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达功:美国应该寻求伊斯兰世界自己解决恐怖主义问题

  虽然不能说恐怖主义来源于伊斯兰世界,但现在所指的“国际恐怖主义”就是伊斯兰恐怖主义,这是个事实。美国9. 11事件以来,在印度、巴基斯坦、印度尼西亚、菲律宾、俄罗斯(车臣)、也门等国家发生的一系列国际恐怖主义袭击事件,有哪一个不是伊斯兰教极端恐怖主义组织所为?正是因为如此,美国在出入境管理上,对来自阿拉伯国家和马来西亚、印尼、巴基斯坦、伊朗等伊斯兰教国家的人进行歧视性检查,美国对所有伊斯兰教国家抱怀疑态度是有根据的,哪怕是美国传统友好的沙特阿拉伯,也可能是美国潜在的敌人。《美国之音》2002年11月23日报道说,“美国国会调查人员得出结论,认为本来有证据可以显示沙特阿拉伯官员和9月11号攻击事件的恐怖分子有关联,但是美国情报机构没有彻底调查这些证据。美国新闻媒体星期六透露了有关这一国会委员会准备的报告的细节。报道引述高级政府官员的话说,有证据显示,沙特阿拉伯政府可能向卷入对纽约、华盛顿和宾州进行攻击的恐怖分子提供了资金,可是联邦调查局和中央情报局没有对这些证据进一步进行调查。联邦调查局和中央情报局都声称,他们的特工全力以赴地调查了所有所能够获得的情报。”

  伊斯兰国际恐怖组织是在全世界打击西方利益,对异教徒主要是基督教和犹太教信仰者进行杀戮。但必须承认的是,有些袭击并非有组织的,可能仅是个人行为。2002年12月30日,一名也门枪手杀死三名美国医生,重伤一名。枪手在现场被捕,名叫阿里? 卡迈尔,是个伊斯兰大学的学生,伊斯兰极端分子。英国BBC 报道说,当他在被捕后告诉警方说,他射杀这些美国医生,是为了“清洁他的宗教,接近安拉。”

  直到现在,实际上还没有发生伊斯兰国际恐怖组织对中国、台湾、韩国、越南、泰国等国家和地区的袭击,因为这些国家不是基督教国家,更不是犹太教国家。如果有朝一日对日本发动了袭击,那是因为日本对美国和西方国家在反恐中帮助太大。很明显,伊斯兰恐怖主义组织试图煽动整个伊斯兰教世界对抗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基督教世界,但美国的行动却实际上迎合了伊斯兰恐怖主义组织的战略,将反恐战争变成没有国界限制的全球打击伊斯兰教国家的战争,也就是说将反恐战争变成宗教战争。伊拉克、伊朗、叙利亚、利比亚都是典型的伊斯兰教国家,被美国列为邪恶轴心国;美国的反恐战争并不局限于这些国家,其他的伊斯兰教国际恐怖组织散布在几乎所有的伊斯兰教国家或穆斯林聚集居住的地方,如印尼、巴基斯坦、阿富汗、马来西亚、沙特阿拉伯、苏丹、印度、菲律宾、埃及、阿尔及利亚、黎巴嫩、也门、尼日利亚等,一句话,所有的伊斯兰教国家和穆斯林集中的地区几乎都有伊斯兰恐怖主义组织,美国所打击的范围非常广泛。菲律宾不是伊斯兰教国家,但有相当数量的伊斯兰教徒,所以美国也出兵菲律宾。可笑的是,美国本身的600万伊斯兰教信仰者,也是美国本身滋生恐怖主义的宗教因素,美国还要防备美国的穆斯林。

  如果美国长期的反恐战争就是宗教性质的战争,或者在这个过程中逐渐显露出宗教战争的性质,美国及其欧洲、澳洲、加拿大就将永远陷入宗教恐怖战争中,当然还包括俄罗斯。而且由于美国一直支持以色列在中东地区与阿拉伯世界永无休止的战争,更显得美国是在与整个伊斯兰世界相对抗。宗教战争是灾难性的,没有胜利的一方,也没有休战或结束战争的前景,是一场可怕的似乎是永恒的战争。

  美国必须停止借反恐战争将整个伊斯兰教世界变成美国歧视的对象,否则,如果让伊斯兰世界认为美国反恐是针对所有的穆斯林,宗教仇恨之火将看不到熄灭的一天。那么美国及其西方基督教世界是否可以避免这种最坏的结果呢?当然可以,唯一的途径就是让伊斯兰教世界自己解决产生于伊斯兰世界的恐怖主义问题。但是,我们看到伊斯兰世界目前根本没有能力解决宗教本身的问题。首先是霍梅尼领导的伊朗伊斯兰革命的成功,使其成为伊斯兰世界原教旨主义的基地,原教旨主义在伊斯兰世界迅速蔓延,并为众多穆斯林接受,许多国家都面临伊斯兰原教旨主义颠覆的威胁,最激烈的莫过于阿尔及利亚和阿富汗,前者的全民投票选举本来就是原教旨主义取得了胜利,后者的塔利班靠武装几乎控制了全国。令人忧虑的是,原教旨主义可能在任何伊斯兰国家成为主流。巴基斯坦是一个有核武器的伊斯兰国家,而且原教旨主义势力也不断在扩大,其与邻国印度的冲突也有可能演变成核战争,那将是人类的一个大灾难;印度尼西亚是另外一个伊斯兰大国,其原教旨主义组织祈祷团随时有可能崛起,一旦控制了全国政权,将成为原教旨主义蔓延的另一个热点;马来西亚主要反对党伊斯兰教党也是原教旨主义政党,执政的马来民族统一机构有可能被其取代;土耳其尽管取缔了两个激进的伊斯兰政党,但是改头换面的正义发展党依然能在大选中获胜,能够控制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竟然是土耳其军队。埃及、沙特、阿尔及利亚、尼日利亚、也门等,这些国家哪一个能靠得住?

  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是暴力恐怖的根源,制止国际恐怖主义,必须从源头上下手。只有伊斯兰世界放弃原教旨主义,才能杜绝国际恐怖主义。怎样使如火如荼的穆斯林原教旨主义偃旗息鼓?两个方法,一是使用武力彻底消灭伊斯兰原教旨主义,不仅要消灭所有的原教旨主义组织,还要强迫所有的信徒诀别原教旨信仰;二是伊斯兰世界自己进行宗教改革,在真主的旗帜下重新解释《古兰经》教义。前一种方法只能激起伊斯兰世界愤怒,进而会形成伊斯兰教和基督教两大宗教的世界性全面对抗,那将是人类的大灾难,不可取。目前美英的反恐如果扩大化,有可能陷入宗教性质的世界大战,到时候,“地不分南北,人不分老幼”,酿成宗教大仇杀。后一种办法难度太大,首先的问题是如何阻止原教旨主义思潮的蔓延,其次是如何使伊斯兰世界进行宗教改革。我们知道伊斯兰革命起源于伊朗,而这种所谓宗教革命实际上是原教旨主义革命,西化和现代化是触发伊朗原教旨主义革命的根本所在,伊斯兰世界接受美国和西方价值观只能导致原教旨主义。霍梅尼的成功,极大地鼓舞了原教旨主义势力,输出原教旨主义使伊朗成为伊斯兰世界的中心。这种教义辐射到整个伊斯兰世界,就象当年共产主义蔓延一样,原教旨主义成了穆斯林的希望,追随者与日俱增。追杀作家拉什迪,威胁意大利女记者法拉其,肉弹对以色列平民的袭击,原教旨主义者将宗教变成恐怖杀人的宗教,感觉到上帝与真主真的是水火不容,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眼看美国行将武装进攻伊拉克,这场战争如果认为仅仅是推翻萨达姆战争,那就大错了。对伊拉克政权的颠覆,将首先威胁到被定义为邪恶国家的伊朗、叙利亚、利比亚,所谓“唇亡齿寒”正是此也。美国人的胜利将鼓励美国随心所欲进行下一个打击目标,是利比亚,还是叙利亚?或者是伊朗?在伊斯兰世界看来,征服伊拉克的战争是历史上十字军东侵的延续。所以战争不是针对一个伊拉克,而是整个伊斯兰世界,甚至就是针对伊斯兰教。

  美国人以暴易暴进行的反恐战争不能从根本上杜绝针对美国和西方世界的恐怖主义,行之有效的途径只能是伊斯兰世界自我摈弃原教旨主义,尽管从现实看几乎不可能,但这是唯一的途径。

  2003年1月14日

  作者:赵达功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国际关系 » 美国应该寻求伊斯兰世界自己解决恐怖主义问题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