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志刚:从青年楷模到头号贪官

  论能力和政绩,李乘龙原本是年轻干部中的佼佼者。在他的人生最辉煌的执政时期,他曾创下过一批全国第一、广西第一的政绩;可谁曾想,到了1999年,他也创下了一个本不该创的第一——成了建国50年来广西第一大贪官。夏天来临之际,死刑的判决将他曾经有过的辉煌化为茫茫人世的一丝淡淡云烟……

  10年前走进中南海汇报工作,他凭才华和口才赢得中央领导的赏识并为玉林市赢得发展机遇;从贫苦放牛娃到一市父母官,他3年间创造出广西第一强县奇迹。

  1987年7月8日,北京。几位操着广西口音的中青年干部来到中南海内的中共中央农村政策研究室。下午2时30分,中央有关领导就在这里的会议厅里听取这几位广西同志的汇报请示。

  汇报中,担任主角的是一位身材削瘦的年轻人。面对中央领导他出口成章,口若悬河侃侃而谈广西的优势。中央有关领导惊讶这位年轻人有着如此惊人的口才与记忆力,他汇报中提到的一连串数据都精确到个位而毫无差错。领导听完汇报,激动得当场拍板:“广西同志的汇报,大大超出我的意料,你们渴望改革的赤诚之心,今年初我到广西时就感受到了。你们的汇报很好,使我深受感动。我觉得玉林市还是够条件作为国务院定点的农村改革试验区的。我看这样吧,补上一个玉林市……”

  几位广西人一听大喜过望,忙不迭地起身上前与这位领导握手。而那位以口才为家乡赢得转机的,就是时任玉林市体改办主任的李乘龙。

  李乘龙是土生土长的玉林人。1976年,年仅24岁的他,就因精明能干、政绩突出而被提升为共青团玉林地委副书记。尽管3年后他被降职使用,调到玉林市名山公社任党委副书记,并且一干就是5年,但他没有怨天尤人,也不自暴自弃,而始终抱着一个信念:是金子总会闪光发亮。

  1984年,他以玉林地区成人高考总分第一的优异成绩考入广西壮族自治区委党校,毕业后即出任玉林市委新成立的体制改革办公室主任一职,不久被派往浙江温州考察学习。强烈的反差和感受使李乘龙熬更打夜,经过千辛万苦设计规划出了玉林市改革的蓝图,很快赢得了市委、市政府的支持。1988年,中央有关部门决定搞粮食购销体制改革,玉林市立即把试点权争取到手。这年4月1日,玉林率先在全国进行粮食购销体制改革,成功推行了保留购销定量,提高购销价格;改革购销补贴,各自消化、分级负担的制度。粮改促进了玉林粮食4年大丰收,并且每年都是早稻一季就完成和超额完成全年粮食定购任务;同时减轻了财政负担,每年节省财政补贴170多万元,并且迅速形成了一大批大、中、小型粮食市场,充分调动了农民的种粮积极性,其经验得到中央的肯定并迅速在全国推广。这期间,功勋卓著的李乘龙连升3级,先后任市委办公室副主任、主任、市委副书记。

  1991年,李乘龙被提升为中共玉林市委书记,拥有了更大的施展自己才干的舞台。

  1992年春,广西党政负责人要求他在3年内把全市工农业总产值从1991年的20亿元提高到40亿元,而他率领全市干部、群众经过奋发努力,到1995年居然神奇般地将工农业总产值翻到了100多个亿!该市财政收入也从1991年的1亿元增加到4亿元,从而使玉林市成为广西第一强县(市)、中国百强明星县(市)之一。李乘龙本人也荣获了国家、自治区的各种荣誉,他的好几篇改革论文还在广西乃至全国获奖。在他身边工作过的同志介绍说,早期李乘龙是个工作狂,不计报酬,不讲条件,不怕艰苦,完全是个舍小家为大家的楷模。

  从出身卑微到地位显赫,他渐渐“觉悟”起来,懂得自己手中权力的含金量,用我手中的权为你办事,你发了财我分享一点利益,“顺理成章,天经地义”。于是他身边的人换了另一种评价:除了党性原则和良心,他什么都有了。

  作为贫苦农家放牛娃出身的李乘龙,当上市委副书记、书记的那几年中,他很是开了眼界,出门前呼后拥,每天众人俯首听命,感觉既心顺气畅,又新鲜刺激。尤其是傍上一批大款兄弟、铁哥们儿后,见他们一个个锦衣玉食,那挥金如土的作派,让贫寒出身的李乘龙自惭形秽。相比之下,他妻子从1981年起就患了糖尿病,每年治病花去许多钱而无处报销;女儿读中学,他想让她进一所好的学校,却交不起校方规定的赞助费……假若有朝一日自己不在位了,全家人的生活、养老问题怎么解决?难道就一辈子清贫下去?他开始认为,自己含辛茹苦为玉林的经济腾飞作出了巨大贡献,而所得的报酬微乎其微,远不如那些大款兄弟,这是不公平的。他渐渐“觉悟”起来……

  李乘龙脑子活,点子多。一旦开始“转变观念”,邪门歪道的鬼主意就层出不穷。

  原玉林市供电公司副经理梁伟强与李乘龙关系密切,他利用这层关系直截了当地表达自己想当“局座”的意思,梁伟强经人指点,送去4.5万元,李乘龙笑纳后,很快就让他登上了副局长兼经理的宝座。

  皇龙水泥集团公司董事长盘国荣想进官场弄个要职时,李乘龙对他进行全新包装、宣传,终于使这位“水泥大王”一跃而成为市企业委副主任,不久又当上了玉林市市长助理、市政协副主席。他自然也知投桃报李,先后送给李乘龙70万元。

  想买官,找李乘龙没错,这是当地人士中公开的秘密。而想发大财赚大钱,找李乘龙也同样没错,玉林民间就流传着素描他的打油诗:“李乘龙是条金钱龙,为人排忧解难讲进贡;卖字批货果断挥毫笔,字字万金宰你心绞痛。”

  有个大老板雄心勃勃想在玉林大展宏图,搞了个很气派的大企业,但一时缺少周转资金,他就写了个贷款400万元的报告上交李乘龙。双方谈来谈去,李乘龙同意批给400万元贷款,但要20万元的“好处费”。这个老板明知自己被宰得心痛,但为了救急,还是忍痛答应。

  当然,也有事成后想赖账打折扣的。玉林铁联水泥厂厂长、信联建材贸易公司经理谢朝明,当他从身兼信托公司荣誉董事长李乘龙处如愿贷到200万元时,他仅送3万元“好处费”。李乘龙大为不满地说:“我批给人家的回扣是8%,只要你4%已很照顾了!”谢忙解释目前资金紧张,请宽容几天一定奉上。次日,他听说李乘龙手中还握有大工程,连忙凑齐剩余的5万元交给李乘龙。李乘龙也有意将这个总投资1500多万元的工程让给谢干。谢是精明人,马上说:“这个工程给我包下,我给书记你100万元好处费。”李乘龙也不是笨蛋,他马上说:“这是个大肥差,你起码要给200万元。”谢想了想,还是咬牙道:“好,两百万就两百万。”当工程顺利完工时,谢还没有任何表示,李打电话追问,谢这才匆忙包了10万元现金前去酬谢。李乘龙知道姓谢是想赖账,他堂堂市委书记也不能天天公开去追回扣钱,怎么办呢?他自然有办法,你不主动送钱来,我就变着法子找你:今天买房,要谢垫支10来万元;明天搬家,又要谢付10多万元红木家具款;一会儿又说借了张三20万元、李四40万元,你谢朝明快去还吧;再不然就是准备送女儿到国外读书,快拿2.5万美元来……就这么折腾来折腾去,谢承诺的200万元回扣,虽未全部兑现,但也被李乘龙敲去了100多万元,连同其他项目的“好处费”,李乘龙仅从谢朝明那里就拿走人民币190.2万元和美金2.5万元。

  时下流行“男人有钱就学坏”这句话,李乘龙这位堂堂的市委书记也在用自己的行为自觉地为此作注脚。

  在一次工业品展销会上,李乘龙认识了来自安徽的礼仪小姐敏敏,两人很快就在酒店、宾馆中出双入对,全不避人耳目。后来敏小姐找李乘龙借20万元,说是债主追钱急于归还。李乘龙明知这是老虎借猪有借无还,于是打了折扣,以别人名义借给她10万元。谁知这位安徽小姐得钱后连夜销声匿迹,不知去向。李乘龙格外痛心:“丢那妈,人没搞几次就挨敲10多万,背时!以后要学精点,搞一回才付她一点钱。”

  不久,他又认识了某饭店的服务小姐玲。20来岁的玲小姐来自当地农村,人出落得亭亭玉立,性格温柔,立即博得李乘龙的一片欢心。他今天派车接她去唱歌跳舞,明天又给她送来项链、鲜花什么的。贫寒出身的玲小姐哪消受过这等礼遇,她受宠若惊,忘乎所以,很快就与论年龄可以做父亲的李乘龙同居了。她答应做他的小老婆,他花10万元买了一套房子金屋藏娇。

  李乘龙到底利用职权玩弄过多少年轻美貌的女人?这似乎是一个谜。检察官从收缴他的皮箱中发现,里面装有一大叠市委专用信封,这都是用来专门装女人照片的。而且每个信封都分别写有各个女人的姓名、地址和电话、寻呼机号码,以备随时联系、启用。

  李乘龙忘乎所以的同时理所当然地也将法律的绳索一步步套到了自己的脖子上。法庭最终审定:李乘龙在1991年到1996年任玉林市委书记期间,收受贿赂合计人民币374万多元,美元2.5万元,港币1万元,家庭财产总计人民币1600多万元,其中有650万元财产来源不明——死刑,在劫难逃地降临在他的头上。

  在庭审中,李乘龙从一开始就显得昂首挺胸、“理直气壮”。他不认为自己有罪,甚至找出种种“理由”与借口为自己开罪,试图说明自己的无辜——不就是拿点回扣吗?其实,改革开放搞市场经济,全国哪里没有拿回扣的现象?

  李乘龙不讲究吃喝。他不吸烟、不喝酒,一般很少参加宴请活动,许多玉林人说,他是最难请去饭店、餐厅赴宴的干部,不到万不得已,他总有种种借口推脱一切宴请。他的表象不是那种“革命小酒天天醉,喝坏党风喝坏胃”之类的人物。就是外出考察、参观、开会,他也不搞大吃大喝那一套,一般都是花三五元吃一个快餐盒饭了事;有时甚至带上一大堆方便面又开始工作。据说,他这个举动弄得那些为他开车的司机和随行人员叫苦不迭,曾埋怨说:“跟着李乘龙,没吃没喝搞得肠胃变馋虫。”也正因如此,他在广西的领导干部队伍中,赢得了清正廉洁的赞誉与好评。知情人说,他的这些行为,怎么看都不象是作秀、演戏,因为他在家里也是这个样子,也没有大吃大喝的习惯,生活显得很俭朴。

  那么,他贪那么多钱财干什么?据他自己交代:一是为自己养老着想,二是为两个女儿乃至外孙子女之辈谋福利。他预计自己不会一辈子当官掌权,他得抓紧时间敛聚钱财,而且是敛聚得越多越好,因为他担心将来人民币贬值。何况,他一直希望自己的两个女儿能够出国留学(现大女儿已在澳大利亚留学、小女儿在读中学),而出国自费留学就意味着要有大笔的钱作后盾。基于这两方面的考虑,他李乘龙宁愿自己苦一点,现在省吃俭用一点,也要大把捞钱。

  再说还有自己的老婆,糖尿病缠身,随时得预防公费医疗体制改革,到那时候就得自己掏钱付医药费了。说起这位原配夫人,李乘龙还是很有感情的。想当年,青春年少的她,曾被人们誉为玉林一枝花,她父辈又是南下干部,追求她的男子不计其数。可她偏偏力排众议,嫁给了他这个无文凭、无显赫权位、无钱无貌的乡巴佬,他早该知足了。遗憾的是,随着岁月的磨砺,病魔缠身的夫人已未老先衰。而他在政坛上却春风得意,不论从生理还是从心理上讲,她已满足不了他的需要。于是他有了外遇、新欢,有了一批没名分的小妾。尽管如此,他仍是一个喜新不厌旧的男人,怎么说他们都是结发夫妻,她曾经是一枝花,他不会抛弃她的,正所谓一夜夫妻百日恩嘛。

  在法庭,他本来是背朝听众席,面向法官、检察官的,谁知辩着辩着,他突然转过身向观众席位上的人们连鞠3个躬,然后跪在被告席的地面上,痛哭流涕地忏悔道:“我是玉林人民的儿子,是玉林人民养育了我,又是党和人民把我从一个农家放牛娃培养成玉林市委书记,我却变成了贪钱贪色的头号腐败分子,我对不起玉林人民,也对不起妻子女儿……”

原载《中国青年》,1999年10月

  作者:黄志刚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社会透视 » 从青年楷模到头号贪官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