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风:尊重个体生命的存在——对“生”与“义”的再思考

  孟子说过”生, 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后人嫌它还不够简截明了,干脆把它浓缩为”杀身成仁,舍生取义”八个字,虽说我们一再科学地强调”仁”与”义”随社会的发展内涵在不断”进化”,但是两千多年来任何一个时代的领导者都推崇它并号召国人以生命来实践却是个事实,似乎认定了它就是极终真理。

  远的不用说,看看我们这些年来拍的战争片,悲壮崇高得让人不寒而栗,狼牙山五壮士可歌可泣,八姐投江催人泪下……这些英雄是先于银幕而存在的,他们以他们的生命实践了他们的信念,后人以不同的方式来宣传他们,纪念他们是完全应该的,他们也是当之无愧的。

  但是换一个角度来思考,做一个大胆的假设,如果,我们仅仅是说”如果”,如果狼牙山五壮士不仅仅胜利完成了掩护任务,而且正如事实发生的一样,他们进而作出了艰苦卓绝的顽强抵抗,直到失去了抵抗的能力,退到了绝境,然而他们最终没有选择跳下悬崖,而是放下了武器……同样八位抗联女英雄也没有选择没水而逝……再来作进一步的假设,我们仅仅是说”如果”,如果他们真的有幸能终于生还,那么,那么我们是否还能像对待英雄那样地去欢迎他们,我们是否还能进一步把他们推上银幕而使之成为银幕英雄呢?!

  银幕告诉我们”绝不能成为俘虏!”这又让我不由地联想到了在宁夏全军覆没的西路军中被俘后备受凌辱而有幸归队的红军女战士的遭遇,联想到了抗美援朝被俘的而有幸生还的志愿军战士的遭遇……现实也告诉我们”绝不能成为俘虏!”似乎是这样,我们被告知”生”和”义”之间是对立的,而且有且只有一种选择。

  但是在西方却有长官告诉士兵万不得已时应该保存生命,失去抵抗能力时应该欣然接受投降的事实。

  这又让我不由地思考到一个最简单的问题–生命存在的最原始的、最基本的价值是什么。生命存在的最基本的价值应该是活着。生命存在了才会有价值,活着是生命最基本的价值取向,人也不例外。当然人是一个特殊的动物种群,他还必须要遵从他的种群生活的组织原则,这就是所说的”仁”或者”义”,然而个体的人终究还是一个真实的生命,他首先需要活着,通过活着来体现生命的最原始的、最基本的价值–生,进而才能体现人的种群价值–义。

  我们的舆论宣传却常常轻视个体生命的存在,更不用说轻视个体生命的健康存在了。 为了解决国家的困难,你必须勒紧裤腰带,所以三年人为造成的”自然灾害”饿死的人难以数计; 为了解决国家的困难,你必须接受下岗,所以国家政策失误造成的阵痛无可推卸地由个体生命来承担……让人毛骨悚然的是从来就有人打着种群意志的旗号来无谓地牺牲个体生命, 封建王朝的更迭,史无前例的”文革”, 装神弄鬼的”鍅耣功”……不必再枚举了,在中国,轻视个体生命的存在所造成的恶果早已到了让人触目惊心的地步了。

  时代发展到今天,已经赋予了我们这样的使命,我们必须尊重个体生命存在,并且有责任让个体生命健康地存在,也只有以此作为我们一切实践活动的根本出发点和最终目的,我们的社会才可能成为一个健康发展的社会。

原载[网易“第三只眼”]

  作者:楚风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社会透视 » 尊重个体生命的存在——对“生”与“义”的再思考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意 说:,

    2007年12月02日 星期日 @ 02:10:58

    1

    有理,有趣,有个性.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