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盾:有感于“内部处理”的终结

  98年的时候,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因涉嫌在其“性丑闻”中撒谎被美国公众认为有“不诚实”行为,出庭接受大陪审团的调查。就在这当口,我陪同一个美国商务考察团在广西考察项目。当地政府非常热情,还特意安排了一次由自治区副主席出席的宴请。席间双方除了相互交流有关项目情况外,宾主间还“友好”地对一些其他话题进行了交流。

  席间自治区的那位副主席对作为美国总统的克林顿,竟然因“作风问题”要接受美国司法部门的调查很是不能“理解”,通过翻译问了许多问题。可能是因为副主席“过分关注”,也引起了外方人员对我们国家处理和解决类似问题的“兴趣”。

  当翻译刚刚将外方的意思译出来,那位副主席几乎是不假思索说道:“我们一般就内部处理了”。在场的国人都笑了,也许是这笑声提醒了那位副主席,他连忙告诉翻译:反正这些意思老外也听不明白,就不要翻译了。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许久,但我依然记得那句著名的“内部处理”。

  几十年的“闭门政策”与计划经济,培育出我们各级领导干部传统的“思维模式”。每当遇到重大问题,总是自觉不自觉地先“内部消化”或者“内部处理”,再告之公众或者根本就不告之公众。那些早都习以为常的所谓“组织原则”历来都是:“先党内、后党外,先干部、后群众”,“内紧外松”以及文件发至县处级等等。就连曾经代表我国政府进行了十多年WTO 谈判的前对外经济贸易部副部长的龙永图先生,近日做客《对话》节目,在谈到政府处理和应对SARS疫情初期,坦成承认“政府长期对处理一些突发事件的时候,有一种官场的做法,就是所谓内紧外松,内部处理”。

  久而久之,在这种“公共问题内部化”、“长官意志化”的传统思维定势作用下,那些“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公仆们”会自觉不自觉地会将政府与公众隔离开来、对立起来。而问题是,面对着瞬息万变和未知复杂的社会,我们的政府和官员的理性思维永远是相对和有限的,完全没有必要“把所有问题都自己扛”。

  从某种意义上讲,我们还真得要感谢这次SARS的流行。因为,正是由于SARS病毒来势凶猛,且危及到我们每一个人的生命,才彻底打破和改变了几乎是我们上上下下都习以为常的、传统的“内部处理”的办法。而是通过公众媒体分布消息、公布疫情,相关职能和专业部门分工协作,才取得了这场“万众一心、众志成城”的抗击“非典”战役的初步胜利。

  其实,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和灾难,没有谁责怪过政府;但公众永远有权要求实时、真实、透明地了解“非典”疫情和政府为此所做的工作。这一点就像《南风窗》上一篇题为“非典风雨洗涤政府思维”文章(2003年5 期)所说的那样:在更深广的层面上,“非典”风雨中政府行为的调整,可能标志着一个“公共管理”时代的来临……

  对于像SARS这样一种重要的公共卫生危机的情况下,公众有知情权,必须在第一时间让每一个人能够在同样的时间知道整个疫情的变化。这种管理的“透明化”问题不仅仅涉及到公共卫生领域,也可以涉及到经济政策或法规领域。与“非典”的斗争需要这样,大凡涉及公众利益的其他问题,为什么就不能也是如此呢?!

  感谢SARS,也许“非典”能够公共卫生让我们的政府从此告别“内部处理”……

  作者:李盾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杂感随谈 » 有感于“内部处理”的终结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