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道生:干部“讲真话”难的原因分析

  由深圳社会科学院和市直机关工委在对全市1423名科级以上干部思想狀况进行问卷调查后完成的《深圳蓝皮书:中国深圳发展报告(2003)》一书,披露了这样一个令人不安的调查结果:在对机关工作环境的评价方面,干部意见最大的是在机关难以做到讲真话。

  这的确是一个令人尴尬的、值得深思的一个倾向性问题。

  说真话,不就是我们整天在讲的实事求是吗,这怎么会成为机关干部最大的意见箱呢?更何况——“好孩子,要讲真话,可不许说谎啊!”——这本来是家长要求孩子、老师要求学生做的最起码的事,然而现实是,对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来说,却成了一件烦恼的事、难办的事。

  当然,这个“讲真话”决不是“讲好话”的真话,一个单位搞得好了,要总结一下为什么搞得好的“真实情况”,在这种情况下干部们是决不会有所顾忌的,肯定会毫无保留地将“真话”统统都讲出来的。所以,这儿所说的“讲真话”难指的是反映单位存在问题的难,对领导工作作风提意见的难。

  因为这性质“讲真话”难,所以人们不得不说那些放之五湖四海皆准的官话,说那些永远不会错的冠冕堂皇的话,说那些大而无用的空、套话,说那些应付领导的话,说那些自己根本不愿说的违心话,说那些违背自己意愿的弄虚作假的话,说那些阳奉阴违的两面派的话,说那些领导最最喜欢听的好话……

  关键是为什么?

  这是因为如今有不少领导干部最最关心的是自己在任时的“政绩”,有了它自己就可以获得上级的信任,就可以“发达”,就可以升迁,所以只要有一点点能吹的,就拚命拔高,就上纲上线,然而自己厎下人关心的却是“问题”,这些领导就这样想:这不等于是给自己难看吗?不等于断了自己向上“发展”的路吗?这样一来,能给这些人好脸色看吗?给这些人好果子吃吗?而且很快将脸色付之于行动。在这种单位“讲真话”自然就难。

  这是因为“左的习惯势力”和“陈旧的思维定式”仍然很强大、很可怕,而且强大、可怕到了使人们什么真话都不敢说、不想说、不会说的程度了。就以如今的官场盛行的“保持一致论”来说,本来,“保持一致”是个政治概念,指的是与党中央的路线方针保持一致,然而一些“聪明的领导”马上将它作了“改造”,变成底下的干部在言行上要绝对地与我们党委“保持一致”,与我这个“第一把手”“保持一致”,因而明文规定不准“出杂音”,谁不这样做,就是犯“组织纪律”的错误,就是“不照顾大局”,就是“不维护团结稳定”……想一想,在充满了这种似是而非论调的环境中普通干部们能“讲真话”吗?

  这是因为我们的社会无论在过去或是现在,真还有不少“讲真话”就没有“好下场”的“榜样”。想当初,马寅初老先生从自己的调查出发提出了控制人口的观点,因为不合领导的意,就被打成了资产階級的人口论;1957年中国忧国忧民的精英们讲了真话,结果50余万人被打成了“右派”;中国的开国元勋彭德怀在自己党的会议上讲了真话,结果被打成了反党集团的头子,“文化大革命”被惨遭整死;即便是在改革开放的当今仍有很多。湖北省监利县棋盘乡党委书记李昌平写了一份“农民真苦、农民真穷、农民真危险”讲真话的信直寄国务院,引发了监利县一场声势浩大的改革,李应该是有功之臣,但是,在监利却呆不下去了,只能选择了一条辞官弃职之路。人们常说“榜样的力量是无限的”,面对这类的“榜样”有不少人只能选择不讲真话这种消极的方法了。

  这是因为如今我们的社会最最崇尚的“利益机制的驱动”。为什么有的单位不实事求是,为什么很多人就是睁着眼睛说瞎话?那是“利益机制”在“驱动”,有的单位(或群体)出于自己的私利,出于狭隘的团体主义,将自己的或本单位的利益置于国家、社会之上,就硬是不顾事实的真相,想尽办法去隐瞒,去欺骗,去撒谎,去弄虚作假,而且有的领导就带头这么干,厎下有不少干部虽不愿这么干,但不得不干,为什么?“寡不敌众”啊!你一个人能与有权的领导斗?能与一个有势的“群体”斗?怎么办?好的就洁身自好,不说话,意志差一点也就“同流合污”了,然而即便如此也得发牢骚、说怪话。

  这是因为如今有一些领导不注意自己个人的修养,往往随着自己的发迹而“名高脾气大”、“人阔脸就变”,变得骄傲自满、固步自封,越来越以为自己掌握了真理的全部,越来越听不进群众的意见,越来越想奉承自己的话,再加上几千年封建社会留给我们的“一言堂”和“家长制”之“传统”,也就使一些领导越来越远离“民主”两字,的确,在那些独断专行、个人说了算的单位中,要求厎层干部“讲真话”的确是很难的。

  以上或许就是《深圳蓝皮书》中关于机关干部“讲真话”难的原因分析。它仅仅是深圳一地所有?非也!恐怕整个社会存在这个“讲真话”难的问题,若党风不变,这个“讲真话”难的问题还得存在下去,看来,还得大力加大社会的民主进程才行啊!

  摘自: 人民网>>观点

  作者:邵道生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干部“讲真话”难的原因分析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