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国寡民:二元化的中国外交与外交边缘化的风险

  改革开放以来,使中国在经济与社会等方面取得全面进步的是西方的经济力量与先进的思想理念,这是路人皆知的事实。我们的外交就是应该使得中国不断融入与先进国家相协调的全面发展的行列当中。这是我们国家的根本利益所在。

  一个合法公民在法制社会里拥有选举权与被选举权。同样,作为联合国的成员国,中国也参与对国际事务的投票与自身被别人投票。近年来,我们面临被别人投票主要是在两件事情上面:即抗衡西方社会针对中国的人权状况的提案、反对台湾以加入联合国为核心的一系列重返世界政治舞台的外交活动。我们为此拉选票而开展了频繁的外交活动、并作出了许多国际援助的承诺。进行这样的外交活动虽然也得依据一定的外交规范,但是,它的成本与收效、得与失的状况究竟如何,是值得探究的。

  美国政府几乎每年一度的人权提案,将中国处于道德的被告席上。但是,中国在倾注了极大的力量后,获得了以非洲国家集团为主体的大量票数,每每又将这样的提案否决了下去。中国的官方媒体在报道这样的结果的时候,往往是欢悦之情溢于言表,视此为外交上的胜利成果。

  虽然我不认同为了片面地追求人权这个理念可以置中国的全面发展于不顾,或是可以牺牲一两代人和平稳定的生活作为发展人权的代价;但是,我更不认同认为中国只要“在人权问题上面处于历史最好的状态”就可以抑制人民关于大力发展人权的诉求,或者认为还有许许多多的概念高于人权这样自我姑息的观点。中国当然面临著人权方面的重大的问题。所谓的人权,实际上就是建立公民社会的思想框架,什么民主政治、公民权利等等,无一不是由此而派生。

  公民社会在当代无疑是建立现代化国家的必要条件。当我们在为“挫败”西方国家的人权提案而得意洋洋的时候,我们其实是在葬送我们的国家成为世界政治大国的机会,也为国家的经济在质的方面的提升制造了思想方面的根本性障碍;我们就是这样在自我陶醉的状态下来牺牲国家的根本利益的。这实在是一种令国人痛心疾首的“胜利”,是动摇国本的与损害国家根本利益的外交。我们本来应该为这样的“胜利”而羞耻或悲哀的。我们在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地位并不是自己的创造与奋斗的结果,而是在吃前人的老本;当前世界上发生的一系列重大问题都是在中国事实上被排斥在外的情况下协调解决的。中国人必须清醒地认识到这一点。

  同样,我们可以观察一下“支持”了我们而使得我们必须每年拿出数以十亿计美圆的血汗钱来报偿他们的那些打著五色杂旗的国家,基本上都是政治及经济落后而不愿意真正实行改革的国家,在人权方面都有劣迹斑斑的不光彩历史。从表面来看,他们似乎支持了中国;而实际上,他们是在不负责任地利用中国做他们免遭国际谴责与国内民众反对的挡箭牌。应该是他们感谢中国还差不多。当这种不正常的支持与被支持成为一种国际关系的模式的时候,中国事实上已经将自己归类于非文明国家而遭到了国际主流社会的边缘化。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当这样的国家一旦自己也真正地踏上通向现代化的改革之路的时候,其中在以往受中国这种类型的“回报”越多的国家,则是对中国仇恨最深的国家,如越南、阿尔巴尼亚、南斯拉夫等等;而当他们最不愿意改革的时候,他们则希望中国象文化大革命那样,要革命而不要文明,好象他们拉一个大国为他们陪葬可以让他们死得安心一些一样。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心理状态支配下的国家关系,实在是令人毛骨悚然的。

  在中国进入全球化发展的过程当中,自然没有一帆风顺的事情,与国际主流社会也免不了有种种矛盾或摩擦,这是非常正常的现象。但是这种矛盾与摩擦也正好为中国与国际主流社会建立与完善充分的协商机制提供了一个契机或平台。如果我们在遇到矛盾或摩擦的时候就倒退好几步,去争取比我们以前的状况还不如、需要上好几个台阶才能达到我们目前水平的国家的“支持”,实际上是在出让我们通过千辛万苦的努力才获得的国家利益——而我们在事后又不得不重新与西方国家进行协调与合作,争取再次从与他们打交道来获得已经被空耗掉的国家在总体包括安全方面的利益。这就是选票外交的盲目性。我们就承认一下在人权方面有不够的地方,并承诺在许可的情况下面进行切实的改进,那又会怎么样?我们根本就不需要那种对我们的落后面不怀好意的支持。在争取这样的“支持”的时候,失去的只能是本来支持中国改革与进步的国际主流社会的信任,失去的是中国的国际诚信而已,得到的却是加有乞讨性质的对我们缺点的支持。

  既想挤进国际先进国家的行列、又与落后腐朽的国家打得火热,这就是中国外交处于二元化状态的特征。这其实是受一种似是而非的指导思想支配而产生的一个奇特的外交现象、我们的国际总体战略在一定程度上已经迷失了方向而变得混沌不清了。

  台湾近年来也几乎每年都向联合国提出加入的申请,同样地,中国也调动了几乎全部的外交力量,将这样的企图(包括台湾加入其他国际组织的努力)予以挫败。但是,这样又激起了他们更加执著的“开拓国际空间”的追求,我们则予以不断更新的打压。他们是金钱外交,我们也是不甘落后。就这样,中国人自己的大把金钱就莫名其妙地进入了完全不相干的国家的腰包。无论是承认所谓的“中华民国”还是所谓的“承认一个中国”,以这样廉价的支持可以白白地获取这么多的好处,未免也太玩弄中国人的智商了吧?!

  与其是这样,两岸为什么自己不坐下来谈呢?即便请全世界或者哪怕是将外星人请来支持我们,归根结底两岸的事情还是要由两岸的当局来谈拢的。地域与综合国力相比,这么大的中国与自己的弱小同胞进行这样的争斗,已经眙笑于天下了;各自再去花钱拉一些不相干的人来支持自己,更属荒唐不智了,结果必然是别人两面说好话拿了我们两头的钱还要看我们的笑话。至于两岸花费成百亿美圆各自从俄美进口武器来相互威吓,则更是令亲者痛、仇者快的愚蠢行为了。

  如果我们不是去拉这种无谓的票数,而是双方坐下来认真地交谈,我们也不会失去什么。从地域、文化、经济等各方面的依赖互补性来看。两岸无论用什么模式,和平统一本来是迟早的事情,完全没有必要做与此相反的事情。我不知道世界上还有比这更加可悲的事情了!而且,两岸的和平融合将彻底杜绝世界上利用中华民族内部的矛盾来发财、还要据此来作为贬低中华民族素质的依据的现象。

  只要两岸能够和睦交融,则国际主流社会也必然对中华民族刮目相看——因为这并不止是整体国力的飞跃,而是它将标志著中国已经真正成为一个和平与理智的国度。那么,根本就不用去拉什么选票,肯定将是众望所归、心悦诚服地与我们友好了。还有,就是我们自己的心态也将因此而变得正常良好,这对于我们扩大眼界、提升视野、正确地看待世界与我们自己,增进国家与国民的素质,使得中华民族能够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是极为重要的。

  我在《大国单边情结的终结——中国造就了俄美关系的里程碑》一文中说过:“以往中国展开的一系列外交活动的基本目标就是,借用俄罗斯以及综合某些第三世界的国家的力量,形成与中国事实上的战略伙伴关系,打破世界上以美国为代表的这”一极“,形成世界上多极并列、相互牵制,以保持各国政治体制及疆域现状,在经济上面则迎合全球化的运动,以这样的风貌使中国在世界的舞台上面展露头角。这个战略目标的中心环节就是俄罗斯必须与美国保持相当的距离。”现在,俄罗斯已经与美国在事实上结盟了。连我们多年精心安排的“上海五国”都土崩瓦解了,中国已经在为不实事求是的外交付高昂的代价,在很大程度上被边缘化,已经没有什么余地再去折腾了。

  我们国家的世界战略,就是追求永久的和平与长期的发展。与之相适应的外交政策也应该是追求和平与进步:与国际先进国家发展合作关系,借助他们的经验来发展我们的国家;促进全球的一体化,在一体化当中发展我们的国家,使得中国人民真正能够从发展当中获得最大的利益。至于为了掩饰各自的缺点进行拉票而展开的护短外交,则是一个不智的甚至危险的行为,对国家安全与国家利益将产生潜在的不可估量的损害。这是应该立即被坚决摈弃的错误的政策。

原载:多维周刊总第 103 期

  作者:小国寡民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国际关系 » 二元化的中国外交与外交边缘化的风险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