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支柱:孙志刚案与我的一个梦

  5 月15日早晨我做了一个梦,一个跟孙志刚案有关的梦。

  凌晨1 点多钟的时候大连李健来电话,说新华社发了统稿,警察又声称有犯罪现场录像,几乎是铁案了,要为那些被抓的外地民工翻案不容易,需要多找些名流——尤其是法学界的名流来签名。

  我很畏难,因为我跟法学界的名流没什么往来,我也深知如今的中国社会凡名流几乎都在忙于赚钱,谁愿意干这种于己无益甚至可能有害的事呢?

  还有个问题我实在想不通:种种迹象表明不可能是同房病人作案,可警察怎么会有犯罪现场的录像呢?如果强迫人家演这个镜头并拍下来,面对这一演出的可怕后果,那几个同房病人怎么肯干?如果每个人的每一个动作都需要强迫,那还不破绽百出?

  我3 点钟上床,到5 点多钟还没有睡着,9 点多钟就醒了。醒来时我做了一个梦,一个可以解释这个疑团的梦。

  梦中我路过一座像礼堂的房子,大门敞开着,里面一帮拍电视的人正在扑灭一场并不严重的火灾,我不假思索就冲了进去。我进去的时候火已经扑灭了,我并没有帮上忙。但是让我万万想不到的是,我被当作纵火犯抓起来了。

  我刚冲进去,一个穿黄色上衣的人对用手指着我高喊:“是他,一定是他!”

  我感到莫名其妙,不知道他在说什么。这时我旁边一个穿蓝色上衣的人一把夺过我手上正燃着的香烟,高高地举起来。他说:“大家快看,这家伙的香烟还燃着呢!”

  我赶紧申辩:“我进来时你们都把火扑灭了,怎么可能是我?”

  “那一定是你站在门口往屋里扔了一颗烟头。我们剧组的人都知道规矩,没有人会在拍戏时抽烟。”穿黄上衣的人说。

  “着火地点离门口大概有20多米吧,一个烟头能扔那么远吗?”我辩解道。

  穿黄上衣的人指着一个大概有1.9 米的高个子说:“你去扔给他看看。”

  我给了大个子一颗烟,大个子跑到门口使劲一扔,离着火地点还不到一半。

  穿黄上衣的说一颗烟太长,不如烟头扔得远。我捡起地上那支烟,掐掉三分之二的样子,自己跑到门口,使劲一扔。一阵风从背后吹来,烟头正好掉在着火的地点。

  “把他捆起来!”穿黄上衣的人一声喊,七、八个剧组的人一涌而上,将我的双手反绑在背后。我大喊“冤枉”,把自己喊醒了。

  醒来我首先想到的词就是“冤枉”和“拍电视”,然后我想到了孙志刚案,睡前想不明白的疑团终于解开了:黄街村派出所的警察完全可以以拍电视剧的名义骗几个民工来演这个血腥场面,如果演得不像可以一次次重拍,直到他们满意为止。这是需要时间的,应该调查孙志刚死后这一段时间黄村街派出所的警察们每天都在干什么!

  我非常兴奋地起床,打开电脑,发现姜明安老师来信同意签署我们就孙志刚案致最高人民检察院的公开信,就更高兴了。我立即给姜老师回信说,我刚做了一个梦,跟孙志刚案有关的一个梦,过会儿我把它写下来给您看。

  但是一连过了一个多礼拜我都没有把我的这个梦写下来,因为我还没有把所有的来信处理完,就接到一个我过去的学生的电话,他把我这个梦打碎了。

  这个学生劝我说:“杨老师啊,您犯不着为那几个所谓同房病人担忧。有人当替死鬼是肯定的,但恐怕不是什么同房病人。再刑讯逼供,也保不住人家在法院开庭时翻供。依我看,八成是从看守所里弄了几个抢劫犯、盗窃犯来顶替。主犯本来就是可能要判死刑的,再给点钱,从犯判的刑可能比他们因为自己的罪行判的刑还轻,谁会翻供?这种事多了,石家庄爆炸案、北海爆炸案、北大和清华食堂爆炸案,据说都是这样干的。干这种大案的人都不是弱智,中国警察的设备和责任感就那么回事,怎么可能那么快就破了案并抓住罪犯?人家美国警察设备那么先进,责任感那么强,还经常有破不了的案呢。可是我们倒好,没有一个被曝光的案子是破不了的,而且破案神速!”

  他说的未尝没有一点道理,我无法从心里排除这种合理怀疑。但是我仍然决心要为孙志刚鸣冤叫屈。虽然人的尊严与权利应该是平等的,但狗眼看人低,能把人打死的警察不会有多少平等观念,他们敢打死一个大学毕业的白领,而且还懒得立即销毁尸体,说明这些恶警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民工在被他们收容期间所受的折磨也可想而知了。如果不受到应有的惩罚,他们今后还会打死别人。

  总之,警察想作案或想“破案”都很容易,无论是骗人拍“电视剧”还是找犯有其他罪行的人来顶替,更不要说捉住你的手往凶器上按指纹了。如果一个国家的警察不经过严格的挑选与职业道德训练,如果一个国家赋予警察的权力太大,如果一个国家的警察不受其他国家机关、人民大众与新闻舆论的监督,那是十分可怕的。

  作者电子邮件:yangzhizhu@sina.com 网站:http://wtyzy.net

  附:致最高人民检察院的公开信

  最高人民检察院: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孙志刚在广州工作因为没有暂住证而被警察收容期间遭到毒打,不治身亡,在国内外引起极大关注和强烈愤慨。在建设法治国家的今天,不断出现执法人员和执法部门违反法律甚至草菅人命的恶性事件,我们认为应该引起高度重视、得到严肃处理。为此,我们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41条赋予的公民向有关国家机关提出” 批评和建议的权利” ,特提出以下公开批评与建议:

  一、根据《南方都市报》4 月24日的孙志刚之死案的报道(该报道至今没有来自官方的质疑),人们纷纷猜测孙志刚是在被送到救治站之前就已经遭到毒打,警察作案的嫌疑很大。但是,目前的调查结论(《南方都市报》5 月13日报道)认为孙志刚是在救治站被同病房病友打死的,却没有有力的证据排除上述合理猜测。这一结论与社会普遍的看法距离很大,我们认为有必要向全国媒体公布这次调查的详细过程与调查中所获取的所有重要证据,而不仅仅是结论。事实证明,阳光是最好的解毒剂,建立在公民言论、结社自由基础上的舆论监督是防止不同国家机构工作人员之间的相互监督蜕变为相互勾结利用的最终保障。

  二、本案涉嫌警察犯罪,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执行职务中的犯罪行为应该由人民检察院立案侦察。此外,就民事赔偿而言,没有广州市公安局天河分局黄村派出所警方的非法收容就没有孙志刚的死亡,警方的非法收容是孙志刚死亡的必要条件,两者可能有相当因果关系;因此,即使排除警察毒打孙志刚致死的嫌疑,广州警方仍可能与最终查明的罪犯一起承担孙志刚死亡的连带民事赔偿责任。由于刑事调查获得的证据对民事审判的影响,也由于本案涉嫌警察犯罪,广州市公安局在本案中理应回避。” 省、市政法公安机关也迅速成立联合专案组,全力开展案件侦破工作” (引自《南方都市报》5月13日的报道),于法于理都不符;因此调查结论与4 月27日天河公安分局的人看望死者家属时私下透露的完全一致(参见《北京青年报》2003年5 月1 日),也就不足为奇了。为了避免同城官员之间盘根错节的关系网对查明事实真相的不利影响,基于本案的全国影响,我们建议由最高人民检察院领衔,从广州市以外的地方抽调检察人员组成最高人民检察院孙志刚案专案组,彻查此案。

  三、由于本案涉嫌广州警察犯罪,目前已逮捕的犯罪嫌疑人可能是本案的重要证人,我们请求最高人民检察院命令广东省检察院前往这些犯罪嫌疑人的羁押场所,使他们立即摆脱广州市公安机关的掌控,将他们置于检察机关的保护之下。对于其他可能的证人,也应立即置于检察机关的保护之下。

  我们期盼,对孙志刚事件的认真、严肃处理成为我国法治建设和政治文明发展的新起点。

  签署人(以姓氏汉语拼音为序,共229 人):

  曹凯(北京)常宗耀(北京)陈幽泓(北京)陈巨清(广东)陈政伟(广东)陈志光(浙江)陈岱松(福建)陈立群(浙江)陈能昌(浙江)陈帆(河北)程佳波(南宁)陈放(广西)丁云亮(安徽)丁景贤(江苏)杜义龙(陕西)杜导斌(湖北)杜勇(武汉)范泓(南京)范亚峰(北京)范宏渊(广东)樊百华(南京)冯小平(成都)傅冠英(天津)高战(江苏)宫建新(上海)高健(武汉)关廼炘(北京)桂晓琦(北京)桂安安(武汉)国风(黑龙江)郭连春(河南)郭霞(长沙)郭玉闪(北京)郭玉闪(北京)郭艳(南宁)郭清华(河北)郝建(北京)何永勤(浙江)何语之(安徽)何丹骏(广州)黄宝华(山东)黄豪杰(广东)黄雪琼(福建)黄钟(湖南)黄雪芳(北京)霍生茂(陕西)贾宏艳(黑龙江)姜河月(江苏)姜伟(武汉)金文骏(苏州)孔新民( 南京) 金鑫( 哈尔滨) 蓝先煌(广西)蓝钧(西安)雷滨(南宁)李昌平(北京)李健(大连)李勉之(深圳)李英强(山东)李多(北京)李锋(广东)李波(北京)李剑虹(上海)李建强(济南)李彪(上海)李彼( 广东) 李季(南京)李刚(岳阳)李顺龙(重庆)李林(湖南)李卫军(南宁)李双(北京)李汉荣(陕西)栗海天(青岛)梁泉(广东)梁瑞生(广西)林春元(东莞)林容合(天津)林惠建(江西)林燕( 南宁) 刘文瑞(西安)刘利民(成都)刘朝建(成都)刘凌(山东)刘晓勇(江苏)刘松(重庆)刘玉鹏(河南)刘馨浓(沈阳)刘选国(北京)刘文祥(陕西)刘孟刚(北京)刘宗迪(北京)刘磊(北京)柳岩(北京)柳坚(长沙)陆军(南京)罗韶辉( 湖南) 路洪超(深圳)路江华(山东)鹿居邦(长沙)鲁楠(北京)马克义(湘潭)孟波(广东)孟瑶(扬州)牟波(上海)聂传炎(江苏)钮丰禾(扬州)潘芳(湖南)庞皎明(北京)秦晖(北京)秦少华(四川)邱瑾(广东)仇朝权(四川)瞿健菊(北京)任义(北京)邵家华(河南)邵长猛(山东)邵黎(深圳)宋先科(广东)宋欣洲(北京)苏阳(云南)苏少鑫(广东)苏海波(南宁)孙大午(河北)谭斌(山东)唐幸(湖南衡阳)唐光华(云南)王东成(北京)王历生(深圳)王继海( 上海 )王一苇(上海)王魁道(河南)王登举(云南)王吉陆(南京)王辉(安徽)王自立(扬州)王鑫(四川)王嘉树(北京)王坤(深圳)王杨(沈阳)王世权(河南)魏鑫(上海)魏继林(湖北)魏勇(重庆)闻驰(上海)吴洪森(香港)吴敖祺(重庆)吴杨伟(广东)吴学俊(武汉)夏业良(北京)向继东(长沙)肖向龙(西安)肖邦(长沙)萧雪慧(成都)萧瀚(北京)萧纲(武汉)谢振嘉(长沙)谢利英(山西)谢陨石(北京)邢小群(北京)徐高金(江西)徐建新(江西)徐海亮(广东)徐光明(深圳)徐长军( 江苏) 徐杰(南宁)许泽人(深圳)许圣波( 山东) 许高升(上海)阎岩(北京)杨支柱(北京)杨银波(重庆)杨华云(济南)杨联芬(北京)阳冠峰(南宁)姚远光(广东)姚曦(成都)叶扬(福建)尹舟(桂林)英纯子(青岛)余樟法(杭州)禹江( 长沙) 俞忠华(上海市)袁涌(湖北)臧伟胜( 上海) 翟林华(安徽)展江(北京)张祖桦(北京)张雄(上海)张屹(上海)张冰峰(北京)张卫民(北京)张哓强(北京)张玉波(黑龙江)张大军( 北京) 张树淼(河北)张广海( 南京) 张通明( 宁夏) 张向华(宜昌)张耀杰(北京)张乐(北京)张征(上海)张旭东(河南)赵诚(太原)赵光明(北京)赵岩(北京)赵宏(广东)赵楚(上海)郑年怀(北京)郑现莉(北京)智效民(太原)周国会(辽宁)周明(成都)周泽(北京)周永坚(广东)周楠(广州)周永青(浙江)祝有海(山东)朱寅年(北京)朱明江( 新疆) 邹伟斌(广东)邹忠云(湖南)庄朝晖(厦门)庄礼伟(广州)庄舟浩(吉林)

  备注:

  1 、关于本案的详细情况请见 http://wtyzy.net ” 孙志刚案” 专题

  2 、愿意联署的可以继续签名,直至孙志刚案审结。签名请用电子邮件寄给您认识的已签名者中的任何一个人,由已签名者向杨支柱转发,也可以通过杨支柱的熟悉的朋友转发,以确保签名的真实性。没有上述联系方法可直接给杨支柱发电子邮件,但须告知您的所在地与工作单位,并不得为他人代签或转发签名。杨支柱的信箱是 yangzhizhu@sina.com。

  3 、贺卫方、姜明安、杜钢建、季卫东等几位知名法学教授将另外签署一内容相同的文件,已经通过第十届全国人大代表王利明教授递交到最高人民检察院办公厅人大代表联络处。

  杨支柱

  作者:杨支柱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孙志刚案与我的一个梦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