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沸:海湾战争的启示

  在美英加紧对伊战争准备的2月15日,全球约600个城市同时举行反战游行,反对美英准备中的对伊军事打击。媒体称,这是自越南战争以来,在全球范围内爆发的最大规模的反战示威游行。在第二次海湾战争打响前的3月16日,世界各地再次爆发百万人参与的反战大示威。与此同时,世界各地就挺战反战,拥美反美展开了全球性的大论战,从论战双方的人数与声势看,反战与反美人士似乎占了上风。然而,也有数量不少的各界人事士在客观观察和冷静思考后表达了自己拥战拥美的观点。作为一个长期特立独行的思索者,笔者通过这场战争和争论也得到了一些新的启示。

  对伊战争是否正义

  众所周知第一次海湾战争是缘起于伊拉克对科威特的入侵。二伊战争后萨达姆政权陷入了内政外交的重重危机之中,特别是经济上的困境无法摆脱,萨达姆政权不反省并纠正自己的错误政策从而通过正确的选择走出困境,反而做出了吞并科威特以掠夺资源逃避债务的错误抉择。伊拉克这一建立在对国际政治大势错误判断下的鲁莽行动,立即招到整个世界的反对。以美. 英等38个国家组成的多国部队仅用16天的时间就将伊拉克几十万军队彻底击溃,恢复了科威特的主权。

  第一次海湾战争的后遗症是由于当时的老布什对中东乃至世界的地缘政治形势缺乏深刻洞察,对萨达姆独裁政权的实质缺乏感同身受的了解,导致他轻率放弃了当时改变中东乃至世界政治经济形势的极好机会,放过了邪恶的萨达姆政权。老布什这一政治上极为错误决策的严重后果,是困扰三届美国政府的伊拉克敌对政权和长达十年的对伊制裁。当然萨达姆这个毒瘤最终被具有战略眼光和果敢行动力的小布什给切除了,但美国为此付出的代价实在太大了,历史将为此留下巨大的遗憾。

  第一次海湾战争后萨达姆政权继续与以美英为代表的国际社会对着干,利用政权的力量在中东地区煽动伊斯兰世界与基督徒和犹太人的宗教仇恨,鼓吹对西方开展圣战,支持和资助极端恐怖主义组织对以色列的恐怖活动,试图研制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以威胁和对抗西方,一次又一次的违反联合国的一系列制裁决议和制裁措施。1998年8月和11月二次宣布中断与联合国武器核查小组的合作,美英不得不对伊进行了代号为“沙漠之狐”的军事打击。

  为了彻底解决伊拉克问题,美英于2003年3月20日开展了旨在推翻萨达姆政权的第二次海湾战争,然而以美英为首的国际力量被指为侵略,认为非正义。萨达姆的独裁统治和在国内外的倒行逆施反而得到了广泛的支持与同情,这就有必要让我们思考一下正义的定义与内涵。我查了一下1983年版的《现代汉语词典》,词典中对正义的解释是有利于人民的道理(事业. 战争)。依照这种定义我们不难判定美英联军对伊拉克的战争既是为国际社会消除威胁的战争,又是解放伊拉克人民,并把伊拉克这个国家带进民主自由社会的战争. 因而这场战争是完全正义的战争。

  需要改造的世界政治架构

  联合国原是以美英为首的西方国家主导的最大最权威的国家间组织,在美英为首的正义力量控制与推动下,联合国曾在世界范围内为推进民主政治,建立新的政治和经济规则做出了积极的贡献。然而随着联合国的不断扩大,大批非民主国家成为联合国成员,现在的联合国一度成为非民主国家沆瀣一气,用种种歪理邪说对抗以美英为首的西方国家的俱乐部。这些非民主国家在维护自己的独裁统治, 压制国内的政治变革要求,压制人权运动在本国的发展等问题上有着共同的利益和共同的语言。以至联合国出现了独裁政权代表坐上人权委员会主席的席位,而世界人权运动的发源地和主要推动力量的美国的席位却被剥夺的丑恶现实。在伊拉克问题上美英在联合国历经半年的外交努力,最终未能得拿到对伊动武的授权。联合国有时已成为一个不能发挥积极作用反尔开历史倒车的庸俗政坛和讲坛。

  国际政治中比联合国更能颠倒是非, 混淆黑白的是“国家”,“主权”这类千百年来根植于人民心中的过时观念。这些观念告诉人民国家是神圣的,国家代表了人民的利益因而总是正确的。国家为何物?我看到过两种说法:一种说法国家是人. 土地和政府(管理)的集合体. ;另一种说法认为人民和土地才是国家最基本的要件,政府不包括在内,因为政府是经常更迭的。正如萨达姆统治下的伊拉克叫伊拉克, 萨达姆消失了我们仍然叫它伊拉克。但在独裁者而言他们不这样解释国家,他们往往将国家中最重要的因素“人”抽掉,只说土地和政府,特别是强调政府,把政府等同于国家,然后要求人民为国家牺牲一切。

  主权是什么呢?是由国家派生出来的在其领域内拥有的最高权利,统治者根据这种权利制定内外政策。主权被独裁者挂在嘴上是因为在国际法中规定主权不受外来干涉,比如伊拉克对内实行铁腕统治,对不同政见的党派和人士动辄处死。现在巴格达千人以上的集体墓地巳发现多处。一名叫阿里的男子,18岁加入叫“萨达姆战士”的敢死队, 4年里亲手割掉13条舌头, 斩断40只手, 砍下十几个人头, 协助刺杀16人, 打断4人手臂和3人脊骨。萨达姆的长子乌代在市井之中看见某一位女子中意就捉回去取乐,稍有不从轻则处罚重则处死。象这样的事情在伊拉克国内不是政府行为就是无人能管的事。国际社会若是加以谴责,他们就振振有辞的说是干涉国家内部事务,干涉主权。不难看出“国家”. “主权”这些看似不动不摇的概念在独裁国家是为什么人服务的。

  我以为国际社会亟需一种理论和一种国际法律以约束主权国家的行为,特别是保护非民主国家国内人民的基本权利,对违反人权的事件和行为国际社会应有权干涉和制裁。

  人民

  通过第二次海湾战争前后成千上万的民众上街示威游行的热闹场面,一个长期纠缠于脑际廓之不清的慨念“人民”突然之间在我的思想之中清晰起来。中国先哲孔丘将人民称为小人,历代封建统治者从来不把人民当一回事,就连公认的民权领袖孙中山也认为人民是幼痴无知的小儿。我想我们的人民何以如此的愚昧,盲从,逆来顺受甚至在自觉与不自觉之中助纣为虐。中外历史表明在人民遭受苦难的时候往往不是占人民大众主体的工农大众首先站出来与压迫者抗争, 而是人民群众中觉悟起来的革命者, 不满现状为人民的利益鼓于呼的知识分子,统治阶层中同情劳苦大众的正派官吏挺身而出,为人民的利益和强大的黑暗势力展开抗争。鲁迅先生对中国国民的种种劣根性是痛心疾首的, 现在看来这些劣根性不仅仅存在于中国的百姓, 还存在于全世界的善良民众之中。

  当然, 象孙中山. 鲁迅这样的革命和思想先驱,对普天下劳苦大众虽然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但他们知道人民是历史的承载者和苦难的承受者,他们始终坚定的站在劳苦大众这边,一方面以自己的方式与压迫人民的黑暗势力做殊死斗争,一方面又尽可能的教育人民唤起民众。

  我们知道在专制国家是没有什么真正的民意的,政府叫他们反对谁他们就反对谁, 叫支持谁就支持谁, 萨达姆叫人民支持他继续当总统, 伊拉克二千万人民就一个不拉地支持了他。这次海湾战争中上街反战的大多是民主国家的民众,反正这些民众享有上亍的权力。这些国家的民众大约是长期在自由的氛围中生活,不知道受压制的滋味,认为反正打仗就不好。有那么三. 五十个极端的反战分子要当什么人体盾牌,企图以豪言壮语和血肉之躯去阻吓美英联军的金戈铁马。但这伙人除了在开战前凭着哗众取宠的资本在巴格达象贵宾似的免费吃喝游乐外未建尺寸之功。伊拉克政权安排他们到各个军政目标处,履行他们大言不惭. 千里迢迢来伊拉克所要履行的盾牌使命时,这些人的表现是不听安排不服管束。当巡航导弹和重逾千磅的穿地炸弹在巴格达震天动地地炸响时,这些人个个失魂落魄,纷纷作鸟兽散。我想这些在民主体制下过惯了散漫生活的盾牌勇士如果是生长在萨达姆政权下,胆敢信口雌黄说要帮助联军抵抗伊军。且不说脑袋立马就要搬家,至少是脚镣手铐伺候丢进大牢数星星,那个时候也许这些家伙才会明白什么叫独裁,什么叫人权。

  美国与西方

  从宽泛的意义上来说,美国是一个全世界人民向往的地方,在人民享有政治参与权的民主体制下,这里有着宽松的学术环境和良好的科研条件,有着先进的生产关系和发达的生产力,这里的人民呼吸着自由的空气过着富裕的生活。当然,美国也有着它自身的问题,但这并不影响它替天行道引领世界走向进步。

  美国与西方对世界两个文明特别是物质文明的贡献是无与伦比的。翻开当代科技史,现在我们享有的几乎所有的物质文明,都是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文化的劳动成果和科学结晶。我们现在每天使用的电灯. 电话. 彩电. 冰箱;出门旅行的汽车. 火车. 飞机以及最近十几年迅速普及的手机. 电脑;还有一些不是很起眼但却给我们带来极大便利的小物品,如电筒. 打火机. 剃须刀等也无一不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的发明创造。不难想象如果没有西方科技革命给世界带来的现代生活,我们现在将生活在怎样一种环境中,也许还在靠火把和油灯照明吧!

  美欧以外的其他文明,除了在悠久的历史中留下了一些象芝麻开门一类的流传广远的人文故事外, 在现代科学技术方面基本上没有什么建树。我这样说并不是要贬底包括中华文明在内的其他文明的历史作用和历史贡献,我只想说其他文明由于落后的文化传统和体制的制约,这些地区人民的聪明才智没有得到展现和发挥. 人们的思维和社会的有限资源都用在了意识形态纷争和无休止的争权夺利上。这些文明的社会形态长期停滞在中世纪封建社会的水平甚至是早期奴隶社会的水平。

  现实社会中,我们随处可见一些高唱爱国主义的狭隘民族主义的作者写的一些书籍文章,这些书籍和文章大多喜欢抨击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各国,说他们侵略掠夺了不发达国家,为世界制订了不合理的国际规则。这些作者要么由于视野的局限和学识的欠缺看不见客观的世界, 要么就是违背天地良心依着权势者的调子, 有意抹杀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为人类社会作出的巨大功绩。这些作者们忘记了这样一个基本的事实,没有西方国家强制性的突破各君主国家的封建藩篱, 当时西方先进的政治文化和科学技术又如何能传播到这些国家,这些国家死水一潭的社会状态又如何得到改造和提升。当然十八. 十九世纪西方各国突破其他文明的封建疆域和异族仇视而进入这些社会时是带着一些火光和血腥,但与这些地区君主对臣民,首领对奴隶的毫无人性的残酷统治和肆意杀戮相比, 前者是这些社会走向进步所付出的代价,后者则只是茫茫黑暗中无尽苦难的延续。

  实际上关于各文明对人类的贡献的问题,毛泽东在上世纪50年代的一些谈话中多次提到过中国除了地大物博. 人口众多外没有什么东西,1956年11月12日在《纪念孙中山先生》的讲话这种庄重场合中,再次明确指出“中国应当对于人类有较大的贡献。而这种贡献,在过去一个长时期内,则是太少了。这使我们感到惭愧”。我们不是民族虚无主义者,各国有着自己的文化和传承。但我们必须承认这样钢铁般的事实:在人类走向现代化的过程中,以美国为首的西方文明为世界人类做出了巨大的无可比拟的辉煌贡献。

  西方世界的裂痕

  第二次海湾战争发生前后的另一件大事是西方世界的公开分裂, 传统的西方盟友法国,德国与自称属于西方概念的俄罗斯公开而且坚决的站在了美英的对立面。我为法. 德这样的西方主要大国只为争一个什么欧洲概念,为一点眼皮底下的经济利益而放弃在世界范围内推进政治变革和人权事业这样神圣的责任而感到惋惜。这些国家的领导人的政治短视和狭隘民族主义情结,不仅使他们得不到他们追求的东西反而失去了本可以得到的东西。比如法. 德如果能与美国并肩拿下伊拉克,他们在伊的利益不仅不会丢失反而会有所增加。如果想利用伊拉克障碍美英,或是想在与美英的对抗中赢得一点喝彩,也弄过世界的一极来风光风光恐怕是力不从心,事与愿违。

  应该指出的是,法. 德这样传统的西方大国突然公开站在了美国的对立面确实是人类民主进步事业的损失。如果以美英为首的西方世界仍然象以前一样用一个声音说话,那世界上那些大大小小的極權国家将更容易在世界民主潮流冲击下发生渐变. 转变. 和突变。法. 德这一立场变化陡然加重了美英在推进世界民主政治上的责任,增大了用先进的西方文明改造其他落后文明的困难,相反法. 德的立场和行为还在客观上极大的保护了各独裁统治者免受国际正义力量的抨击和制裁。有反战人士说要给法. 德领导人颁发和平奖章,我倒建议设立一项暴君帮凶奖,将这种奖颁发给法. 德领导人倒蛮合适。我以为法. 德人民应该觉悟起来, 用手中的选票将反战反美的领导人赶下台,让有世界眼光的政治家领导他们重回西方民主阵营,让法. 德这样的传统民主国家在推进世界民主政治, 解放在極權统治下苦难的人民做出贡献。

  势利的社会与强者的世界

  萨达姆这个现代社会独夫民贼的典型代表,自第一次海湾战争以来,虽屡遭失败, 但因为他是总统, 特别是敢于藐视天理人伦,滥杀无辜, 敢于对包括自己女婿在内的反对派进行灭族屠殺,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韪火烧科威特油田的总统就赢得了不少人的尊敬。在美伊之争中萨达姆又逞匹夫之勇与美英抗衡,又赢得了阿拉伯雄师的美誉。现实社会就是这样奇怪, 不把人民当人的人反而得到一些人的支持,为人民做出牺牲的人和事反而得不到多少人的赞同。崇拜强者, 畏惧强者而不管他是英雄还是枭雄, 这正是人性的悲哀,希特勒席卷欧洲的时候不也得到德意志民众一边倒的狂热支持吗?

  此次美伊争锋一些民众与舆论没有一点是非判断力,不敢要求萨达姆下野以化解危机, 反而对美英联军的正义行动说三道四。美英联军初战受阻反战舆论又是一派鼓噪, 说共和国卫队如何顽强,敢死队如何凶悍;什么美军轻敌, 越战泥潭等等不一而足。好在以两布为首的美英军政领导不为浮云遮望眼,正义的战车并不因流言而在胜利的征途上减速。谈笑间, 罪恶的萨达姆政权灰飞烟灭。哪个整天睁着眼睛说瞎话,不顾廉耻地欺骗世界民众和舆论, 被部分反战人士称为具有发射语言导弹特异功能的新闻官萨哈夫也慝影藏行,大约是钻到地洞里向蛇鼠蟑螂发射语言导弹去了。

  第二次海湾战争让我们看到了世界战争史上最理性. 最人道. 最文明的战争场景,联军一边用立体的战争机器摧毁萨达姆政权,一面用一切方法与力量保护包括反美英民众在内的伊拉克广大人民的生命财产。战争伊始就派遣重兵抢占并保护伊拉克的油田——这是伊拉克人民的财富,也是世界的资源。我们知道战时敌方的人员和一切设施都是敌方的战争潜力和战争资源,只打纯军事目标的战争实际上是不存在的, 也是难以实现军事目的的。但联军就是这样打了, 完全是天意而非民心, 联军胜利了。事实也再次证明联军的强大战争机器不是吓唬人的,高科技的战争平台一旦发动是要解决问题的。

  第二次海湾战争告诉人们:正义在这个充满谬误和伪善的世界上传播,没有足够的力量是不行的。美英最后不是靠人民的觉悟而是靠无坚不摧的力量为自己赢得了胜利,为世界赢得了进步。联合国1483号决议便是力量说话的标志.在这次会议前后法. 德领导人不再说要亲自到联合国发言与美英辩论什么“人道主义灾难”问题了。

  我们庆幸世界上有一个由人类优秀分子组成的美国,它是全世界爱好民主.自由. 和平的人民心中的希望,它是一切反人民的独裁统治者奈何不了的心头之痛。它在千万人不理解的眼光和反对的浪潮中,坚定不移的维护着包括反对它的人民的基本权利和根本利益,它不惜牺牲本国人民的生命财产去推动人类自由解放的伟大事业,它的正义感. 责任感. 使命感; 它的冒险精神和创新精神应当受到世界人民的尊敬。

  中美关系

  通过观察我们发现对西方开放越早的国家进步就越快,不论这种开放是被动还是主动的。十九世纪中下页明治维新以后, 日本开放国门, 引进西方的生产设备和生产方式, 建立了近代工业, 从而走上了强国的道路。中国1840年在鸦片战争中被西方列强轰开国门后开始了近代化的路程。尽管由于封建专制文化的深重积淀而显得步履异常艰难,但这辽阔贫瘠的古老国度毕竟克服了重如山岳的初始摩擦缓缓启动。1840年以来康有为. 梁启超. 孙中山. 毛泽东等一批批民族先驱通过西方这面镜子看到了自己国家的愚味落后. 为改变中国. 振兴民族他们不屈不饶,舍死忘生,前仆后继。终于通过辛亥革命推翻了封建帝制,在1949年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然而真正在政治思想领域逐步清除和摒弃封建糟粕的转折点是在1979年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通过改革开发和与世界的广泛接触,中国社会现在已进入了一个历史上政治最开明, 民主意识最浓厚, 思想多元与丰富的历史时期。中国完全有可能是继日本以后,逐步融合于西方的世界主要大国,当然这并不影响我们保留许多优秀的伦理和传统。9. 11事件后美国全面调整它的对外战略,第二次海湾战争将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世界政治格局。在这种改变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中美关系的密切和融洽,美国在全球开展反恐战争以来,中美在武器扩散, 地区冲突. 朝鲜半岛无核化谈判以及国际贸易等广泛的领域进行了卓有成效的对话和合作。在伊拉克问题上中国采取了灵活务实的立场,为中美关系的进一步发展预留了宽阔的通道,这和美国与法. 德. 俄的关系形成了鲜明的对照。忆及法. 德. 俄在伊战前后对美英簿情寡义的立场,美国至今对三国心存芥蒂是情理之中的事。多年以来, 美欧贸易摩擦不断, 科索沃战争后法. 德急欲摆脱对美国的政治军事依赖, 意图率领欧洲独立地发挥自己作用,欧盟. 欧元都是为这一目标服务的。在这样的背景下, 美欧在一系列的问题上难以找到默契的感觉, 随着中美关系的持续走好, 不排除美国将外交活动支点移向亚洲的可能。

  随着中国国内改革开放政策的进一步深化,政治改革的逐步推进,中国与美国的关系将告别抽象的合作伙伴, 潜在的战略对手的旧时代,从根本上转变为拥有共同的价值观, 类似的民主政治体制, 共同的战略利益的真正的友好国家。改革开放以来二十多年积累的精神物质成果,十六大以来新的中央领导班子的革新精神和民主政风,使我们看到这一使中国在一个健康的基础上真正振兴的时代正在到来,中华民族将因此受益。

  2003年6月

  作者电子邮件:tangfei017@163.com

  作者:汤沸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国际关系 » 海湾战争的启示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