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慧玲:中国医疗体制患上“美国病”

  尽管经济快速增长,近十年来卫生开销也增加,但是中国的卫生总体表现在世界卫生组织对191个国家的排名中排在144位,还不如伊拉克等国。学者指出,这与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对经济增长的迷信”和“对市场的迷信有关”。前者导致政府失职,后者导致市场失灵。

  香港中文大学政治与行政学系教授王绍光昨天在中国国家图书馆所做的学术演讲《人民的健康也是硬道理》中,列举所收集的有关中国卫生体制的数据,指中国公共卫生在指导思想上出现上述两个误区。

  他昨天指中国目前的医疗体制患上了“美国病”,政府希望市场发挥作用,但美国的人均医疗费用在欧美发达国家中最高,医疗体制的总体表现和公平度在发达国家中排名倒数第二。而过分市场化正是导致这些现象的原因之一。

  王教授指出,政府失职和市场失灵的主要后果,是卫生防疫体系不堪一击。此外,它也造成卫生保健的严重不公平及医疗机构效率下降。

  王教授指出,在改革开放前,中国的医疗卫生工作重点在预防和消除传染病等,被世界卫生组织和世界银行誉为“中国模式”。但上世纪80年代以后,医疗卫生工作的重点已经从农村移向城市、从“重预防”移向“重医疗”,从低成本移向高科技、高成本了。

  公平度世界排名

  中国倒数第四

  他说,在一些地区,大型医疗设备超过实际需求,而与之形成对比的却是疾病预防和检测所需经费的短缺。在中西部许多农村里,县及县以下的防疫机构多年都没有能力更新化验仪器,甚至连给职工发工资都有困难。

  中国原卫生部长张文康去年一次讲话中提到,目前中国全国县影响公共卫生机构只有三分一仍在较正常运转,有三分一在瓦解边缘上挣扎,剩下的三分一已经垮台。王教授说,正是因为这样,发生沙斯期间,各级领导都害怕疫情传入农村。

  2000年,世界卫生组织在医生负担公平性的排名中,中国排在第188位,是倒数第四位。其中,地区差距、城乡差距和阶层差距十分明显。王教授认为,中国的卫生费用主要来自地方财政而不是中央财政的格局,使到公共卫生的投入与地区的财政实力紧密挂钩。

  而从政府对城乡的卫生投入来看,1998年全国卫生总费用3776亿5000万元,其中政府投入为587亿2000万元,用于农村卫生费用为92亿5000万元,仅占政府投入的15. 9% 。城镇约有3亿7900万人口,平均每人享受大约130元的政府医疗卫生服务。乡村有为8亿6600万人,平均每人只享受相当于10. 7元的政府医疗卫生服务。

  王教授说,市场只青睐有支付能力的“消费者”,市场化的医疗将低收入阶层排斥于外。根据当局进行的调查,1998年有三分之一以上患者因为经济困难而无法就诊。而在经济越不发达地区,不敢就诊的人越多。

  经济和社会

  应该协调发展

  他解释,因为医疗费超出很多人的支付能力,市场化的医疗卫生机构效率也因此降低。平均每一个医生全年负担的住院床日和病床使用率都呈现下降的趋势。

  王教授也是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的兼职教授。他从沙斯带来的危机,谈到中国必须重新思考“发展是硬道理”的命题,认识到“发展”应是“全体公民经济生活和社会生活的全面进步,而不要指望经济增长必能自动带来其他目标的实行”。

  中国总理溫家寶在今年6月发生沙斯期间曾说,“通过抗击非典的斗争,各级政府要更加重视公共卫生建设,更加重视提高应对突发事件的能力,更加重视对社会的管理,更加重视经济社会的协调发展”。

  联合早报

  作者:李慧玲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国观察 » 中国医疗体制患上“美国病”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