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原:第三波社会主义运动

  由于苏东社會主義的失败,许多人现在已经不相信社會主義了,他们认为“社會主義试验的失败是人类20世纪的最大讽刺画”。但与此同时,另一股社會主義却又在逐渐蚕食资本主义,以至于有人认为现在的瑞典、英国、甚至美国都已经被“和平演变”成了真正的社會主義(相对于苏东社會主義而言的)。

  怎么会这样呢?是马克思的社會主義的失败、改良社會主義的成功?抑或是其它原因?要知道在革命战争年代取得最辉煌成果的是马克思的社會主義运动,而非西方的改良主义的社會主義运动,这也是现在人们通常说的社會主義一般只是指马克思的社會主義的原因。但随着马克思的社會主義在实际的治理国家中都陷入了困境,这使得越来越多的人对马克思的社會主義失去了信心。特别是苏东社會主義的失败,更使一些人对社會主義持完全否定态度。西方改良主义的社會主義虽然在革命战争年代远没有马克思的社會主義取得的成果辉煌,但他们却是在稳步的蚕食资本主义,以至于今天在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普遍的建立了社会福利保障制度,从而使得一些人甚至认为现今的瑞典、英国和美国才是真正的社會主義国家。

  是马克思的错、改良社會主義的对?我认为这样看问题太简单了,没有看到问题的实质。事实上,马克思的社會主義与西方改良社會主義只是社會主義这个大整体的两个部分。马克思的社會主義主要是在从历史角度出发,运用经济分析法论证社會主義的必然实现性。而西方改良社會主義则主要是在从现实社会制度的问题和弊端出发,设计和构建更合理的社会制度。如果我们称马克思的社會主義为历史论证社會主義,那么西方改良社會主義则可以称之谓制度建设社會主義。

  马克思的社會主義之所以能在革命战争年代取得辉煌成果,也正是因为它是历史论证社會主義。因为在革命战争年代最需要的是一种美好理想的感召,以及论证这种理想的必然实现性的理论,而不是实际的治国理论。西方的改良社會主義之所以在革命战争年代取得的成果远不如马克思的社會主義,也正是因为它是实际的治国理论,而不是历史论证的革命理论。

  但进入和平年代则相反,和平年代最需要的是实际治国的理论,而不是历史论证的革命理论。这正是马克思的社會主義在取得政权之后的实际治国中纷纷陷入困境的重要原因,毕竟它只是指导革命的理论,而不是指导实际治国的理论。西方的改良社會主義之所以能在现在取得巨大成功,也正是因为它是从分析资本主义社会的问题和弊端出发,从而力图解决这些问题和弊端的实际治国的理论。

  历史论证社會主義与制度建设社會主義虽然是社會主義这个大整体的两个部分,但它们在历史上发展的先后顺序是不一样的。历史上最早发展的社會主義是空想社會主義,空想社會主義是制度建设社會主義。空想社會主義主要是看到了现实资本主义社会所存在的一些问题和弊端,而力图构建一种合理的新制度、新社会。空想社會主義其实是改良社會主義的早期阶段。

  在空想社會主義之后取得最迅猛发展的是马克思的社會主義,但马克思的社會主義是历史论证社會主義。马克思的社會主義是因为空想社會主義存在着巨大的理论漏洞,为了弥补这个漏洞而发展起来的。马克思嘲笑空想社會主義者是打算“从头脑中发明出”新的社会,而不是从各种历史力量的活动中去找寻它的胚胎。马克思的社會主義正是在从各种历史力量的活动中找寻社會主義的胚胎,但马克思太小看空想社會主義了,所以他虽然弥补了空想社會主義的漏洞,却也只发展了社會主義的历史论证这一个方面,而没能将社會主義的制度建设与历史论证两个方面结合起来。

  苏东社會主義的失败从根本角度来说,正是因为马克思的社會主義只是社會主義的历史论证这一个方面,而不是历史论证与制度建设结合起来的全面的社會主義学说。这一学说造成了一种十分可悲的结局,历史论证使得马克思的社會主義在革命战争年代取得了辉煌成就,但也正是因为历史论证使得这些社會主義国家取得政权之后,在最需要治国安邦的学说之时还在继续一种革命学说,这样就使得这些社會主義国家迟迟不能从革命热情中消退出来转向实际的治国安邦之中,这些社會主義国家的困境从根本上讲就是这样造成的。马克思的学说是可以打天下却不可以治天下的学说。

  如果我们将制度建设社會主義运动称之谓第一波社會主義运动,那么马克思的历史论证社會主義则是第二波社會主義运动。现在需要的是第三波社會主義运动,即制度建设与历史论证相结合的全面的社會主義运动。

  制度建设社會主義虽然在资本主义国家取得了很大成就,但从根本上讲它不可能彻底颠覆资本主义社会,而只可能对资本主义社会修修补补。因为旧社会不通过革命、不通过暴力,是不可能完全消灭的。那些认为现今的英、美等国都已被“和平演变”成了真正的社會主義,马克思的階級斗争学说失效了的观点其实很荒谬。事实是,不是马克思的階級斗争学说失效了,而是階級斗争上升为国家间的斗争――强国对弱国的压迫、剥削与弱国对强国的反压迫、反剥削。如果美、英等国不依赖于对第三世界的压迫和剥削从而获取巨额财富,他们是没有能力维持其巨额福利政策的开支的,改良主义的社會主義方案也将彻底破产。即使是这些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依靠其对第三世界的压迫和剥削获取的巨额财富,他们也只可能实行一些有限的改良政策以减弱其国内階級矛盾,而不会动摇资本主义的基础。

  新制度和新社会必须通过革命才能真正建立,即使是象英国那样的不彻底的资产階級革命也是通过革命才取得的。但是我们又不能象马克思的社會主義那样片面强调革命,而不注重对新制度、新社会的构建,以至于在革命成功之后却不知该如何搞社會主義建设,从而使得其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社會主義政权不得不纷纷转向。

  我们如果研究一下西方近现代的民主运动,我们也会发现类似于社會主義运动的一些情况。民主运动的第一波是洛克和孟德斯鸠的民主主义,洛克和孟德斯鸠是制度建设民主主义,他们提出的三权分立学说就是对民主制度的构建;民主运动的第二波是卢梭的民主主义,卢梭是历史论证民主主义,他主要是在从历史角度论证民主制度在他那个时代的必然实现性。

  在我看来,圣西门、傅立叶和欧文就是社會主義中的洛克和孟德斯鸠,而马克思则是社會主義中的卢梭。特别是马克思的理论和卢梭的理论非常相似。在马克思看来,人类社会从平等、无压迫、无剥削的原始共产主义社会,向不平等、有压迫、有剥削的階級社会的演变,再向平等、无压迫、无剥削的共产主义社会的演变,是一个辩证的否定之否定过程;在卢梭看来,人类社会从平等、无压迫、无剥削的自然状态,向不平等、有压迫、有剥削的专制暴君社会的演变,再向平等、无压迫、无剥削的现代自然状态的演变,也是一个辩证的否定之否定过程。

  第三波民主运动则是美国的民主运动,美国的民主运动是洛克、孟德斯鸠的制度建设民主主义与卢梭的历史论证民主主义的结合,这一结合是美国能建立现代最优秀民主制度的根本原因。而法国大革命的失败则非常象苏东社會主義的失败,是历史论证民主主义――卢梭民主主义的失败。

  当然一些人并不会赞同我将空想社會主義和改良社會主義称之谓制度建设社會主義,将马克思的社會主義称之谓历史论证社會主義。他们会举出种种例子以证明空想社會主義和改良社會主義中存在历史论证的成份,以及举出种种例子以证明马克思的社會主義中存在制度构建的成份。我丝毫不怀疑他们的例子,并且要举我自己就可以举出一些例子出来。但问题在于,一种学说中存在某种成份,与这种成份是不是占这一学说的主流以至于是否能成为这一学说的总体表现是有区别的。事实是,空想社會主義的总体表现就是制度构建,而马克思的社會主義的总体表现就是历史论证。

  事实上,民主运动也是这样。我丝毫不怀疑洛克、孟德斯鸠的民主主义中存在着历史论证的成份,卢梭的民主主义中存在着制度构建的成份,但这不是他们学说的主流和总体表现。

  另外,在社會主義和民主主义的发展过程中,也存在着两股力量逐渐汇合的趋势。对后来的社會主義和民主主义而言,他们身上体现的两种成份结合的越来越密切。但至少在马克思之后,还没有哪一位伟大的社會主義思想家真正的将这两种成份完好的结合了起来;不过对于民主主义而言,在卢梭之后虽然没有出现一位伟大的民主主义思想家真正的将这两种成份完好的结合了起来,但美国的民主制度却比较完好的结合了这两种成份。

  第二波社會主義运动的失败,除了只发展了社會主義的历史论证这一种成份,而没有将社會主義的制度建设与历史论证这两种成份结合起来的问题之外,还存在着一个严重的问题,就是他们是平均主义的社會主義运动,而不是能力治国的社會主義运动。

  社會主義运动从本质上讲,应该是能力治国战胜血缘治国的运动的一个组成部分。我在《民主运动、社會主義运动与能力治国运动》中论述过,近现代西方的民主运动从本质上讲是消灭政治私有制的运动,近现代西方的社會主義运动从本质上讲是消灭经济私有制的运动。而政治私有制与经济私有制又是血缘治国在政治领域和经济领域的分别表现,因此消灭政治私有制与消灭经济私有制就是在消灭血缘治国。社會主義运动从本质上讲,是继近现代西方开始消灭政治私有制之后,进一步的试图消灭经济私有制的运动。

  但是在人们意识到消灭私有制之初,并一定就能很快的意识到他们应当建立的是能力治国的制度。第二波社會主義运动走向的就是另一个极端,他们打算建立的是平均主义的社會主義。事实上,如果说私有制是血缘高贵的人对血缘卑微的人的统治和剥削,那么平均主义则是无能的人对有能的人的统治和剥削。这同样是不合理的,真正合理的只有能力治国。

  与第二波社會主義犯的平均主义错误相类似,第二波民主运动也犯有这样的错误。第二波民主运动主张建立的是在现代社会根本不可行,而只可能在类似古希腊的小国寡民的城邦社会实行直接民主制,他们反对实行适合近现代社会的间接(代议制)民主制就是这样的错误。如果说第二波社會主義运动主张的是平均经济财产,那么第二波民主运动主张的则是平均政治权利。

  第二波社會主義运动和第二波民主运动之所以会犯平均主义的错误,这与他们的学说是历史论证的学说很有关系。因为历史论证学说追求的常常是最终的最完美的社会,而不是现实可行性的社会,他们较少考虑现实可行性,因此很容易走向误区。

  制度建设社會主義与制度建设民主主义刚开始或许也会构想一些不太现实、过于理想化的社会,但是随着他们思考的深入,对现实社会改造的方案的成熟,他们就会逐渐现实化、实际化。

  第三波社會主義一方面应该将制度建设社會主義与历史论证社會主義结合起来,另一方面就是要抛弃社會主義中的平均主义成份,将社會主義发展和建立成为能力治国的社會主義。如果社會主義完成了这两大任务,那么社會主義必然将在不久的未来得以实现!

  来源:兴华策 http://ctk.cn.gs/

  作者:知原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思想学术 » 第三波社会主义运动 浏览数

没有评论 »

  1. 迷茫 说:,

    2005年12月31日 星期六 @ 22:07:55

    1

    资本主义等于民×主义???粗糙。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