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金博:请给农民以动物的权利!

             被收容者景晓智之死

  给农民以平等的国民待遇,让农民过上现代生活,这个主张正在成为时尚。倡导者之善意,令人感动。但是我要说,这个主张太奢侈了一些,离中国现实太远了一些。当务之急不是给农民以平等的国民待遇,不是让农民过上现代生活,不是让农民活得更自由,更有尊严,而是怎样保障农民最起码的生存权。

  据西安经济新报报道: 2001 年9 月19日,景晓智就和同村的刘晓玲押着装有10吨苹果的大货车赶往广东。9 月22日,他们顺利抵达广东。次日,他们就将苹果顺利出售。为了让家里人放心,景晓智就将卖苹果的30000 元钱寄往白水家中,并告知父亲他马上回家。2001年9 月25日早上7 点,景晓智突然接到在广东开果行的老乡李振雄电话,称我的儿子走失了。

  10月13日下午3 点,他父亲收到广东白云精神康复医院的电报称景晓智因病已于12日死亡,遗体保留7 天,过时火化,要求接电后速与医院联系。

  2001年11月5 日,中山医科大学做出了鉴定结果。记者在中山医科大学法医鉴定中心检验鉴定书中看到:尸表损伤8 处之多,其中最重的是左面部裂伤,大小为6cm ×1.5cm ×0.5cm 。尸体检查发现景晓智头面部及全身各部位有不同程度的软组织损伤,但未检见致死性机械性损伤,但表明景晓智生前身体曾受机械性暴力作用,尸检发现景晓智极度消瘦,舟状腹、皮下及大网膜脂肪缺乏,胃肠空虚,胆囊充盈,表明死者处于饥饿状态;由于能量缺乏,身体代谢发生严重障碍,同时软组织损伤加重身体器官的负担,引起各器官功能衰竭致死。最终结论为:景晓智因饥饿致死。2002年4 月24日,景晓智的妻子侯亚娣,父母景百胜、杜当叶儿女景笑笑、景超笑、景豪聪,六告将广州白云精神康复医院告上法庭。

  2003年4 月24日,白云区人民法院的判决下来了,这个日子也是他们立案的整整一年。而法院在审理该案时认为,2001年9 月25日凌晨6 时,广州市公安局越秀区分局广卫街派出所接广州市人民政府报案,将到广州市人民政府闹事的景晓智带回广卫街派出所,经广州市精神病医院治疗,广州市精神病医院作出对景晓智暂收容治疗,好转后遣送的处理意见,广州市慢性病防治办公室作出景晓智暂送被告医院诊治的审批意见,广州市公安局越秀区分局广卫街派出所当天12时将景晓智送到被告医院收容治疗。……被告医院方没有采取葡萄糖输液等正确的医疗措施,放任无行为能力的景晓智继续处于威胁生命的极度饥饿状态,身体代谢发生严重障碍,导致景晓智最后因饥饿死亡。同时医院没有将景晓智及时隔离,致景晓智继续多次被同房病人打伤,加速死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条规定,一审判决广州白云精神康复医院赔偿侯亚娣等6人被抚养生活费、交通费等费用103809.60 元。

  由于平时景在家中开过出租车,买有拖拉机、收割机、种植果园,使得家中光景一度很殷实。但在景晓智死亡后,这一切已不存在。

  读到这里,我没有泪,没有愤怒,因为我清楚地知道,收容单位把人活活饿死事件固然是对人类尊严的蔑视和挑衅,但究其实,在行政强权跟资本强权结成可耻同盟的某些地区,它不过是冰山一角。这种悲惨事件我们过去无力阻止,现在同样无力阻止。既然没有能力给农民兄弟以人的待遇,那么我们退而求其次,我们姑且接受现实,只求那些地区的强横者,给农民兄弟以动物的待遇好不好?

  目前,包括一些非洲国家在内的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都出台了反虐待动物法案,我国的香港、台湾也有此类法案。《香港防止残酷对待动物条例》第一条规定:任何人运送任何动物,如果疏于对该动物提供充足的食物和清水;如果所采用的方式和器具令该动物承受不必要或原可避免的痛苦;如果在任何动物因疾病、衰弱、受伤、疼痛或其他原因而不适宜被使用于某种工作或劳动时,仍将其如此使用;如果蓄养动物的方式可能导致该动物受到不必要或原可避免的痛苦;有其中任何一种情形者,都将被定为有罪,而遭罚款和监禁。英国人更明确宣布动物拥有五大权利:足够食物和饮水而免受饥渴的权利;足够活动空间而免受不适的权利;及时医疗而免受伤害和疾病痛苦的权利;寻找伴侣和自由表达天性的权利;不受惊吓而免受恐惧和焦虑的权利。广州的强横者倘能将这样的待遇施之于我们的民工同胞,类似将人活活饿死的惨剧难道是可能发生的吗?

  长期以来国人被一种似是而非的陈词滥调所迷惑:只有经济发展了,才能实行民主法治。这种生硬套用“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公式的政治逻辑,看似“毫无破绽”,实则“谬误百出”。景晓智不是被饿死在经济贫困地区,而是被饿死在经济发达地区。无论从历史还是现实来看,经济发达并不能自动带来自由民主和法治。“康乾盛世”时的中国,GDP 雄居世界第一,名符其实地堪称全球头号经济强国,但在那片广袤的土地上,既没有丝毫的自由空气供国人呼吸,也没有任何民主法治的蛛丝马迹彰显神州。改革开放以来,广东等沿海地区,经济快速发展了,GDP 数字迅猛增长了,在一片“赞誉”声中,就要“率先基本实现现代化”了。但在这块中国经济最发达的土地上,人们看不到任何启迪国人政治智慧的自由民主和法治的伟大创举,政治文明的曙光并没有像经济增长那样放射出耀眼的光芒。

  十六大报告提醒我们要追求物质、政治、精神和生态文明的共同发展。衡量一个社会是否政治文明、是否精神文明、是否生态文明,主要的标尺,当然是这个社会的人权状况。而在笔者看来,人权首先表现为弱者的权利。弱者完全裸露在强横者的锋矢之下,最易受到伤害,他们的生存状况,因此很大程度上不可能取决于他们自身,而端赖社会的态度和行为,端赖社会的文明水准。我们企望其形成一个善待弱者、的完整的社会救助体系,实在是陈义过高。歧视弱者,役使弱者,将是我们社会中长期存在的现象。我们没有能力在我们的手中消除这种罪恶,因此惟求将这种罪恶限制在最底限度以内,惟求强横者不要以为怎么役使弱者,怎么虐待弱者都可以,而企望强横者稍存慈悲之念,满足弱者在生命的各个阶段的起码需求,尽可能地减少他们的悲伤和痛苦。

  对于一审的判决结果,景晓智父亲景百胜老人告诉记者,他已经很满足了,因为总算给死去的儿子找到了一丝安慰。他说他再也没有精力打官司了,从资金上,时间上再也耗不起了。他仅是的希望该医院的吸取教训,做到医院应尽的职责。“由于陕西农民在广州打官司,告一个精神病院难度已很大了,如果再将做为收容部门的公安机关告上法庭,其难度就可想而知了。”同样,由于原告方的精力、财力极度透支,也使他们放弃了上诉权。到目前为止,有关部门未追究医护人员的刑事责任。

  对照景晓智的死,没有人敢百分百保证我们中的某一人将不会成为下一个。我们每一个人都是脆弱的,但是我们仍然可以做很多努力去改善我们所处的社会生态。如果越来越多的人有勇气对不幸给予关注,对暴行进行谴责,对谎言进行揭露,我们就会看到变化发生。权利不是被赏赐的,而是争取得来的。文明尚未成功,野蛮如影随形,半个多世纪前罗斯福先生倡导的免于恐惧的自由,不过是长夜钟声;我们正在怔忪之中,离醒来还早呢。

  作者 河北省滦南县检察院 牛金博

  网址 http://njbaa.y365.com

  电子信箱 njbaa@yahoo.com.cn

  作者:牛金博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请给农民以动物的权利!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yghxx 说:,

    2008年09月06日 星期六 @ 13:00:08

    1

    我谴责!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