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生:农民那么苦,我们为什么听不见农民叫苦的声音

  农民的生活很苦,一直很苦。再来回顾一下、倾听一下全国人民已经熟悉的、一个在湖北鱼米之乡做基层干部的李昌平的一段叙述:湖北监利县农村,经常碰到老人拉着我的手,痛哭流泪盼着早死;小孩跪到我面前要上学的悲伤场面。

  为什么几亿的农民多少年来过得那么苦,却听不见他们叫苦的声音?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春江水暖鸭先知”,很多人熟悉这一出自苏东坡大人的诗句。很浅显的道理:水的冷暖,水里生活的感觉,与水关系最密切、与水保持“零距离接触”的鸭子最先知道。

  同样道理,农民的冷暖,农民的苦痛,也只有农民自己最清楚。李昌平说,他是建国后继梁漱溟、彭德怀后第三位向高层诉说农民疾苦的人,其实未必。即便就算如此,我要说,成年累月在土地上摸爬滚打的农民,他们对自己的苦要比梁、彭、李要感受得更早、更深、更直接、更刻骨铭心,因为这是真正的“切肤之痛”,这一点谁都不会有疑问。尽管我对以上三位、对任何坦荡耿直、有勇气说公道话的勇士心怀敬意。但我们该想想:一个人口基数达到九亿的群体,长时间经受着这么大的苦,与仅会“呱呱叫”的鸭子比,“我们”会说,会吼,为什么“我们”的苦不是从“我们”的嘴里最先喊出来的?而是由于一件偶然的事件(上书高层、且高层作出了反应)、出现一个偶然的人,“我们的苦”才进入了主流社会的视线。

  如果我们操自己的嗓子喊一喊,吼一吼,从常理上讲是会有效果的。

  套用毛泽东的一个表达模式:假如“数亿农民一声吼”,那么,可以肯定,“地球也应抖一抖”。我们有多少人呀!

  可是,为什么“我们”总是选择沉默,在受苦时?另外,相似情况以前也出现过:四十年前的往事:1959年至1961年,数百万计(采用的是最保守的估计值,因为没有权威的、政府公布的数字可以引用。可能是有权的人觉得,花些精力把这事调查清楚是没有必要的。)的农民被饿死,高层决策人“似乎”也不知道。我们农民也是这么的沉默。

  电视中,我们常能看到别国农民为表达自己处境、为捍卫自身利益,表现得非常不沉默、非常壮观场景。人数不足中国农民千百分之一的法国、西班牙农民在自己国家繁华街头、日本农民在议会中频频地向政府表达他们的利益诉求。

  可惜呀……一个一直号召“密切联系群众”、并视其为“优良传统”的执政党,一个曾轰轰烈烈地开展过“国情教育”运动的党,对我们真实的国情,对占全国八成的国民基本的生存情况不太了解。

  只要不是“指鹿为马”,只要不是睁眼说瞎话,谁都不能否认,一个社会的上下层之间是有距离的。范忠淹对此的概括是“居庙堂之高”和“处江湖之远”。有这么一个历史故事,很多中国人都很熟悉:两千年前,三国两晋时期,司马衷陛下当政。当“处江湖之远”的饥饿的农民被饿死无数,消息报上来的时候,“居庙堂”最高的司马皇帝很惊诧:为什么饥民那么傻,宁可饿死,也不吃瘦肉粥?!

  司马衷关于“肉糜的疑惑”反映了什么呢?反映了当时最高层对底层人民的生活是不了解的,两个层次之间在信息的传达方面是不通畅的。

  谁都不会怀疑,与“腐朽的”封建时代的帝王相比,我们现在的领导人是贤明的。但是,现今农民的确切的、真实的苦难程度,我敢说,它远远超出了我们高层、我们城里人的预料。(今天,在我所接触到的城市市民中,有的人至今仍是非常纳闷:农民工在城里境遇如此之苦,为什么还一个劲地往城里涌?太傻了吧?)也就是说,我们的高层与底层之间,主流社会和边缘社会之间,同样存在着民情传达不通畅的问题。

  对上层来说,真实的、全面的、完全的信息获取和掌握,这一点非常重要,因为它也是决策的基础。

  可是,当今的时代,为什么还会出现这种情况?——在这个以信息可以便捷联通为基本特征的互联网时代,了解下情为什么这么难呢?是我们的主流社会的听觉迟钝了、信息闭塞了呢,还是我们农民在社会根本没有表达的途径与诉求的渠道?

  直到最后,依旧没辙。我们的父老乡亲们,只能凄然地忍受着悲苦的命运,只能躺在山高皇帝远的角落里,悄悄地呻吟,默默地舔着自己的伤口。

  所以这里,自始至终,寂静无声。

  附:

  作者简介:淮生个人基本简介,以及“农夫”为什么“呼号”

  关于名字:

  文章署名“淮生”,原因在于:我那不识字的妈妈为我取的这个名字。我从出生起,就在这个名字的叫唤声中长大,我觉得亲切。另外,名字是一个人的标记,相当于是一个“商标”,我采用这个商标,是在表达我这个做儿子的对不识字的妈妈的尊重之意。在几个读“huai”的汉字中,取三点水的“淮”,是为了表达对多水的、座落在长江边上的家乡的怀念。

  关于系列文章:

  也就是大家已经看到的《农夫的呼号》系列,为了这一主题,我花费了二十余年的时间,去思考,去积累资料,去储备为写这个文章所必须掌握的一切知识。

  您也许觉得我在吹牛:30岁出头的年岁,20多年前就开始准备写文章?不可能吧?

  我的解释是:也许是在懂事时起,我就开始了对一个问题的追问:“为什么,农民的生活这么苦?”。这个问题,从来没有从我的头脑中消失。我也从来没有终止对这个问题进行求解的试图。

  很小的时候,很穷困的环境中,我一直认为苹果、橘子罐头、还有蛋糕,是世界上最美味的食物。对这些食物一直存在着疯狂的渴望,发誓长大若有能力挣钱了,将如何如何。

  请别笑话我。要知道:在中国这么一个穷国,在一个物质极其匮乏的环境长大的乡村孩子,绝没有机会认识到:世界上,本来还有千千万万种好吃的东西。

  那时候,没有机会接触玩具,根本不知道买玩具会给人带来乐趣,所以没有存在对玩具的渴望。

  这就是,年幼时故乡生活给我打下的烙印。

  令我难过的是:这么多年过去了,现在还有千千万万的农村孩子,还像当年的我一样,对本该轻易可以实现的事情,可望而不可及,饱尝着物质匮乏带来的痛苦。

  当报纸上公布调查结果时说,北京、上海等城市的孩子们平均一个月的开销上千的时候,他们不知道:现在相当多的农村家庭,一年忙到头所能够挣到的的纯利润还达不到这个数!

  我非常想表达我的一个想法:作为人,农民的孩子,有权利和城里人的孩子,和中央首长家的孩子一样,远离愁苦,在美味的食品、在新奇的玩具的陪伴下,无忧无虑去去度过他们的童年。

  难道不是吗?

  可惜,在我们的国家,建国50多年来一直施行着一种让农民穷困的政策。从孩子的层面上讲,这是一种剥夺孩子快乐、剥夺孩子笑声的、残忍的政策……

  我是这么看待我的文章的:它的合法的,严谨的。我没有、也无意诽谤什么人;没有、也无意捏造什么事。借用“焦点访谈”一句话,我只是“用事实说话”,我只是就事论事。我会为我文章所涉及的合法性承担全部的、任何的责任。

  我这么认为:您看到写的那些文字,您会觉得它不过是用笔墨写出来的。而我认为:您看到的这些文字,它是“淮生”用自己的脑汁,涂出来的。这些东西,花费了我巨大的精力。

  我情愿这么做。

  概括地说,我的文章,这是在和城市人、和当权者讲道理。告诉他们;你们很多的事情,是不对的;那样对待你的同胞,是不妥的。

  我自知:所写的这些东西,存在许多的不完善之处。可谓“言多必失”;但我良心要求我:必须去“言”,去喊!——扯开嗓门、声嘶力竭地去喊,去“呼号”!

  自小,我在歧视的环境中长大。我尝够了被屈辱对待的滋味。我不愿再那么苟且、卑琐地活着。我深知:写这样的东西,是吃力不讨好的。我愿意面对可能出现的任何风险。

  从我做人的原则来说:我憎恨虚伪,憎恨假话,憎恨指鹿为马的行为。

  我愿意做这么一个人:做安徒生文章“皇帝的新装”中的真话男孩:当所有的人情绪亢奋、唾沫四溅地夸赞陛下的衣服是如何美丽时,“真话男孩”冷静地、诚实地指出皇帝真实的着装状态。

  我要做这么一个男孩。我要把我看到的、我所知道的情况,如实地,大声地说出来。这就是您所“听”到的、我向我们的社会喊出的“农夫的呼号”!

  在这里:我是在呼唤一个有良知、有正义的中国;呼唤一个有公理、有公正的中国;一个博爱的中国。

  我觉得:现在的中国,需要一种振聋发聩的声音。

  我希望:如果你偶然看到我的文章说的是真话,如果你也觉得在中国说真话的文字不太多,那么,方便的话,我建议你:把我的这些文章发到你朋友的电子信箱;或者,把他们打印出来,寄送到你的那些没有机会上网的亲友邮政信箱。

  我希望:有更多的人,加入到这个队伍中来,在反对城乡隔离的抗争中作出自己的努力,让农民获得富裕的生活。获得有尊严的对待。获得宪法的权利。

  让农民活得像公民,活得像自由人。

  因为,我们原本都是血脉相连的骨肉同胞。无论是城市人,还是农村人。

  让我们重温马丁·路德·金所说他的期待的话:

  让昔日奴隶主的儿子,和奴隶的儿子,兄弟般坐在一起,情同手足……

  我觉得:现阶段是我人生中比较有激情的时期。谋生之余有空暇的时候,我还会继续去完成我的系列文章的后续部分。我坚信我所进行的“呼号”是有意义、更有价值的。

  我希望我们国家的权力阶层,能够表现出一种度量,能够包容我这样的声音。我想对这些人说的是:共产党人一直尊崇的精神领袖、最著名的“言论者”马克思,他穷尽其一生的精力搞研究,得出了一个论断:资本主义必定灭亡!在中国人看来,马这是在表达一种“仇视”,一种“肆意的挑衅”,一种“极至的诅咒”。但是,结果大家知道:在他所生活的、在施行着资本主义制度的西欧诸国,他的言论,没有给他带来一丝一毫的伤害。——同样掌握有“专制利器”的资本主义国家的政府,就是有一种包容“受到了咒骂,自己也不恼怒”的涵量!

  ……

  期待有朋友来邮件和我交流,并且声援我。

  提前,谢谢各位!

  淮生

  作者:淮生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社会透视 » 农民那么苦,我们为什么听不见农民叫苦的声音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zhangyong 说:,

    2008年09月13日 星期六 @ 04:42:41

    1

    支持作者!好文章!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