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鹏:美元贬值暗藏玄机

  美国的“顺势而为”

  在外汇市场中有一条交易原则:顺势而为。在美国货币当局的决策者看来,美元币值在客观上存在修正的需要,是一个在短期内难以扭转的大势。

  美元疲软的内在因素首先来自利差。外汇市场上,不论是投资者还是投机者,其追求的根本目标不是某个货币所代表的经济体的增长率,而是该货币所能提供的回报率。前段时间欧元的短期基础利率一直保持在2.5%,而美元却只有一半为1.25% ,英镑、加拿大元和澳大利亚元等货币的利率水平则更高。这是美元疲软的一个重要原因。另外,利差的诱惑不仅仅是现在式,还是未来式。对于欧元区而言,控制通货膨胀是欧洲中央银行中长期的主要任务指标,而利率下降会增加通货膨胀的压力。因此欧洲央行的货币降息空间相对较小,尽管欧洲央行刚刚宣布降息0.5 个百分点,但欧元利率仍然要高于美元,而且美国在经济基本面缺乏明显向好信号,近来通缩隐忧又浮现的情况下,很可能进一步下调已经处于41年来最低的利率水平,因此美元在利率方面的吸引力仍然缺乏。

  利差因素还影响到美国的债券市场。美国富国银行的首席经济分析师索恩指出,美国10年期政府公债收益率在2001年初还在约5%的水平,但目前已经下滑到3.65% 。他预计10年期公债的收益率今年可能下滑到3%甚至更低的位置。他的看法代表了不少债券基金经理人的观点。在这种趋势下,美元汇价因投资者转向其他更高收益的债券市场而受挫。目前,全球新发行的债券已经有约45% 是以欧元计价,几乎与占48% 的美元债券相当。

  推动美元逐步走软的另外一个重要因素是美国巨大的经常项目赤字。2002年年底,美国的经常项目赤字达到创纪录的5034亿美元,相当于其国内生产总值的5%。最新数据显示,美国的贸易赤字依然在不断上升。美国著名的投资家巴菲特最近在微软公司一个年度会议上说,“世界上任何国家如果像美国这样买的东西远远超过卖的东西”,都会出现货币贬值的压力。摩根·斯坦利的首席经济学家斯蒂芬·罗奇也表示,2003年美国的经常性项目赤字可能达到国内生产总值的6%,这就意味着美国要吸引超过6600亿美元的外部资金才能平衡账户,即每天需要大约20亿美元。因此美元贬值在所难免。另外从美元的贸易加权汇率来看,目前的美元汇价离历史低点还有很大距离。因此美元继续贬值的内因依然存在。

  当然,美元资产的吸引力整体下降也不容忽视。美国经济整体复苏依然乏力,从最近陆续公布的经济数据看,美国今年第一季度的增长仅为1.9%,各方对今年全年的预测也不乐观,基本在2%到2.5%之间。而且,美国自20世纪30年代大萧条时期以来就基本没有出现的通缩危险又浮现出来,股市也依然处在熊市气氛中,投资信心缺乏的后遗症依然存在。失业率目前为6%,也在较高水平。美国这样的经济基本面,使市场认为美元资产回报不高,而且风险不小,从而造成流入美国的资金萎缩,美元贬值。

  美国的“精明算盘”

  历史上,对于汇率问题,美国并非没有过干预。例如20世纪80年代的所谓《广场协议》,当时美国政府就通过政治压力等手段强迫日本政府同意日元升值。而对于目前美元汇率出现的变化,美国方面却并不反对。除了“顺势而为”,美国政府还看到适度的美元贬值会给美国经济带来实际利益。而且布什将面临竞选连任的挑战,“经济牌”事关重大。

  弱美元首先将刺激出口。出口的改善可以直接推动经济增长,增加企业赢利,促进更多投资。美国第一季度的商品和服务出口比上季度有明显回升。标准普尔500 家公司中约60% 的公司盈利去年较一年前上升8.8%,来自海外的盈利占1/4 ,其中美元的疲软为盈利年增长的贡献率达到2 个百分点。从具体企业业绩数据看,很多美国企业确实已从弱美元中获利。例如IBM 的财务报告显示,其今年一季度利润上升11% ,但如果扣除美元下跌因素,利润增长估计只有4%。微软同一时期在欧洲、中东和非洲地区的利润增长为12% ,但排除汇率因素,这个数字只能有1%。

  尽管出口行业对美国整体经济的拉动作用并不像一些出口主导性国家那么举足轻重,但在目前美国经济缺乏增长力度和亮点的环境下,其刺激作用不容忽视。另外,美元的走软使美国进口物价上扬,有助于抵御目前隐现的通缩风险,经常项目的巨大赤字也将逐渐得到改善。摩根大通公司的一份研究报告指出,美元持续下跌将为2004年的美国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额外贡献0.75个百分点。《经济学家》杂志援引美联储的一个计算模式也显示,美元每贬值5%,对经济造成的刺激相当于美联储降息0.5 个百分点。

  当然,美国政府也知道美元贬值的主要负面影响是可能进一步抑制外资的流入。不过,应该看到,在目前欧元区和日本等主要经济体情况都不好的大环境中,还不至于出现大规模抛售美元资产的情况。所以总体评估,美元目前走弱对美国是利大于弊。

  美国的“深谋远虑”

  目前,多数市场人士认为美元疲势仍将继续。5 月底彭博经济新闻社对30家大型外汇交易商进行的调查中,21家中期看空美元。著名的投资银行瑞银华宝甚至预测欧元对美元的比价会在年底达到1 :1.25。这样看来,美国人惟一需要担心的可能就是美元的暴跌,但这种可能也几乎不存在。美国人知道,如果美元过度贬值,欧元、日元就会过度坚挺,欧盟和日本将会更着急。如果美元暴跌,不仅是美国市场,整个全球金融体系都将受到严重冲击,全球经济将大大滑坡,那是谁也不愿意看到的情形。尽管目前美元汇率下行的趋势没有改变,但还都在各主要经济体能够容忍的范围。也许正因为如此,在刚刚结束的八国首脑会议上,各国政治领袖也并没有对美元的贬值做太多讨论和评说。

  近来,欧盟方面其实也默许了欧元的升值。但相对美国着眼实际利益,欧洲更多地关注了欧元坚挺带来的宏观政治利益和货币信心方面的好处。另外欧元升值也使欧洲能源进口成本下降,并有利于抑制通货膨胀。但是,欧元区经济其实比美国更糟糕。最近的数据显示,欧元区今年一季度的经济增长率为零,德国甚至是负增长。在这种背景下,欧元对美元比价持续上升,欧元区的出口就将受到严重影响,部分商品将失去竞争力。法国财长梅尔最近表示,如果欧元和美元的比价突破1 ∶1.25,将开始危及大型出口商的利润。瑞银华宝的外汇策略师也估计,欧元汇率每上涨10% ,《金融时报》欧元区300 指数成分股公司的总体盈利能力就会下降约5%。所以欧盟也不会让欧元太“值钱”。

  当然,对汇率心思最重的还是日本,因为它是三大经济体中对出口依赖程度最重的国家。有些分析人士指出,日本出口企业平均的损益平衡汇率水平在1 美元兑115 日元左右,如果日元突破这一水平,日本公司的出口生意就成了赔钱的买卖。所以可以预见,日本政府会采取一贯的市场干预政策,努力守住115 一线。最近的美元对日元汇率的变化也证实了这一点。在日元逼近115 水平后,日本政府先后多次入市干预,据莱曼兄弟公司预计,最近一个月,日本政府秘密干预的资金达到了1 万亿日元的水平。

  当然,对于美国这样的国家,允许货币贬值只是战术上的调整,强势美元依然是战略上的追求,美国不会忘记强势美元在20世纪90年代后期带来的持续繁荣的好日子。值钱的美元减轻了外债成本,吸引了大量国际资本流入, 促进了金融市场繁荣,刺激了社会投资和消费,提高了生产效率。事实上,20世纪80年代初期以来,美国便从国际资本净输出国转为净输入国,国际资本流入规模逐年增大。据美国第一波士顿银行估计,目前美国实际上利用着全世界净储蓄额的约70% 。

  美国依靠由它发行的美元和其他国家进行产品和资源的交换,对长期存在的巨大贸易逆差和高额债务也有了弥补和应付的手段,美国的金融资本集团更可以获得廉价资金直接或转手进行资本输出,一本万利。

  总之,美国已经从这些绿色的“纸币”上获得了实实在在的巨大利益。这种战略性的利益难以拒绝,也不容放弃,美国只不过在等待着经济强劲复苏的信号。等到美国经济“固本调元”进入新的增长周期时,美国依然要维护美元所占据的主要储备货币地位和美国在全球经济体系中的主导地位。从这一点上说,斯诺有关“强势美元政策符合美国利益,但要实现强势美元,就必须努力改善美国的经济基本面”的言论,其实并非虚言。

  摘自: 环球杂志社

  作者:谢鹏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美元贬值暗藏玄机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