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达功:宗教越来越成为人类的最大祸害

  宗教是人类社会的必然产物,它在人类文明发展中既然是必然的,那就一定有它的必然意义;但同时我要指出的是,宗教是一个人类历史阶段性产物。随着科学发展,随着人们对宇宙宏观世界和微观世界的更深刻认识,随着人类社会观念价值的趋于同一和统一,人们必将认识到宗教给这一切带来的阻力和破坏。

  宗教的排他性是宗教存在的意义所在,不同宗教之间不仅表现在宗教认识论上的激烈对抗,在实践中,宗教冲突不仅表现为世俗伦理道德之间的差异,更表现为不同宗教信仰者之间的暴力冲突,而这种冲突越来越成为世界不安的主要因素。如果宗教思想支配人的精神境界,宗教对抗就必然形成暴力对抗。宗教的宽容、包容、忍让、博爱、赎罪、苦行等品质,在宗教的排他性引发的激烈对抗冲突面前,变得毫无力量可言。

  世界一体化运动是一个人类社会整体的不可抗拒的运动。这也许是两次世界大战叫人类清醒起来,那就是为了避免大规模的毁灭性战争,世界必须在同一的价值观下建立统一的秩序,其中就包括联合国的建立,世界经济贸易一体化,国际货币金融体制一体化,资源利用和保护的共同准则以及公认的人权标准,以此钳制——国家间、不同利益集团之间、不同文化宗教之间、不同民族肤色之间——为自己利益所发生的冲突行为。联合国的成立,标志着世界一体化是不同国家愿意走在一起的象征。半个多世纪以来的实践,证明联合国在解决国际矛盾和冲突方面发挥着积极的不可替代的作用。经济贸易的世界一体化,民主自由和人权价值观,必然要驱使人类哲学观念的一体化与之相适应。科学的发现,尤其对宇宙的探索和研究,对生命的起源和发展的研究,对微观粒子性质和运动的研究,也为统一的世界观提供不可抗拒的科学的客观根据。

  在许多物理科学家和研究者看来,宇宙系统是一个简单系统。牛顿力学、达尔文进化论、爱因斯坦相对论、宇宙大爆炸理论,量子力学理论,夸克对宇宙的支配,基因密码的破译,以及时间箭头方向属性等等,那些公式、符号、定理等等,科学展现在我们面前的是简单的宇宙。但是地球的生物系统是一个复杂系统,人类社会同样是地球复杂的系统。生命的产生和发展,建立了自己的一套复杂适应系统,以百万年计生物新类别产生、旧生物消失,都是在展示复杂系统的进程。形成的人类社会复杂系统与生物复杂系统都是宇宙简单系统转换,都可以追溯到简单性。人的能动性和其他生物的能动性都表现在对变化中的环境进行适应,但是人的创造性能力却是其他生物不能比拟的,人不仅可以适应复杂系统的变化,而且可以创造自己社会的更复杂的系统——精神思维系统。于是,人类社会有语言、文学、宗教、哲学、艺术和科学等,有联合国,有人权组织,有北约、欧盟,有WTO 等,有家庭、爱情、民族、种族等观念,这些都是人类社会出现的最复杂系统。

  复杂系统继续产生复杂系统,那是一个无止境的过程。宗教就是一个复杂系统,宗教的产生必然引起宗教的再产生。中国的鍅耣功宗教的出现和世界上新兴宗教的不断产生,都说明人类认识观念复杂性系统的发展演化。就像地球上生物系统演化变异发展一样,宗教的演变是不可避免的。构成地球世界五彩缤纷的景色,是不规则发展系统的必然结果。量子力学和混沌学都解释这一现象。我们的宗教,我们的社会都不自觉地接受宇宙基本粒子的支配,试图解决和改善社会发展中的问题,暂时退出复杂系统的迷茫,从简单系统出发观察人类社会,或许对解决问题是有益的。

  人权理论虽然早就产生于法国等西方国家,但现在越来越成为人类共同的精神财富,越来越被世界各国所接受,越来越成为人类社会的共同价值准则。尊重人权的国家一定是民主国家,民主制度也是世界发展的必然,人权的普遍适用性质已经被越来越多的国家承认,被世界人民所接受。911事件后,人们开始真正关心宗教对人类社会的巨大影响,研究解决宗教文化冲突。美国极其盟国对阿富汗塔利班和拉登设在阿富汗的盖达基地进行了毁灭性打击,虽然恐怖主义在阿富汗穷途末路,但并非意味着国际恐怖主义就此销声匿迹。美国还准备对索马里进行袭击,因为那里有拉登盖达组织在非洲的基地;正积极策划推翻伊拉克萨达姆政权,因为那是一个邪恶国家,对美国具有战略上的威胁。与此同时,阿富汗的战争还没有结束时,南亚的两个大国——印度和巴基斯坦又发生激烈的边界武装冲突,起因是恐怖主义分子对印度国会的武装恐怖袭击。印度认定袭击是巴基斯坦境内的两个伊斯兰恐怖主义组织,要求巴基斯坦当局逮捕他们,并引渡到印度审判。而巴基斯坦方面要求印度提供证据,印度方面拒绝提供。于是双方调动军队在边境部署,边境线上枪林弹雨,炮声隆隆,大战一触即发,双方都威胁对方不惜使用核武器。印巴冲突表面上看是克什米尔领土争端,事实上是历史形成的宗教仇恨。

  让我们沮丧的是,以色列与巴勒斯坦的暴力冲突愈演愈烈,看不到和平的曙光。这种冲突,牵引着整个伊斯兰世界。几乎所有的伊斯兰教国家都站在巴勒斯坦一边,如果说这里面没有宗教仇视的因素,那一定是自欺欺人。美国站在以色列一边,意味着与整个伊斯兰世界对立,伊斯兰世界的反美情绪与以巴冲突紧密相连。拉登反美的主要原因是巴勒斯坦,伊拉克反美也以美国支持以色列为由,伊朗反美也是直接将美国支持以色列作为圣战根据。从一定意义上说,以巴问题不解决,伊斯兰世界与美国的对抗就会成为必然。

  现在世界上发生的冲突实际上是一种宗教文化冲突,但美国和欧洲不愿意承认冲突的宗教性质。恐怖主义活动主要是以宗教活动形式展示出来,而反对恐怖主义的战争实际上也有浓厚的宗教色彩。那么,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反恐怖主义战争就是一场宗教战争,再具体一点,宗教战争的双方就是伊斯兰教世界和基督教世界。

  按照美国极其欧洲盟国的实际认可,恐怖主义就是来源于伊斯兰世界。我们可以看看,911对美国的袭击是拉登盖达伊斯兰教极端组织所为,巴勒斯坦发动的对以色列肉弹恐怖袭击,车臣对俄罗斯远没有完结的恐怖主义袭击,克什米尔恐怖主义组织和巴基斯坦伊斯兰教极端组织发动的对印度的恐怖主义袭击,菲律宾伊斯兰教游击队绑架人质的恐怖主义袭击……,几乎所有的恐怖主义都是伊斯兰宗教圣战。我们再来看反对恐怖主义的一方,几乎是清一色的基督教国家,除了已经西化的土耳其,不过在我看来,土耳其并不是一个稳定的伊斯兰教国家。就像过去的伊朗一样,随时爆发伊斯兰革命。美国虽然将古巴、北韩列入邪恶国家,实际上是掩饰反恐战争的宗教性质。因为事实上,古巴和北韩不可能对美国极其盟国发动恐怖主义战争,对北韩担心的是战略武器。北韩和古巴人不会在全世界去发动人肉炸弹袭击美国的利益,这一点没什么疑问。剩下的邪恶国家伊朗、伊拉克、利比亚都是伊斯兰教国家,如果再扩大一些,阿拉伯世界恐怕都是邪恶世界。从拉登的盖达组织可以知道,恐怖主义分子是来自所有的伊斯兰教国家,甚至还来自中国的新疆。

  我们再来看一下伊斯兰教国家人民的宗教情感。911事件发生以后,虽然所有伊斯兰教国家的政府都谴责这一恐怖主义袭击,但是那里的老百姓却会自发上街为袭击美国欢呼。而在美国,则开始了针对阿拉伯国家的调查,包括美国籍的阿拉伯裔,驱赶怀疑对象。再看看美国人的宗教情感,他们曾经殴打甚至枪杀阿拉伯人,从政府到平民,都对阿拉伯人投以怀疑的眼光。这是什么情感,是一种宗教情感,是宗教敌视。美国91% 的人信仰基督教,有意识无意识流露对异教徒的仇恨。总统布什口无遮拦说反恐怖主义战争是“十字军东征”,命名为“无限正义”,都表明了反恐怖主义战争的宗教性质。

  美国的反恐怖主义战争并没有在伊斯兰教世界引起共鸣,尽管许多伊斯兰教国家政府在原则上支持美国,但在人民中普遍存在的反美情绪,让他们的政府也经常左右为难。美国战机误炸阿富汗平民事件,就激起了来自于宗教的仇恨,甚至有的省长威胁要对美国发动圣战。“圣战”这一词语就是伊斯兰教世界共通的词语,动不动就“圣战”,意味着宗教精神深入伊斯兰教信徒的心中,否则怎么会用恐怖主义自杀形式来反抗呢?

  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运动方兴未艾,他们在伊朗获得成功,在阿尔及利亚曾经获得成功,但是被镇压下去;在阿富汗成功,虽然现在被美国摧毁;在车臣仍在进行。在埃及、沙特等国家,原教旨主义都有群众基础。如果真的通过民主选举,原教旨主义会在许多伊斯兰教国家夺取政权。这是事实,并非耸人听闻。我只能说,恐怖主义竟然有人民支持。

  由此可见,宗教精神的力量是多么强大,信仰的力量是无穷无尽的。

  当两次世界大战结束以后,当前苏联解体冷战结束以后,世界的冲突开始以恐怖主义和反恐怖主义形式表现,这背后不如直接用宗教冲突成为人类冲突的主要原因来解释。但是美国极其欧洲盟国不承认是宗教国家,也不承认反恐怖主义战争是宗教性质的战争。有人说,只要不是政教合一的国家,就不是宗教国家,这是很荒唐的。伊斯兰世界大多数国家不是政教合一的国家,没有掩饰伊斯兰教色彩,是光明正大标明自己是宗教国家;而大多数信奉或主要信奉基督教的国家,国家在名称上没有任何宗教色彩,但实际上所作所为都表现了基督教精神。美国公立学校的《忠诚誓言》中的“一个国家,在上帝之下”,实际上就是赤裸裸的基督教誓言,如果硬将上帝与真主视为一体,那多神论宗教呢,那无神论者呢,他们的位置在哪里?总统宣誓时,总是一手按着《圣经》,为什么不按着《古兰经》或者其他经书?

  基督教国家之所以不以宗教形式表现,原因主要是两点:一是民主自由理念要求放弃宗教信仰的差异,在不同宗教共同认可的民主自由价值观下,大家彼此宽容、认可,或者说就是宗教自由。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就是要将民主自由和人权价值观变成人类共同的价值观,这样才会使不同宗教观之间避免发生激烈对抗;二是基督教国家太强大了,以至不用武力,仅用经济和政治力量就可以影响其他国家,甚至可以操纵其他不同于基督教信仰的国家。强者对于弱者总是以宽容的姿态出现,难道还需要对弱者进行恐怖主义袭击吗?

  宗教的排他性是所有宗教的根本特征之一,尽管许多宗教宣扬具有宽容性质,也只是比较而言,或者还因为有被迫宽容的原因。如果宗教没有排他性,就失去了宗教信仰的实际意义。一个基督徒相信上帝是唯一的真神,那么其他宗教的神必定是伪神,精神上的对立不可能去求大同,存小异,结果会导致暴力冲突。在对待异教徒上,战争和武力征服一直是必要的手段,从历史上旷日持久的“十字军东征”战争到现代的以巴冲突(战争)和印巴冲突(战争),以至到反恐怖主义战争,都表明了宗教的排他性特征。

  避免宗教冲突的理论只能在两者之间选择,要么人类宗教统一,但是还有无神论者存在;要么让人类放弃宗教信仰,成为无神论者,但这也不现实,没有宗教信仰等于没有了精神。这两者都无法选择,那么宗教冲突,包括暴力冲突就不会停止。因此,我认为,宗教作为封闭的宗教或许可以减少冲突,作为开放的宗教必定引起冲突。前者在一定历史阶段对人类社会有进步意义,后者却越来越表现为人类社会的祸害性质。

  2002年7月9日

  E-mail:zhaodg@hotmail.com

  作者:赵达功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宗教越来越成为人类的最大祸害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