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生:中国农民生存状态的简易备忘录

  关于中国农民在中国全体国民中的比例,我这里采用“80% ”的通常看法。因为,江澤民在为《中国农民基本常识读本》所作序言的开篇写道:我国有12亿多人,9亿在农村。这里所透露的比例,也是近似于80% 。

  中国农民这个群体,是世界上最庞大的群体,其人口直逼世界人口第二大国印度,更远远超过美、英、法等西方七个富国俱乐部成员的人口总和。我愿意在此以具体数字说明:农民,这个占国民总数近8成的群体,他们在自己国家的权力和权利分配格局中,拥有什么样的比例、以及什么样的分配状态。

  一、政治权利

  (一)农民在中国的最高权力机关里拥有的比例席位:

  1993~1998年度,在全体2, 978名代表中占有9. 4% ;

  1998~2003年度,在全体2, 979名代表中的比例少于9% 。

  也就是说:在中国总人口中大约占有25% 的份额的城市人口,在全国人大里占有90. 6% 的席位;通过进一步计算,可以知道:每个城市人和农村人的席位之比是28. 9:1!

  (二)农民在国家中高级公务员队伍中的比例:近乎0% 。

  也就是说:在中国,真正有决策权力的阶层里,基本没有农民。

  原因:除非你是一个拥有(或者取得了)城镇户口的中国人,否则,你没有被选拔成为公务员的资格。

  对比:在世界的大多数国家,任何一个农村放牛出身的孩子,任何一个贫民窟里擦鞋匠家里出来的孩子,都可以期待拥有这样的机会——在自己国家里成为国家元首的机会。

  再对比:一个在中国农村出来的人,在自己国家的首都想成为一个司机、一个公共汽车售票员的机会都没有。——不是我捏造:你在1998年11月17日、1999年11月17日的《北京晚报》上可以找到刊载这种规定的公告。

  二、经济权利

  (一)关于农民的就业权

  前面说的“做司机”、“做售票员”的就业权利,就属于经济权利的范畴。尽管在“劳动法”有明确的条文规定“劳动者有平等就业和选择职业的权利”。但实际上,在建国后50多年里,农民从来没有享受到“平等就业权”。

  北京劳动保障局的扈小红,曾经公开对《中国青年报》记者闵捷表示:在北京,外地人没有这个资格。(内容在该报1999. 1. 28)。

  (二)消费水平

  据两年前国家统计局的调查:全国83% 的消费额产生在城市。这意味着:占全国80% 的农村人口,可供他们花销的钱不到总量的20% !

  也就是说:在花钱方面,在购买能力方面,一个农村人大约只及城市人的1/ 15!

  (三)经济赔偿权

  两年前,对重庆的綦江虹桥垮塌遇难者进行的赔偿中,有权的人施行了一种公然羞辱农民的赔法:城市身分者每人赔4. 845万元;农民出身者则仅赔2. 2万元!

  对比:在此期间,新加坡006航班失事。其赔偿标准为:每人40万美元。在这里,对遇难者没有国别、出身的差别对待!

  三、教育权利

  1999年《中国青年报》刊登了一项调查,这则调查报告在对北京多所高校2, 000余名学生的抽样调查中发现:

  这些学生里,28% 来自北京,30% 来自北京以外的城市,24% 来自全国各地不出名的城镇,只有18% 来自农村。

  调查显示:在中国这个城乡两阶层人口比为2:8的国家,人民上大学的机会比是8:2!也就是说:农民受大学教育的机会,只有城市人的1/ 16!

  另外中国财经报今年4月26日对10000学生调查,得出的这个值是1/ 13。

  这种畸形的局面,是怎么造成的呢?原因是:在“有中国特色”的教育资源分配与运作里,长期存在着人为设置的歧视性门槛。

  (一)收费门槛

  比如北京前些年对小学生的收费:北京孩子每年收400~500元的话,外地来的农民的孩子则收2, 000~3, 000元,甚至更高。

  (二)分数线门框(高考、中考各举一例)

  大学招考:1999年,北京一般理科院校招生,录取分数线是这么划的:北京考生421分;湖北考生(包括农民考生)535分,相差114分!

  高中及中专招考:1998年7月,山西省太原市公布本年度的中专分数线的录取公告显示:城镇考生录取线为376分,农村考生的录取线为532分,相差的额度竟然达到了156分!(据《中国财经报》,1998. 8. )

  决策者为什么这么做?山西太原市有关“部门”和“人士”的解释说:大幅度优惠城镇考生的现象“年年如此”,这么做的理由是“减轻城市就业压力”,“减少社会不稳定因素”!

  ……

  四、公共医疗:

  远东经济评论的曾经有文章报导:根据William  Hsiao 的研究显示,中国政府支付的医疗保健费中的68% 被中国最富有的20% 的人口所享有。他进一步举例说:在宁夏回族自治区,每年的医疗预算中的84% 被城市人口享有。农民获得的分配份额少得可怜。

  世界卫生组织在2000年度报告中,将全球各国医疗保健制度的公平合理性进行排名,结果在总共191个国家中,中国排名第188。中国是世界上在国民间对医疗资源分配最不公(主要是针对农民不公)的国家之一!

  写到这里,结论很明显:在我们这个“人民共和国”里,占中国总人口仅仅20% 多一点的城市人,享受着全国80% 乃至95% 以上的好处!

  所以,我们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在今天中国,农民的出路通常只能是:乞讨、打工、卖苦力、卖血、挖矿、偷渡……

  中国:什么时候,会成为一个消灭了歧视、人人真正平等的国家?

  作者邮箱 liveriver2001@yahoo.com.cn

原载:农友(http://www.nongyou.org)

  作者:淮生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国观察 » 中国农民生存状态的简易备忘录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