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兆勇:台湾问题的日本因素

  一.解决台湾问题,会与日本谈判吗?

  台湾问题实质上是统独的问题,一方面它是中国的内政,另一方面它实质上已经演变为中美问题。香港问题的解决并不是与香港人谈判,而是与英国谈判交接主权。澳门问题不是与澳门人谈判,而是与葡萄牙谈判。解决台湾问题不可忽视了后台老板的美国。近几年的两岸政策走向是:台湾问题已经成为中美关系的组成部分,中国大陆的对台统一政策取向实际上已经逐步转移到与美国打交道。美国的政策取向基本上决定了台獨的消长,台獨事实上是看美国人的脸色行事。台湾问题的解决,不只是与台湾民众,台湾政府打交道,重心逐渐转移到美国。正是这样的格局,台湾事实上希望中美交恶,它怕中美修好,成为“战略伙伴”,害怕美国“出卖”台湾,所以台湾始终要扮演挑拨中美关系的角色。

  近几年,台湾问题又有发展,台湾问题的日本因素凸现,日本已成为台湾问题的暗涌。日本对台殖民五十年,对台湾有复杂的情结,台湾也对日本有哈日的情结,陈水扁政府意图除了美国也拉拢日本来抗衡大陆。现在,日本的中国威胁论甚嚣其上,甚至日本朝野认为“大陆打压台獨也影响日本的国家安全”。日本对台湾成功的殖民,以及持续的渗透,使得台湾的日本情结和日本的台湾情结双重发酵。终有一天,中国要统一,除了要与美国谈判,可能还要与日本谈判。这也是非常令大陆不安和极不情愿看到的未来。

  二.日本对台湾成功的殖民

  1895年至1945年,日本人对台湾的殖民非常成功,造成了今天日本人的亲日情结。

  英国人的殖民印度没想把印度人变成英国人,但是日本却要把台湾殖民成日本“皇民”。

  日本在殖民台湾初期政策也常有摇摆,一种是西洋派,学英国的的殖民政策“间接统治”,把台湾作为原料供给地;一种是东洋派,把台湾人殖民成皇民。当过日本外相也当过首相的原敬认为:台湾人和日本人“同文同种”,台湾自古是日本的领土,日本对台湾是收复,不是占领,当年收复台湾的郑成功的母亲就是日本人。日本政府统治初期选择间接统治,之后又采纳“皇民化”政策,日本希望用一百年,把台湾人改造成日本人。皇民化最核心的问题就是教育问题。日本统治初期,限制日本语的教育,让台湾与宗主国保持距离,以树立威严,会讲日语的是统治者,不会讲日语的是被统治者。而全面推广日语是因为当时财政困难,后来经济状况好转,就大力推广日语。1937年甚至废除中文,取缔中文报刊,强行推广“改名改姓运动”,甚至向台湾人灌输武士道精神,动员逼迫他们参加皇军,大概有二十万台湾人参加了皇军,有的台湾人还攻打过祖国。李登辉的哥哥就参加过皇军,其神灵现在还敬奉在靖国神社。日本人教育台湾人的目的就是要把台湾人变成驯服的工具,不许台湾人报考政治,法律,只许学工科和医科。日本对台湾的皇民化运动也是建立在一套严酷的刑法上的。〈匪徒刑罚会〉,〈台湾刑事会〉都是镇压恐吓百姓的恶法。日本还建立了一套凶残严密的警察制度,动辄“行为可疑”,“违反政令”,把台湾变成了十足的警察社会。日本殖民者甚至把中国古代封建社会的保甲制度也移植到台湾,1898年的〈保甲条列〉规定,如出现“犯罪”,“保甲内的人负有连坐责任”,以台湾人自付经费,自我管理,互相监视告密的保甲制度,为“皇民化”打下坚实基础,,也实现了日本人的“以台制台”的目标。客观地讲,日本的皇民化运动,特别是普及教育运动,也使台湾的人口素质有了提高。

  日本成功地把台湾变成工业化殖民地,这是哈日氛围的主要原因。日本愿意向台湾输出技术,但是从来不输出民主自由。1937年前,日本在台湾只搞农业和轻工业,不搞重工业,1937年后,开始抓重工业,钢铁,化工,机械迅速发展。日本在台湾修建港口,铁路,工厂电站,水利灌溉等基础设施。日本交还台湾时,工业化水准,民主教育水平都远远高于大陆,连国民政府的一些高官也惊叹日本统治台湾五十年的进步。

  也有可能日本压根儿也没想过自己会战败,会把台湾交出来,所以把台湾几乎作为本土来建设,这也是今天台湾有些人亲日的原因。甚至有些老一点的哈日族,至今仍认同自己的日本人身份,并不觉得自己是中国人。

  三.台湾的亲日情结薪火相传

  秘鲁前总统藤森结果是日本人,一国的国民变成了另一个国家的总统,岂不是天下奇闻,无独有偶,台湾前总统李登辉不也是这样吗,以中国人的面孔当总统,实际上有恋日春心,从政经历与藤森有殊途回归之妙。这也足见日本拓殖文化的深厚。

  藤森的父亲移民秘鲁,国家困难还补贴船票,发给生活费,少年苦难的移民终成大器,时时不望宗主国的恩情。李登辉家也是世受皇恩,并且也是恋恩之人。李登辉的祖父曾开过卖鸦片和管制品猪肉的商店,父亲做过日本的伪警察局长。日本殖民时期,对他们政权所依赖的地主显贵,把他们的孩子送到日本学医学农,毕竟医术和农业都是造福一方的事情。这更增强了日本的统治基础。日本人还资助李登辉去日本学农,二十几岁前,李登辉的名字叫“岩里政男”,他们全家都会说日语,叫日本名字,供奉日本神位,李家还得到“日本国语家庭”的殊荣。为了表达对天皇的效忠,留学的李登辉还慨然加入皇军,回台湾服役,扛过少尉军章。日本奶水滋养的李登辉对日本的一往情深始终挥之不去。听说,他在当总统的时候,都是先看日文新闻,然再看中文报纸。

  与李登辉“情同父子”的陈水扁又怎样呢?有这么一个细节,陈水扁宣布竞选“总统”的前一天还在日本,他在东京受到了外相接见,传说首相也指点迷津,陈水扁竞选总统分明是日本人给了他鼓励。包括那个临门一脚,偏帮陈水扁的诺贝尔奖获得者李远哲也是与日本有千丝万缕的瓜葛。有一年,前加洲大学柏克利分校校长田长霖接受我的采访时,他也证实我的上述判断。

  陈水扁执政后,提升台日关系,以增加“拒统谋独”的安全系数。陈水扁在接受日本〈世界〉杂志采访时公开表示:“台湾的存在对日本只有好处,一旦台湾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日本的安全立即受到威胁,日台应该加强军事交流,才能确保亚太安全”。陈水扁甚至还提出强化美日台“亚洲民主联盟”,成立可抗衡大陆的“亚太政经济共同体”,现在日台交流机构应运而生。日本除了原有的“日台议员恳谈会外,”“日台议员联盟”,“21世纪委员会”等机构也纷纷成立。日本还有一个“陈水扁之友会”,这个组织前段时间还向东京市民派发口罩,帮助政府防止“非典”。最近,小泉政府也一直帮助台湾加入WHO 。日本右翼势力最近也加紧与台獨势力勾结,除了从物质上支持台獨外,个别人还参加了台獨组织,甚至化名中国人的名字散布台獨言论。日本右翼也竭力美化日本对台湾的殖民统治,日本媒体对台湾也多有正面报道,使普通民众对台湾的同情迅速升温,甚至有些人做起了殖民旧梦。我可以这样形容今天的日台关系:眉来眼去,暗潮汹涌。

  四.日本一定会阻挠中国统一

  日本认为,控制了台湾,就找到了进军东南亚和太平洋的跳板。历史上日本对中国的侵略,就是以朝鲜半岛为桥头堡,以台湾为跳板的。台湾扼日本南北航线之要冲,日本必须保证运输线的绝对安全。

  日本的军事防御战略从日美“集体防御”向“防卫线”延伸。这防卫线当然包括台湾。修改〈周边事态法〉其实就包括了台湾这个“周边”,周边有事就是日本有事,倘若大陆解放台湾,台湾机场被炸,它的飞机飞到日本,不就是合法的吗?钓鱼岛为何不归还中国,中国提出共同开发钓鱼岛附近的油气资源,日本也不搭理,其根本原因在于钓鱼岛附近是最好的潜水艇深水港,这不是监视大陆海军的最好基地吗?

  有学者认为:中国沿海缺乏纵海屏障,没有台湾,中国将无法走向海洋,必然削弱与日本的竞争能力。日本近年对中国有不少的援助,日本以中国不宣传,伤害了日本人的感情为由开始递减援助。固然中国政府在处理这类问题上有失误,但根本的原因是日本视中国为潜在威胁,他们并不愿意看到一个强大的中国。

  日本认为,台湾如果回归中国,就等于给日本人脖子上了套绳索。日本怎样阻碍中国统一过程,非常值得留意。

  附一:日本,台湾与攻心战——与蒋兆勇商榷

                 一通

  从概念上看,日本殖民统治是历史事实。但从这个概念生发的社会讨论看,这个事实证明了什么,我以为很值得考究。同样具有深厚殖民历史的国家和地区也很多,不独台湾如此,为什么台湾问题如此凸现,是因为我们中国关心,所以然吗?以亚洲为例,朝鲜半岛上的两个国家都曾非常彻底地遭到过日本的统治,何以那里的哈日派即便有,也未能式那里的民意形成哈日潮,以致影响了当地的政治机会主义呢?北韩的金日成金正日父子不必说,他们随时可以利用而且也在利用的是反日而不是哈日的情绪。即便是和日本在冷战期间“并肩反共”的南韩也可以随时动员足够的反日情绪来形成政治动作的民意基础,现在我们基本上承认南韩是民主体制,基本上承认南韩民众可以自由获得信息,判断局势,何以同样是民主体制,民众同样可以自由获得信息的台湾,竟而在蒋先生笔下,不但哈日,而且哈日潮见长呢?我想如果我们真的严肃对待“台湾问题中的日本因素”,这是不能不认真考究的,不能仅仅用所谓“殖民历史”或是台湾部分政治领袖的“哈日情结”来解释。

  一

  冷战造成了远东强烈的反共意识,各种历史的,包括殖民历史造成的民族分离与敌视,一时间都在“反共”大旗下整合成为“服从”因素。与之相对的,是反对世界帝国主义情结,这个情结也整合了远东另外的一些民族分离和敌视,使之变成“服从”的因素。前者当中,台湾和日本同属美国与西方反共阵营的盟友,蒋介石放弃对日战争索赔,你说他不是起码在战后促成日本在台湾问题上形成“因素”吗?反过来,中国人的宣传中,日本跟着美国背后,“亡我之心”不死,台湾反共大陆的口号叫得山响,正好给意识形态阵营高于“民族国家”阵营的话语也增添了筹码。在那个意识形态阵营下,台湾并没有要独立的倾向,但日本已经是在大陆中国眼中的“台湾问题”的一部分,这一部分就是如何对待意识形态存在与其构造同盟的影响。这些说明蒋先生所言的问题由来已久,并非是“最近”才凸现的,不过是在我们一部分学者当中,对台湾问题的“国际化”倾向的感觉发生了变化而已。

  二

  冷战结束之后,相当一段时间里,全球化话语,尤其是令人充满信心的所谓“双赢话语”,充斥各国上层,在中国当然也充斥了离上层非常近的媒体和媒体影响下的“白领”。所谓“双赢”话语,再度从另外一个方面改变了人们对此前历史造成的各种民族分离和仇视的感受,使之退居“服从”乃至必须“缄默”的地位。中国为了赢得日本资本和资本背后的政治操作上的关注,甚至不惜打击民间索赔运动,其示好动机如此昭然,以致于其后不断由官方或者主导或者推波助澜的“反日情绪”并不会引起日本社会的认真对待,而完全可以用中国人向来实用主义,反日不过是要贷款这样的非常世俗,也非常有效的大众传媒操作来抵销。严格地说:为了赢得日本这个在亚洲最为重要的贸易和投资伙伴,中国文化精英中“哈日实用主义”绝不亚于南韩社会当中或是台湾社会当中的类似情结,所不同的是:在南韩社会里,不断有来自民间和政治上层的反对运动,而且南韩必须顾忌“哈日”哈得太厉害了,会直接影响和北方的关系,而和北方的关系,进入90年代以来,始终是韩国政治操作上的一条主导的红线。相比之下,台湾的反日运动虽然在民间层面上并不逊色,但台湾要顾忌的并不是一个仇日的大陆政府,而是“哈日”哈得非常厉害以致在与日本的所有利害冲突问题上始终自诩要“韬光养晦”的一个政治精英阶层。在这样的情况下,台湾“哈日”绝对不必担心受到大陆民间和政治上层的牵制,哈日只有好处,并不实际的风险,尤其没有影响民意的风险,你说在这样的前提下,他为什么不能选择“哈日”来从事政治上的赌博呢?国民党因为下台,所以一个劲的指责民进党哈日,国民党里面哈日的人可也不少。那个李登辉不就是国民党的党魁吗?现在他被国民党内的一些政要骂做哈日的台湾祸害,但假如我们平心静气地去查一查,现在在台上的国民党政要,当初没有参与冷战后哈日的,几乎一个都数不出来。这你总不能说这这个当年在抗日战争跟日本人真正玩过命的党,向来就有“哈日”的传统吧?之所以这个政党的上层也哈日,除了其他因素之外,无需顾忌大陆自己也哈日哈的不亦乐乎的政治上层,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

  进而论之,我们在台湾问题上一再为他人作嫁,动辄以战争相威胁,甚至以中子弹相威胁,而在其他周边国与国安全问题上又一味退让,明白显示了大陆外交上“对内狠,对外松”的明显矛盾心理。在这样的心理作用下,台湾当政的政治精英和附和这些精英的老百姓即便想和大陆“同仇敌忾”,也缺乏本身认同上的安全感:我为什么要认同我是你的人,假如你反正动不动就要要我的命?这样的政治逻辑在台湾非常的鲜明,而且不断得到来自大陆的放大信号式的证明:难怪李登辉和陈水扁赢得了大选,都要向大陆表示“感谢”呢?这绝对不是空穴来风!

  三

  全球化话语-尤其是“双赢”话语的一大谎言在于:它彻底抹杀了资本主义扩张在国家层面上的政治化竞争,同时彻底抹杀了这样政治化竞争对任何经济实体的根本影响。这样的影响反应在“南北关系”上,就是不论“双赢”赢的怎样令人垂涎三尺,南方经济实体真正发达起来的几乎没有,金融风暴导致经济大伤元气的几乎没有什么西方核心发达国家,而全部是发展中或是所谓“门槛国家”,就是“双赢”谎言的例证。

  这个谎言反应在中日关系上,又加上了我们的那些本来除了地缘政治思维方式不会别的的政治精英的诠释,所谓“我们先发展起来再说”,“双赢”在这个层面上的解读是:我们先让日本人把钱赚足,我们把工业体系科技水平外汇储备国家综合实力搞上去,然后再和“小日本”算帐-“韬光养晦”的说法正好就是这个逻辑的民俗注脚。这样的逻辑的愚蠢是显而易见的:你耳提面命式地去告诉对方:小子,我现在甘心哈你,是别有用心的,难道你还能怪那个本来就要按照资本主义操作原则,赚钱宰你没商量的日本人,在赚你钱的时候就想着我应该怎么用我的钱,我的势力来防你一手吗?中国大陆上的经济越来越陷于对外国资本的依赖,日本韩国资本稍微一要“望风而逃”,我们这里就神经紧张,这哪里有什么双赢,直是把掐我们脖子的工具拱手送给人家,然后在告诉他:你等着,有一天我要翻过身来!不错,那个日本右翼是要等着,不过他等着你的方式连在经济上跟你“双赢”的谎言都不需要,君不见日本人一方面渴望中国市场,一方面又大叫“中国威胁论”吗?诚然,我们不能否认日本右翼的狼子野心,不过令日本中下层百姓日益相信这样的“狼子野心”是对日本民族负责任的表现的,除了别人之外,我们中国那些“哈日”外加“韬光养晦”的愚蠢地缘政治论者,怕也难辞其咎吧?

  中国在现在“双赢”谎言破灭的情况下,从两层意义上感受到谎言的压力:中国事实和心理上都把自己当成“南方”国家,所以总体上有在“双赢”谎言中成为“单输”的忧虑,最近一段关于中国是不是应不应该是和是什么样的“世界工厂”的讨论反应这样的忧虑。同时,中国人突然发现日本人赚中国人的钱,还有不想跟你双赢的心理,所谓不能让日本人拿我们的京沪铁路合同,因为担心养虎遗患的讨论,可以佐证。就一般心理规律而言,因为潜意识中期望接受谎言的人,一旦谎言破灭了,首先指责的是那个撒谎者,而不是自己如何情愿地接受谎言,并且以自己的情愿来加强谎言的效果。中日关系中的“双赢谎言”破灭对中国精英心理的影响,包括对蒋先生的影响,都很昭然。

  清醒之后是什么?是格外放大了的感受到日本人的可恶。其实如果他真的可恶的话,那是从前就这么可恶了,不过你自欺欺人不愿意看到而已。如果他本来也没那么可恶,那现在也同样没那么可恶,不过你为了继续自欺欺人,不必检讨自己,不愿意看到而已。日本人打台湾牌制衡中国,从冷战至今,那一天断过?何以我们在“双赢”年间,听不到我们的精英们的警告呢?日本在亚洲和中国一起促进亚洲经济融合,起码从冷战结束起,那一天断过?为什么我们现在在“双赢”谎言破灭之后,很少听到这样的分析?或者一旦听到这样的分析,即刻就会招来“汉奸”“走狗”“卖国贼”的一通声讨?不是因为我们周边的事实现在才发生了变化,而是我们始终不愿面对真正的事实。这一点,我以为不可不察。

  四

  事实上,中国地缘外交始终没有放弃把日本作为潜在的对手这个理念,你不放弃这个理念,而要对手不去想仅一切办法去对付你的这个理念,这本身如果不是幼稚,就有点强凶霸道的气味了。犹如下象棋,你可以车马炮一起出动,而不准别人把卒子拱过河。我们在对美关系上处理台湾问题,除了制衡台湾之外,何尝没有制衡日本的想法?那么他给你来一个反制衡不是顺理成章的吗?这和日本人历来怎样有什么必然的因果关系?在我们90年代初期放弃了力图使日本“脱美入亚”的方略之后,中国外交界里“联美制日”的讨论就始终未曾稍微缓和,按照这样的中国外交政治思路,我们本可以意料到日本一定会动用一切手段,反制衡,其中台湾这个中国大陆最为敏感的棋子,焉有不用之理?不但台湾,而且东盟,不但东盟,而且印度,不但印度而且蒙古,反制衡中国的外交,不独日本有。这在地缘对手按照地缘政治牌理出牌时,丝毫不奇怪。奇怪的是我们在感受上的不能接受。我们一方面要摆开我们的棋子,制衡包括日本在内的所有亚洲对手,一方面以非常受到侮辱的心态去看待所有亚洲对手以同样的方式来对待我们。为了让自己这种受侮辱的心态得到理性的解释,于是我们就说“你向来如何如何,你的政治家向来不堪”,说了日本人不足以论证,当然也会说道台湾,以致说道其他人。但这样的说词,假如我们可以接受中国参与地区地缘竞争和这个竞争的最基本牌理,最多只是心理自慰,别无任何益处。

  附二:一个日本记者对台日关系的辩护

             三木一哉 Miki Kazuya

  尊敬的蒋兆勇先生;我是住在香港的日本记者,而是香港报刊的读者。我看了7月26日发行的大公报附录大周刊里的文章“日本人的拓殖文化”。我个人以为,大战以前日本有过您所谓“拓殖文化”。可是文中您提出的例子有部分我以为您的认识不太正确。

  1秘鲁前总统藤森的性格分析

  他来日本突然失踪时候,过去在拉美工作过的资深同事找到了他,用西班牙语直接采访他。据他说,藤森只会打招呼样的日语而已,几乎不会讲,不会听日语。他为了赢得不但日本人的同情而且选民的好奇,通常利用日本武士的形象。也许他的父母给他“日本武士道式教育”,可是据我同事说,他原来是跟古巴总统,委国总统一样的典型拉美式Machismo. 有些日本人支持他,愿意保护他。可是也有些日本人主张把他回国去法庭受审。他不是清廉的政客,可是原来秘国的政治混乱很厉害。我以为他的有时强硬,有软弱的态度也是那里政客的典型表现。跟他的政敌Toledo差不多。

  2日本拓殖大学并不是一流大学。很一般的(确有右翼倾向的)私立大学。这是日本人大家知道的事实。如果我将您的文章给拓大的经营干部看,他们一定很高兴。我不知道那里留学生是不是各国的一流人士的子女。可是(对不起!)起码那里的日本人学生决不是一流人才。我不得不怀疑他们是不是中国一流人士的子女值得接触的。

  3对台湾的拓殖政策

  台湾原来中国的“化外之地”,跟朝鲜不一样。那里没有足够丰富的中国传统文化的土壤。结果比较容易接受日本人带来的文化。日本人对台湾人的统治并不是一视同仁。日本人一直歧视台湾人,比如说,小学也分开设置的(想得到南非的人种政策),中学考试的派位也不同。台湾人参加皇军也不是他们志愿的(形式上他们要写志愿书,可是谁愿意为了外国人去浪费自己的生命呢?)。当时拒绝参加皇军就是“国贼”。现在有些台湾人勾结日本右翼分子的原因是国民党的白色恐怖。据台湾老人说,1945年日本败战后,“狗走了,猪来了”。很多台湾人认为,陈仪和蒋介石的台湾统治比日本帝国主义还腐败,差的。所以发生了228的悲剧。

  我感觉了台湾人对日本人的我很热情。他们比大陆人亲日。他们讨厌大陆的原因原来是国民党。可是现在共产党。台湾人认为台湾是“我们的”,而不是“你们”的。起码日本人没必要批评他们搞总统大选呀,全民投票什么呀。台湾人没忘记大地震时候大陆政府插手红十字的活动,没忘记SARS流行时候谁尽力阻挡参加世界卫生组织的活动。大陆的所有的“反台獨”动作却把台湾老百姓走向台獨的死胡同。

  台湾老人对日帝时代的感情,对蒋介石时代的感情都是很复杂的。身为一个战后世代的日本人,他们为什么参拜靖国神社那样的地方,我也很难了解。杀死他们战友的战犯和他们难忘的战友们的灵魂住在一起!可是,我猜,对他们来说,也许在南洋战线死去而离开他们的战友们还是在靖国神社里面。李登辉那个人原来是这种台湾人之一。

  可是问题是有些日本右翼政客占这种台湾人心情的便宜。李登辉本人也喜欢跟这种日本人勾结。李登辉上台时候,他确实台湾民主化的旗手。我非常尊敬的历史学家戴国辉教授,他为了帮助李总统,提前退休日本的大学而回台湾了。可是后来他发现李登辉的“变节”,开始严厉批评他。李登辉的日本情结和藤森的“武士形象”是完全两样的。

  有些日本右翼分子真是“有些”,决不是大多数。很多大陆人对此往往有很大的误会。对大多数日本人,台湾只是旁边的外国。旁边乱了,就日本免不了负面影响。我的立场和日本政府的立场不一定一致的。可是,台湾还是日本的重要经济伙伴,商务,旅游等人的来往也很多。跟韩国一样,日本不容易接受“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省”的立场。因为,实际上那里有一个独立的政府,施行独立的法律,通用独立的货币。一方面日本要尊重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合法地位,可是也要考虑现实地存在的台湾“当局”

  4台湾人的岛民心态

  台湾人像日本人一样好色。日本人也跟大陆人,韩国人一样好色。日本人有岛民心态。韩国也有地方主义。怎么中国没有地方主义呢?人类都属于自己的地方色彩,我们都免不了一定的地方主义。您怎么样?

  5日本政府和台獨分子的关系

  资深的传媒人不应该写“坊间传说”。起码要透露来源的性质。比如说,“据驻西方国家的日本外交官说”,“据过去赴日的资深中国外交官说”,“据北京青年报02年6月31日报道说”我从来没听说过当时的日本首相和外长和陈水扁有过来往。陈只是一个刚下台的前台北市长,不会跟日本首相见面。当时的外长是被日本右翼分子骂了“亲中共”的河野洋平。日本有支持台獨的,可是也有反对的。也许陈受过“有些日本人”的鼓励,可是这个决不意味日本国家或者大多数日本人支持陈水扁或台湾独立。大部分是只知道台湾的名字,或者去过旅游的。

  6请您继续观察日本,评论日本

  作为身在香港的日本人,祖国忽视和平宪法,忽视自己的建设和改革而政客鼓吹“中国威胁论”是很难受的。我希望有良心的中国媒体工作者以大局冷静地观察日本,深入了解日本,该做的时候发出严厉而的确的批评。日本永远躺在中国的旁边。我们互相都离不开。我做新闻工作的目的和目标都是共同繁荣和和平发展。现在我天天看到部分日本人(包括媒体)以不太足够的了解,简化现象,骂你们邻居,误导读者。同样,很遗憾的事,中国也有这种人。

  尊敬的蒋先生,您写过的有关萨斯,国外媒体对中国看法等文章,对我们外国记者了解中国媒体很有用的。希望您更好地活跃,开阔我的眼界。

  作者:蒋兆勇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两岸关系 » 台湾问题的日本因素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