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韩国:大国环伺,悲情独抱

  朝鲜远景岌岌可危

  8月27日在北京举行的六方会谈是中国政府积极斡旋的成果,也是朝鲜在萨达姆惨败后态度有所软化的一个表征。但是可以预见,期待朝鲜先行放弃核武开发这个“杀手锏”是极难的,而美国也不愿重蹈第一次朝核危机的覆辙,铁了心要走出被朝鲜“核讹诈”的怪圈,寻求永久性地拔“钉子”。这种立场上的根本差异使六方会谈极有可能像上次的北京三方会谈一样陷入僵局。但估计近期不会搞到战争火拼的地步。

  虽然朝鲜半岛已持续了10个月的危机状态,但诉求和平的手段还没有用尽,而掣肘战争的因素似在与日俱增。这厢,韩国上下从政府到民间极力反战,从金大中到卢武铉一贯坚持“和为贵”,几乎到了誓死不支持美国大动干戈的地步;中国也不言而喻倾力维护朝鲜半岛的和平现状。那壁,美国布什总统寻求连任忙得不亦乐乎,美军也陷于伊拉克的战后泥淖中还未能脱身,这些形势都决定了近期朝鲜不会大祸临头。

  但拉远一点镜头看,朝鲜的处境岌岌可危。

  朝鲜政府多年来有意无意地健忘中国志愿军的援朝牺牲,外交大事不与中国打招呼任意行事的作风,相当程度上伤害了中国政府和人民的感情,而且经济上已与全球化接轨的中国政府追求的是朝鲜半岛的现状稳定和无核化,而不是50年前一边倒的反美反帝,朝鲜已经无法期待中国再一次的“抗美援朝”。在无核化这一点上中国与美韩日俄是一致的,中国不会充当朝鲜无条件的“铁杆子”盟友。若朝鲜一意孤行,无视中国的“苦口婆心”,中国政府在仁至义尽后撒手不管,进而以此为条件谋求其他国家利益也不无可能。

  美国近期放下身段欢迎朝鲜接受六方会谈的“温和”态度,与其解读为其立场的软化和后退,不如解读为稳住金正日的缓兵之计来得更为恰当。一旦总统大选尘埃落定,驻伊美军也稳定了局势行有余力,一揽子解决朝核问题就是头一个日程安排。8月18日开始的美韩大规模联合军事演习,以及9月份由美国和澳大利亚领导,11国参加的海上阻截武器运输的联合军事训练,都在向朝鲜递严峻眼色,宣示其硬的一手不放松,且又有众多国家做帮手。从道义策略上看,对六方会谈美国有一个如意算盘就是,其他四方在朝鲜半岛“无核化”立场上是一致的,朝鲜若坚持挟核武以自重,会陷入道义上寡助的孤立状态,成为一颗捶不扁、砸不烂的“四方讨嫌”的铜豌豆。斡旋各方耐心耗尽之日,即是美国和平“挽救”朝鲜无效,“理直气壮”以军事打击逼其就范之时。

  朝鲜的选择是有限的,坚持走开发核武的钢丝不得各国人心,惹急了美国会下辣手快刀斩乱麻而各国默认;掌握好火候听中俄之劝适时妥协是明智的,也是朝核问题的出路所在。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中国政府一改“韬光养晦”缩头乌龟式的外交风格,态度明朗积极,这种在国际外交事务上寻求主导和主动的姿态,是与中国国力的发展相称的,初步展示了作为地区大国和潜在性世界大国的外交自信,如六方会谈取得良性进展,会极大提高中国在亚洲和国际上的影响力。

  “阳光政策”下的阴影

  跟天天高喊“反美反侵略”,不时挑起事端的朝鲜相比,韩国政府要低调得多。处于美国军事保护下的韩国,外交军事决策要处处看美国的眼色行事,独立性大打折扣,这方面跟朝鲜相当程度上的独立自主相比甚至略感自卑。朝鲜动辄就叫喊跟美国进行对等的双边谈判,更是凸显了韩国在军政大事上的附庸地位。

  即使是带有左翼激进色彩的新总统卢武铉,上台后审时度势,也迅速回到了高度重视韩美关系的立场。他访美访日又访中,为了朝核危机的和平解决四处奔忙,绞尽脑汁,心中却恐怕跟韩国民众一样有一种无奈的苦涩——这本是朝鲜半岛的内部事务,朝鲜南北双方却无法自主解决,处大国的夹缝中身不由己,要仰赖美中日俄之间的博弈和平衡。

  朝鲜半岛,历史上曾长时间是中国的属国和势力范围,近代受日本侵略,1910年至1945年做了35年的亡国奴,好不容易盼到了复国却因美苏各占三八线两边而陷入分裂,大批民众妻离子散,这是韩朝人民心中至今不能愈合的流血的伤口。南北双方都期盼统一,但全力发展军事力量的朝鲜长时间以来一直倾向于诉诸武力,而韩国在大力发展经济后人均国民收入1万美元,加强经济文化交流走和平自主统一之路成为韩国的诉求。韩国上届总统金大中的“阳光政策”即是这种思路的体现。

  “阳光政策”下,韩国常年不断给朝鲜送去大批的粮食物资,连金大中访问平壤也是私下里先给朝方汇去了上亿美元才得以成行。韩国所要求的回报并不多,不过是两个字:和平。从我身在韩国接触到的普通韩国人的意向来看,他们对和平环境和国内经济状况的关心超过统一的欲求,厌恶战争也不愿意匆忙跟朝鲜统一造成经济滑坡。即使是韩国现在主导的南北经贸合作,也已经吞噬了韩国的巨额资金。8月4日现代集团峨山公司董事长郑梦宪跳楼身亡引起举国震惊,就跟大笔资金输入朝鲜导致公司入不敷出陷入经营困境有很大关系。总体来看,韩国不惜血本推动南北经济文化交流,朝鲜虽乐于接受其经援实惠,却也对其中所包含的“和平演变”潜流高度警惕,顾虑重重,不时借事端给南北交流吹吹冷风。像以前扣押去金刚山旅游的一名韩国游客,还有这次一度宣布拒绝参加8月21日将在韩国大邱开幕的第22届世界大学生运动会,都是这种戒备心理的表现。对此,韩国一般都采取低姿态“连哄带劝”,8月19日韩国总统卢武铉亲自出马发表郑重声明,对8月15日韩国一些亲美反朝核团体焚烧朝鲜国旗的行动深表遗憾,朝鲜感到自尊心得到应有的补偿才回心转意同意参加大运会。

  另外,朝鲜对韩国的各种援助照单全收的同时,并未停止核武器的开发,甚至在韩国意气风发举办2002世界杯之时,朝鲜海军向韩国海军射击,交火中造成四名韩国军人死亡。这种见不得别人好,背后捅刀子的行为,跟1988年汉城奥运会前夕派人在韩国民航上安炸弹炸死上百名乘客的行为如出一辙,令韩国民众特别寒心。另外又有韩国援助物资被拿去支持其军工建设的传言,更使相当多的韩国民众产生了好心没好报的疑虑。但疑虑归疑虑,同胞情民族爱却不能不维持下去,毕竟任何紧张事态挑起战争的话,聚集全国四分之一人口的汉城将首当其冲,是个实施报复的便利目标。

  朝鲜在劫,韩国不宁

  回想1993至1994年间,金日成在美国的强大压力下一硬到底,以不惜同归于尽的姿态威胁要将汉城变成“一片火海”,最后以美国的妥协和答应援建民用核电站告终。这一“拼命三郎”角色的演出给金正日上了生动的一课,使他看了萨达姆的“下台之戏”后,叫嚷着“朝鲜不是伊拉克”,以制造战争恐慌为后盾,趁美军困在中东战场无暇东顾,主动要求与美国摊牌,并且提出与美国和解的条件是不改变朝鲜现有的政治体制!

  金正日力图自保的心情可以理解。从朝鲜国内情况来看,極權体制下的计划经济濒于破产边缘,饿殍遍地,2200万的人口竟饿死200多万,几达总人口的十分之一,急需以外部矛盾和对外战争威胁来转移人民的视线,加强自身统治的合法性;从国际环境来说,眼睁睁看南联盟、伊拉克“被动反美”被打得一败涂地,不免兔死狐悲,坐立难安。伊战期间金正日因忙于战事观察和分析甚至于无暇在电视新闻中露面,可见其忧心之深。

  另外,奉行单边强硬政策的布什政府将朝鲜列入“邪恶轴心”的黑名单,顷刻间极大破坏了金正日自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末期以来苦心孤诣拓展出来的国际空间,对已经启动工资、物价改革并有意设立新义州经济特区的朝鲜政权渴望在保持体制安全的同时尝试经济改革的努力不啻是当头一棒,有被美国一脚踢出国际社会的屈辱感,这大大激怒了朝鲜政府的民族自尊。“有乐同享,有难同当”,平壤理直气壮地要求汉城为此承担后果。

  夹在美朝之间,韩国人的感情也是复杂的。一方面,50岁以下的国民均生长在无战争的准和平环境下,对当年朝鲜战争中美国出手相助挽韩国于既倒,无切身体验和深刻记忆,另一方面90年代以来朝鲜饥荒惨况使其跟韩国的综合国力差距急剧拉大,朝鲜在许多国民眼中成了令人潸然泪下的怜悯对象。“阳光政策”下南北和解的暖春气候使美军的存在显得碍眼和多余。布什上台后推行强硬单边政策使春意融融的南北和解进程寒风四起,逆韩国民意而动,惹起了骂声一片。特别是在成功举办2002世界杯后民族自尊空前张扬的年轻一代韩国人眼中,美国成了妨碍朝鲜半岛和平自主统一的拦路虎。美军装甲车意外轧死两名高中女生的事件激起大规模的“烛光”示威,便是这种民族情绪的流露。

  但今年2月间此起彼伏的反美示威愈演愈烈之时,美舆论界一句“既然容不得我们,那我们撤走”的提议,顿时使韩国的反美声浪哑然:没有美国的威慑,单独面对朝鲜多年来倾全力发展的军事机器——仍有不寒而栗之感。何况,这还关系到个人生活,如没有美军驻守,现在每个韩国男人服两年零四个月的义务兵役期限将像每个朝鲜男人一样延长到五至六年,宝贵的青春和聪明才智将浪费在枯燥的军事训练上, 国家也根本无法集中精力搞经济建设?

  这就是韩国的悲情处境:血浓于水的同胞曾是不共戴天的仇敌,想与其牵手一泯恩仇却又忌其手中凶器;美国有保护之恩,却时时刺伤其民族自尊。欲想自主独立,又不能不跟自己的朝鲜兄弟一样掣肘于周边大国。奈何奈何!

  写于2003年8月19日,韩国汉城

  作者为韩国圣公会大学中国学系原语民教授

  ( 发表于中国大陆< 南风窗> 月刊2003年9月号上半期)

  作者:白夜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国际关系 » 韩国:大国环伺,悲情独抱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