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盾:从萨达姆是该“挨打”还是该“倒台”想到的……

  今天春天,以美英为首的多国部队,在没有经过联合国同意和授权的情况下,悍然向具有独立主权的国家——伊拉克发动了战争。而这场战争从还没动武之时,就遭到了世界一切爱好和平的人民的反对,抗议示威的游行队伍遍布世界各地。

  从这一点出发,萨达姆似乎不该“挨打”。

  可是,战争依然爆发了。而且战争并没有依照我们几乎已经习惯了的“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和“小国能够打败大国,弱国可以打败强国”的方式来发展。战争初期,虽然美英联军的部队也受到了“顽强”的抵抗,但还不到一个月,巴格达沦陷,萨达姆失踪(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一夜之后,原本在电视上看到的要与侵略者誓死战斗到底的“人民”,在萨达姆政府“真空”后竟然变成了“打砸抢分子”。许多公共设施遭抢掠,更多的文物被破坏,只有高高耸立的萨达姆塑像,是用大型机械才能推倒……

  从这一点出发,萨达姆似乎更应该“倒台”。

  在战争进行的同时,CCTV不仅连续报道战争实况,而且还在多个频道上开设了有关伊拉克战争的评述节目。每天新闻过后,几位“国嘴”尽情发挥他们的想象力,为同他们一样不了解战争情况的观众,“预测”战争“未来的进程和走向”。

  一天,当三位嘉宾为第二天联军的下一步作战方向各抒己见时,女主持人突然说道:“你们关心军事进程,但我作为一个女性,一个母亲,更关心巴格达的孩子和母亲……。”此话一出,一位嘉宾为此震怒,动情地反驳道:“你以为我喜爱战争?七十年代我在那里工作时,伊拉克有油有水,家家都有小汽车。可这20年,先打伊朗,后打科威特,硬是把一个富得流油的国家糟蹋成这个样子!”

  看到这儿,每一位热爱和平和自由的人,都会有自己对这场战争的看法。

  最近我接了一个公司的培训课程,企业老板对我即是“慕名而来”又是“寄予厚望”。我虽再三解释培训不能解决企业所有的管理问题,但通过培训还是可以帮助企业管理者达到一定的管理作用。

  培训开始后,我自认为我的培训课程的内容是符合这个企业管理实际的,课程中的一些实操方法也能解决他们企业管理中诸如沟通、授权、组织结构设置的一些问题。但令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先是企业的几个中层问我与他们老总是什么关系,老总会听我的吗?接着是有位副总约我“喝茶”,也问及我能否改变他们老总之类的问题。最后,原计划三个月(两周一次)的系统培训,在进行两次之后,回收上来的培训反馈表(约80人参加)就由第一次的48份锐减到第二次的8份。而就在这可怜的8份反馈表中,竟然有3份(无记名)赫然写着:教师水平太差,根本不能解决公司的管理问题。

  伊拉克的人民从出生就只能是“伊拉克人”了,因“爱国”和其他的原因,他们必须“热爱”和“拥护”萨达姆;就像饿着肚子的朝鲜人民只能“热爱”和“拥护”金正日一样。但是,我培训的那个企业员工并不是这样,他们有“双向选择”的权力和条件,那么他们为什么会这样呢?!难道他们真得喜欢老板的“独裁”与“霸道”吗?!

  幸好我有“自知之明”,对于整体评价低于60% 的培训,我不收费(我自认为培训费用可以打折,但培训的质量和水平绝对不能打折);下一步就是我如何即给老板留“面子”,又给自己下“台阶”的事情了。只是,我总认为这事儿似乎并不能就这样“不明不白”地完了;可是想想萨达姆,这事不这样完了还能怎样呢?!

  对了,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让“萨达姆”自己改变自己,也许就不会有今天到底是该“挨打”还是该“倒台”的命题了。而对于那个老板的命运似乎还不至于如此“悲惨”,但面对着市场如战场的竞争环境,他还能有什么好主意,他还能选择些什么,我等着看呢……

  2003、7、14、

  作者:李盾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杂感随谈 » 从萨达姆是该“挨打”还是该“倒台”想到的……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