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达功:商品价值的幽灵

  七十年代,我在一个城市人民银行工作,当时还没有专业银行,其所行使的职能既有中央银行的性质,又有商业银行性质。当时刚刚开放,我经常负责银行的外币兑换业务,所以经常接触欧美和日本来的游客(决没有投资或商业性质的),对我印象很深的是,有一次,一群日本游客来访,晚饭期间,我与他们在一个餐厅用餐。日本人在酒足饭饱之余,就地唱歌跳舞,那些舞蹈动作纯属于日本民族即兴舞蹈,哇啦哇啦唱的什么我也不懂。但是后来十几个日本人围在一起,很庄严地唱起了我最为熟悉的《国际歌》,那雄壮的《国际歌》声唤起了我无产階級革命激情,那是全世界无产階級的歌曲,是没有国界限制的,只要听到《国际歌》声,那就是我们无产階級的兄弟姐妹!不由得我跟着唱起来。尽管日本语与中国语不同,但那音调没有差别。后来一想,不对呀!那些游客都是有头有面的日本资本家,资本家怎么也唱《国际歌》?第二天,我为另外一批日本游客服务时,私下里与一个日本人交谈,他是一个中学教师,我问他知道不知道《资本论》?他回答说,《资本论》是他们高中的必修课。当时我是迷惑,资本主义国家的人怎么唱《国际歌》?甚至还要学《资本论》?那可是我们无产階級的“专利”啊!

  马克思著名的《资本论》依然是不朽的伟大巨著,他的理论被列宁用于实践,十月革命的隆隆炮声震撼了整个世界,一个多世纪以来,人类社会被共产主义运动搅的“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直到上个世纪末端,共产主义理论由于实践的失败,使得曾经如火如荼的共产主义运动从前苏联和东欧背叛中偃旗息鼓,就是依然存在自称为正统社會主義国家的,如中国、越南、古巴等极少数国家,实际上也已经放弃了共产主义理论和实践,就算最顽固的北朝鲜,面对急剧变化的世界,在目瞪口呆中也显得不知所措,变革也在孕育之中。

  《资本论》中最晦涩难懂的是马克思对商品的描述,而商品理论中的商品价值理论最为使人迷惑。尽管在共产党的政治经济学教科书中对此进行详尽的解说,但商品价值依然迷惑着众多的经济学家和哲学家。如果马克思生活在上个世纪,由于物理学的两个最伟大发现,即爱因斯坦相对论和量子力学,使得人类对宇宙和自然界现象必须重新解释,从而使解释世界的哲学观发生重大变革,在《资本论》的写作上,马克思必定会有更新的理论。时代的局限性,使马克思主义理论同样被限制。我始终相信,哲学依赖于自然科学的发现,尤其是物理学。没有物理学的发展,人类就无法解释世界,人们的世界观就会停留在一个点上。

  如果运用量子力学理论,对商品价值的描述一定会引进不确定理论。

  唯物主义观点让人处于对自然界和物质尤其对必然性的绝对从属地位,人类和人类意识永远被动的观察和理解宇宙。马克思对商品价值的论述观点,确实是辩证唯物主义的认识。为什么不同商品可以交换?为什么会产生一般等价物(货币)?对此,马克思没有被迷惑,他用劳动量来解释商品价值的本源,商品交换的可比性只能是劳动时间,把劳动分为简单劳动和复杂劳动,并使其可以换算,解释了交换价值。对《资本论》的观点,我的理解是,商品首先是劳动产品,并且前提是“物的有用性使物成为使用价值”,当然这只是商品的非本质属性。凝结在商品中的劳动,似乎解释了商品价值,但抽象一定要还原为具体。商品拜物教控制着人们的思想和一切行为,人类的战争与和平、政治与经济、企业与家庭、宗教与信仰等等,都必须在商品价值意义上进行,甚至从另一个角度可以发现,人们在商品价值的幽灵中被驱使和操纵。

  《资本论》对商品的研究是要揭示资本主义的经济规律,从而证明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的历史趋势,为无产階級专政和共产主义社会实现奠定理论基础。无产階級专政和共产主义理论实践的失败,并不能证明《资本论》理论体系的失败。《资本论》对社会经济现象的研究和《资本论》的研究方法,并没有过时。反而我认为,从社会的基本细胞商品的研究没有完结。对于商品价值的幽灵,应该继续捕捉。

  当金融危机展现在我们面前,当格林斯潘漫不经心的一句话使得世界股票市场和货币市场震荡时,当有的股民发现自己成为富翁而欣喜若狂或发现自己突然一贫如洗而垂头丧气时,当琳琅满目的食品和用品积压在仓库或腐烂在田野上时……,这一切依然让人迷惑,依然让人们感受到商品价值象幽灵一样,游荡中嬉戏着世界上所有的人。对商品价值的解释,不能用现成的公式或线形的描述肯定,不确定性才是商品价值的根本属性,就象电子或光子一样,那是一个幽灵,它的运动和位置我们不能同时把握。如果说劳动创造价值,倒不如说劳动只是改变物质形态让人们更容易认识,商品的价值对于所有的人依然是不可捉摸的,象掷骰子一样,你无法事先知道结果是怎样的。也许就是因为商品价值是一个幽灵,才使得共产主义理论实践的失败。因为实践证明,所有的社會主義国家,所实行的计划经济制度、分配制度等,都没有让经济的发展控制在人们预先的设计中,从而导致所有社會主義国家的经济向着相反和崩溃的方向发展,最后由于违反“幽灵”规律,迫使人为建立起来的社会重新回到“幽灵”的怀抱。

  商品价值的抽象解释,不能让人们信服。把握质必须从现象入手,对质的理解必须回到具体的现象中去,在现象中证实,在现象中说明。能够把握质,对于现象一般似乎也可以把握,但是如果质无法把握,现象一样是不可把握的。

  如果说商品价值只有在商品交换中体现其意义,那么凝结在商品中的劳动,也必须同时在交换中才存在意义。假定我的说法是正确的,那么商品的价值不能说仅仅是凝结的无差别的劳动,而同时也是商品运动中的产物。如果通过我们的劳动,生产出一件产品,这件产品中凝结着我们的劳动,从而可以确定这个商品的价值,那是错误的。所以错误是因为虽然我们付出劳动,所创造出的产品是否同样有价值,本来就是不可确定的。尽管是商品社会,尽管我们的生产是为了销售,目的性依然不能说明商品本质属性,尤其是商品的价值属性。那种把商品定义为“用来交换的劳动产品”或“为交换而生产的劳动产品”是不严谨的,价值的存在不是在商品生产时就已经确定的,也不是在商品生产出来后确定,商品的价值只有在生产并且通过市场流通实现,才是完整的商品价值意义。

  商品的价值必须表现在价格上,对于解释商品价值,价格本身没有意义,价格的意义在于商品价值的实现。因为任何商品都有价格,但当商品并没有按照人们的意愿在市场上实现其商品价值时,比如说,这里有西红柿,其价格为一元一公斤,但我们没有将其销售出去,甚至由于腐烂其使用价值丧失时,原来所标示的“一元一公斤”是没有意义的,本来这“一元一公斤”也是西红柿所有人的一种有意识的行为,尽管这种行为是被市场规律确定的。

  商品价值如果可以人为把握,这个世界将会变成另外一种样子,甚至所谓共产主义理想也早就实现了。

  还是让量子论来解释商品价值的幽灵。

  商品价值中的劳动量如果可以确定,尽管是抽象的确定,但你不能同时确定商品价值的实现;如果商品通过交换实现其价值,但商品中所含的劳动量,你不能确定,或者说你无法准确测定商品中的劳动量。商品价值的幽灵,飘荡在劳动和交换之中。确定的意义上讲,我们不能同时把握劳动和交换,二者只能具其一。

  商品的价值还可以解释为,商品的价值不是自然存在的。自然规律或者市场规律,并不能完整解释商品价值,商品价值是人的意识行为,或者最起码不能脱离人的意识存在,就象玻尔认为的,原子的模糊世界只有在受观察时才变成具体的实在,原子就是一个幽灵,只是当你看它时,它才变成物质。商品价值的存在,也同样是人的意识行为,商品的价值在受到人的观察时,才变得有意义。所以,商品的价值是我们观察的结果。

  我是赞同整体论的,我们人的意识和现实物质世界是浑为一体的,整个世界存在于我们的意识之外,同时又存在于我们的意识之中,看起来这是多么矛盾!但是在人与世界同一的整体中,我还是感觉到了协调。在解释商品价值上,还原分析是必要的,但是说明商品价值必须整体观察。

  也许正是商品价值的幽灵意义,亦即其不确定性,才形成五彩缤纷和光怪陆离的人类社会运动。战争、階級、犯罪、宗教、爱情、家庭等等,这人类社会一切的一切运动和存在,如何能与商品价值分离。商品的价值在支配着我们的行为吗?

  (本文只是草稿,许多理论性的观点还要继续深入研究。先发表出去,目的是抛砖引玉。下一次的修改稿,也许要不了多久。)

  2001年2月18日

  E-mail:zhaodg@hotmail.com

  作者:赵达功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商品价值的幽灵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