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胜群:炮击金门决策的前前后后

  1958年8月28日,福建前线万炮齐轰,举世震动,国民党军队盘踞的金门岛立刻笼罩在火光烟雾之中。炮击金门,是中共中央围绕台湾问题处理对外关系的一个重大决策。这场炮击是维护祖国统一的斗争。斗争的形式是“直接对蒋,间接对美”。斗争的结果既支援了中东人民的民族解放斗争,又对争取台湾当局,发展海峡两岸关系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炮击金门决策的战略考虑

  炮击金门的发生,包含着极其复杂的历史原因和重要的现实问题。从历史原因看,1950年,在朝鲜战争爆发的同时,美国以武力侵占台湾,使原本属于中国内政的问题严重复杂化。1954年日内瓦会议和平解决朝鲜问题和印度支那问题后,中国政府及时把台湾问题提到全世界人民面前,要求美国从台湾撤军。在中国的努力和全世界爱好和平人民的压力下,1955年8月美国不得不同意用谈判的方式来解决台湾问题。但是,由于美方缺乏诚意,1957年底谈判中断。这预示着美国准备进一步在这个地区制造紧张局势,给中国的和平带来很大威胁。因此,党中央和毛泽东一直寻找机会使台湾问题重新引起国内外关注,以期获得解决。

  从现实原因看,1958年夏天发生的中东事件是这场斗争的重要导火线。当时,中东地区反对帝国主义压迫的民族解放斗争风起云涌,美国为维持其在这个地区的殖民统治,不顾世界舆论的谴责,于7月15日出兵黎巴嫩,公然干涉它国内政。与此同时,美国还积极支持蒋介石集团骚扰大陆沿海地区,使台湾地区的紧张局势不断升级。中共中央和毛泽东决心利用这个时机重新提出台湾问题。这样做的好处是,可以把台湾问题同支持中东人民反美斗争的国际战略意图紧密结合起来,使两个地区的斗争互相支持,互相配合,互为后盾。

  但是,美帝国主义毕竟是一个强大的敌人,因此,决心下定后,还要讲究策略,寻找最有利的斗争方式。这是7月中旬中东事件爆发后中共中央一直在考虑并反复认真研究的问题。8月17日,中共中央在北戴河召开的会议上,作出了炮击金门的最后决定。18日,毛泽东致信彭德怀,亲自部署炮击金门。信中写到:“准备打金门,直接对蒋,间接对美”。毛泽东的信中包含了中共中央决定打金门而不打台湾的极重要的策略思想,反映出中国共产党处理中美蒋三角关系的正确方针。

  1949年,蒋介石逃离大陆后,占据着的台湾地区包括两部分,一部分是金门和马祖等沿海岛屿,一部分是台湾岛和澎湖列岛。当时,台湾驻有美国军队,并受到“美蒋共同防御条约”的保护,如果打台湾,会为美国参战提供口实,也会引起一些中立国的不安与误解。而金门、马祖等沿海岛屿则不同,那里没有美国驻军,也不受美蒋“共同防御条约”的制约,我们打金门可以不和美国人直接交锋。如果美国出面干涉,只能在全世界面前暴露它的侵略立场,使其政治上陷于被动。毛泽东后来谈到这个问题时说:“我们整金门,我们是整家法,这是我们国内的事。当然,整台湾也是整家法,不过,那个地方有您美国兵,那我还是暂时不去。”由于执行了打金门的决策,使中国围绕台湾问题同美国的斗争在政治上始终处于主动。从7月中旬到8月中旬,中共中央为打金门做了大量艰苦细致而周密的准备工作。在短短一个月中,福建前线部队根据中共中央的中央军委的部署,以及毛泽东提出的“不打无准备之仗这个原则,必须坚持”的指示,完成了空军的紧急战斗转场及海军舰队的岸炮部队的入闽集结。

  8月22日,联大紧急会议讨论通过阿拉伯各国要求美国从中东撤军的提案。第二天,8月23日,毛泽东下令对金门展开大规模炮击。这个时机选得恰倒好处,因为要求美国从中东撤军的提案通过后,中东局势将缓和下来,这样,国际关注的热点就会转到台湾地区,有助于中国人民的斗争。

  炮声引来的反映和斗争

  从8月23日至9月4日将近两周的时间,前线部队执行中共中央炮击金门的决策,取得预想的成效:第一,警告兵严惩了蒋介石集团;第二,减轻了中东人民的压力;第三,调动了国内人民的积极性;第四,试探了美国对台湾地区的态度。最重要的是第四点,正如周恩来所说:“打炮就是实验他,这回实验出来了杜勒斯这张牌出来了。”

  金门炮响后,美国政府表现得十分恐慌,立即从地中海、旧金山、日本、菲律宾等地调舰队和飞机集结于台湾海峡,准备协防金、马。我军向金门开炮的第四天,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发表谈话,重申美国将不放弃它已经承担的以武力阻止解放台湾的“责任”,并授权国务卿杜勒斯于9月4日发表声明,公开威胁要把美国在台湾海峡地区的侵略范围扩大到金门、马祖等沿海岛屿。9月3日,中央军委发出《对台湾和沿海蒋占岛屿军事斗争的指示》,指出:台湾仍被美帝武力侵占,蒋介石集团在美国庇护支持下盘踞这些岛屿,因此解放台湾和沿海蒋占岛屿虽属我们内政问题,但实际已变成一种复杂、严重的国际斗争,因此不能简单化,要把它看作是包括军事、政治、外交、经济、宣传上的错综复杂的斗争。台湾沿海岛屿全部解决是一场持久的斗争。必须有长期打算,从各方面进行充分准备,并根据情况发展采取一切适当有效的辨法。具体辨法是:一、继续炮击,不宜进行登陆作战;二、炮击必须打打看看,看看打打,保持完全主动;三、不得进入公海作战,蒋不轰大陆我不轰金门、马祖;蒋轰大陆,我即轰金、马,但不轰台湾;四、不主动攻击美军,若其入我领海领空,我坚决打击之。中央对形式的判断是:美国人怕打仗,就目前说,很少可能大打起来。这时期不同于朝鲜战争时期,世界各地,包括英国、日本等都不会支持美国的行动。

  事实正是这样,在世界范围内,除南朝鲜李承晚集团外,几乎都不赞成美国的作法。即使像日本、英国这些美国的盟友都表示反对。日本有关人士表示,金门沿海岛屿属于中国内政,美国最好不要干涉,英国在中东问题上与美国互相配合共同行动,而在远东即台湾地区问题上则反对美国“介入”,在美国国内,反战空气甚浓,甚至像赫尔利那样敌视中国的人都认为,美国政府在执行一种“自杀政策”。

  苏联虽然不赞成中国在台湾问题上采取强硬态度,但在得到中共方面关于不拉苏联“下水”的承诺后,公开表示:美国对中国的侵略就是对苏联的侵犯,苏联不会“无动于衷”、“袖手旁观”。苏联的态度对美国的行动起了一定的制约作用。

  在国内外种种压力下,美国政府不得不重新审慎地考虑对中国的政策。9月4日,杜勒斯发表声明后,在备忘录中透露出如下信息:一、国民党可以自己与中共交战,美国将保护运输;二、希望中共不会认真打起来;三、美国不放弃和平谈判的希望。这表明:美国不想与中共直接交战。

  美国的底摸清了,中共中央根据新的形势,决定采取边打边谈,以打促谈的方针,把美国重新逼回谈判卓旁。具体辨法是:一面继续执行炮击金门的方针,并向全世界正式宣布,中国领海的宽度为12海里,未经中国政府许可,一切外国飞机和军用船舰不得进入中国的领海和领海上空;一面积极呼吁恢复中美和谈。9月6日毛泽东在最高国务会议上的讲话,可以看作是中共中央对杜勒斯9月4日备忘录的态度。毛泽东指出:我们这一打,打出美国想谈了,他敞开了这张门了,看样子,他现在不谈,也是不得了的,他每天紧张,他不晓得我们要怎样干。那好,就谈吧,跟美国的事就大局说,还是谈判解决,还是和平解决,我们都是爱好和平的人嘛。同一天,周恩来代表中国政府发表《关于台湾海峡地区局势的声明》,他在强烈谴责美国侵略行经的同时,代表中国政府公开倡议“同美国政府坐下来谈判,谋求台湾地区紧张局势的和缓消除”。

  在毛泽东谈话期间,金门守军的海上补给线被截断,美国军舰以为蒋军运输船护航为名侵入中国领海。福建前线指挥部请示是否开炮。毛泽东代表中共中央指示坚决打击,但是叮嘱“只打蒋舰,不打美舰”。我方一开炮,美国军舰立即丢下蒋军运输船向台湾方面遁去。这更增加了中共中央已边打边谈方针取胜的信心。

  美国政府对毛泽东谈话和周恩来声明中关于谈判的信息反应很快,非常重视。艾森豪威尔立即召集国防安全委员会会议,表示中美之间可以“立即恢复谈判”。

  1958年9月15日,中美两国大使级谈判在炮击金门的背景下于华沙复会。在第一次会议上,美国不肯拿方案,而是一再提出先停火,再讨论各种具体措施的建议,当时,中方谈判代表为抓紧时机,争取主动,在休会十分钟后提出了希望双方停止敌对行动的五条方案。这使美国方面产生一种错觉,认为中方急于达成协议,因此态度立即强硬起来,要求台湾地区立即停火,说什麽美国不能容忍盟友的领土被武力侵犯。与此同时,杜勒斯在纽约召开的联大会议上遥相互应,要求中国先停火,然后再进行中美谈判。中共中央立即指示中方代表,“采取积极进攻的方针”,即在美方不正面回答我方案,而继续主张停火的情况下,立即提出要求美国从台湾海峡撤出它的一切武装力量,停止向中国领海领空的一切军事挑衅和干涉中国内政的行为,以和缓和消除目前台湾海峡紧张局势反建议。这个反建议确定了中美谈判的根本原则,扭转了被动局面。9月19日,毛泽东十分兴奋地致信周恩来:“我们这种新方针、新策略是主动的、攻势的和有理的。高屋建领,势如破竹,是我们外交斗争的必须形态。”

  为配合华沙谈判,福建前线指挥部拟采取三项措施:一、继续进行炮击;二、实施对金门轰炸,增加蒋军压力;三、采取海空炮联合攻击,全面开花。对上述措施周恩来认为,“在目前形势下,对金门作战方针,仍以打而不登,断而不死,使敌昼夜惊慌,不得安宁为妥,海、空、炮联合作战确不易配合很好,且有触及美舰美空军的可能。”毛泽东同意周恩来的意见,并指出:“照此辨理,使我们完全立于不败之地,完全立于主动地位。”

  由于中共中央和毛泽东正确运用边打边谈的方针,由于美国国内愈来愈多的人反对政府的战争政策,美国政府不得不进一步调整对台湾问题的政策。9月30日,杜勒斯在答记者问中声明:我们没有保卫沿海岛屿的任何法律义务,我们不想承担任何这种义务。今后我要说,如果美国认为放弃这些岛屿不会对可能的保卫“福摩萨”(台湾)和条约地区的工作产生任何不利的影响,我们就不会考虑在那里使用部队。这个讲话标志着美国对金、马的政策从“协防”转为“脱身”,目的是以放弃金、马,换取长期盘踞台湾的合法地位。

  巧变炮战策略,维护祖国统一

  美国准备从金、马沿海岛屿“脱身”,中国政府就可以顺理成章地收回这个地区了。这是当时国内外大多数人的想法。但是令人意外的是,中共中央和毛泽东却改变了初衷。在金门炮战开始后,中美谈判恢复之前,中共中央和毛泽东准备分两步解决台湾金马问题,即先解放金、马沿海岛屿,再解放台湾。毛泽东说:台湾是我们的,那是无论如何不能让步的,由我们自己解决。但是,如果美国能说服蒋集团从金、马撤退,我们可以在一段时间内对台湾不使用武力。这个想法当时没有公布。

  中共中央重新考虑这个问题是在9月30日杜勒斯声明之后。杜的声明发表后,激化了蒋介石集团同美国的矛盾。当时,驻守金门的军队有11万,占蒋集团军队总数的三分之一。军队的成员多来自大陆。如果蒋介石放弃金、马,不仅会影响军队的士气,而且会影响政权的稳固。因此,蒋坚决反对美国放弃金、马的作法,并同美国的矛盾日益尖锐。

  蒋介石对美政策的两重性,引起中共中央的重视。在这种情况下,究竟是先收复金、马,还是把金、马暂时留在蒋介石手中,联蒋抵美呢?毛泽东后来在各党派负责人座谈会上谈到这个问题时说:开始我们想打金、马,后来一看形势,金、马收回就执行了杜勒斯的政治路线,还是留在蒋介石手上好。要解决,台、澎、金、马一起解决。中国之大,何必急于搞金、马?这个意见在党内取得共识。周恩来后来会见苏联驻华大使馆临时代辨安东诺夫时解释说:我们的方针,简单来说,就是要使台、澎、金、马仍留在蒋手中,不使之完全落到美国手里。清朝统治階級的方针是“宁与外人,不给家奴”,我们则是“宁与家奴,不给外人”。

  把金、马留在蒋手里拖住美国,这就是毛泽东提出的著名的“绞索政策”。它的含义是说,台湾及美国在外国的一切军事基地,都是套在美国脖子上的绞索。这个绞索,不是别人而是美国自己制造的。它把绞索套在自己的脖子上,然后把绞索的另一端交给了中国人民及世界上一切爱好和平、反侵略的人民。美国在这些地方停留得越久,套在它头上的绞索就越紧,总有一天要被全世界人民处以绞刑。10月初,经中共中央讨论后,这个方针被确定下来。

  中共中央调整对金、马的方针主要是考虑到,如果逼蒋介石撤退金、马,形式上是我们收回了沿海岛屿,实际上是我们对美国让了一步。这样,美国首先会把台湾孤立起来。造成“两个中国”的局面。然后制造“台湾地位未定”论,“托管”台湾,把台湾变成美国的永久殖民地。另外,蒋介石撤离金、马后,中立国会出来劝说,我们将在政治上、国际舆论上陷入被动境地。调整后的方针的好处是:第一,保护了蒋介石的民族性,使台湾不落到美国人手里。如果蒋介石让出金、马,使台、澎与金、马分开,台湾就离大陆更远了,便于美国搞“两个中国”。第二,金、马留在蒋介石手里,保留了一个大陆同台湾对话的渠道,否则双方将长期处于隔离状态。第三,台湾归还祖国,实际上是一场政治、军事、经济力量的竞争。晚一些时间收回,有利于动员国内人民搞建设,增强国防力量。

  10月5日,根据中共中央决策的精神,中央军委发出《关于当前对金门、马祖等沿海岛屿军事斗争的指示》,指出:“早日收复金、马对解除福建沿海地区的直接威胁,对打开海上交通,发展福建沿海的经济建设,对鼓舞全国人民和我军的士气,有很大好处,如果辨到这点,应该说对我们是一个巨大的胜利。但是,把这个胜利和暂时利用金、马把敌人套在绞索上,把解放金、马和解放台湾统一来解决等长远利益比较起来,则不如把金、马暂缓解决,仍由蒋军占据似乎较为有利。因为这样可以继续拿金、马作为活的教材,教育和动员全世界人民,把美国彻底搞臭,可以继续分化帝国主义阵营,更加孤立美国,可以继续动员全国人民激发生产建设和全民练兵的热情,可以继续利用金门、马祖的斗争,作为我军实际的练兵场所,锻炼部队。这样,我们就始终处于主动地位,到了一定的时候,我们的力量更强大了,国际形势更有利了,我们就可能把金、马问题和台湾问题统一来解决。”

  大陆和台湾要求保持“一个中国”的出发点是不同的,但是,在对美态度上找到了某种共同点。为进一步加深美蒋之间的矛盾,进一步促进海峡两岸关系向有利于祖国统一的方向发展,中共中央和毛泽东决定暂时停止炮击,开展政治攻势。10月6日,《人民日报》发表毛泽东起草的,以国防部长彭德怀名义分布的《告台湾同胞书》,全面反映了中央决策的深刻含义。文告写到:

  “我们都是中国人。三十六计,和为上计,金门战斗,属于惩罚性质。您们的领导者们过去长时间太猖狂了。命令飞机向大陆乱钻,远及云、贵、川、康、青海,发传单,丢特务,炸福州,扰江浙。是可忍,孰不可忍?因此打一些炮,引起您们注意。台、澎、金、马是中国领土,这一点您们是同意的。见之于您们领导人的文告,确实不是美国人的领土。台、澎、金、马是中国的一部分,不是另一个国家。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没有两个中国。这一点,也是您们同意的,见之于您们领导人的文告。您们领导人与美国人订立军事协定,是片面的,我们不承认,应予废除。美国人总有一天肯定要抛弃您们的。您们不信吗?历史巨人会要出来作证明的。杜勒斯9月30日的谈话,端倪已见。站在您们的地位,能不寒心?归根结底,美帝国主义是我们的共同敌人。十三万金门军民,供应缺乏,饥寒交迫,难为久计。为了人道主义,我已命令福建前线,从10月6日起,暂以七天为期,停止炮击,您们可以充分地输送供应品,但以没有美国人护航为条件。如有护航,不在此例。您们与我们之间的战争,三十年了,尚未结束,这是不好的。建议举行谈判,实行和平解决。这一点,周恩来总理在几年前已经告诉您们了。这是中国内部贵我两方有关的问题,不是中美两国有关的问题。美国侵占台澎和台湾海峡,这是中美两方有关的问题,应当由两国举行谈判解决,目前正在华沙举行。美国人总是要走的,不走是不行的。早走于美国有利,因为它可以取得主动。迟走不利,因为它老是被动。一个东太平洋国家,为什麽跑到西太平洋来了呢?西太平洋是西太平洋人的西太平洋,正如东太平洋是东太平洋人的东太平洋一样。这一点是常识,美国人应当懂得。中华人民共和国和美国之间并无战争,无所谓停火。无火而谈停火,岂非笑话?台湾的朋友们,我们之间是有战火的,应当停止,并予熄灭。这就需要谈判。当然,再打三十年,也不是什麽了不起的大事,但是究竟以早日和平解决较为妥善。何去何从,请您们酌定。”

  这是个重要的历史性文告。一些学者评论说,它“是空前的,中国至今第一个绝妙的国防文告”。这分文告震动了世界,它标志着金门炮击已远远超出了军事斗争的意义,而进入包含政治、外交斗争的新阶段。10月7日,美国下令舰队不得进入我领海20英里以内,停止护航。这从另一个侧面证明,中央适时调整政策是完全正确的。

  为使金门军民获取充分补给,得以驻守下去,10月13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又分布命令,宣布“金门炮击,从本日起再停两星期”,目的是对付美国人。命令称:“这是民族大义,必须把中美界限分得清清楚楚。”10月21日,杜勒斯和美国防部长麦克尔罗伊访台,逼迫蒋介石撤离金、马,双方发生激烈争执。为配合蒋介石同美国的斗争,在杜勒斯到达台湾的前一天,毛泽东下令恢复炮击金门,及时帮助了蒋介石,使其获得拒绝从金、马撤兵的口实。此后,福建前线炮击金门形成规律,逢单日打,双日不打。打,是为了给蒋军拒绝美国要其撤离金、马一个理由;不打,是为了使蒋军运输补给获得一段时间,而且炮击时只打沙滩,不打民房与工事。蒋介石集团逐渐明白了中共领导人的意图。1959年3月底,蒋介石集团外交部特别规定,今后对外提及大陆时,不再用“红色中国”或“共党中国”等语,而称“中共政权”。提到他们自己时,不再用“自由中国”,而称“中华民国”。

  由于大陆、台湾之间的“默契配合”,共同维护了“一个中国”的局面,为实现祖国统一奠定了政治基础。这是炮击金门决策最大的收获。

  摘自《中外文摘》96年4月号

  作者:杨胜群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军事广角 » 炮击金门决策的前前后后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