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政勇:新警察和老警察

  凌晨五点半,手机“哔、哔、哔”地叫个不停。朦胧中暗想,昨夜忘了关机,但天气预报不会这么早吧?打开一看,是公司小王发来的短消息:“李部长,早上好。新产品的上市方案刚写完,已经发电子邮件给你,请查收。太倦,我睡会,特请假至十点来上班,谢谢。”发信时间:四点二十七分。

  小王估计已滑入梦乡,我却睡不着了。睡不着,干脆起来上网。打开邮箱,收到小王发来的新产品上市策划案,写得很好,系统而严谨,有许多新思路。其后,又查看了上海某朋友发来的一个“段子”,题为《新警察和老警察》,内容如下:

  上班刚一周, 穿上警服的小五决定犒劳犒劳自己, 到剧院看电影。

  买票的队伍排得长长的,小五舒口气,排到最后。

  “新警察吧?”旁边一个人问。

  小五纳闷:“你咋知道?”咳,老警察哪有排队买票的。“

  “哦。”小五明白了,径直走到售票口前,递上钱说:“我买一张票。”

  “新警察吧?”窗口里的人笑了。小五问:“你咋知道?”

  “老警察哪有掏钱买票的,你直接进吧,没人敢拦。”

  “哦。”小五又长了见识,一试,果然没人拦。

  进了剧场,小五到楼下随便找了个位子坐下。屁股还没坐稳,旁边就有人问:“新警察吧?”

  真是奇了怪了,小五心里疑惑,嘴上还硬:“谁说的!”

  “人家老警察都在楼上看电影,楼下的都是你这样的新警察。”

  小五到楼上一看,可不是吗,这儿有不少警察呢。

  小五挑了个位子坐下,没多久,电影就开了。

  旁边的一个警察扭头看了他一眼,冷冷的说:“新警察吧?”

  “你咋能看出我是新警察?”

  “老警察哪有你那样规规矩矩坐着看电影的,得像我这样。”

  小五学着老警察,把两只脚翘起来,架在前排人的脖子上,果然舒服了许多,找到些当警察的感觉。

  电影演了一半,小五有些内急,便往卫生间赶。在卫生间门口,被一个工作人员拦住了:“新警察吧?”

  小五还是纳闷:“我脑门上又没写字,你们咋知道?”

  “哪有警察还到这儿,人家都是从楼上往楼下尿,你一看就是新警察。”

  小五好惭愧,自己差点给警察丢了人。他站到二楼边上,掏出家伙,朝着楼下滋出一股来……

  “嗨,楼上尿尿的是新警察吧!”楼下突然有人大声喊。

  “嗯?”小五探着身子往下看。“看啥看,人家老警察一尿就是一片,哪像你这个新警察,就往我一个人头上浇!”

  读给我夫人听,她捧腹大笑,笑得眼泪“哗、哗、哗”直往下掉。爽笑之后,她突然说:这个“段子”很辛辣,他生动地刻画了少数公检法人员的丑恶嘴脸——以为自己是“专政机关”的一分子,就可以对平民百姓进行随心所欲地“专政”;以为屁股上别有枪,手中握有警棍,口袋装有罚单,自己就是“天王老子”,就可以对平民百姓趾高气扬甚至草菅人命……

  作为一个初中英语教师,她入木三分的点评让我吃惊。或许是象她这种小老百姓也耳闻目睹了很多“老警察”的胡作非为,这个“段子”正好触及了她心头的痛?

  我正在沉思中,夫人忽然又问道:“小五是怎么从‘新警察’变成了‘老警察’?这是小五党性不稳、觉悟不高,还是……”

  夫人一问,问得我倒吸一口冷气!是啊,小五仅仅只是看了场电影,就怎么从正直守法的“新警察”变成了执法犯法的“老警察”?影院中除了看电影的小老百姓,好象还有一只看不见的巨手,把一个“人才苗子”迅猛而彻底地瓦解了。细细想来,觉得如果不是“制度安排”,还有什么力量能够有这么强大?

  我们无法容忍“老警察”用人民赋予他们的权力来蹂躏人民,我们应当从深入检讨和完善我们的社会制度开始。否则,一个又一个原本良善的“新警察”就难免会逐渐蜕变成痞气至深的“老警察”!

  “新警察、老警察”的身影不仅在公检法机关存在,在企业和公司也好象存在。小王到公司两年了。两年中,无论头绪多么繁杂,无论周末还是晚上,只要安排给他的工作,他总是二话不说就动手,克服重重困难,熬庚守夜也要自觉地把它完成。作为一个老员工,还有着大学毕业时意气风发的干劲,这不就是国有企业中保持良好作风的“新警察”吗?相反,部分新员工,进公司才三五个月,掌握了少许技能就开始“耍大牌”,迟到早退不请假,无论有多少工作没有完成都要求准时下班,周末就把呼机手机全关掉,公司如有紧急事情而想方设法和他取得联系,他就脸色铁青,不满之情尽写脸上,认为“周末就应该是私人时间”、“下班后再谈工作就是不尊重人权”……这不正是逐渐丧失追求、随波逐流和麻木不仁的“老警察”吗?

  还有几天,全国600 多万中学生即将参加高考,他们在几年后就会成为我们国家各种组织中的“新警察”。和中学生的“高考”相比,从去年底至今已折腾半年多时间的“SARS疫情”何尝不是对世界各国政府的一次“高考”?这张考卷中,不仅考核了我国过去和现在的公共卫生管理制度,也考核了我国自改革开放以来二十多年的经济建设成就、人事制度、自然科学研究制度、新闻管制制度等等。随着SARS疫情的逐渐缓和,其中哪些“科目”经得住考核,哪些“科目”是“豆腐渣工程”,想必局内人或局外人都能一目了然。中国最先收到“SARS疫情”考卷,但越南、新加坡却最先顺利交卷;我们在关键试题中把“冠状体病毒”答成“衣原体病毒”;我们的新闻媒体面对“真相”遮遮掩掩,不敢讲真话,丧失了新闻媒体“客观、真实、及时”的生命线,没有把在广东已经很明显的SARS疫情及时向全国发出警告,导致本来可以在少数区域就能得到有效控制的疫情扩散到了全国许多省市,我们本来也可以象美国一样把病毒感染者控制在几十个人的范围内……

  如果我们国家的第四代领导能从这次SARS疫情中全面总结,不回避一系列关键性制度的改革,大刀阔斧地革除社会各方面的“老警察”作风,开创我们国家阔步前进、全面发展的新局面……那么,在本次疫情中被隔离的几十万人就可以得到慰藉了,在本次疫情中枉逝的三百多名无辜生命也可以得到安息了!

  社会各个层面的“新警察”和“老警察”们,要警钟长鸣啊!

  作者电子邮件:freshchina@sina.com

  作者:李政勇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社会透视 » 新警察和老警察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李政勇 说:,

    2008年08月05日 星期二 @ 15:05:54

    1

    尊敬的china-week:

    我是《新警察老警察》一文的作者李政勇,感谢您们5年前登载了我的那篇杂文,今天看到该文在在贵网有2600多个浏览数,同时还有许多网站转载了这篇文章,我很开心。

    近年来,工作之余,偶尔也写些心得、感想和评论,期望发给贵网甄选。但不知怎么联系?

    祝福顺利!

    李政勇
    117879036@qq.com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