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牟:纳税的重担

  回国探亲时常常会有亲戚朋友冷不防地问“你在美国的年薪是多少?”使我有一种瞠目结舌的感觉,会好几秒钟说不出话来。这是一个难以回答的问题,一是因为这类问题纯属于个人私事,在美国从来没有人问过,缺乏回答这种问题的心理准备;二是因为这个问题相当不易说清楚,要附加很多解释才能让国人明白美国的年薪到底意味着什么。但友人往往对解释并不感兴趣,他们只要一个数字就够了,接下来便是在大脑中做飞快的运算,眨眼间美元已经被折合成人民币,那平静的眼光里立即便有了异样的色彩。

  如果你说3万,友人的脑子里马上就有了三八二十四万的人民币数字,你在朋友的心目中立刻变成了大款。的确,如果从抽象的数字来看,按照现时的汇率,3万美元真的能生出24万多人民币,把这个钱拿来中国消费,的确可以吃香的喝辣的,舒舒服服地过日子,因为国内很多城镇居民的收入每年不足一万元人民币。但在事实上,如果把假设抛开,凭三万美元的年薪在美国生活,即便是没有家庭和子女的负担,他的消费其实抵不上在国内三万人民币的水平,他的生活内容也远远没有那些国内年薪三万人民币的小资来得潇洒。

  美国人的3万年薪只是个毛收入(gross income),每月拿到工资之前,首先要被雇主按照联邦收入法扣除各种税项。其中有社会保险税6.2%,这是每个人必须要缴纳的,是国家的社会保险基金,用于将来65岁退休后或退休年龄前丧失工作能力的时候,是退休后由国家统一颁发的收入来源。然后是老年住院保险基金1.45%,用于退休后的重大医疗保险费用。然后是联邦个人所得税,按3万毛收入为基数,单身个人在2002年为16%,近5千美元(3万是低收入,税率相对低,如果年薪9万,税率为28.5%,缴税2万5千多元)。当然实际纳税额还会有变化,主要依据纳税人的个人情况,比如是否婚姻和有子女,是否有房屋贷款利息,单身者的税额要高一些,有孩子的税额则要低一些。除了联邦税,大多数人还要缴纳州税,我所在的康州的税率为4%左右。如果在大城市,比如纽约市,除了联邦税、州税,还有城市税。

  除了必须随工资扣除的税项,很多人为了退休后能有体面的养老收入,还要每月拿出一些钱,存入雇主赞助的退休基金,这些钱仍属于个人所有,从纳税前的工资中支出,可免缴所得税,而且今后该基金所得利息和投资增值也不予征税,直到59.5岁后基金才准许使用,届时所支出的钱则按照纳税人当年的收入缴税。因为退休后收入减少了,税率相对降低,退休后的税额相对会比退休前低。所以退休基金的钱不是真的免税,而是推迟纳税。但如果在退休前动用这笔退休基金,那么会受到罚款,并且要补缴该基金的联邦税,当然有些例外情况可不受罚款,比如用来买第一所房子,或用来供孩子上大学等等。虽然国家并没有要求每个人参加退休基金计划,但因为推迟纳税的优惠政策,很多人还是勒紧裤腰带尽可能每月从工资中挪出一部分钱存入退休基金。而且不少大公司和单位为了鼓励员工加入退休基金计划,亦会按照员工工资的比例和工龄长短另外拨款存入员工的账户,比如耶鲁大学为教工的退休基金补贴为年薪的7.5%,印第安那大学为15%但条件是员工必须首先同意携自己的钱加入基金。退休基金由专业投资公司代理管理,将资金投入金融市场,每季度会向参加基金的人宣布盈亏明细表。

  这样几经折腾,3万块钱的毛收入到手时已经差不多削掉了1/3多,剩下的大概不足两万块钱了。这就像用手从海底抓起一把沙子,在露出水面之前便眼见着那把沙子随着海水从手指缝中流泻而去。而如果按照国人的计算,这两万的数字仍然相当于十六万人民币,仍属人上人之列。

  美国人又如何支配这剩下的两万块钱呢?除了工资单上已经被扣除的税目,他们还远远没有完成纳税的任务。如果有一个房子,比如在康州一座25万元的房子,每年需缴纳财产税近4000元,有些州每年对汽车也征收财产税。来自财产税的收入主要用于当地政府的财政支出,比如说中小学的义务教育费用,公共图书馆的费用,消防队和公共设施的费用,以及市政府的支出。如果购买日用品消费品,比如电视或巧克力,还要付6%的商品购置税(每个州的购物税不同,一般在4%—8%之间。一台1000元钱的电脑,在康州要花1060美元才能买到,在纽约则需要花1080美元。在饭店吃饭,找人修下水道,都要付6%的服务销售税。另外,香烟,酒类,属于奢侈或特别消费,其税率比普通商品高得多,在10%以上。通过各种购物税和服务税的过滤,纳税人所实际能支配的工资又进一步打了折扣。

  在美国,家庭财务支出的大头是住房。3万年薪的单身族是难以买得起住房的,即使靠贷款买了房,每月交纳的贷款额连本带息,将会用去工资的大半。如果是租房,在康州纽黑文地区的两室一厅套房每年的租金要1万美元左右。每个月必付的账单有一长串:水费,电费,煤气费,燃油费,有线电视费,电话费,手机费,上网费,各种保险,等等,有些地方还有污水费,垃圾费。这些费用罗列起来少说也在300—500元之间。有些人为了省钱,要么冬天室内温度调低一点,要么夏天少开点空调,要么不安装有线电视。其他的主要的开支是汽车的费用,每年的汽车保险费用,按地区达500—1000不等,还有日常的汽油费,汽车保养费。医疗保险方面,单身费用较低,如果购买家庭医疗保险,每年要2000—5000美元之间,取决于各自公司的医疗保险计划。另外还有牙医保险,人寿保险等等。由于医疗保险的日益昂贵,很多美国人干脆不买保险,拿自己和家人的生命作赌。这轮费用算下来,那3万年薪还能剩多少,我已经无法计算,省钱的地方,只有靠节衣缩食了。所以有不少美国人从来没有买过一件新衣服,而是到救世军(Salvation Army)之类的旧货店买旧服装,那儿的用品大都是教会或慈善机构捐献的,价钱很低。在吃的方面,好在美国的食品相对便宜,如果自己愿意多动手做饭,要比买现成或半现成的食品便宜得多。但家庭开支仅靠节衣缩食能节省多少钱呢?

  大多数普通美国人向来没有存款的习惯,美国人的银行账户上的存款是发达国家中最低的,比中国和日本要低得多,80%以上的人根本没有存款。三年以前,耶鲁大学的工会发起罢工,要求校方给行政后勤员工增加工资,我们系里的一位秘书是工会的积极分子,因为参加罢工会影响系里的教学工作,她便诚恳地写了一封信,向教师们说明她参加罢工的必要性。在信上,她把自己的收入和支出公开出来。她是单身,当时的年薪是1万8千美元,生活之拮据,简直让人无法相信。写信那天她的口袋和银行里只剩下25元钱,然而离下次发工资还有一个星期。所以为了收支平衡,她不得不寻找第二职业,每天晚上到一家小超市当出售员,每小时挣几块钱,来补充在耶鲁做秘书工作的收入。她的收入和生活情况在美国不是少数,很多人还远不如她。一个年薪1万8千美元的年轻人竟然活得这么累,这么凄惨,恐怕国内的人难以想象。但当扣除了各种税目、保险、住房、汽车、水电,她口袋里剩余的钱确实是非常可怜的。

  1996年我曾在布洛克(H&R Block)工作过一个季度。这是一个税务服务公司,每年在报税期间为纳税人做报税业务。我在布洛克工作期间,曾经为上百个美国人报过税,接触过各式各样的人,有一般员工,教授,医生,学生,工人,因为工作的性质,我能详细地了解报税人全年的收入情况,税表上其中有一个栏目是存款的利息收入。令我惊异的是,虽然顾客的年收入不尽相同,有的1—2万,有的高达6—7万,有一点却非常相似,来报税的人90%以上没有分厘的存款利息,这说明他们的银行账户根本没有钱。

  收入所得税是压在美国人身上的重担,所以有人算了一笔账,说一个人每年有大概四个多月的时间是为缴税而工作的,也就是说那四个月挣到的钱相当于全年应该缴纳的税费,剩下时间的收入才真正属于自己,而且为缴税而工作的天数一年比一年多。所以很多美国人不得不靠延长工作时间来增加收入,不得不靠推迟退休来维持体面的生活。这样算下来,一个人一辈子的很多时间是为纳税而活着。这是一种有趣的异化现象:他被税费捆绑着,每年为了那三分之二时间的自由,他不得不在三分之一以上的生命时间里做税费的奴隶。

  在税收方面,美国有一个严密的系统。每个就业人员都必须有合法的就业身份,即合法的社会保险号。到美国来的外国人,也要申请社会保险号,一般分为可以就业和不可以就业两类,比如J—1签证配偶的社会保险号允许工作,而F—1和H—1签证的配偶的身份则不能工作。任何公司,不分大小,都只能雇用具有合法工作身份的人。雇主会从员工工资单扣税,按时向联邦税务局报告和缴纳,联邦税务局保留着每个纳税人的纪录。年底报税时,雇主会同时给员工和税务局各送一份全年总收入表,叫W—2表,表上注明员工一年的毛收入和所扣除的税额。员工然后参照此表报税,最后将税表寄到税务局,多退少补。如果工资单中扣的税超了,税务局会退还,如果数额亏欠,则要补缴。如果纳税人报税时出现了大的误差,税务局会写信通知你,要求你对某款项做出说明并改正,如仍有争议,则会采用税务听证会,一一查明每项税目的来龙去脉。这是一件费事费时的事情,是纳税人最不愿涉入的窘况。

  纳税人在寄走税表后,如果几个月没有收到税务局的信件,说明一切平安无事。过去很多年,税务局因管理不善屡出丑闻,比如大量丢失报税材料和记录,比如税务人员偷窃他人的报税资料,等等,受到国会和社会舆论的批评。近几年来,态度有所改善,采取了对纳税人较为友善的工作方式,减轻了纳税人的心理压力。联邦税务局对纳税人的报税表提出异议和要求听证的数量并不多,所占比例不到纳税人总数的5%,他们更多注意的是那些小业主们,比如开饭店的人,比如对外出租房产的人。至于一般纯粹靠工资吃饭的蓝领和白领,他们的收入很单纯,一般无空子可钻,不在政府严防范围内,只要按时报税,一般即使有点小差错,比如数字加减错误,社会保险号误填等,凡是能及时纠正,都不会引起麻烦。

  当然,在美国也有非法从业的现象。这种情况在大公司极为罕见,主要出现在一些小型私人行业中,比如,在中国饭店,很多男女服务员常常是一些没有合法工作身份的人,他们从店主那里领到极低的现金工资,主要的收入则来自小费。我在当地的饭店里曾遇到过一位来自天津师范大学的教授,50多岁,与来美探亲的太太一起当服务员。当时他是访问学者,J—1签证,不能合法工作,但他为了多挣点钱带回国,也就放下了教授面子,操起了端菜收盘的服务工作。饭店的地下室里那些每天担任10小时切菜任务的,或在油锅前日夜操作的小工,很多都是廉价的黑工,即非法工人,人选往往是非法入境者,或者是来美国探亲的中国学者的亲属。老板会用现金支付这些黑工,一方面老板可以逃掉应该为工人的支付的那部分社会保险金,另一方面黑工们也可以逃避所得税,因为他们的收入根本就没有报至税务局,所以无案可查。不过,税务局对这种雇佣黑工的情况防范得很紧,会经常采用突然袭击的方式出现在某饭店,逐一检查员工的就业身份,发现问题后则会对雇主处以重罚。而那些违法就业的人会留下不良记录,如果将来申请绿卡,则会带来麻烦。

  从事现金交易的行业,比如食品店,酒吧,饭店,加油站等行业,都会有人设法逃税漏税。美国的收款机在设计上也是记录交易的工具,每次现金箱的开闭都记录着一次交易,是店主收入和报税的主要依据。有些小店配备两种收款机,有一种常年开着,处理现金的业务,另一台则处理信用卡的交易,前者入了自己的腰包,后者则是为税务局准备的。尤其在酒吧和饭店里,到了晚上,收款机一直不关,这样每次的交易就不会被记录下来,收到的现金则完全可以逃开税务,肥入业主的腰包。也有一些手艺匠人或闲杂工,比如帮别人收拾房间的,割草的,看孩子的,雇主会付给这些人现金,这样双方都省钱,雇主免交了服务税,受雇者则可逃避所得税。这样看来,现金交易的20元便相当于30元含税的毛收入。当然这些都是违法的,但在日常生活中是常见的。在康州有位匠人,从小经营房屋修缮的事情,下水道,电工,木工,换房顶,内部装修等工作样样通。他曾经有过一个中国老婆,所以常给中国人干活,工费按天算,一天200美元。他挣的钱便是不用交税的钱,相当于别人的税后钱,因为是现金交易,税务局也无从稽查。

  美国国会于1913年通过第16条修正案,开始向公民征收个人收入所得税。每年的报税时间是次年的4月15号以前,遇到假日可推后一天。但并不是每一个人都需要填单报税,比如,按照2002年的情况,如果你是单身,年收入低于7700美元,就可不必报税。但是如果你的公司在发工资前已经代替联邦税务局从你的工资单上扣了税,那么你需要报税才能索回被扣掉的钱,因为税务局绝不会主动把多扣的钱退还给你,退税只能通过纳税人报税完成。另外,政府对那些低收入的人也会给予信用补助,比如你有收入,但收入很低,你会得到政府的收入信用补贴,也就是说政府会倒贴钱给工作收入低的人,但前提是,你必须工作,你的收入必须来自工作。如果收入不是劳动所得,而是靠其他方式,比如租房、利息、遗产、劳保等方式,则不具备享受信用补贴的条件。这种政策主要是鼓励公民,尤其是那些吃救济的人,积极参与就业,而不是靠吃国家。同样,凡是符合信用补贴条件的人,也必须通过报税才能得到这笔钱。也就是说,如果你不去要,税务局也不会主动把钱送到你的家门口。所以我在布洛克工作期间,发现那些报税最积极的人,是那些收入最低的人,他们符合享受信贷补贴的条件,报税期刚刚开始,他们便蜂拥而至了,希望以最快的时间从政府那里拿到这笔钱。而那些需要补缴收入税的人则相反,往往要拖到最后一天才将税表寄出,所以4月15号那天美国的邮局总是排起长长的队伍,很多城镇的主要邮局延长开门时间至午夜,报税的时间以寄出的邮戳为准。

  一般来说,雇主在工资单上扣除的税额与应该缴纳的税额大体相当,不应该有太大的误差。人们在申请工作的时候,都要首先填写一份表格,叫W—4,说明你的身份,婚姻状况,子女状况,雇主则会根据你提供的信息每月按照规定的税率在你的工资单中扣税。至于年底出现欠税的情况,主要是因为W—4填写有误,或是因为除了工资另有其他的收入,比如稿费收入,失业金收入,投资股票的收入,等等,这些收入都是含税的毛收入,未曾扣过税。所以你必须要在规定的期限内向税务局补齐所欠税额,过期会处以罚款并加利息。如果年终欠款额超过了允许的限额(2002年为1千美元),纳税人则需主动向所在单位重新填写W—4扣税表,请求每月增加扣税数额,以防止来年再次出现超额欠款,否则会受到罚款。相反,如果你每月扣的税额太多,超过了你应该付的,那么来年报税的时候税务局应该退还给你多扣的钱,你通过报税索回退款。当然,萨姆大叔(老百姓对政府的称呼)不会为这笔钱付利息。很多美国人喜欢每月多扣一些钱,在年底可以从萨姆大叔那里退回一大笔钱,然后用这些钱去买一个大件,或用来旅游度假。对于一个没有储蓄习惯的民族,这倒成了一种有趣的存款方式,让萨姆大叔每月多扣你的工资,替你保管一年,然后年终把多扣的钱一次退还给你。但不幸的是,很多纳税人忘记了这些钱本来就属于他们自己,他们本来是可以自己保管这些钱的,很多人却以为是政府开恩,在年底发给了他们一笔红利。

  从1913年到现在,美国的税收制度日趋繁琐,各种规定达万条之多,各种税务法规,一般人很难看懂。与之并生的则是各种报税服务公司和收费报税业务,税法愈繁琐,报税服务公司的生意愈红火。布洛克公司就是美国最大一家报税业务公司,每个城市都有很多小的服务点。随着电脑功能的日益强大,为消费者设计的报税软件也多了起来。传统的税表都是靠邮寄完成的,今天越来越多人的依赖电子方式,通过问答形式,在电脑上输入数字,电脑为你计算出最后的税额。然后你可以通过英特网将最后的税表以电子邮件形式寄出。这样做的好处是,税务局退钱的时间缩短了,过去1—2个月的周期,现在缩短为1—2周。你甚至可以把个人的银行账户号码标在报税表上,税务局会直接把所退款项电汇到你的账户。电子邮寄对税务局也有好处,他们收到的是电子文件,不必作再次输入,省去很多的人力资源。

  美国的税务是支撑政府和国家运作的主要来源,除了征纳个人收入所得税,每个公司企业也要缴纳企业税。据美国国家税收局的统计,2001年的全国上缴税收为两万亿,其中个人所得税占50%,社会保险、医疗、失业基金税收为35%,企业纳税占7%,海关及财产税收占8%。在支出方面,国防占总税收的18%,社会保险等支出为36%,社会公益项目,比如教育,卫生,农业补贴,救济项目的支出为28%,政法机关的开支为2%,支付国债的利息占10%。在支出方面,国防开支和国家债务的利息所占份额显然相当巨大。

  纳税制度和国家财政事关国计民生,税率的高低划分和制定影响着美国国内的政治,历来是美国总统选举的热门话题。柯灵顿总统在位八年,使美国的财政收入连续几年消除了赤字,达到预算平衡,并且几年有预算盈余。布什总统上台后,大张旗鼓地减税,尤其是针对高收入纳税人的税率,但结果并不甚乐观,一方面又开始出现巨额财政预算的赤字,并且有日益加剧的趋势,另一方面削减了联邦政府对州地方政府的财政支持,使得当地政府不得不增加百姓的其他税项,来弥补联邦资金的短缺,结果老百姓的实际收入并未得到明显的改观。9·11恐怖事件以后,美国加大了在军事反恐方面的投入,也加剧了财政预算的恶化。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都耗费了大量的国力。仅以伊拉克战争为例,每天的费用为11亿美元,每小时的费用为4千6百万美元,而这一小时的费用则可应用来修缮升级20所学校。每发卫星制导的精确巡航导弹价值百万,每枚导弹都是纳税人的血汗钱。所以很多反战的团体列出大量数据,向人民宣传战争对美国民生的不良影响。

  下一轮的总统选举即将拉开帷幕。91年第一次伊拉克战争凯旋而归的老布什总统,因为国内的经济萧条而竞选失败,让位于民主党候选人柯灵顿。现在,小布什似乎也在步其父的后尘。小布什在战争结束后民意测验支持率曾经非常高,但最近由于美国经济仍然没有完全走出低谷,失业率居高不下,甚至有上升的趋势,小布什总统的支持率连续下降,选民对他处理经济问题能力大为不满,忧虑日增,他执政期间已经失掉3百万个工作岗位。布什所面临的将是灰色的、不容乐观的前景,税收政策仍将是竞选人的首要辩论议题之一。

  选民所关心的主要是工作和就业问题,失去工作就等于失去了饭碗。虽然政府有失业救济金,但数量是有限的,时间也是有限的。对于没有存款习惯的美国人来说,失去了工作就等于丧失了支付住房贷款和信用平衡的能力,有些人不得不被迫卖房。不少人常年滥用信用卡,欠拖大笔信贷,在无力偿还的情况只得宣布破产,从而合法拒付信用卡的债务,但同时也使自己变得一贫如洗。近两年来美国宣布破产的个人都创历史新高。这些宣布破产的人,将来的生活会面临更大的困难,在贷款方面,在租房方面,在任何需要个人信贷纪录的事情上,都会受到阻碍,生活和工作都将困难重重。

  在美国的中国移民,虽然也受到美国经济的影响,但他们有一套自己防护的措施。中国移民在生活上常常精打细算,勤俭节约,不管收入多少,都会注意储蓄,为了孩子,也为了将来。所以中国人在美国遇到失业和突如其来的经济困难,比美国人较容易地度过,转危为安。他们的相安无事正是建立在日常生活的节俭上,受惠于来自遥远故土的传统。

  税费是压在美国人背上的一个重担,日常所花费的每一分钱都是纳税后的钱。所以经常回国探亲的中国人,见到国内人大把花钱常常感到震惊,同时国内的人也会不理解这些来自美国的“大款们”,笑话他们花起钱来竟那样缩手缩脚,那样寒酸。这主要是因为这些来自美国的中国人并不是大款,他们并不富裕,他们口袋里没有多少钱,而且他们攒下的那点钱也都是靠省吃俭用得来的,是经过税收的榨取以后所剩下的钱。在美国,他们享受不到中国式的公款吃喝,公费旅游,他们挣的钱原本是一个不大的死数,经过层层剥削和榨取,已经所剩无几。在美国的中国人,深知税后工资的分量,在花每一笔钱的时候,都免不了反复掂量,并时时感触到那无法承受的税费之重。

  寄自美国

  作者:老牟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环球写真 » 纳税的重担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