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明峰:中国农民最缺的不是钱,而是现代文明意识

  以前,我认为:现在的中国农民最需要的是钱。现在,我发现我错了。通过一年多的理性观察和近两上月的走访,我渐渐悟出,中国现在的农民最缺乏的,也是最最需要的,已不是钱,而是一种精神上的东西。如果把它概括起来的话,那就是文明意识,现代的文明意识,一种积极的向上的、充满活力的精神状态。

  2003年元旦期,我和另外几个同事走访了三国故里纪南城。纪南城如今最剩下一座国家文物保护纪念碑和一座北方城墟。过去的城堡,现今是农民在这里生衍。半个月后,我又先后走访宜城市小河镇、南漳县三景乡、保康县龙坪镇、两峪乡等。二月中旬又寻访了荆州市监利县棋盘乡、孝感市分水镇等。通过走访与寻访,我发现,现在的中国农民不仅仅是物质上的贫乏,他们非常缺乏或者正在失去比物质匮乏更为严重的东西。这种精神文明的匮乏不仅会使得物质上的更加贫困,同时更会促使人文上的恶性循环。通过观察和体验,我总结出,农民精神文明与现代文明相去甚远,不知落后时代多少个世纪。具体看来,有为八种现象值得我们思考和面对:

  一、嫌贫嫉富

  2002年农历腊月二十九除夕夜,在全中国人团圆团聚之后,一切进入祥和时,午夜十二点钟,新的一年刚刚到来之及,保康县朱砂乡温坪村六组秦某家发生了一起重大意外事故。秦刚刚下,听见屋外有什么响动,于是就起床下楼,刚到走到楼梯上就听见一声巨响,他腊月初花了9980元买的三轮机动车的车头从外面飞进来,撞破房门后掉在地上。幸好没有伤着人。秦某家这几年脱盆致富,家里有了少量存款,又买了机动车跑运输,日子过得比较好,有人不服气,就用炸药包把他的车炸烂了。同时,该地杨家河村三组杨某家2002年11月份惨遭不幸,有人投毒在井水井里,希望毒死其全家。但他家的三头大黄牛在饮了水井里的水后不多时便死亡。川山村五组赵某曾当过几年村长,这几年家境宽余,有存款并盖了新房,日子过得不错,今年元月初有人在他家放火,烧掉两间牛棚,烧死四头黄牛,损失近五千元钱。目前,这些案子都还在调查之中。但据当地人士分析,肇事者的动机和目的很明确,对富裕的农民怀恨在心,寻机报服打击。

  相对来说,贫困的农民日子过得倒是安稳一些,没有必要担心有谁对已存心不良。但农村素有“笑贫不笑娼”的风气,人们对自己的同胞不是抱以同情与理解,并予以帮助,而是对其投之以瞧不起的眼光,有什么集体性活动将他们推置一边,发放了什么救济很多人对此不仅冷嘲热讽,而且还不服气。农民在一起谈话,干事,贫农总没发言的机会。依他们的说法是“现在不是土改了,贫下中农不是什么好东西。”

  在农村,嫌贫嫉富似乎是很多农民的一种不自然的世界观。但这确实是一种很不正常的社会心态,贫的瞧不起,富的不服气。那谁去帮贫?谁敢致富?这恐怕是农村脱贫致富奔小康路上的一大障碍。

  二、享乐主义风行

  现在的农村基本以青年为主体。他们要么去打工,要么留守在家里。前者是一些有家室和一些稍有追求的青年,而后者则是抱以“做一日和尚撞一天钟”的心态度日,生产的积极性不高。很多中老人也是精神状态不佳。传统的农村比较注重攒钱,如今读书成本太高,他们对攒钱已经失去当初的兴趣,逢年过节、婚丧嫁娶都会投入很多钱用以消耗,讲排场,装面子,有的甚至还不惜去借债。农闲季节,农民在一起聚众闲聊,打牌,甚至赌博。

  如果用一句话形容当今农村的生活现状,那则是:很多农民对生活抱以“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态度,没有了传统的简朴、节约作风,享乐主义盛行。这对于收入相对薄弱而且经济来源相对不稳定的农村来说,过度消费不是好事,很不利于农民生活水平的可持续性地提高,也不利于投资增收。农村已实行小额无担保贷款,有的农民贷款并没有用于投资,而是暂时消费掉了。彩电、影碟机、功放机、摩托车、小型机动车、洗衣机、卫星电视接收机等高档消费的已进入农村一般家庭,他们买这些东西基本上没有用于精神上娱乐和享受,只是在作为一种时髦的装饰摆设在家里。农民在消费时候,已忘掉了这去的理性消费。

  三、买卖婚姻

  去年11月份,一位河北阳原县的朋友给我来信,讲他的同学结婚一次性花掉三万多块钱。这在农村是一件很不正常的事。据称,结婚时,定婚彩礼,那里一般少则三五千,多几万块不等。这与过去的买卖婚姻在实质上没有什么区别。我在保康县龙坪镇看到,很多青年男子未婚,而村里几乎没有姑娘。女孩子要么出打工一走不回,要么远嫁他乡,十来个村的村办小学几临关闭。在与待婚男青年交谈时,他们称,不是不想结婚,而结婚成本太高,谈对象时,对方开口就是多少多少彩礼,经负担较重。很多人认为,结婚实在是一种高消费,很多人已结不起婚了。现在的形式是,女青年远走高飞,男青年待婚娶不着。

  四、赌博风行

  春节期间,我在农村看到,对于中青人来说,最热闹的,也是最虔诚的不是走门串户,而聚在一起赌博。“斗地主”、“炸金花”等玩法不等,少则二元五元,多二十、五十元地投注赌码。有些农民青年甚至以赌博作为自己的职业,天天聚赌抓“收入”。而赌场就在某些农民的家里或者村商店里,聚赌者每人都在赌完后向他们交纳一两块钱的“电费”或“茶水费”作为补偿。一些开商店的,跑小生意的人也都参与进去。据有的农民自己反映,赌博往往是有钱的人嬴得多,没有钱的往往输。在问及有没有派出所来管时,很多农民都称:“连他们自己都赌,他还来管这些?来了叫他也上!”

  早在两三年前,“六合彩”已悄悄地登陆并向内地扩张,目前已到湖南、湖北、安徽、河南等省的部分地区。“六合彩”不仅在城市猖撅,在农村也有生存的土壤。笔者在湖北南部某些地市看,很多农民家里都有“六合彩”的复印宣传单,并且这些还在农村争相传阅。“赌码”的农民觉得赌来钱快,甚至放弃了种地。

  五、教育颓废

  传统地,农民把读书当作改变人生命运的重要的甚至唯一的途径。随着近几年就业形势的紧张,他们对教育投资逐渐失去了兴趣。加至学费的飞涨和农村经济的暗淡,在谈及对读书的看法时,他们不无感慨:“现在和过去不同了,大学生也说不定还会回家种地。看那些没读多少书出去打工的,一个月还不是大几千块!就算上了大学,找了工作,花去好几万块钱,读书投资的钱也要十年八年的时间才能赚回来。”我在很多农村里看到,小学,初中辍学的现象仍比较严重。许多村办小学几临倒闭。中学适龄入学率不太理想。在一些偏远地区,地方政府办“普九”班,只是走走过场而已,让农村文盲半文盲去看看书,学习一周或半个月发一个证书就了事,而且还收取几十员费用。有的农民则交一定数目的钱直接拿“证书”。很多初中毕业生并没有去上高中续而上大学或读中专学技术,而是去南方打工去了。农村教育质量也在下降。很少有人去过问时事和社会形势及国家国际大事,很少有知道省领导是谁。农民家庭电视机基本普及,但它要么作装璜摆设要么充当看看电视剧娱乐的角色。中老年人有事则是翻阅“老黄历”,封建迷信活动在农村仍经常性地存在,信奉的大多数人是妇女,还有几乎全部的老年人。

  六、对增收的热情减淡

  十年前,年终在农村听到的口头禅是:“今年又增收了?!”如今,听不到这种声音了。对于增收增产,农民已经失去了以往的激情。元月初在纪南村走访时,一些农民在问及他们养鱼的情况时谈到:“多收有么子(什么)用哩?以前鲤鱼三块多钱一斤,最高时三块八。现在,现在呢,二块钱一斤还要跟他们说好话才收。养一点一卖,他们把钱一扣,差不多就没么事(多少)了。养鱼以前少养一点,少收一点都还可以赚点钱。现在不行,多养多收都没有用。你们看,你们看,这些鱼塘都干了,不养了。”的确那儿几乎没人养鱼了。而在其它地点,种地的农民也对增收不那么感兴趣了:“增产也没有什么用。反正怎么样都够吃,想多卖钱,价格不行增产也赚不到多少前。因为增产靠的是投资的扩大,赚一点都贴进去了。”对于种地,农民对靠增产增收已失去希望,原因有两种:一是他们提到的价格问题,再者是其享久主义,现实主义想法滋生。“增产不增收照样吃饭,多收少收也一样活命。”这样也导致了他们生产的积极性下降。

  七、人口流失严重

  农村目前最流行的一个词恐怕是“打工”。像李昌平在《我向总理说实话》里讲得那样,十七、八的女孩子都南方打工去,年底才回来看一趟家。这种现象在农村很普遍,不仅女孩几乎全部南下,青年男子,中年人也大批大批外出,农村劳动力大量流失。读书的、上学的农民子弟几乎不再衣锦还乡,打工的也是一样,结婚的青年干脆双双远走打工谋生,照他们说的“天下哪里都是吃饭!”近几年,灾难、矿难、车祸等频发,农村损失了大量青年。很多农村,留下的只有老人和读书的儿童,很多农田搁置闲置(主要在山区,生产条件恶劣的地方以及纳税较重的地区)。在纪南村,听一位姓张的大爷说:“这里的青年人都出去了,只留下我们这些老年人啊,娃娃啊……”前几年,乡镇企业有所发展,吸纳了不少闲余劳动力,现在呈现委缩状态,大量劳力有闲置。而一些根就没企业的乡镇,劳力根本就无法安置,只好放任或鼓励出外打工。

  农村劳力大量外流,人口的流少,会形成一种地方越差越没有人,越没有人越差的恶性循环。可能会在将来造成社会生态和自然生态的失横。

  八、对自己的轻视和对同行的歧视

  2003年元月21日上午九时左右,保康县龙坪镇人和村三组村民夏辉策饮弹自尽。而在前一个月,他曾一度精神颓废委靡,同时,该村还有两个20多岁的青年一度精神失常,后离家出走至今未归。夏年仅37岁,高中文化程度,回修理家用电器,未婚,一个人生活,经济比较宽余。在离过年仅10天的腊月自尽后,留下一套两层共十二间瓦房。笔者在该村观察到,很多农民,尤其是青年农民在经济上没有什么负担,但却对生活没有浓郁的兴趣,有的甚至没有信心。令人惊讶的是,在那里经常听到青年农民这样的感叹:“哎,这人,活着真是没意思!”

  从根本上否定了自己生命存在的价值,也看不到人生的意义。

  在农村,虽有贫富不等的差异,但所有人都是从事同一种职业:种地。但现在农村也存在一种怪异的现象,部分农民开始憎恶种地,鄙视种地的人。同人争执时对其农民身份进行侮辱性的谩骂和讽刺。看待自己身份的心态发生变异,把种地看作是低人一等的职业,否定这种生存方式的公平性,古老的等级观念,阶层意识重新萌发。这种变态心理与现代文明完全冲突,诚信在农村开始逐渐丧失,高利贷产生,并蔓延。借钱不还也大有人在。

  以上这八种农村怪现象表明,当中国加入WTO ,以种崭新的文明高歌猛进时,中国农村却唱出不一样的音符,似乎生活在个古老的过去,农民素质不仅没有随着社会发展而提高,反而缺乏或者正在失去应该具有的现代文明意识,缺乏积极的、健康的生存心态。正视自己看重自己,良性的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正在模糊、走远。

  看来农民缺乏的不仅是钱的话题,农村建设还任重道远。

  2003. 3. 13

  作者电子邮件:jmfa@eyou.com

  作者:姜明峰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国观察 » 中国农民最缺的不是钱,而是现代文明意识 浏览数

3 条评论 »

  1. 游客 说:,

    2005年05月04日 星期三 @ 19:06:14

    1

    中国农民最缺的不是现代文明意识,而是好的制度。

    回复

  2. ANFOX 说:,

    2008年11月16日 星期日 @ 17:09:21

    2

    根据我了解的我老家的情况,基本上与你的分析情况相符合,个人觉得本文只论了当代北方农村的一些现状,没有具体指出缺少那些文明意识。

    回复

  3. 洛克阳 说:,

    2009年04月26日 星期日 @ 21:28:20

    3

    仓廪实而知礼节,所谓先富后教的道理看来作者根本不知道。
    仇富者,乃是古今中外人所共有之本能,民不患寡而患不均,就是这个道理。我生活在美国这样一个所谓的成熟的现代文明社会,物欲的冲动使这里的人们所具备的兽性,真得是现阶段中国社会还无法相比的。如果没有美国的严刑峻法(法律的严酷性绝不止于死刑,在美国触法者会遭受生不如死的感觉,这个问题对大多数没在这种社会生活过的人是根本无法理解的)来保护富人,富人早就被杀光了。这知道很多国人打死也不相信这一点,但这是真的。
    让我告诉你吧,商业社会的本质特点就是物欲横流,当灵魂都可以明码标价的时候,还有什么文明可言?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