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夕:2008年,我们奉演什么?

  我们往往一谈起自己的传统文化就眉飞色舞,是的,几千年的历史,古老的文化,足以使一个民族产生自豪感。古希腊古罗马的悲剧和史诗,意大利的绘画和雕塑,中国的散文,……又如俄罗斯的芭蕾舞,日本的相扑,中国的京剧,朝鲜的长鼓舞,非洲的草裙舞……

  申办2008年奥运的投票表决是在莫斯科举行的,当萨马兰奇宣布表决结果是“北京”时,全场欢呼,当萨马兰奇和普京握过手后,紧接着,俄罗斯的艺术家向这个国际盛会奉献他们特有的艺术珍品-《天鹅湖》,把热烈的气氛推向了高潮。这一激动人心的时刻,很多中国观众都从电视中看到。中国歌剧院首席歌唱家幺红很有感慨地说:到2008年,我们奉献什么?能否也拿出《天鹅湖》这样国际上认可的艺术作品来?

  是啊,2008年,我们献演什么?

  京剧大合唱?相声小品?三打白骨精?沙家浜?通俗歌手大联唱?民族舞蹈大串演?“射雕”片段?警匪搏斗场面?清宫时装表演?……应该承认,这是当前文化“拳头”产品,发挥了娱人的作用,有一些还是中国老百姓大年三十必用的“年夜饭”。愚者所见,要真是年夜饭,外国朋友可能会大声称赞“ok”, 大快朵颐。但是,地球上有不少人“品尝”艺术比品尝食物能耐得多,你在那里如数家珍,没准他会连连摆手:“no!no!”所以一件艺术品要国际朋友基本认可,那是不容易的。不要自我陶醉,不要孤芳自赏,冷静地客观地审视自己的文化艺术,在经济竞争十分激烈的今天,文化是否也应披挂出征?此其一也。

  2008年,我们献演什么?

  中国的文化艺术,重在魂魄。要有自己的风骨,自己的气魄。文化的引进,不能没有,但与科技的引进不一样。鲁迅先生主张要有汉唐气魄,闳放精神。“汉人对新来的动植物,即毫不拘忌,来充装饰的花纹。唐人也不算弱,如汉人的墓前石兽,多是羊、虎、天禄、辟邪,而长安的昭陵上,却刻着带箭的骏马,还有一匹鸵鸟,则办法简直前无古人。”(《坟? 看镜有感》)这种吸收,可以说是天马行空,只要是食物,壮健者就无须思索,大胆吃下去。“倘若各种顾忌,各种小心,各种唠叨,这么做即违了祖宗,那么做又像了夷狄,终生惴惴如在薄冰上,发抖尚且来不及,怎么会做出好东西来。”(同上)我以为这里有个界限,一是自身底气要足,即身体壮健,才能海纳百川,兼容并包。如果妄自菲薄,从头到脚及至每个毛孔,都崇尚西化,什么都是带“洋”字的好。洋服、洋水、洋博士、留洋生、……那就没有了魂魄,见了几个洋文字码,就说是新文风的到来。或者把国骂“他妈的”也洋化成“TMD ”, 什么“GPRS网”、“ADSL年”、CD、CCTV、STV 、CEO 、ISO 、MBA 、MPA ……在报刊、荧屏上随处可见,大有取代汉文之势的。以为新文化的光芒即在这些西方所带来的字词上,“这光芒要是只在字和词,那大概像古墓里的贵妇人似的满身都是珠光宝气了。”(《准风月谈? 难得糊涂》)长此下去,我们自己的好东西将丢失干净(现已在丢失),优秀的传统文化、体现中华民族风貌的优秀作品,到哪里去找呢?难道这就说明思想开放?或与世界接轨?呜呼!魂兮归来!此其二也。

  2008年,我们献演什么?

  “文革”十年,造成了中国文化的断代,这个毁灭性的破坏,令人不堪回首。“文革”以后,不少有识之士奔走呼吁,抢救文化,抢救遗产。但是这项工作并没有被有关部门“当作大事”,只是一些重灾区父老乡亲为了重建家园,另起炉灶,自发抢救传统,培养新人。紧接着,又来了一些甚麽“经济文化”,“现代艺术”,“作家”、“艺术家”、“导演”、“主持”开始懂得把自己的作品、音容变为货币,一夜之间,发现了自己的身价不可限量,浑身闪耀着金光。于是“名家”铺天盖地而来,简直前无古人,李杜苏柳,略输文财,唐诗宋词,稍逊风骚。兵马俑可以卖钱,成吨的苹果倒在沟里,也是“艺术”。当街脱光衣服,任由“艺术家”在身上涂抹,也可引来成堆的观众,造成“轰动效应”,一举成名。打桥牌、玩蝎子、吃喝拉撒……行行出状元,而一些专注于事业的学者专家,却无人知晓,得不到应有的支持。古老的传统文化,还在保鲜吗?此其三也。

  2008年,我们献演什么?

  早听说和尚也分科级处级,方丈是处级的话,客堂主持则是“正科”,一般沙弥,才是真正的“光头”。这种官本位,连佛门净土都不能抵御,文化艺术界自然当仁不让了。你再有本事,如果没混上个“正科”、“副处”什么的,那待遇就是不一样哪,工资奖金住房政治待遇等等,就差老鼻子了。所以大家伙为稻粱谋,非一个劲往仕途上奔不可,当然不会像先人那样,三更灯火五更鸡,去考个状元探花榜眼,现在不兴这路数。人太多,只好捷足先登,跑官要官、请客送礼、投怀送抱……官到财到,真是非常非常的奋斗,非常非常的仕途情结,非常非常的现实,非常非常的招数。老实巴交搞什么事业,饥不可食,寒不可衣,不如谋权,钱在权上,此道至为便捷,无须“吟安一个字,捻断数茎须”,多寒碜!可说白了,官本位是不能出文化艺术人才的,其为祸害,甚矣哉!文化官化,还有谁去为事业“独憔悴”?真正的新的文化国宝国粹如何脱颖而出?此其四也。

  ……………………

  2008年,是世界对我们体育事业的检阅,对城市建设的检阅,也是对中华文化的检阅。奉演什么,只是一个小小的窗口,但仅仅一个窗口,各国都充分展示最能体现本民族文化传统的而又能得到世界认可东西。我们能拿什么出来?是值得认真反思的。我们最好是站在世界的高度谈自己的传统文化时眉飞色舞,而不是孤芳自赏,自命不凡,或者是自欺欺人。

  北京的建筑业服务业正在为2008年的国际盛会繁忙工作,体育健儿也在秣马厉兵,挥汗苦练。在硬件方面,我们从来不落人后,也舍得花钱,但在既花钱又费脑筋还要掏真本事的软件方面,往往没辙。是没有人才吗?不是。甚麽原因,明摆着。

  离2008年还有五年的时间,现在反思也好,行动也好,还来得及(如果当大事来抓的话)。不要到时候临场发挥,来点儿小聪明,那可八成要玩儿砸了。十亿双眼睛是不愿意看到这一点的。

  作者电子邮件:kding1@sohu.com

  作者:何夕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文化视点 » 2008年,我们奉演什么?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