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大豪:三权分立:破解“三”之迷

  三权分立,是人类最重要的政治文明成果之一。

  中共十六大提出要“借鉴人类政治文明的有益成果”,那么就不能讳言三权分立。

  没有三权分立,就没有西方现代文明。

  三权分立对人类文明进程的巨大推动作用,无论怎样评价都不为过。其意义,不亚于人类第一次钻木取火。

  公元前2 世纪西腊大史学家、政治活动家和思想家波里比阿,在亚里士多德平衡政体思想基础上,明确提出分权与制衡的思想,开创西方分权学说的先河,为以后提出分权制衡的理论奠定了基石;近代资产階級的分权制衡论者当首推英国生于1632年的《政府论》的作者洛克;法国启蒙思想家孟德斯鸠在1748年发表的《论法的精神》中,完整地确立了三权分立的分权制衡学说;1775年起草《独立宣言》的美国民主传统的奠基者托马斯·杰婓逊,可谓是分权论的集大成者。这些可敬的思想家为三权分立做出了伟大的理论贡献,其学说至今仍享受着至尊的学术地位。

  不可否认,三权分立论的理论启蒙价值是非常巨大的。

  但无论是民主思想的先哲,还是后来的研究者,都没有从根本上回答一个最基本的问题,即:为什么是三权分立,而不是两权、四权或五权分立?

  这个“三分之迷”不解决,三权分立论就缺乏理论说服力,就难以使人们从科学的高度认识和利用它的价值。

  三权分立论,实际上是一种“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的论述,其理论在系统性、严密性、科学性等方面还存在着许多显而易见的缺陷。尽管这方面的经典论著不少,但作为理论还处于“初级阶段”。

  如果从公元前6 世纪的雅典城邦民主算起,人类的民主实践已有两千多年的非常丰厚的经验积累,世界上第一个资产階級共和国美国——三权分立的政治制度也有两百多年的历史。但成熟的科学的民主理论并未完全形成。

  因为,所有的民主理论研究至今都还无法回答:为什么是三权分立,而不是两权、四权或五权分立?

  历时三年潜心研究,我在心血之作《利益论》中对此第一次科学地作出了回答:

  人或社会组织的任何活动,都是占有利益的活动。

  任何占有过程,都是由三个阶段构成的,即:选择、实现、评价。

  选择定律:占有最大利益永远是第一选择。

  实现定律:实现自己的选择永远最努力。

  评价定律:自己的需要永远是评价的标准。

  人类对利益的占有方式,无外乎是这样三种:强迫、被迫和自由。

  人或社会组织的占有力,分为三种相对状态:强、弱、同。

  占有力决定占有方式。有什么样的占有力就必然会选择什么样的占有方式。占有力强必然强迫;占有力弱必然被迫;占有力同,必然自由。

  只有以相同的占有力才能相互制衡。

  在西方的政治制度中,立法权,即选择权;行政权,即实现权;司法权,即评价权。国家占有过程中的选择、实现、评价三个阶段分别由三个不同的机构负责,即议会行使选择权,政府行使实现权,法院行使评价权。三权分立就是选择权、实现权和评价权的三权分立。这三权占有力同,谁也无法绝对强迫,谁也不会绝对被迫,彼此以自由的方式相互制衡,保障最大限度地正确选择、有效实现和真实评价。

  占有过程的三个阶段;选择、实现、评价在三个阶段中的不同功能;占有力的三种状态和三种占有方式的决定与被决定的关系——这几个“三”的内在联系和相互作用,铸定了三权分立的产生是必然的,是客观规律的反映。

  正是三权分立的政治制度,才创造了西方现代文明。

  中华民族要实现伟大复兴,在政治制度方面应当怎样有所借鉴、有所创新呢?

  作者电子信箱:wdh196709@yahoo.com.cn

  转载自《中国研究》(http://www.nows.com/c )

  作者:王大豪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思想学术 » 三权分立:破解“三”之迷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