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喜晨:东北发展与国家战略

  对于中国来说,以长江、黄河中下游地区还有淮河、海河流域所共同构成的中原地区,既是中华文化的发源地,也是中国政治经济文化等的重心所在。以上海为中心的长江三角洲经济带和以北京为中心的环渤海经济圈就是这个广义中原地区的两个最大经济生长极。而以香港、深圳和广州为中心的珠江三角洲经济带,事实上在祖国的南大门处已经形成了带动中国经济成长的另一极。很多人因此就认为,在国家的沿海地区已经构成了从南到北比较完善经济格局。并有人进一步指出,只有位于这三个极上的香港、上海和北京才有可能成为国际大都市。

  事实果真如此吗?就让我们面对地图,重新审视一下中国的版图吧。

  中国的版图如同面向太平洋报晓的雄鸡,两只鸡腿——台湾岛和海南岛有力地伸向太平洋,胸部和腹部得到太平洋的充分滋润,雄鸡的鸡尾——西部高原也有力地高高翘起。再看雄鸡的鸡头,就不那么壮观了。整个鸡头被牢牢地封闭在内陆中,鸡嘴——图们江三角洲就只差那十几公里,但就是喝不到太平洋之水。整个鸡头也只得靠从脖颈根处逆向吸水来维持。原来我们的经济布局和沿海开放战略处于忽视了几乎整个鸡头的局面。

  中国位于亚洲的东方,幅员广阔,南及东南亚,北及东北亚,西及中亚。面对世界经济重心逐步东移和即将到来的太平洋时代,中国的珠江三角洲经济带无异是东南亚的最重要的经济中心之一。但是对于东北亚呢,也许有人会说中国有环渤海经济圈。但是不要忘记,东北亚是由中国的东北、朝鲜半岛、日本列岛、俄罗斯远东以及蒙古所组成。环渤海地区只是东北亚的边缘或者说是其与中原地区的连接点而已。

  对于中国来说,东北亚也远比东南亚重要。在历史上中国人认识到这一点,用了几千年的时间。

  历史上,中原逐鹿式的争霸和改朝换代,一而再、再而三地重复了几千年。作为统治中心的都城也多选择在中原的西安、洛阳等地。期间虽说来自北方的威胁不断,但多将其视为游牧民族的袭扰。修长城防御、出兵围剿、通婚封王安抚等等手段几乎用尽,但忧患并未根绝,而且有越来越甚之势。从宋朝开始这种威胁已经从量变发展到质变。先是两个当朝皇帝被掠走,成了囚徒;接下来就是一次次的灭顶之灾。辽、金、元、清等兴起于北方的国度都不同程度地统治过中原。也许是出于偶然,终于有一天,中华民族意识到,不是在中原的中央,而是在北端——燕山脚下那块不大的盆地上建都,才更有利于稳定中华帝国的统治,北京作为都城越来越成为统治者的上选。也有人总结出选择长江一带建都城者朝政多不稳定,也少长久的结论。而来自岭南地区的威胁与来自北方的威胁相比小之又小。

  究其原因,北方民族多健壮、彪悍、善骑射,在主要靠刀枪长矛战斗的古代有天然优势。更重要的是,东北地区广阔的大平原与周围并不很高的山地、草原相得益彰,无疑是中国版图内的第二中原,哺育中华儿女的能力并不逊色于关内的第一中原。因此也就出现了北方之国从统合部族开始,不出几代,在国力并不很强的情况下,就可以直取中原。

  由于对东北重要性缺乏足够的认识,也就屡次走入历史的怪圈。那怪圈就是:东北是片富饶广阔的土地,然而却几度离中国而去。清朝以前的古代是这样,民国以后的近代还是这样。什么时候才能走出这个历史的怪圈呢?眼下的东北到底为什么又在走向衰退?难道还会继续那徘徊于国内和国外之间的噩梦吗?

  对于最后的封建统治者——清朝政府来说,东北地区是其民族和政治资本的发祥地,对东北不能说不重视,而且应当说珍惜东北清朝最甚,但是最后还是走入了那个历史的怪圈中。原因是只知道守卫东北而不重视开发东北,一心要保护龙脉的风水。这种政策国家强盛之时还不出问题,国家遇到困难就会力不从心,一旦国力衰落时孤军守荒野的政策就会导致国土的沦丧。

  历史已经走过了靠大刀长矛争天下和坐天下的时期。空手夺枪,小米加步枪的人海战术就能战胜机械化军队的时代也一闪而过。世界进入了靠经济和军事实力、科技优势取胜的新时代。用都城占据要害位置来稳定国家统治和维护国土完整的效果也越来越小了。从这个意义上说,已经获得经验,既把都城选在北京就可以稳定全国的历史经验有可能正在过时和失效。拥有经济、军事和科技优势才是立于不败之地的法宝。

  东北亚地区有俄罗斯、日本这样的具有全球意义的强国,也有已经踏上半块跳板的世界唯一超级大国——美国。就是在二战结束之际,以缺乏自我管理能力为由,由一个美国中校在地图上一划就被两分的朝鲜半岛,一旦统一其实力也不可低估。列强从鸦片战争开始侵掠和瓜分中国之梦,以新中国的诞生为标志被宣告破产。但后遗症并未消除,其中造成中国折损大片江山至今仍不能收复的几乎都在北方。将被强占的黑龙江以北以东之流域、独立出去的外蒙,及目前中亚5国原属于中国的领土加在一起,清末民初时期我国丧失的领土达300万平方公里以上,超过目前国土面积的三分之一,并以在东北亚地区丢失的领土为最多。从图们江口直至黑龙江口甚至更远,大片的近海和长长的海岸线也因此彻底丧失。目前中国只剩下了从中朝边境的鸭绿江口到中越边境的北仑河口、被朝鲜半岛和印度支那半岛所包拢的一片近海和一段海岸线。

  世界冷战格局结束后,似乎为中国提供了难得的和平发展机遇。但也必须看到,来自北方的三大威胁——俄罗斯、日本和美国,并没有消除。目前也只是暂时缓解而已,有时甚至是暗潮汹涌。项庄舞剑意在沛公者有之,明修栈道暗渡陈仓者有之,故意和无意引狼入室者有之,寻机复活军国主义者也有之。

  台湾问题已经成为我国内政、外交上的心病。台湾问题一日不解决,民族富强和大国地位就不能真正实现。还有人将没有实现统一的中国比喻成一只蹩脚的雄鸡,医治好台湾这个雄鸡之脚就是中国目前的头等大事。更有人借鉴清康熙收复台湾的经验,提出解决台湾问题的战略。但所有这些都有忽视鸡头安全之嫌。照搬康熙战略,既没有提高之处,更没有学到康熙解决台湾问题必先解决北方问题的精髓。

  有人将排列在我国海洋前方,包括台湾岛在内的从北到南一连串列岛群,看作是中国谋取海洋战略的障碍。认为只有收复台湾,才能突破外强的海上封锁,似乎我国已经进入了全球海洋时代。甚至有狂妄者提出了肢解印度、占领日本、打残美国等叫嚣。在这些人眼里,苏联的分裂就是俄罗斯帝国的分裂,日本战败之后没有军队就没有了防卫实力,美国也成了一捅就破的纸老虎。看来他们都忘记了中国的国力刚刚好转,内部的不稳定因素仍然存在、列强瓜分我国的贼心仍然不死、机遇和挑战并存的严峻现实。

  中国政府一直在谋求一个相对稳定的国际环境尤其是周边环境,以便专心致志搞经济建设。但很多人没有注意到“谋求”和“相对稳定”等关键点,并拿当初美国的发展时期的周边环境来套用。

  也许是国家的大文人、大战略家多出自南方的缘故,一谈到国家,头脑中就浮现长江、黄河、淮河、海河所组成的中原地区,谈到大江大河就是长江、黄河还有珠江,似乎松花江、黑龙江和辽河在他们的记忆之外,这就是中国的主流观念。但正是这种观念的误导,中国才一次次地重复上面提到的那个怪圈,而且付出的代价一次比一次沉重。

  一个国家级工程咨询公司为图们江地区所作的综合开发计划明确地注明,图们江地处北方的寒冷地区,有半年左右不适合搞海洋运输作业。图们江口地处北纬43°,但是世界上的大多数发达国家都处在比图们江更北方的地区,欧洲的英国、法国、德国、荷兰、俄罗斯都在北纬43°线以北,意大利的罗马、美国的纽约恰好在这个纬度附近,这些地方的城市、港口不都发展得很好么?那个被叫作统治东方的海参崴就处在图们江口北边。人们习惯上将发达国家称为西方国家或北方国家,笔者认为称为北方国家更贴切。南南合作、南北对话都是建立在这个概念基础上的。

  再看国家的经济发展布局,有沿海开放战略,有西部大开发战略,就是没有开发东北战略。东北,本应在国家安全和经济发展战略中占据重要地位,似乎变成了被遗忘的角落。新中国的前30多年,东北一直是国家的经济龙头之一,工业基地作用自不必说,资源供给、支援内地建设和解决粮食问题等方面也起着重要作用。那时东北几乎支撑着国家经济的一半。大连也是国家当时第二大海港和最大的外贸港口。

  但自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后,东北却步入了发展的泥潭。大批国有企业处于困境,工人处于失业边缘。有人将之归结为东北人懒惰,及东北的重工业落后于时代潮流,还有人认为是东北的官员太黑、无能。但笔者要问,连大庆油田、森林木材业也连年亏损,能说是产业结构的问题么?那么多的军工企业,不许转产也不许重组,工人有劲无处使也是由于懒惰吗?那些长期半闲置的军工企业会老化和落伍,大批的熟练工人也会老去和流失。同样的经营方式,在某些地区被当成了成功的英雄大树特树,但在东北却被当成犯罪能说是公平和平等吗?曾经有人做过统计,说全国的10大私营富商,东北人占其中的4席,说明东北人并不差。一个事实就是,一旦东北出现好官、有能力的官,就会被调出去支援那些发达的省份了。不可否认,中国目前还是靠地方官员到中央要政策、争项目、分利益。

  谈及近代国耻,令国人记忆最深的莫过于南京大屠殺,却很少有人知道南京大屠殺祸起东北。将抗日战争的起点定为1937年的华北卢沟桥事件,而不是1931年东北丧失的奉天9. 18事件,好像日本侵占东北和东北抗日是外国的事情。如果后来不是苏美等大国强行介入,面对宁可放弃日本本土也不放弃满洲的强大日本军国主义者,当抗日战争胜利收复国土时中国是否要止于山海关,重蹈明朝防守长城之战略,仍然是个很大的疑问。

  不论将其看成国内民族矛盾也好,还是外部矛盾转化为内部矛盾也好,起家于东北地区的清朝,开创了几百万小民族统治几万万大民族长达200多年的先例。这个近乎完美也是最后的封建统治,无疑会引起周围豺狼虎豹欲图占领和统治中国的妄想,也使他们找到了进攻中国的最佳地点,而且已经有了对俄日来说是有幸、对中华民族来说是不幸的实际试探。

  对于最新版的中原逐鹿——解放战争的大决战,就是从东北地区开始上演,历经辽沈战役、淮海战役、平津战役。

  美国之所以能用不到200年的时间就完成了从建国到成为世界第一强国的过程,很多人都将其归结为美国的国家体制和社会制度。不可忽视的因素,实际上,美国是“第二欧洲”,并且是统一、独立的“第二欧洲”,美国一直与欧洲站在一起也是这个原因。我们习惯上将美国和欧洲称作西方或是欧美,只是没有用欧洲和第二欧洲去称谓,更没有按第二欧洲去认识。试问,如果美国实行日本式的国家体制和社会制度,美国就不能发展到如此强大吗?答案应该是更强、更霸权的可能性更大。

  有人会说日本也是典型的东方国家,不是很快完成了工业化转变吗?但是这些人忘记了日本长期处于学习外来经验的心理状态之中。从学习中国转到学习西方,只是换个老师而已,只需短期的心理调整和观念转变。接受一门新课程和一个新老师,对于已经当了1000多年学生的日本来说并非难事。

  中国和欧洲,都需要解决发展和统合的问题,但在历史上却走过了不同的道路。欧洲经过一定时期的发展后,目前的主要矛盾是需要统合;中国是长期统合之后,目前的主要矛盾是需要发展。二者的目的又都是为了更进一步的发展。中国与欧洲,不仅面对的主要问题不同,而且面对的国际环境也不同。欧洲与美洲已经成为既合作又有冲突、相对独立的利益集团,在苏美两个敌对阵营终结后的今天,尤其是这样。欧洲统合成功,就将重新恢复世界经济中心的地位,否则就会沦为二流地区。中国如能成功发展,就会重新进入先进国家行列,否则,就有可能象南亚和西亚那样遭遇瓜分的命运。

  中国的发展不能是放弃东北的发展。与外强瓜分中国之前相比,中国目前在东北亚保有近三分之一的领土,最富裕的松嫩平原还在中国的掌握之中。如果没有清末民初的几千万移民闯关东,而只有日本260万的移民及二战胜利时苏军的进入,那么东北被外强占领就会成为永久的事实。不注重发展东北经济,整个国家难以真正富强起来,无疑也是孤兵守荒野的翻版。

  东北必须加快发展。

  当拖着劳累和病痛的身体,用三个夜晚草拟完该文的时候,我的心中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看了据说是出自朱总理之手的那篇“争霸天下”中关于对北方的叙述后更是如此。好了废话少说,如果与本人一样,觉得东北亚事关中国的发展和存亡,也欢迎看本人在“兴国论坛”上的“通向日本海(东海),中国在东北亚的最重要希望”等贴子。

  是能争到在大连设立股票交易所,还是能争到在珲春、黑河、绥芬河或满洲里设经济特区?恐怕连建城市地铁也要往后排,直到国家觉得太多喊停为止。

  自中国共产党十一届三中全会提出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实行改革开放的政策以来,伟大祖国在短短的20多年时间里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综合国力迅速增强。这其中,先后实施了以建设深圳经济特区、上海浦东大开发为中心的沿海开放战略,发挥了龙头带动作用。

  很多有识之士认为,21世纪世界的经济重心会移向太平洋沿岸,甚至认为世界会进入太平洋时代。因此本人认为,国家应该继续支持沿海地区较快发展。

  中国濒临大海,拥有长长的海岸线,从广西东兴的中越边境,经过广东、香港、澳门、福建、浙江、江苏、上海、山东、河北、天津,到辽宁丹东的中朝边境,还有台湾、海南等众多岛屿,可谓漫长;有南海、东海、黄海和渤海4个大海,可谓广阔。

  但是这漫长的海岸都是一个海岸,四个大海实际是一个海——中国海。本来中国还濒临另一个海——日本海(东海),从图们江口一直到黑龙江口甚至更远,中国在日本海(东海)沿岸拥有大片领土和长长的海岸线,还拥有库页岛等众多岛屿。但是沙俄在100多年前的大肆抢掠而使中国失去了日本海(东海)沿岸的所有领土,1938年爆发的日苏张鼓峰战役,又使中国顺图们江出海航行权被迫完全停止。

  从经济发展、对外开放和发展与周边国家友好经济往来等方面看,中国都迫切需要拥有一个直接通向日本海(东海)的港口和通道。中国的版图如东方报晓的雄鸡,而图们江口恰好处在雄鸡的鸡嘴上。目前,从中国的防川顺图们江到日本海(东海)仅仅15公里,中国距日本海(东海)岸边的波谢特湾就不到4公里了。就是差这么一点点,鸡头被严严实实地闷在内陆里,雄鸡被完全隔离在日本海(东海)之外。顺图们江出海航行权因受邻国阻挠而不能完全恢复。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曾规划中、俄、朝、韩、蒙、日6国合作开发图们江地区,机会难得,也非常值得利用。中国顺图们江出海航行权是清朝的吴大澂在1886年不畏强敌争回来的。为了让中国这只雄鸡能喝到日本海(东海)之水而更强壮,应该让中国重新走向日本海(东海)。从理想变为现实需要集思广益、达成共识、形成合力。

  作者:马喜晨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东北发展与国家战略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