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不寐:这块土地上还有活人吗?

  北京的天气突然冷下来了。但最冷的感觉还是今天早上发生的,那是一种令人窒息的寒冷,透彻心骨却让人茫然无措。早上我象往常一样打开“不寐思想论坛”,我已经几乎习惯了这里每天发布的“新闻摘要”的“头版头条”关于“非正常死亡”信息,人性就是这样的荒谬。但今天,我仍然僵立在这样一则消息下面颤栗不安:

  “四川在线消息 11月5日,都江堰中兴镇老桥桥头发生了一起令人心寒的事件:一名弱女子深夜遭遇歹徒追杀,发出撕心裂肺的呼救,整条大街的居民听到了呼救,却无人开门制止;惟一还开着门的店主居然马上拉下了卷帘门!这名女子最后在绝望中被暴徒殴打致死……(2003年11月10日04: 43四川在线- 华西都市报 记者代建军周祺)

  这是我所见到的国内记者写得比较到位的新闻报道之一(还有一篇是不久前《成都商报》记者李亚玲关于李思怡的报道)。这些记者是令人尊敬的,不是什么意识形态信仰而是基本人性激励他们为生命权利而呐喊,并为人性的沦亡而痛不欲生。我想那些有影响的官方报纸不可能写出这样闪烁着人性光辉的文字:

  黑夜,小街,暴行。呼救,冷漠,伤逝。一出令人心碎心寒的悲剧在都江堰的清晨上演。整整一个小时,孤身无助的外地女子在“集体无意识”的冷漠中被残忍杀害了,一起死去的,有整整一条街躲在门后的良知。漆黑中的一盏灯光,一扇打开的门,曾给了死者多大的希冀?当这希望之门被砰地关死,门里面那颗因恐惧而跳动的心,是否敢听听死者染血拳头的哭泣? 天亮了,良知苏醒,光天化日下的人群开始迟到的忏悔。我们听到的天下最寒心的一句话,不是“凶手把我杀了怎么办”,而是“各人自扫门前雪,如果我遇到,我活该!”自扫门前雪,却宁愿让自己的良心在他人门前冻死。哀莫大于“心”死,这绝不是脱身事外的理由,而是对自己的一种莫大羞辱。一点点的血性就能救人一命。很可惜,在那个血色清晨,一条街的良知都冻死了。(同上)

  但这几行有人性的文字无法给我带来更多的安慰。震撼心灵的仍然是文字背后那个女子的惨叫和整条街的寒冷。一年前,我写过一篇题《幸存者的不幸——中国见死不救现象溯源》的文章,在那篇文章里,我再一次引用那句经典的反诘:“这块土地上还有活人吗?”我现在却什么也写不出来了——自从李思怡案件发生以后,我就开始逐渐怀疑文字的价值——这些愤怒、哀伤和绝望的象形符号真的能表达内在的愤怒、哀伤和绝望吗?

  这个冷漠的清晨究竟发生了什么呢?它似乎和李思怡惨案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门,那门紧紧地关闭着,那门紧紧地关闭着拒绝倾听和响应救命的呼求——小思怡在里面向外边哭喊,而今天这位20岁左右的少女向里面的人求救。结果都一样,一个在门里饿毙腐烂,一个在门外横尸街头。门和墙是我们土地上最丰富而充满创造力的建筑,它随着时间的推移仍然在增长,身上沾满血泪和哀鸣却总是新桃换旧符……

  同情心是人有别于动物的。这已经是老生常谈。面对这快土地我还能说什么呢?我什么也不想说。我今天还看到另外两则新闻,他们可以帮助我那想“以道德高姿态”训斥国人道德冷血的欲望再次化为乌有。一条消息说:失信严重损害中国经济,至今损失1300亿元。这条消息还说:当前中国社会的诚信状况令人担忧,认为现在是一个诚信社会的人不到20% 。(凤凰卫视11月10日)。另一条消息是“旧闻”:2003年9月16日凌晨(一个同样寒冷的早晨!!!),沈阳北站地区两名外来人员被一伙流浪乞讨人员用棒子、尖刀、碎石、砖头等打成重伤后,被活活地埋进一个深半米的大土坑内,这伙制造骇人听闻惨案的流浪乞讨人员竟是一群“孩子”,他们中年龄最小的仅有11岁,最大的18岁(华夏经纬网9月17日《辽沈晚报》报道)。这两则消息说明了什么呢?第一,人们几乎都在说谎,第二,有时候人对人是狼。我应该在这种“道德低姿态”的背景下闭嘴,面对普遍的狡猾和方式各异的凶狠,是的,你还能说些什么呢?

  但是我想我还是问自己吧?如果我住在那条街道上,我会挺身而出吗?我不能一时冲动脱口而出地作出肯定或否定的回答。我应该反复问自己这个问题。我会不会也选择这样的借口呢:“凶手把我杀了怎么办”,“各人自扫门前雪,如果我遇到,我活该!”我反复自我拷问,我发现我也可能存在这种冷血的选择,至少这是可能的!更重要的是,事实上我确实住在“这条街上”。在这条街上,无数人权悲剧发生了并正在发生,我总是在清晨或黑夜向那些孤儿寡母和流亡者打开方便之门了吗?

  我也住在这条街上,这是千真万确的——主啊,我是有罪的。

  我在“本质上”不一定就是“好心的撒玛利亚人”,因此我只能在祈祷中获得“象他那样去做”的力量。

  2003年11月10日星期一

  作者:任不寐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这块土地上还有活人吗? 浏览数

没有评论 »

  1. 游客 说:,

    2005年05月09日 星期一 @ 08:59:40

    1

    我自豪!五千年文明中的优秀部分都被我抛弃了。我自豪!五千年文明中的丑恶部分都被我继承了。

    回复

  2. 自由之剑 说:,

    2005年05月10日 星期二 @ 00:11:39

    2

    这种现象已经到处可见,可我们要问一问,造成这种状况,到底应该由谁负责?

    回复

  3. 游客 说:,

    2005年07月29日 星期五 @ 16:03:49

    3

    那些乞丐孩子因经济和其他问题受不到起码的教育,队伍越来越大。我们要反思中国的教育体制!社会道德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在沦丧,笑贫不笑娼只是表面现象,政府多少部门职责相称,我们的各级各色的官员都在做什么?××党的叁個代表在哪里,现实中他们的表现已经让人寒心!!!到时××党自己都难在自圆其说了!!!!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