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洪涛:中日之间两条“路”的背后是什么?

  最近,一系列有关“路”的故事在中日之间上演。有消息说,中国政府已经基本放弃了采用磁悬浮技术修建京沪铁路,更有海外媒体推测,如果采用轨道交通,日本将战胜德法,成为最后赢家。这是日本在中国极力争取的一条“路”。

  在日本要给中国修一条“路”的同时,也要从中国手中夺一条“路”。6月底,日本外相川口顺子访问俄罗斯时,就从东西伯利亚到纳霍德卡的太平洋路线石油管道建设计划一事,要求优先建设远东输油管线的日本段部分。在这项中俄本已谈妥的修建石油管道计划上,日本人横插一腿,险些使中国进口俄罗斯西伯利亚石油的计划中途夭折。这是日本处心积虑要争抢的一条“路”。

  日本在这两条“路”上下足了力气。在推销新干线技术方面,不仅相关公司派出了大批商业精英、技术专家来华推销,而且日本政府高层也亲自出马。数年来,但凡中日两国领导人见面,就会出现关于日本向中方推借新干线技术的报道。有报道说,日本驻华大使馆目前已将争取到中方采纳日本新干线技术作为首要任务,大使馆中三分之二的工作人员都在为此事忙碌。中国国内的一位资深记者对笔者讲,日本大使馆的一位高官曾经不止一次地向他询问过有关中国政府和媒体对采用日本技术的看法等“内部消息”。毋庸讳言,日本新干线技术确实享誉世界,京沪铁路采用何种技术,委托哪国公司修建本来是正常的商业行为。但是,日本在推销过程中从政界到商界,动用了一切可以使用的资源,使本来普通的商业行为罩上了厚厚的政治阴影。小泉首相前段时间曾说,给中国的经济援助中国人不知道,中国人民也不领情,让日本人民伤心了。其实,中国并不是日本最大的经援国。他在这个时候说这样的话,被认为是在暗示中国,可能会将京沪铁路建设权与日本给中国的经援捆绑到一起。

  政治化运作本也无可厚非,但若带有勒索威逼性质的做法肯定让人反感。当然,令中国人不自在的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日本插手中俄石油管道的修建。一位评论家指出,在修“路”的问题上,中国人充分见识了日本人的两张脸,一张和颜悦色,另一张却阴险狡诈。这两张脸令很多中国老百姓很难理解哪个才是真正的日本。在中国一个有影响的网站的中日论坛中,反对使用日本新干线技术的声音占据主流,而且还出现了“反对京沪高铁使用日本新干线技术!”的签名,截止7月20日的数字达到了12000多人。这样的民意反映至少让日本在华的推销工作大打折扣。

  其实,这两条“路”只是目前中日关系道路上的枝杈。围绕着中日两国关系如何发展的争论才是根本的方向性问题。今年年初以来,围绕对日关系,几位中国学者提出一些新思维,在中国学术界和社会上引起了一场争论。所谓新思维,就笔者理解,主要内容就是中国目前的利益在于搞好周边关系,谋求与日本的合作;中国民间和媒体不要再纠缠于历史,日本的道歉问题已经结束;日本对政治大国和增加军事力量的诉求都是正常的,不必大惊小怪;中国狭隘的民族主义一定程度上恶化了中日关系。一句话,中国应该宽容对待日本,走出冤冤相报的历史怪圈。

  不管是“新思维”还是“旧思维”,其区别的焦点就在历史问题上。但是,很多中国人不理解的是,作为受害者的中国人不仅没有听到正式的“道歉”和“真心忏悔”,而且回顾自己曾经流血的经历都似乎成为一种错误,都会招人烦,惹人不高兴。在中日关系的历史上,总是谁先挑起历史问题?不是中国,是日本。日本在历史认识问题上一而再,再而三地做出伤害中国人感情的事情才会引起中国的反弹———明目张胆地参拜靖国神社、肆意修改教科书、公开否认侵略战争。这些事情,光靠中国人单方面的“新思维”解决不了问题,反而会促使日本变本加厉地篡改历史。

  一位在日本常驻的中国记者告诉笔者,中国学者提出的“新思维”对日本来说如获至宝,这几位中国学者的话被日本媒体反复引用。“新思维”问题也显示了日本在华超一流的公关能力。一些提出“新思维”的中国学者基本都曾被邀请访问日本。一位中国学者发表了一篇不同看法的文章,日本使馆的一位高官随即便邀请他吃饭,并和他深入“探讨”中日关系问题。

  在一些具体问题上,日本人的聪明才智很少有人能够匹敌。尤其是在对待中国的问题上,由于文化和地理位置上的相近,日本人对中国人的了解超过任何一个国家,对中国人的性格和心理摸得一清二楚。但是,日本人明显缺乏德国人的胸怀和大智慧,如果日本人把主要精力放在如何发展好中日关系上,两国间现存的问题会迎仞而解。因为只要大路畅通,就不会出大问题。

  中国青年报2003年07月21日

  作者:石洪涛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日关系 » 中日之间两条“路”的背后是什么?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