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生:给农民国民待遇是远远不够的,农民要公民待遇!

  李昌平先生是令人敬佩的勇士。他的勇,就表现在:敢于舍弃自己的既得利益(当一个乡镇的党委书记,是有不薄的油水的),大声呼吁:农民真穷、农村真苦、农业真危险;他为改变这样的处境,提出的一个主要药方就是:要求政府给农民国民待遇。

  我知道,这是李先生的主张,也是很多人的主张。实话说:对于这样的主张,我是不赞成的。非常不赞成。

  我的意思是:真给了农民国民待遇,依然解除不了农民的苦难;得到了国民待遇,农民也不能指望过上好日子;解放农民的根本之道,是给农民公民待遇;虽然在提法上仅是一字之差,却是一字值千金;农民是否得到公民待遇,是判断农民是否得到解放的惟一标准一——我说惟一!

  先说,何为国民待遇。中国加入了世贸组织,按照这个组织的规定,在经济领域(如投资、消费),中国政府要给外国人完全的国民待遇,比方说:一个叫约翰的美国纽约人,要在中国某地办一个企业,那么,中国政府要保证他:在纳税时,中国同类企业在某一税种的纳税额是5% ,你不能收他7% ;他去北京的故宫旅游时,故宫售票处卖票给中国人是40元人民币一张的话,卖约翰也得是40元,不能多收人家一分;他若要追讨一笔款同中国被告打一场官司,中国法院就不能因为他没有中国国籍,就不给他同等的民事权利;要不打折扣地给保护他的利益。

  这就是说:在经济权利方面,我们把他当中国人看,不能给他任何歧视;但是,在政治权利方面,比如选举权方面、担任政府公务员资格方面,我们必须把他当作外人看待,他就必须受到“歧视”(差异对待):他不能参与中国的选举、不能担任公务员职位、不能在中国任何一级的人大会议提出他想提的议案。

  确切地说:公民权利> 国民权利;公民权利= 国民权利+ 政治权利。

  国民权利低于公民权利的地方,缺在政治权利这一块,如选举权和被选举权,处理国家事务的参与权、表决权,参政议政的权利。

  只有具有公民身份资格的人,才有当家作主的权利。中国农民的苦难,就是政治权利长期被剥夺所导致的。

  打比方说:五九、六零年,我们的农民被饿死3000万。如此同时,我国政府却花外汇采购大批加拿大的粮食,去援助阿尔巴尼亚;可以想见:在我们这个农民占8成的国家里,如果我们的农民在全国人大常委会里哪怕占有4成议政的议席,那么农民就可以用投票权发话:在饿殍遍地的情况下,把这种“宁可自己饿死、也要拯救他人”的提案否决掉;可以要求通过新决议:动用一切手段,解决饿死人的问题。这样的话,别说3000万,就是3000人、300人都死不了。

  可见:没有政治权利,我们农民受了多么大灾祸;我们受了那么多的难,是因为我们没有政治权利。

  李昌平说,农民没有财产权(种植、经营自主权)、没有平等受教育权、没有就业权、没有平等赋税权等等这些“国民待遇”。

  共产党政权在未创建的时候,在鼓动农民去打倒国民党的时候,承诺说新政权建立后将让农民“耕者有其田”;之后,农民得到了靠自己的血肉征战换来的、法律规定完全归他们处置的私有土地(有地契为证);但是,政府搞无偿收回,农民一夜间,一无所有了——这是政治权利缺位酿造的悲剧。

  政治权利,是一种分配利益的权利,是一个参与制订决策的权利;如果我们农民有这个权利,一切损害农民利益的制度,在它没有出台的时候,就胎死腹中;任何对农民不利的政策,就不会有“出生”的机会。

  在今年3月召开的10届全国人大,占总人数80% 的农民群体,在人民大会堂里得到的投票权利不到9% (仅有的这些,缺乏农民授权者居多)。这说农民的政治权利遭到多么严重的践踏!

  在国际上看,也有许多例子,可以说明政治权利的重要性:

  几十年前在南非,占国内人口75% 的黑人没有得到公正的投票权利,所以损害黑人经济权利(包括严格限制黑人就业)的事情极其普遍;他们有了平等的投票权,代表他们利益的黑人总统(曼德拉)就成为总统,而一直不代表他们利益的白人总统黯然下台。这就是用政治权利运作“叁個代表”的操作案例。还有:在澳大利亚,土著公民权被剥夺的时候,是他们的日子过得非常悲惨的时候;在60年前的美国与加拿大、华裔移民在“排华法案”里饱受煎熬的日子,正是华裔移民得不到公民权的日子。

  我们的农民,长期得不到国民待遇,这是事实;按照我的分析,中国农民的权利缺失比人民预想的要更加严重:实际上长期以来,我们的农民甚至连外国流进来难民所享受到的“难民待遇”都没有得到!这样的情况令人揪心,必须得到改变;但是,我以为:农民不能满足于得到国民待遇——外国人通过和中国政府谈判的方式希望在中国得到国民待遇;但是,我们农民在自己的国家里,我们必须理直气壮地说:我们要得到宪法保护待遇!我们要得到公民待遇!

  香港的回归,是国家主权的回归;农民宪法权的回归,是公民人权的回归;历史将会证明:后一种回归对中国富强所起的作用将更加重大!

  中国的法律规定:宪法是劳动法、教育法、民法等等法律的“母法”;同理,可说:政治权利是国民权利的“母权利”;公民待遇是国民待遇的“母待遇”;

  皮之不存,毛将附焉?母之不存,子能存吗?

  国民待遇是一种外国人也可以得到的待遇,是一种“客人权利”;公民权利,是一种“主人权利”(“主人翁权利”)——我们农民,要争取做主人、争取当家作主的权利!

  农民要想争取权利,别争国民待遇;争得了此待遇,创得了份家业,也可能随时被剥夺。——这样的例子太多了。

  一句话:农民要争,就去争取自己作为公民的宪法权利、去争取和城市居民完全平等的选举权利、争取做人大代表的权利。

  农村的父老乡亲们,切记呀!

  作者邮箱 liveriver2001@yahoo.com.cn

原载:农友(http://www.nongyou.org)

  作者:淮生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社会透视 » 给农民国民待遇是远远不够的,农民要公民待遇!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