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盾:不要让“闲人执法”玷污了法律……

  6月20日,国务院总理溫家寶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令(第381号)。经2003年6月18日国务院第12次常务会议审议,通过了《城市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管理办法》。该《管理办法》的第十八条中规定:本办法自2003年8月1日起施行,1982年5月12日国务院发布的《城市流浪乞讨人员收容遣送办法》同时废止。

  此时此刻让我最先想到的就是孙志刚,一名在广州“打工”的普通大学生。三个月前的一天晚上,就是因为缺少一张“暂住证”的他被广州警方以1982年5月12日国务院发布的《城市流浪乞讨人员收容遣送办法》收容;三天后含冤死在了广州收容人员救治站里。而孙志刚绝对不是就这样冤死在收容遣送站里的第一人。

  1999年10月4日夜里,长期在广州从事装修工作的广西青年农民张森,在路经广州市白云区松州街地段时,因没有随身携带暂住证而被该街道派出所警察带回所里留置,半个月后,这位健壮青年离奇死亡;2001年6月19日晚,在沈阳开小饭店的抚顺市农民朴永根,因没办暂住证被沈河区团结路派出所民警带回所里留置。随后,朴永根在收容遣送站里遭到7名暴徒数次殴打,经抢救无效死亡……

  当孙志刚们用性命换来《城市流浪乞讨人员收容遣送办法》的终结,迎来《城市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管理办法》到来的时刻,我们的心情并没有因此而轻松和喜悦起来。

  “階級斗争”虽早已离我们而去,但在部分公安人员眼中把人看作像“疑犯”的“职业病”依然普遍;打“犯人”就是打“坏人”观念和意识仍然存在。知法、遵法、守法这些“名词”似乎与“执法者”无关,这才使得像孙志刚这样的悲剧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但愿随着《城市流浪乞讨人员收容遣送办法》的废止,孙志刚能够成为因此而丧命的最后一人?!

  话说到这里,我还想罗嗦几句。从孙志刚等人的悲剧中,我们不难发现一个雇佣“闲人执法”的问题。现在各机关部门都实行了“精简”,因此难免在一些执法活动中聘请了一些“临时人员”来配合工作。按说在这些“委托执法”活动中,对委托执法人员的综合素质和法律意识都要有一个比较高的要求;但在现实生活中的情况却恰恰相反,这就有了诸如此类的“执法者犯法”的事件发生,“处女卖淫案”、“夫妻看黄碟”等违法侵犯人权的事件连连出现……

  现在的行政法规也比较多,“大盖帽”也比较杂,许多“杂牌军”在执法中态度粗暴,执法像专政。按说专政是针对少数违法犯罪分子,是保护老百姓的;可是在具体的执法过程中,老百姓对受到保护的感觉不强烈,反倒是常常感到有被专政的味道。慢慢地,老百姓对执法人员“先入为主”地产生了抵触情绪,见了这些执法的“杂牌军”不是“躲”就是“逃”,甚至由此产生了一些“智慧”的应对办法。

  雇“闲人执法”的问题,往小处说是用人不当,可往大处说就是“公共权利的随意转让”,最终丧失的还是法律的神圣感。对于那些具体的“闲人”,老百姓可以骂几句;可对于雇佣“闲人”来执法的单位和个人,我们又该怎么“骂”和“骂”些什么呢?!

  再好的法律法规也要靠人来执行,执法者出了错,不仅降低执法人员的威信,没准还会把法律给“贴赔”进去。

  法律的公正与神圣,不仅要靠公民自觉遵守来维护,更要靠执法者的公正文明的行为来体现。愿知法、遵法、守法能够成为每一个公民的行为准则……

  2003、6、24

  作者:李盾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法律纵横 » 不要让“闲人执法”玷污了法律……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