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盾:教育“穷”与孩子“苦”

  我国的国土面积大,搞起建设来工程自然会很多。可是,在国内最著名的工程却与我们日常的“建筑工地”无关,它就是著名的帮助成千上万失学儿童实现理想和抱负的“希望工程”。而由这“希望工程”引出的“大眼睛”的故事和“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的口号,也很快在大江南北流传开来。久而久之,“穷教育、苦孩子”也就成了“希望工程”的代名词。

  随着“希望工程”的建设,像“大眼睛”一样的孩子再失学的现象已经是越来越少了,可是“穷教育、苦孩子”却在一定程度上变成了“苦孩子、富教育”。

  说到这几年的教育由“穷”变“富”的现象,主要有这样突出的两点:一个是高校连年的扩招,推动了所谓的“教育产业化”发展;另一个是义务教育向“贵族化”方向发展。而这些,仅从近几年一反常态的师范院校“易招生、易分配”的现象中,你就可以略知一二。

  我国自古就有“尊师重教”的传统美德,发展教育事业一直也是党和政府着力再抓的几件“大事”之一。问题是现在的“教育”先富起来,似乎并不是我们党和政府“抓”教育的真正初衷。目前所谓的“教育产业化”,对教育体制改革没有多大的促进,对学校教材内容没有多大的改进,对学校教学质量也没有多大的提高。而在这样的情况下,教育界(主要是高校)反到是“钱”没有少收,“奖金”没有少发。有人评价这种“富”教育是:“学校批发文凭、教师零售文凭、办证的在贩假文凭”;而在学校里,又有真正“讲课”的没挣到钱,“办班”的却在挣大钱的现象。说到义务教育向“贵族化”方向发展的问题,更是有人以天下父母“望子成龙”的心理为“利润点”,包装个什么“双语”加“寄宿”的学校,动辄就是成千上万的收“学费”,这才叫够“黑”!!!

  教育“富”了,那是让一部分人先“富”了起来;孩子“苦”了,那可是让所有的孩子都“苦”了。

  说到“苦”,过去说给地主扛长工的最苦,那是“两头不见太阳”(从日出干到日落)的忙活;可如今“两头不见太阳”(日出前离家,日落还不能归家)的学生遍天下。记得当年看柏杨先生的《丑陋的中国人》时,有一段说教育的文字。说是一个孩子到学校去念书,戴上近视镜;为了应付功课的压力,六亲不让。他母亲昏倒在地,他去扶,母亲却悲怆的喊道:“我死了算了,管我干什么?你还不赶紧用功去”。我当时还有些不大明白,如今听着妻子经常给唠叨儿子的那些话,有时我真搞不懂妻子对儿子究竟是“爱”还是“害”。

  没有办法,就像只有自己有了孩子才知道什么是父母恩一样,只有自己的孩子上了学,你才能够体会到什么是“苦孩子”。千万不要相信什么“减负”和“素质教育”之类的鬼话,初中到高中的升学率让那一个学校、老师、家长和学生敢真正地去“减负”!!!学生的“苦”,回过头来又是家长的“苦”;可怜天下父母心,天下那有不望子成龙的父母(本人也是如此)。所以才有了明知孩子苦,还得逼着他们更“刻苦”!!!

  “穷”也罢,“富”也罢,孩子的“辛苦”最可怕。写到这里,想起每次半夜催促仍然在做功课的儿子(上初三)早点睡觉时,看着他那“朦胧”的双眼,自己就在心里默默地说道:儿子呀,你是“心”(辛)不苦,“命”苦阿!!!

  2003、7、19

  作者:李盾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教育理论 » 教育“穷”与孩子“苦”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