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伟才:中国年轻农民的尴尬选择

  一面是城市的诱惑,一面是割舍不掉的亲情。当年轻一代农民不甘寂寞和忍受贫穷怀抱理想与梦想到城里谋生时,他们发现在现实面前,他们不得不做出一种选择,而这种选择对于他们来说,可能永远是一种难言的痛。

  城市是年轻农民们实现梦想的地方?

  对于整日和黄土地打交道的中国农民来说,有朝一日能成为城里人,是多少人的梦想。为了实现这个梦想,他们历尽千辛万苦,既使这辈子不能跳出农门,也把希望寄托在下辈身上。在中国,曾为这种梦想能够变成现实,演绎出了几多悲喜剧。

  中国国家统计局发布的调查报告说,去年中国农村有18.6%的劳动力外出打工,达到8961万人。近9000万人的农民怀着希望汇成一股巨大的“潮”流到城里。没有任何力量能够挡住凝结了年轻一代农民精华力量的“民工潮”,这种为了生存而不顾一切的行动,是无序的。就是这种无序的行为,注定了他们在城市面前处处碰壁。他们无组织地赤手空拳地到城里谋事,无法从城市人手里争取好的工作。笔者所在的家乡是一个典型的农业地区,老家的年轻人绝大部分都到城里打工,他们大多从事的是建筑、搬运等脏活苦活。辛苦一年,他们拿不到该拿的工资是常有的事情。他们常常受到工头、老板的克扣、欺骗,有时还受到城市人欺负。笔者曾跟一个三轮车夫交谈(三轮车:在中国中小城市常常可见到的一种人力车),他每天三分之一的劳动成果要交所谓的管理费,碰到不好的顾客,坐完车后还不给钱,有时,还要挨揍。再者,绝大多数城市里有大量的下岗职工,本身的就业空间就不大。有专家称,严重的下岗失业问题成为中国在新世纪10年中最为严峻的发展挑战。中国国情专家胡鞍钢说,“中国正面临一场就业战争。如何创造就业正成为政府面临的最大任务。”可见,到城市去寻找梦想,环境就很不太宽松。

  金窝、银窝不如家里穷窝?

  金窝、银窝不如家里穷窝,这是典型的中国农民的心态。既使他们有条件跳出农门,但是他们还是舍弃不掉家里的那个穷窝。笔者十几年前,从中国中原一个小穷村里挤到城里,现在过着比较舒服的日子。但笔者的母亲就是不肯放弃家里的田地,搬到城里。尽管她已是50多岁的人了,种了几十年地的母亲割舍不了陪伴她几十年的庄稼。母亲说,啥时她不能动了,啥时再不种地。所以,尽管笔者已在城里安家多年,笔者的根子仍在农村。

  割舍不掉老家是中老年农民的情怀。这种情怀在影响着他们的后代,在牵扯着年轻农民的感情,也在影响着农民变成市民的进程。

  年轻的中国农民还会固守田地?

  城乡差距的愈来愈大,在冲击着传统的观念,他们面临着守乡的尴尬。相信当今中国农民每次进城都会受到一次观念上的洗礼。他们在反思农村还有什么值得留恋的。当城市一天比一天繁华时,农村却在一天天败落。有知识的农民们已意识到死守在乡下,等待他们的只能是更加的贫穷。

  在中国许多农村地区,出现了许多年轻人不愿种地的现象。许多农民的下代受过良好的中学教育,他们不愿守在家里,他们绝大部分愿到城市去寻梦。笔者曾做过一项调查,在笔者所调查的45名年轻农民中,他们都选择到城里去。他们把土地交给年迈的父母,或者是租给别人,有的干脆不要土地了。他们宁愿到城里受苦受累,也不受土地的拖累。但是,他们对到城市去能否站住脚,干出一番事业,谁也没有把握。

  一边是城市的诱惑,一边是年迈的父母在乡下联着他们的根;一边是城市对于他们来说是残酷的生存挑战,一边是他们习以为常的散漫的没有约束力的田园生活。年轻的中国农民们,在进城还是守乡的问题面前,显得十分的尴尬。

  没有任何力量把年轻的农民们排斥在中国现代化进程之外,但是又有谁能把农民领入主流社会?研究“三农”问题的学者党国英认为:“如果一家农户几亩地的状况继续保持下去,任谁也不可能把农民领入主流社会。”

  那么,在未来的日子里,或许年轻的农民们能成为把农民转化为市民的主体力量。而这种嬗变的过程,是一个充满艰辛的城市和乡村交融的漫长过程。这个漫长的过程,正是中国所必须走的路程。

  作者:肖伟才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国观察 » 中国年轻农民的尴尬选择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