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学通:不惜一切代价就能维护中国统一

  台獨就像中国脚底上的一个瘤,虽然现在还没有致命的危险,但给中国经济建设带来了巨大的国际困难。目前,台獨在安全上使中美形成军事对抗,在经济上耗费中国大量经济和外交资源,在政治上支持的海外反华势力,鍅耣功、藏獨、疆獨、民運等,严重破坏中国形象,外交上使许多国家用台湾问题压中国让步。如果陈水扁当选连任,台獨计划在四五年内完成从公开独立走向正式独立的计划,这将对中国构成生存性威胁,使中国面临如同波罗的海三国独立引发苏联解体或是东帝汶独立引发印尼全国政治动乱的威胁。

  为此,中国总理溫家寶说:“中国人民会不惜一切代价,维护祖国的统一。”绥靖主义者可能会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作为理由反对“不惜一切代价”的政策,然而,人们只要了解台獨性质及其危害的严重性,就能理解为何中国需要不惜一切代价地维护国家统一,为何不惜一切代价就能维护国家统一。

  台獨源于两个因素

  台獨势力的根源既不是两岸的经济水平差距,也不是政治体制民主与否的问题。美国的夏威夷、加拿大的魁北克、英国的北爱尔兰、法国的科西加、西班牙的巴斯克、澳洲的土著居民和意大利的北部联盟都要求独立,而且有些还进行长期的武装斗争。这些国家都是西方的民主国家,这些要独立的地区与其所属国家的经济水平也没有大的差距。以大陆生活水平低于台湾或是以大陆政治体制没有台湾民主为借口反对统一,这只不过是台獨的宣传手法,事实并非如此。也就是说,即使大陆生活水平高于台湾和大陆政治体制比台湾更民主,台獨分子也不会让两岸实现统一。

  台獨势力来源于两个因素的结合,即台湾的民族认同变化和美国的军事支持。李登辉执政之前,美国也支持台獨势力,但这时,台湾的政府官员和普通民众,都认为自己是中国人,也就是说他们的民族认同是中国人。

  与此同时,坚持国家统一原则的国民党军事力量可以有效地控制台湾,因此美国对台獨的支持就不足使台獨势力发展。李登辉执政后开始搞“新台湾人运动”,陈水扁上台后搞“去中国化运动”。台湾当局向台湾民众进行改变民族认同的教育,于是台湾许多民众,特别是年轻人逐渐失去了中国人的民族认同,而将省籍身份“台湾人”上升为民族认同。

  加拿大的“魁北克人”将其省籍身份上升为民族认同后,就产生了建立“魁北克共和国”的要求。然而,魁北克与台湾不同之处在于,魁北克在加拿大中央政府的军事控制之下,魁北克人的民族认同得不到外部军事支持,也就是美国不为魁北克人独立提供军事支持。台湾情况则不然,中国政府的军事力量不能控制台湾,台獨势力有了美国的军事支持便可以坐大。可以肯定地说,凡是中央政府军事力量所不能控制的不同民族认同的地区,其独力势力都必然坐大。美国如果撤走在夏威夷的全部驻军,夏威夷人的独立运动也必然会坐大。

  自20世纪50年代以来,美国对台獨政策的基本原则一直没变,即支持台湾独立。20世纪50年代时,美国政府就压迫撤退到台湾的国民党政府独立。但是,国民党一直抵制美国要台湾独立的压力,坚持反攻大陆实现统一的原则,对台獨分子进行坚决镇压。从那时起,美国在台獨问题上就对国民党不满,以人权为名要求国民党政府将台獨分子流放美国。美国长期以来为许多台獨领导人提供政治庇护。冷战后,当台湾当局放弃对台獨势力的镇压后,这些人纷纷回到台湾进行台獨活动。

  李登辉执政后,美国开始加强对台獨势力的军事支持。为了支持李登辉的变相独立政策,美国不再执行20世纪80年代与中国达成的逐渐减少对台军售的协议,对台军售由减少转向不断增加。90年代中期起,美国的反华势力开始强调《台湾关系法》,希望通过支持台湾独立引发中国的解体或是内乱,从而遏制中国的崛起。这种势力对美国政府的对台政策有相当的影响。

  1999年李登辉提出“两国论”,其台獨政策从变相独立走向公开独立,于是美国把同台湾的军事关系从军售扩展到恢复双边军事合作。2000年陈水扁执政后,美国开始与台獨政府建立实质性的双边军事同盟关系。目前正在商讨进行联合军事演习的可能性。美国现在对台獨的政策是,赞同台獨的独立目标,不反对台獨的和平独立步骤,担心台湾独立引发战争,希望台湾独立时间表服从美国战略需要,要求台湾在战争发生时先自行抵抗,美国正在准备卷入可能发生的台海战争。

  美国虽然乐见台湾独立使大陆和平解体,但对台獨的军事支持却不是无限的。美国在台湾的最大战略利益就是通过台湾的独立运动牵制中国的崛起速度,不让中国崛起成为与美国同样强大的国家。然而,正是这个战略目标也决定了美国并不想因为台湾的独立而与中国进行一场核战争或是全面战争,美国没有军事入侵中国的意图,更不想为此与中国进行核交换。在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中,美国都没有攻击中国的中心城市,越南战争时美军甚至没对中国大陆本土进行攻击。中国参加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只是为了提高自己的安全,而现在的台湾独立关系到中国的生存,美国清楚知道中国为了维护国家的存在,其军事决心不会小于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也知道攻击中国大陆腹地的后果是什么。如果中美被台獨势力拉入灾难,中美双方都知道将冲突限制在台湾岛和台湾海峡是避免核灾难的前提。

  陈水扁正落实台獨计划

  2000年5月11日在为《联合早报》撰写的《台海战争的危险已经可见》一文中,我曾说:“2004年时,支持独立的势力将达到46%……46%的台獨支持率很可能使陈水扁连任。”现在看来,陈水扁仍比连战赢得大选的机会多。

  一是台湾岛内的政治环境已经严重毒化。由于台湾当局从90年代初就进行改变民族认同的政治教育,现在“中国人”这个概念在台湾已经被等同于“外国人”了,仍坚持中国民族认同的外省人已经被视为是“外来人”。连战的外省人背景使他难以被选民认为是代表台湾人利益的。在台湾的选民结构中,坚持中国民族认同的多为老年人,而年轻人多已形成台湾民族认同。连战年龄大于陈水扁,而选民中年轻人的数量多于老年人,因此连战难以争取多数年轻选民的支持。

  二是统独议题对陈水扁有利。选举议题对选民的投票影响很大,陈水扁正利用其执政的地位将选举议题集中于统独问题上。目前统独问题已成为选举议题,陈水扁占有明显优势。在统独问题已成为选举议题的情况下,李登辉正在设法通过批评陈水扁缓独政策的方法给他帮忙。为了帮助陈水扁争取到中间选票,李登辉已经组织了大规模的正名游行,他计划今年年底和明年还要再搞两次。他意图通过正名运动在台湾岛内构成急独、缓独和不独的三种势力的格局。通过建立急独势力,他使陈水扁的缓独立场看上去像是中间立场,从而为陈水扁争取中间选票。

  在《台海战争的危险已经可见》一文中,我曾说,“当2003年选战开始时,他(陈水扁)就可能抛弃‘四不’政策……很可能在2004至2008期间进行全民公决,宣布独立,修改国号。”现在看来,他正在按这个时间表落实台獨政策。陈水扁提出2003年公投立法,2004年大选时进行公投,2006年制定新宪法,2006年12月进行统独公投,2008实施新宪法。

  陈水扁的台獨计划不可能都如期落实,特别是为了争取统独公投时支持独立的票数能超过50%,陈水扁在2006年组织统独公投的可能性将小于2007年。他甚至可能模仿所设计的明年台湾大选与公投同时进行的策略,2008年再搞一次大选和统独公投同时进行。陈水扁无论如何得举行统独公投,因为只有进行统独公投才能向美国证明台湾独立是民主的结果,才能确保美国以军事力量支持台湾的独立。

  国民党和亲民党组成的泛蓝军在无力控制选举议题的情况下,也转向支持公投,但泛蓝军的这种选战策略难以改变岛内的选民格局。泛蓝军可以改变选战策略,但是改变不了不独的立场。当年轻选民的民族认同已经发生变化,当美国向台湾保证军事支持时,当大陆不能让台湾民众认清以军事力量维护国家统一的决心时,泛蓝军难以有效地争取青年选民和中间选民对其不独立场的支持。

  美国明里讲在陈水扁和连战之间不站队,但对陈水扁过境的高规格接待实际是表了态。特别是对陈水扁的公投入宪政策,美国一方面说不支持台湾独立,另一方面又说理解公投入宪是台湾民主改革需要,这种两面手法实际上都有利于陈水扁而不利于连战。

  不惜代价就能遏制台獨

  很多人认为,不惜一切代价遏制台獨将破坏大陆的经济建设,为此大陆应忍让,以防小不忍乱大谋。这种绥靖主义观念忽视了容忍台獨发展的后果是什么。也就是说,他们没有比较遏制台湾独立和容忍台湾独立两种策略哪一种使大陆遭受的灾难小一点。

  在波罗的海三国独立后,苏联解体。我们只要比较一下俄罗斯为此遭受的经济、社会和生命方面的灾难和俄罗斯在镇压车臣分离主义上付出的代价,就可以得出何者更有利于减少人民生命和财产的损失。自苏联解体后,俄罗斯人均寿命下降了5岁,婴儿死亡率上升,非正常死亡率上升,总人口在1992-2001间减少了500万。国家解体使俄罗斯付出的生命代价相当于一场大规模的全面战争。我们只要分析一下,为什么通过分裂国家上台的耶尔辛,一执政就对车臣的独立运动发动战争,而且普京把这场战争坚持了下来,就可以知道其背后的成本-利润关系是什么,就能知道怎样才能最大限度维护国家利益和人民利益。

  东帝汶独立后,印尼三任总统都用军事力量镇压亚齐、巴布亚和马鲁古等地的独立运动。只要分析一下,为什么连美加华蒂这个为人温和的女总统都坚持军事镇压分离主义运动,我们就可以知道军事手段的收益一定超过和平方法。溫家寶总理之所以提出要不惜一切代价维护国家统一,就是因为对于中国13亿百姓的利益来讲,任何代价都将小于国家解体给他们带来的灾难。

  近来,大陆政府加强批判陈水扁台獨路线,这是一种积极趋势。有些人认为,如果大陆对陈水扁的台獨政策进行强硬反应,会帮陈水扁赢得更多选票。这种假设是一种没有严密逻辑支持的假设。

  首先,大陆对陈水扁的台獨政策反应温和,会被他用来争取中间选民。他可以用大陆的温和反应向选民证明其台獨政策是没有战争危险的,证明台湾是可以实现和平独立的,从而使中间选民中偏独的人放心地投票选他。因此,大陆对陈水扁台獨政策的温和反应比强烈反应实际上更有利于陈水扁赢得中间选票。

  其二,如果大陆对陈水扁台獨政策的反应超越军事演习水平,就可以使台湾民众充分认识到陈水扁台獨政策的危险性。这就使陈水扁无法将大选议题集中于统独问题,而大选议题集中于经济和社会问题上则不利于陈水扁。

  以往大陆反对陈水扁台獨政策的立场之所以未能有效阻止台獨势力的发展,其原因并不是反应强烈,而恰恰是反应得不够强烈。由于过去十几年大陆反对台獨的政策基本停留在和平层面上,因此大陆对台獨的军事威慑可信度下降了。这如同给一个病人吃的药剂量不够,吃的时间长了不但治不了病反而使其产生抗药作用。对于这种病人只好加大药量或是更换更猛的药。以往十多年的经验表明,加强经济往来和进行文化交流对台湾岛内民族认同变化是没有影响的,阻止不了台獨势力的发展,也阻止不了美国对台獨势力的军事支持。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找不到比以军事行动进行威慑更为有效的阻止台獨走向正式独立的方法。

  中国对台政策的目标需要区分阶段性。遏制台獨应为大陆对台湾政策的当前目标,统一则应为将来的长远目标。这两项目标的性质不同,需要不同策略和手段来实现。从某种意义上讲,实现这两个目标的策略具有一定的矛盾性。遏制台獨主要依赖于军事威胁,而统一则主要是和平对话。中国当前对台政策的具体目标不应是影响台湾的选举,而应是直接遏制台湾行政当局的台獨政策。

  具体到当前形势,即无论谁当选台湾领导人,都不得搞全民公投。不举行统独公投,台獨领导人就无法向美国表明台湾独立是民主的结果,无法保证美国的军事支持,因此也就不敢正式独立。台獨之所以敢搞公投就是依仗美国的军事支持,而美国之所以敢于军事支持是因为美国认为中国不愿付出一切代价,没有朝鲜战争时的决心。因此,只要中国愿意付出一切代价,美国就需要重新考虑是否有必要以核战争为代价支持台湾独立。

  用军事手段遏制台獨用和平手段实现统一

  中国以一切为代价维护国家统一的策略并不是无原则的,这一战略仍需在鄧小平提出的“一国两制”的原则下执行。也就是说,无论是武力威慑还是和平统一,都有必要坚持“一国两制”的原则。坚持“一国两制”原则,就表明大陆使用军事手段只是为了遏制台獨,而两岸统一还是要通过和平手段。大陆在“一国两制”的原则下军事威慑台獨,台湾民众就不愿支持台獨领导人的独立政策,因为绝大多数台湾民众倾向于维持目前不统不独的状态。

  坚持“一国两制”原则威慑台獨,还可为台海军事冲突发生后和平解决台湾问题创造有利条件。美国会愿意尽快结束冲突,支持台湾民众选择坚持“一个中国原则”的政权,而台湾民众在冲突之后也不会再选举一个台獨政府。

  普京和美加华蒂反分裂的军事政策已经有效地遏制了俄罗斯与印尼分离主义的发展势头,降低了分离主义对国家生存的威胁。基于这些国家的经验,只要实施“不惜一切代价维护国家统一”的策略,胡錦濤领导的中国政府就一定能阻止台獨的统独公投,为中国2008年举办奥运会创造祥和的国际环境。

  作者是北京清华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所长

  作者:阎学通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两岸关系 » 不惜一切代价就能维护中国统一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