法,就好像以前苏联的毛病一样。苏联解体在一定程度上,也可以说是不民主的制度导致的。

  第三个部分是:中国历史上还有一些好的东西,应该把它整合到中国的民主化进程中去。比如我们延续几千年文化保持不变的基本原因,就在于中国的历史上产生过许多对中华民族的发展生存做出过巨大贡献的、才华横溢品德高尚的政治家思想家,这些人用古话来说叫做“贤人”。

  没有万里长城,中国还是中国,但如果没有孟子、孔子、韩非子老子这样的思想家,没有像汉武帝唐太宗宋太祖这样一些比较贤明的有作为的政治家,中国就不称其为中国。

  中国所谓的民主化之路肯定不是完全西方的道路,因为西方的道路是建立在西方的历史、文化、经济基础、历史背景,甚至包括西方的宗教之上的,而中国没有这样的因素。

  西方的民主制度虽说在120多个国家里运行,但真正运行得好的还是那些西方国家,大部分发展中国家按照那种民主制度发展,发展得好的没有几个,可见西方的民主制度也有它的普遍缺陷。

  但是,中国可以不走西方的民主道路,却不可以不走民主化的道路。最重要的是,“中国式的民主”不能成为一个招牌,不能拿这个作挡箭牌拒绝西方的民主,这个作法不符合社會主義民主的本质。

  主讲:叶自成

  时间:2003年4月10日19: 00

  地点:北京大学图书馆北配楼报告厅

  作者:叶自成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国际关系 » 中国如何成长为世界大国?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