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盾:陕西如何将“优势”做强

  自古就是礼仪之邦如今仍然好客的国人,在接待国外友人时总免不了向客人们“炫耀”我们悠久的历史和灿烂的文化。特别是克林顿的那次访华路线是先到的西安再去的北京,更使得许多国人(政府官员与平头百姓)这样说:看千年的中国去西安、看百年的中国去北京;看十年的中国去深圳、看如今的中国去上海。就这么一“说”,人们自觉不自觉地把陕西与北京、上海、深圳联在了一起。

  谁都知道,在过去二十多年的改革开放过程中,区域经济发展使得以深圳为代表的珠江三角洲、以上海为代表的长江三角洲和以北京为代表的环渤海地区突现出来,成为中国经济发展的“亮点”。如今这些地区都在根据自身区域经济发展的优势,在向可持续性经济的方向转型。这其中,上海如猛虎下山一般,要建设“赢着通吃”的国际金融“大鳄”,并力争赶超香港;素有“皇城根”之称的北京城,正在唱响“新北京、新奥运”的主旋律,跨上迎战2008年世界奥运会的快车;深圳的高新技术产业正以特区素有的气魄和胆识,要创建中国高新技术产业发展最亮丽的“风景线”。这么“说”来,怕是又不好把陕西与北京、上海、深圳联在一起做比较。

  其实,有优势的地方自然会有它的劣势,反之亦然。而成就一番事业,无非就是做人、环境条件与做事罢了。

  就说“做人”,北京人就是混到拉板车的地步,也称自己是“板爷”;上海人的眼睛里,除了“洋人”和自己,看谁都是“乡下人”;还是“老陕”老实,拾了“钱包”满院子的吆喝,比真丢钱包的人还要着急(曾经演过这样一个小品)。

  再说“环境条件”,西部大开发的春风使得陕西占尽了天时与地利。且不说“桥头堡”的地理位置,世界级丰富的煤炭、石油、天然气资源,就连在知识经济中占据“制高点”的科技实力和人才优势,西安也是领先于全国,杨凌更是闻名于世界。这么“说”来,陕西为什么就不能与北京、上海、深圳联在一起,比试比试?!

  问题是,陕西的这些“优势”,并不像1+ 1= 2这样简单地相加就可以变成“强势”。

  还说这环境条件。由于有一个曾经在中国革命历史中璀璨辉煌的延安,风大、塬高、缺水的黄土高原与窑洞自然成了人们对陕西的“第一印象”,要不是文化大革命的结束和“兵马俑”的发现,“老陕”到现在还会称自己是“延安儿女”。当年靠着修梯田出名的陈永贵来陕西“传经送宝”时才发现,八百里秦川那里是土,简直都是“肥”(以他修梯田的知识那里还晓得历史上还曾经有过“得关中者得天下”之说),竟说出了“八百里秦川养懒汉”这样的名言。直到如今,在那些出力下苦打工者的队伍里,也很难找出几个真正的“老陕”来。“穷则思变”这句治理名言在这里似乎失去了它真理的光芒,蹲在西墙根下“晒暖暖”依然是许多“老陕”每天的必修课。

  再说做人。“老陕”老实,“憨”得可爱,自己也清楚自己这点“出息”,所以总怕自己稍不留神“上当受骗”。久而久之,在这种“防范心理”的驱使下,养成了不愿或者干脆说是不敢“出风头”的习惯(“老陕”最出风头的事情怕还要算李自成的农民起义了,离现在至少也有四五百年了吧)。自然在如今“快鱼吃慢鱼”的新经济竞争中,尽失先机;在“我不行也不能让你行”的心态下,更是无缘参加“双赢”的游戏。

  如此这般,当一些“老陕”还沉醉于历史与文化的厚重,做着封建王朝遗留下来最后那么一丁点“夜郎”之梦的时候,世界和中国都在发生着天翻地覆的变化。机遇与挑战并存的“入世”与“西部大开发”,就像“奶牛”与“面包”一样,也得我们自己伸手去拿才能吃到嘴。如果仅凭“叶公好龙”式地呼喊几声“狼来了”,那些如今看来还能算得上的“优势”将永远不会再有,“入世”与“西部大开发”这样千载难逢的机遇将永远不会再来!!!

  《人人都能成功》一书中,有一个故事。讲述的是一位普通的美国黑人妇女,对她的孩子这样说:“我们的贫穷不是上帝的过错,而是我们从来就没有产生过向上帝要富有的想法(想致富的愿望)”。对于我们“老陕”来说,有那么多的“优势”,把它们变成“强势”真得就那么很难吗?!是我们“变”不来,还是“不敢”或者“不想”变,或者干脆还有什么其他的原因和理由……?!

  作者:李盾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陕西如何将“优势”做强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