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立中:中国经济问题的再思考

  不可否认,中国经济近几年取得了巨大的进步,无论从宏观统计数据,还是我们的感同身受都可以证明。但是,中国经济还是存在着一些重大缺陷和隐患,概括起来,中国经济的主要问题是: 一、国企困难,拖累经济整体发展;二、金融体制有欠缺,银行不良资产率高,股市不规范;三、农村发展不力,对经济和社会稳定形成巨大的隐患;四、内需不足,消费和民间投资未充分启动. 。这些问题的存在将是中国经济跨上新台阶的主要瓶颈。

  一、对一、二问题的解决,现在看来光靠国企本身改革不行,工商经济的主要行业和金融业要尽快向民营化转移,不管国有企业改革进展如何,只要民营经济起来了,占据了工商经济和金融业的主导地位,中国经济的主体就不会垮。

  1、以前最大的问题是中国经济的主体是最无效率,最不可靠,积重难返的国有企业,那风险实在是太巨大了,因此,如果民营经济占据了工商和金融的主导地位,1、经济主体的所有权的明晰,使得经济的发展有了极大的自我发展、自我约束的能力,依附于上的国家财政就有了保障,国民经济风险大大降低了。2、民营企业将大量吸纳国有企业的下岗职工,使国有企业改革有了回旋余地,并成为解决城市就业问题的主要依托;3、由于国有企业的腐败造成的干群冲突将由于国有企业的萎缩而降低,社会矛盾有缓解的可能性。

  当前的国有工商企业和银行改革的最低目标应该是稳定住两者的下滑趋向,从而稳定住中国经济的整体,为中国工商经济和金融指向民营化的整体转型赢得时间。因此,当前的工作是国企业改革——包括国有工商企业的改革、降低国有银行的不良资产等——和扶植民营经济两手抓,不能把所有希望寄托在国企的改革上,相反,可以更加期待民营经济的大发展。

  2、在这个整体背景下,国家要彻底抛弃意识形态的束缚,全力扶植民营企业的发展,要尽量扩大民营经济进入的范围,支持民营企业对国有企业的收购,现在,国家把吸引外资本作为重要的政策来实施,但是外资对中国经济的控制力过大的问题值得注意,中国经济还面临国家控制力的问题,千万不要将跨国公司在华分公司当作民族经济的组成部分。因此,在政府采购,国有企业招标,和国有企业引入非公有资本入股转制的过程中,在相似条件下,要向民营企业倾斜,支持民营企业做大做强,最终目的是将民营经济提升为民族经济的主体,国家主要依靠民营企业维持和加强国内经济的控制力。

  实际上我们已经看到,在轻工业和高科技产业和第三产业中,民营经济上已经占有主导地位,现在要促使民营经济全面接管经济的各个方面。我曾在国有企业,外资企业中工作过,现在我正在民营企业中服务,我们企业99年开业至今发展极为迅速,从无到有,迅速成为行业中新星。与国有企业比当然有如天壤之别,我在国企有被社会抛弃的感觉,即使比外资企业还有过之而不及,就是管理上还有比较多的问题,但是在这种机制下,管理问题是一个可以有充分的主观欲求和动力被解决的问题。

  3、至于国企改革,宗旨还是中央提出的股份多元化的民营化指向,具体做法是大型国企业国家相对控股民营化,其他国企多种方式全面民营化。抓大放下是对的,前几天,一汽、二汽已经分别和外商合资,并且没有失去控制权,三大石油公司都已海外上市,几大电信公司中联通已经海外上市,其他公司也准备海外上市。国家对国有大企业的改革思路是联合、重组、上市引进战略投资者,整体思路正确。但是国有企业中根深蒂固的坏毛病要彻底克服,还需要在管理上下苦工夫,好在这些改革是在全新的所有制下进行的,比单纯的国企内部的管理改革更有改革的驱动力。对于其他中小型国企,可以主要通过拍卖给民营企业和外资企业转换所有制,一卖了之在理论上并无错误,但是在拍卖前后应该做好工作,保证国有资产不因此流失,还要保证企业职工的利益。对这个问题不应退缩,应该在做好准备的情况下稳步快速推进。

  我们可能看到,几年后,没有多少人再会关注国有企业改革这个问题,因为国有企业可能已经对中国经济和就业形势没有决定性影响了。

  4、关于金融体制问题,还有一个证券市场的问题,证券市场( 以股市为代表) 问题多多,其他问题通过加强监管还可应对,最难解决的问题是股票全流通问题,因为股票不能全流通,造成了市场的人为分割,实际上造成中国股市的最大隐患。国家肯定清楚地认识到这一问题,但是由于全流通无疑将影响到5000万股民的切身利益,使得国家对这个问题顾虑重重,没有采取激进的全流通策略,总之,在股市的存量上进行全流通看来不可能。那还可以在股市的增量上想办法,可以使新上市的股票全流通,并且坚决实施三年亏损股票退市的工作,中国股市其实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如果从现在起,新股上市全流通,不良股票退市,或是重组以后全流通,几年后,遗留下的全流通问题的解决相对而言影响将小得多。

  二、关于内需不足的问题,关键要解决消费和投资中存在的问题,只有扩大消费和投资力度,才能把内需市场逐级扩大,以城市为例,主要途径是提高居民的收入水平,居民的社会保障水平和对民间投资行为的促进上着手。

  1、要提高居民的收入,最主要是提高各个产业部门的工资水平,国家也有此意识,但是从理论上讲国家只能直接给公务员和事业单位的人员加薪,无法直接给其他部门的人员加薪,这一点被人广泛质疑,其实国家没有错,不足的是国家没有提出提高各部门人员工资收入的办法。我认为,在劳动力普遍供大于求的情况下,无法通过劳动力稀缺促使工资水平提高的情况下,国家可以根据各个城市的实际情况,通过规定最低工资水平,并强制性地规定最低工资的年增长率,使各部门人员,尤其是低收入人员的工资在国家根据实际情况控制下强行提高。实际上企业主给低收入人员加这点薪根本算不了什么,只是把他们的一小部分利益转让出去了,但是对低收入人员来说影响就很大了,对国家内需的贡献也会很大。

  2、促进居民的社会保障水平的提高,一方面可以依赖国家主办的养老,失业基金,另一方面,可以主要依靠保险业的大发展进行,保险业可以从更细致和更灵活的方式为顾客提供各个方面的保障,使顾客感到被无微不至地保护,而且如果保险业充分竞争,顾客群细分化的充分实现,那么保险业将使得各个层次收入水平的居民都能得到各种层次,各个方面的保障,这样一来,居民就更可以放心花钱了。同样,保险业还可以将保险服务延伸到农村,覆盖更为广大的群体。保险业的发展无疑放大了居民和农民的消费水平。这样,就回到上面的问题,要不遗余力地促进民营经济进入保险业,促进保险业的发展。可喜的是,目前已经出现了保险业大发展的趋势,而且已经有多家民营经济体进入了保险业。

  3、促进居民的投资,现在看来,证券市场一时还规范起来,国家对剧烈改革可能对证券市场和社会造成的影响顾虑重重。而现在,各大保险公司都推出了投资保险,这使的居民的富余资金有了很好的渠道,而保险公司可以通过正规合法的渠道向社会经济的各个方面,尤其是基础设施和有确定收入的长线行业进行投资,实际上引导了民间资金进行聚合和投资,民间资金完全可以以此思路进行聚合和投资。

  另外,现在有了一个趋势,大量的民营企业赴香港上市,我认为这是一个好事,它为民营企业获取资金加速对国内的投资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国际化的渠道,并且有助于民营企业管理现代化、市场国际化。

  通过以上三个方面的措施,可以提高消费和投资的水平,从而扩大内需市场的规模。内需市场极为重要,它不仅仅对国民经济的规模的发展具有最重要的决定权,而且是国际政治斗争的最为重要的砝码,因此我们不仅要扩大内需市场,而且要主要依靠民营经济把持内需市场的主导权和控制权。

  三、至于第三个问题的农村问题最难解决,主要有农业(包括农、林、牧、副、渔等)产业化问题,农村的就业问题,城乡差距问题。

  1、农业产业化的目的是提高农业生产的生产效率,增加农民收入,抵御中国加入WTO 后,国外农产品对中国市场的冲击,保持国内市场份额,这个问题相对其他问题最好解决。关键还是要鼓励民营经济进入农业,由于城市居民对农业产品质量和深加工程度的日益提高和餐饮业的快速发展,适销对路的高质量农产品有利可图,这样就会大量吸引民营经济和外资经济进入农业,而这种现代企业进入农业必将给农业带来产业化的革命性影响。对于农民来说,可以以各种方式进入农业产业化流程中,一方面可以依据要求,以独立供应商的身份向企业提供合乎规格的农产品,一方面可以以雇员和土地事实拥有者的身份,成为规模经营的农业现代企业的雇员,收取地租和工资的双重收入。(在这里,农民的土地的自由买卖应该极为慎重,因为土地对农民的重要性甚至可以上升到生命的高度,失去土地的农民如果失去其他收入来源,将成为大规模的流民,对社会的冲击实在太大,因此土地出租是农村土地流动的最好办法,一方面可以促进规模农业的发展,另一方面,土地还在农民手中,基本的生活保障被保留了)。这样,农民的个人生产就进入了循环良好的市场经济的体系中了,这是中国农业的发展方向,现在已经有此大发展的趋势。对于这一点,中央和各级政府已经有了清晰的思路,

  2、农村的人口实在太多,就业问题是政府头痛的大问题。农村就业的主要途径有:1、进入农业生产;2、进入农村工业企业就业;3、进入城市就业。

  现在进入农业生产的农民已经基本饱和;而农村工业企业由于近几年竞争的加剧,农村工业企业已处劣势力,吸纳的劳动力大不如前,甚至已由工业企业又退回到农业中去了;进入城市就业的人员由于前几年的高速增长和城市下岗人员的增加,人员数量增长也趋向饱和。

  因此这三个途径解决农民就业问题还是不够的,更好的途径是农村城市化。当前城市化的难题:一是由谁来投资进行城市化建设;二是大部分农民进入城镇的生活成本太高,无法继续下去;三是进入城镇的农民要改业,但是没有那么多的非农业就业机会。

  政府应该以价格杠杆原理促进农村城市化的发展,比如可以根据经济发展情况,选定一个比较发达的中心村镇为该地区城市化的中心地域,划定一个人口导入住宅区域,以低廉的土地价格为农民提供住宅地,国家实际上将土地收益转移给了农民,同时调高其他地区非农用地的费用,促进其他地区的农民向中心村镇投资建房,或者集资建楼,促进中心村镇的人气集中,而相对规模的人员集中,是农村城市化的必要前提。在这个过程中,农民实际上参与了城镇的建设。而且,国家可以通过土地收益向农民的转让,降低了农民在城镇中的生活成本。另外这种城市居民虽然进入城市居住,还是可以去他承包的土地上进行各种农业生产,也可以进入农村工业企业就业,同时由于城市化的初步成型,和农民进入城市后生活方式的改变,可以提供大量的劳动力进入这个城市的增加的服务业中就业。这样的好处是,农民可以保留其原有的就业方式,通过在城镇中居住,客观上促使城市化的加快形成。

  农村城市化也是缩短城乡差距的根本途径。

  作者:盛立中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中国经济问题的再思考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