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东晓:中国不可辱的民族精神

  赵薇作为一个知名艺人身穿日本军旗服招摇过市,照片还登在时装杂志上广为传播,考虑到中国赵迷的数量,其影响力不可轻视。赵姑娘的照片被湖南一报社公布后,立刻引起了中国人民极大的反感,谴责之声不绝于耳,那赵小姐也许是真不懂事,忙说自己可能是被人骗了,还说自己爷爷是八路。然而,这种不诚恳的说法是不能令人满意的,八路的孙女为日本军国主义张目罪加一等,任何中国人都有权利对媚日行为进行制止与批判。

  2001年12月28日晚,赵小姐在长沙登台献艺,一个青年男士走上演出台,赵小姐以为是献花者,哪知那先生拿出一个矿泉水瓶子,向赵小姐泼将过去,从后来香港发布的新闻照片看,赵小姐愕然坐地,她美丽的衣服上沾有黄黄的固液混合物,据目击者云她眼含泪花。

  记者后来追问这位年青男士为什么要这样做,他说“作为我来说,我是中国人,这是完全成立的,我不需要给我的行为找其他的理由”,他又说:“她侮辱国人的时候就应该想到别人必然会反击。中国人民是不容侮辱的,如果她不知道这点,她应该感谢我。因为我让她知道了这点,因为她必须知道这点。”“我觉得(泼)还是有作用,我个人觉得可以唤醒人们,该行动的就行动,道义不如行动,这事参照了我的道义和良心。”

  我不知道这位吴姓先生的名字,因为报导的记者显然把他当成一个不足道的、不成熟的年轻人,以至可以忽略他的大名。但是从他的行为与话语中,我却看到了中华民族的不可辱的精神和为天下人的尊严挺身而出的勇气和理性的光辉,这种人正是我们中华民族的脊梁。

  吴先生的逻辑非常清晰,中国人民不容侮辱,但是不容侮辱如果仅仅停留在口头上是毫无意义的--因为那也就是等于可以侮辱,所以必须对侮辱者进行实质性反击与教训。

  吴先生的行为方式也表现得非常理性和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的尊重。他的目的不是对赵小姐造成具体的伤害,而是给赵小姐和可能步赵小姐后尘的人一个难忘的记忆。他的行为如果用法律来衡量,造成的实际损失都是极小的,他没有造成任何身体伤害,在财产损失方面,最多是衣服乾洗费用。如果赵小姐要追究非物质的损害,恐怕要失去更多。在电视里,人们经常看到向名人扔鸡蛋的抗议方式。吴先生的方式比扔鸡蛋更温和,因为鸡蛋打在人身上是会疼的,也许会留下青印,而吴先生使用的固液混合物的动量极小,这可以从照片上该流体的抛物线轨迹看出。

  我想赵小姐作为八路的孙女,在广大民众的教育下也许真正认识到自己问题的严重性了,从这个意义上说她确实应该感谢吴先生善意的帮助,否则她会令她九泉之下的八路爷爷蒙羞!

  如果说赵薇可能是不明事理,人民日报评论部的马立诚就是有意识地向日本右翼发出了求爱的信号了。

  2002年底,马立诚在“战略与管理”第六期发表所谓中日关系新思维的文章,马立诚不但公开鼓吹日本已经道够了歉、认为日本发展军事无可指责,还肆无忌惮地把中国人民的正义呼声说成是“民族主义狂热”,甚至把极少数人在日本的不良习惯套在中国人身上,好像中国人给日本人添麻烦了,一副自卑的奴才象。

  谈到赵薇事件时,马立诚认为那是商业行为,赵薇穿什么衣服,是她自己的权利。按马立诚的逻辑,似乎只要是商业行为就无可指责。马在文中提到他的一本书在日本卖价不菲,难道是这个原因就使马立诚这个以前从未到过日本,而且对日本并无研究的中国人对日本大发感激之情?还是马立诚与日本人签的合同里有相关条款?马立诚的新思维文章出台后,立刻得到日本右翼的好评,多方转载、多次采访,马立诚从这中拿了多少稿费、多少采访费?这些商业性问题,都是我们不得不问的。因为上述活动虽然可以归类为商业行为,但同时也涉及政治,而且这些政治必将影响到中国与中国人民的利益。妓女的商业行为并不伤害国家利益,但是出卖灵魂、可能背叛民族的利益的商业行为所有中国人都绝对有权过问。

  马立诚在评价那位吴先生的时候说:“更有甚者,据《北京青年报》2002年4月3日报导,这个姓吴的31岁的泼粪者至今仍在蒙昧中而不自知。”在马看来,那个吴先生是蒙昧的、不健康的,而他这个人民日报的大知识份子就可以对中国人民大指手划脚、肆意侮辱。马立诚说:“像这样狂热的全国性诅咒谩骂侵犯肖像权并辅之以违法动作,就滑到了侮辱人格和名誉、侵犯公民权利的歧途…。什么时候国人才能摆脱这种非理性的冲动?甘地说:人作为动物是残暴的…非暴力行为的第一个原则是不参与任何羞辱人的事情。…法兰克福学派曾分析法西斯主义产生的群体心理机制,其中一条就是在爱国主义幌子下实施舆论暴政,泯灭人类共同价值。”

  中国人民谴责赵薇就被马立诚戴上这么多反人性、反人类的罪名,马立诚亲爱的日本在中国、在亚洲其它地方的行为就是可以理解的?

  马立诚这个大知识份子有强硬的日本后台和其它后台,这使他可以轻视中国民众对他的反感,甚至一夜之间成了日本右翼的红人,而吴先生连名字是什么都不知道。

  也许吴先生背不了甘地和法兰克福学派的洋洋宏论,更不会哈腰从日本人那里接过一叠叠日元钞票,但我要说,他是我敬佩和感谢的人,他才是我们民族精神的代表。

  我想,大部份中国人都会赞同我的观点。中国人是不可辱的。

  写到这里,我不禁在心中朗读起“五人墓碑记”:

  “而五人生于编伍之间,素不闻诗书之训,激昂大义,蹈死不顾,亦曷故哉?且矫诏纷出,钩党之捕遍于天下,卒以吾郡之发愤一击,不敢复有株治;大阉亦逡巡畏义…。由是观之,则今之高爵显位,其辱人贱行,视五人之死,轻重固何如哉?令五人者保其首领以老于户牖之下,则尽其天年,人皆得以隶使之,安能屈豪杰之流,扼腕墓道,发其志士之悲哉?”

  作者:岳东晓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日关系 » 中国不可辱的民族精神 浏览数

没有评论 »

  1. 游客 说:,

    2005年05月31日 星期二 @ 11:00:35

    1

    可怕!!!!岳东晓,你让我回想起以前的红卫兵!建议你去看看心理医生,希望大多数中国人不认同你的观点,否则中国人会变得连塔利班恐怖分子都不如— 有疯心没贼胆的!!!希望中国的民族精神体现在奋发图强上,而不是对自己国人的变态举动!老天、用用你的脑子,别再幼稚了。 就像,小孩子自己被椅子碰到而伸出手打椅子一样。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