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金胜:第三只眼看劳模

  “昔日青春火热燃烧而今辗转音信难觅”。这是从2月12日起在一家城市报纸上多次出现的一个新闻标题,实际上这是一起特殊的寻人启事。原来该市4位在40年前被评为全国劳动模范的老人, 现在因单位变迁而杳无音信。为了寻找到这些全国劳模,以便把政府的劳模补贴送到他们手中,市总工会向新闻单位求助, 刊登寻找劳模启事。针对此事,有人说,寻找劳模,实质是寻找那曾经激励我们奋斗不息的精神。社会发展到了新的历史时期,谈到劳模,有些人不以为然,认为现在已经不时兴这个了。歌星、影星、球星、富豪,成为他们崇拜仰慕和追逐的对象,社会对这些人的关注程度也似乎超过了对劳模的关注,劳模的形象在被逐渐淡化。甚至有人断言,在二十年之内这种由国家统一组织评选先进工作者和劳动模范的活动将会被废止。

  在时代的变迁中,传统本色的劳动观、劳模及劳模精神面临着新的考验。

  劳模缘何遭冷落

  “戴花要戴大红花,听话要听党的话……”这支五六十年代的老歌曾激励过那个年代的许多人争戴大红花。那个年代涌现出的王进喜、郭凤莲、时传祥、向秀丽等先进典型,激励着许许多多的人拼搏奋进。回首新中国成立五十余年来,一批又一批的劳动模范在不同时期为社會主義现代化建设作出了巨大的贡献,无数劳模不仅成为社会的楷模和中坚,他们身上那种爱岗敬业、无私奉献、艰苦奋斗、勇于创新的优秀品质和时代精神,点燃了无数人心中的火花,也影响了几代人的人生追求。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开始颁发“五一”劳动奖章至今,全国已涌现出一万多名劳模。从时传祥、王进喜,到倪志福、郝建秀,从李素丽、王涛,到袁隆平,每一个时代所推举出的劳模,都代表着该时代的先进生产力和健康向上的力量。

  劳模是什么?劳模是劳动的模范和榜样,是社会遴选出的最好的、鼓励人们仿效的劳动者。在国家建设中,劳模是各行各业的杰出代表,他们的身上体现着社会对某一类劳动方式、劳动精神的最高评价。评选劳模,是我国表彰成就卓著的建设者,提高他们政治待遇和社会地位的一项保障措施,是社會主義国家的本质特色。

  一提起劳模,人们很容易联想到计划经济时代劳模那种默默无闻的“老黄牛”精神。劳模对国家、对人民、对事业的那种忠诚朴实、吃苦耐劳、默默奉献的精神影响了几代人。一些由于种种原因下岗的劳模虽身处困境,却没有一句怨言。然而社会对劳模却关心太少了。

  近年来一些省市追寻、回访劳模的行动,一方面彰显了劳模精神的回归,另一方面却说明,一段时间以来社会对劳模的冷落。劳模曾经为国家和社会做出了突出贡献,在转轨过程中,也有一部分劳模下岗甚至失业,这些困难劳模们在改革进程中,忍受了改革的阵痛,承担了改革的沉重代价,以至于他们自己的生活面临着危机。一些地方企业改制后,有一些老板无视劳模的存在,甚至把劳模一脚踢开。有些劳模遭遇经济、生活上的双层窘境。造成这种境况,舆论导向上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正如有人形容“明星代替了劳模,美女挤走了学者,绯闻顶替了理论,娱乐覆盖了文化”,一些媒体在宣传上,追求报纸的“市场效应”。为追求“卖点”,大刮“媚俗”之风,而对劳模难得青眼相加。劳模在人们心中几乎要沦为历史名词。这必然对劳动观的嬗变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

  “官帽”罩上劳模光环

  2001年4月,《山西日报》公示省特级劳动模范初选名单,近百名省级劳动模范的工作单位、职务首次在新闻媒体上公开亮相。名单却遭到人们的质疑:为啥“长字号”劳模越来越多?在初选劳模公示名单中,从董事长、厂长到科长、队长的“长”字候选人占68%,技术人员(工程师、总工)、科员只占14. 4%,剩余14. 6%是工人,农民、专业户5名。因此有人提出质疑,要表彰的是劳模,还是“官模”?这是否应了“只有落后的群众,没有落后的领导”的讥讽话。眼下,各级表彰的劳模中,领导干部越来越多的现象值得深思。在“官帽”上再罩上劳模的光环,使得近年评选出的个别劳模,职工群众认同率下降。

  这不能排除在基层劳模评选的某些环节中有不民主、不公开的违规操作问题。表彰劳模应注重工农业生产一线的直接劳动者,面向基层,面向平凡岗位。对优秀的领导干部当然应该大力表彰,领导干部也并非不能当劳模,但一些地方对劳模表彰却变味了。如某地将本来是一个地市级的领导公示为副指挥,还有一个企业的董事长、总经理偏要公示为技改组长,然后列入劳模候选名单。

  同时,近年来相继出现劳模涉足腐败的现象,也让人们生发出劳模形象受损的忧虑。远的不说,近者如今年2月,曾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和广东“鲁班奖”的广东省交通集团公司副总经理王志仁( 副厅级) ,因涉嫌利用职务便利收受巨额贿赂,被广州市检察院提起公诉。而四川省交通厅一副厅长,是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受贿上千万元,被判死刑;全国劳模、原湖南建材工业集团总公司副总经理、湖南雪峰水泥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 副厅级) 王德元蜕变成超级巨贪。再看看近年来关于反腐斗争和打击刑事犯罪的案例,更令人震惊。有不少曾有头有脸的犯罪分子,几乎都被评过劳动模范;当过省级或全国劳动模范者,也不乏其人。

  为什么一些出了名的蛀虫、巨贪的头上都曾顶着模范的光环?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杨体仁教授说,从多个案例我们可以看出,一般严重的走私、贪污行为,大多有当地干部的支持,在当上模范、先进人物后,与干部距离拉近了,使其更容易得到种种便利;而另一方面,少数干部也可从中得到相应的好处,这样就可以扩大“模范”的便利和业绩,从而形成了共同利益体。另外,现在一些模范人物的评选,有的是我们的领导在选,并无一套科学的评选机制。这种行政化的评选,尽管也会考虑业绩,但主观色彩较浓,往往包含了私人的好恶,而不是完全客观地对人品、业绩等进行综合考评。无可否认的事实是,相继折戟沉沙、沦为阶下囚的劳模,无形中对劳模的社会形象产生了不可忽视的伤害与亵渎。这样的“劳模”如何能成为楷模呢?如此更给劳模在人们心中的份量打了折扣。

  劳模队伍在嬗变

  劳模评选工作可以追溯到解放初。劳模评选的变化大致可划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从解放初期到改革开放前,“老黄牛”式的劳模,以一线工人为主,特别是产业工人,如石油、煤炭、机械等行业,还有服务行业的,文化程度都偏低,年龄都偏大。

  第二阶段,从改革开放到90年代中叶,评选劳模开始由“老黄牛”型向知识型过渡。特别是全国科技大会召开,鄧小平提出“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知识分子也是工人階級的一分子”的论断后,评选劳模的视角开始转向知识分子,涌现出一大批科技战线的先进人物。

  第三阶段,从90年代中叶到现在,评选劳模开始更体现出时代特色,比如广东就比较早地开始评选民营企业家、私营业主当劳模。当时有个不成文的规定,民营企业家、私营业主暂不评选,但这部分人中确实有些人对社会的贡献比较大,有些地方只好采取遮遮掩掩的方式去评,农村出来的民营企业家,就以农民的身份参评,在企业的,就以工程技术人员的身份参评。

  因此有人说,劳模是计划经济的产物,已不能适应市场经济发展的形势。这也不尽然,随着党的十六大关于劳动的新阐述,劳模队伍的构成发生了空前的嬗变。

  去年4月,庆祝“五一”国际劳动节大会如期召开,与往年不同的是,在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中有四位私营企业主,一直榜上无名的私营企业主“破天荒”地迈入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行列。一位私营企业主获奖者说,在印象中,只有工人农民才能当劳模,作为私营企业主,以前对“劳模”这一称号从来不敢去想,更不会去申报。

  因此专家撰文说,在新形势下深化对劳动和劳动价值理论的认识,首先应该深化对现代社会劳动观的研究,劳动概念的外延应该扩大,应该在综合概括农业劳动、工业劳动、服务劳动特征的基础上重新定义其内涵。现代社会三大产业的生产资料所有者、企业家、职业经理人及一切管理人员在经济活动中主要以脑力劳动进行策划、决策、组织、控制、中介服务等管理工作,获得的收入也是劳动收入(不过,他们凭生产资料所有权获得的收入不是劳动收入)。不承认企业家或私营企业主以管理者的身份从事企业的策划、决策、组织、控制等管理工作是劳动,把资本主义或私营企业中“指挥劳动和监督劳动”的管理活动说成具有劳动和剥削的二重性,用道德判断替代经济性质判断,是值得商榷的。

  私营企业主获得劳动奖章,肯定了私营企业主劳动的贡献,突破了以往的框架束缚,标志着私营业主在内的社会新阶层真正被社会接纳为社會主義建设者。劳动观的嬗变在这里得到了最为生动的体现。

  原载:人民日报《时代潮》

  作者:曾金胜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社会透视 » 第三只眼看劳模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