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铮:中国如何躲过人口老化这一劫?

  我国经济在未来20年内只要不出大的乱子都会持续增长,问题只是快慢大小而已。这一点的基本决定因素是我国未来二十年内的人口结构。我国现在正躺在计划生育所带来的人口年轻化的大床上。很多人为我国的经济持续增长洋洋得意,好像这将永远继续下去。但我国现在即使有最优良的经济表现也不应使我们忘乎所以,因为我国此时杰出的经济表现的根本在于计划生育造成的短暂的良好人口结构。20年后我国就将遇上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人口老化问题。人类历史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有中国将面临的发展状态和人口老化状态——中国有如此大的人口基数,又曾经实施激进的生育控制,在未来的几十年内中国又处于急剧变革上升期,人们的生活方式将大大改善,人们的生活预期也将普遍提高。人口老化问题将在我国经济爬坡爬到一定高度时才渐渐呈强,其连锁负面反应对我国整个社会经济发展的拖拽作用难以预测。如果说我国经济发展在九十年代以及未来约二十年间总能逢凶化吉,一往直前,到2023年(63年出生的满60岁),我国的发展则有可能四面遇敌,左支右绌,捉襟见肘。我国经济到2030左右可能会因人口老化而停滞乃至倒退,各种社会问题会因此相继爆发,我国的危机承受力可能达到极限,整个社会可能全面崩溃。人口老化将是中国未来发展的最大陷阱。它给我国社会经济发展带来的问题的严重程度只可用“劫难”来形容。

  我们且取63年至74年12年间的人口为一断层。在此12年间,我国人口出生为一高峰期,共出生三亿。平均每年两千五百万(参见91年后至今出版的任一中国统计年鉴)。出生最多的是63年和69年,都超过两千七百余万。当这三亿人到了生育年龄,即从87年开始,我国每年出生的人口又有所增加,但也都在两千四百五十万以下;每年比其父母辈少两百余万。等这三亿人进入六十岁(当然,一部分人活不到60岁),即从2023年开始,我国的人口老化问题就会突显出来。

  看看联合国人口署关于中国人口的预测,我们就知道中国人口结构在1995年到2010年是多么完美,而2025年到2050年是多恶劣。1995到2010有近一半的人口(百分之四十八强)在此期间处于人生创造的高峰期。我国实行的计划生育使这一期间的整个社会抚养负担较轻,而又由于这批人(60年出生到90年出生,在2010年为20-50岁)大半是猛生的一代,其赡养负担也相对较轻。这种良好势头将保持到2022年(如果退休年龄定在60岁)。未来50年中国人口结构的基本趋势是:20-49岁间的人口(即处在“免费使用期”和高效创造期的人口)从95年的48.5%,下降到2010年的48.2%,再降到2025的40.2%,到2050年的35.7%;与此同时,50岁以上(进入高保健,低创造或无创造力期)从95年的17.0%升到2010的24.1%,再猛升到到2025年的35.3%,继续升到2050年代的42.5%。虽然各个年份人口结构略有波动,但此表抓住了我国人口结构发展的总体趋势。另外此表以50岁为限也颇为合适,因为大多数中国人过了50岁就过了创造力的高峰期;即使还能继续工作,但其创造力,进取心均趋弱,保健费用也将急剧升高。

Age   1950  1995  2010  2025  2050

0-4   13.7% 8.5%  6.7%  5.8%  5.3%

5-19  29.6% 26.1% 21.0% 18.7% 16.5%

20-49 41.0% 48.5% 48.2% 40.2% 35.7%

50+   15.6% 17.0% 24.1% 35.3% 42.5%

  (此表根据 United Nations Population Division(to be published):World Population Prospects.The 1998 Edition.New York(Data on CD-ROM)之中国人口预测表演化而来(人口数换算成百分比)。数据涵括中国大陆及香港。原表可从网上获得:http://www.iiasa.ac.at/Research/LUC/ChinaFood/data/pop/pop_7。htm)

  未来五十年中国将成为经济超强,有许多问题不知何时冒出——如战争、流行性疾病、天灾人祸;但有一个肯定要按时出现的就是人口老化。人口老化可能使中国在二十一世纪成为经济超级大国的预言成为笑谈。人口老化对社会的进步发展的制约作用繁杂多重,明显的有:

  1.劳动力萎缩

  现在我国经济发展充满活力,我国正在成为世界工厂,重要原因就是我国有世界上最丰富的劳动力——不仅有低级的劳动力还有相当高级的劳动力。充足多元的劳动力使我国今后至少15年内在世界劳动力市场上无人能敌。但今日过剩的年富力强的劳动力,配以极端的生育政策,就意味着在二十年后我国会有过多的丧失工作能力的老人——体力劳动者到了老时没有或基本丧失劳动能力;脑力劳动者也多半因知识老化赶不上技术更新步伐而丧失劳动力。中国未来还会有庞大的人口,但具有劳动创造能力的人会相对减少从而导致劳动力相对萎缩。劳动力萎缩则会导致劳动力价值增高,生产成本增高,进而导致我国国际竞争力严重削弱。

  2.社会负担加重

  人口老化会使我国社会赡养负担超前繁重。老来百病生;人一生中百分之九十的生病期将在人生的最后十年。而老人到了一定时期就只消费不再生产——即使是我们让60岁以上的人继续工作,这些人的维护费用和使用成本也都很高。在2030年后,我国人民的总体生活水平将达到较高水平。这也意味着生活成本的提高及医疗成本的提高——当人们生活水平低下时,很多病根本不寻医。如现在农村大多数地区农民,得病就等死,很少求医。但当人们生活水平到一定程度,人们将更加珍视生命,社会财富的很大一部分,国家人力资本的很大部分将不得不用于这种纯消费性的服务上。赡养超比例的老人并为之支付医疗费用将成为巨大的社会负担。这将大大削弱整个国家国民对生产创造的投资。

  3.消费不足,打断经济运转链条

  人口老化即意味着未来整个社会的消费将减弱。一个社会有太多的老人必将使无数产品失去市场,从而威胁到我国无数厂家的生产销售循环,打断生产循环链条。总的说来,老人对自己未来创造回报期望减少,其消费趋于消极。旧鞋子没有穿破以前不会买新鞋子,该更新换代的电视机老人也敝帚自珍,舍不得换;新开发的产品更别指望老人掏腰包。而20年后中国的整个工业创造能力将会大大增强,中国产品将使世界相关产品市场饱和。我国大部分工业产品最大的市场还应在国内。有时失去一点点市场份额就会导致许多生产者无以为继;而中国的生产者的国际竞争力将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国内市场的规模效益。当整个国家有十分之三甚至更多的人突然不再购买曾经购买的某些产品时,许多产品的市场规模将大大缩小,从而导致许多生产厂家的生产利润大大削弱甚至完全失去。经济危机、社会危机就会出现。

  4.整个社会进取心减弱,趋于保守

  老人多不可避免地趋于保守。一个社会有过多的老人对社会的变革极为不利。世界形势变化万端,任何社会都必须不断调整变化以适应新形势。如到2030年时,为了维持社会的发展,正如现在提倡“年轻化”一样,届时不得不提倡“老龄化”——即留任许多老人。而社会上有了太多的掌握一定财富甚至权力的老人,社会各个层面将会做出许多不利于变革,不利于提高我们国际竞争力的决定,从而严重削弱我国的国际竞争力。

  因为我国国情复杂,人口众多,社会发展状态特殊,人口老化所带来的许多问题现在都无从预料。但人口结构优良不一定会带来经济高速增长,人口老化也不一定绝对破坏我国的社会发展进程。一切都在于我们准备得是否充分。“预则立,不预则废”,如果我们现在就尽心准备,则可有备而无患。

  为应对人口老化,我们现在即必须做的:

  1.“超前”发展各级各类教育

  超前的教育投资会使我国顺利躲过人口老化这一劫。我国必须从现在开始,激进地推进各级各类教育发展。各级学校要往极限扩张——普及12制义务教育;让大半适龄青年能上大学等等。在2025年以后,我们不得不推迟退休年龄以补劳动力之不足。但老年体力劳动者的工作能力极为有限,只有具有知识与技术的老人才有较强的工作能力。而让未来的老人具有知识与技术则只能从现在的教育着手并在未来积极推进终身教育。

  现在大学扩张招来很多非议。但要知道,我国激进推进高等教育发展不仅是为了当前就业市场的需要,也是为了推迟大批年满18岁的青年拥入社会从而减轻低级劳动力的过剩状况,更重要的是为了“蓄人”——即使大量大学毕业生因种种原因在毕业后数年都找不到合适工作,我们还是必须坚持大学迅猛扩张。在全球一体化的今天,我们不再只根据我国的需要来培养人才,而是根据世界经济发展的预期需要来培养人才。我国人民要跻身世界工作市场去争取工作机会。在未来,世界上教育不足者,不论是生在纽约近郊还是中国山村,都将没有什么选择工作机会的权利。在曾经阔气或者正在阔气的国家没有多少知识技能的还可能享有一点地域优势及富国余荫,像中国这样未曾阔气的国家的人民只有靠硬本事真知识才能挣得饭碗。另外,诸如博士、硕士、大学生、高级技工的生产制造过程太长,生产程序复杂,而且生产人才的工厂——大学——的成长发展需要几十年的时间。我国的教育机构,尤其是高等教育还很落后。要世界一流的科技,必须有世界一流的人才;要世界一流的人才,必须有世界一流的大学。我们必须让大量的社会财富流入大学,刺激大学这一人才制造工厂的发展。我们不能等社会有了人才需要才去培养人才,而是培养人才去从世界工作市场上夺取工作机会。我们更不能坐待文盲半文盲去创造吸收大学生就业的工作机会,而是要让更多受过良好教育的人去给自己创造工作机会,去从别国抢来工作机会,去给受过初级教育者创造工作机会。我国各级各类教育机构要不断改进教学内容、教学手段、专业设置,从而提高各级各类学校毕业生的国际竞争力。

  一国经济总量是一国国民知识技能有效使用的结果。我国只有通过“超前”的教育,使少生的一代具有比其父母辈数倍的知识与技能,我国人口老化的严重问题才能被顺利化解。

  2.开展全民体育健身运动;建立全民覆盖的医疗保健制度

  政府应加强保健、体育锻炼的公共教育,激励公民从事各种健身运动,倡导健康积极的生活方式,推广良好的饮食习惯,改善人民生活的自然环境及居住、饮食条件,建立覆盖全民的医疗保障体系,力求保护人民健康,延长人民预期寿命,使更多的人到老来尽可能地少消费社会财富——不用住院就医或者少就医,甚至能创造财富。

  3.在未来20年抢时间实施社会改革

  老人往往趋于保守。中国未来二十年内整个社会都很年轻——年轻人占据社会大部分岗位。这一期间将是我国改革的黄金时期。我国必须抓紧时间,趁社会年轻化程度比较高,整个社会有改革精神时,完成中华民族繁荣昌盛关键性的政治经济等各方面大的改革。

  4.超前建设

  仅就人口结构而言,未来大约二十年将是我国基础建设发展的最佳时期。但当社会进入老化期,整个社会的进取心与创造能力都会趋弱,社会财富剩余(资本)也会减少。这将无形中负面影响社会建设的各个方面。为此,我们要把未来一个世纪内许多需要大的人力及资金投入的基本设施尽早建立起来。如高速公路铁路网,大的水利工程,全民全国覆盖的学校、图书馆、医院等等;所有建设都力求超前,使之在未来50年甚至更久都不必重建甚至不必改建。

  5.适当放松生育限制。

  我国可对某一年龄阶段的人适当放松生育限制以短时打破人口结构不佳状况。如对76-85年出生的一代人(不到两亿)适当放松生育限制,即从现在(2003年)开始到2012年左右(这批人处于生育高峰期〔22-30岁〕),准许一对夫妇生育两个。因为这“超生”的一代在2050年我国人口老化最严重时期将处于创造力高峰。

  6.政府内外债务要尽可能在2030年前还清;台湾问题要力求在20年内得到某种方式的解决等等。

  到人口老化确实严重时可做的至少有两点:

  1.引进急需的人才

  不管未来20年内我国的教育怎样“超前”发展,我国仍将缺乏许多高级人才。二十年后,如果中国的GDP在现有基础上再翻两番,中国对许多国家高级人才将有相当的吸引力。中国也可效法美国到世界各地网罗人才,给其永久居民及公民待遇,以补人才之不足。

  2.推迟退休年龄

  到2030年,我国人民的平均预期寿命会相对延长,大概可达74岁左右。法定退休年龄可相应推迟,以延长人们生产创造时间。但这一点必须与教育发展相配合。

  人口老化将是我国社会发展所必经的一劫。如躺在短期的良好人口结构的大床上酣睡,不及时防备人口老化,则等于卧待大难临头——我国经济将会到达一定高度后停滞乃至崩塌,后果不堪设想。为躲过人口老化这一劫,我国现在必须勤俭持家,未雨绸缪,尽一切努力投资教育及基础建设,大力推进改革。如果从现在即开始着手准备全面应对,我们可能躲过这一劫。躲过这一劫,我国才可能成为世界经济超强。

  作者:蔡铮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国观察 » 中国如何躲过人口老化这一劫?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