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明:北韩情况调查报告

         ——大饥荒、人口迁徙、政府犯罪记录

  北韩,自从50年前发动那场中国叫做“抗美援朝”的韩战,试图以武力和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统一南韩最终失败之后,似乎就从世界上消失了。近些年来,它封闭的国土借助联合国粮食救援总署传出来的声音,几乎全部是老百姓饥饿的呻吟。长期以来,无论从自由世界媒体还是从它唯一的邻国,中国的官方媒体,人们都难以看到关于北韩内陆情况的报道。

  然而数十万北韩难民潮及其中国、北韩双边官方严酷的遣返行动在中朝边境早成景观,只是大陆中国密而不宣。近来北韩难民冒险进入外国驻华使馆事件不期然使北韩问题日益显著。不久前,一名向联合国开枪的男子,以他的肢体语言和传单文字向世界表明:为了引起世界对北韩状况的关注,他不惜生命和自由的代价!这个人心中显然装了我们所不知道的关于北韩的故事。只是世界无从知道。接着美国媒体以向世界证实了许久以来的传闻:北韩拥有原子武器制造计划。——其实事实远不只如此。

  虽然北朝鲜是当今世界上最封闭因而最神秘的国家,我们无法通过正常的新闻媒体的渠道来获得确切资料,了解这个国家经济、政治、社会等重要指标和情况,但是仍然有消息通过南韩新闻媒体传出。而更多的消息来源则是美国驻南韩大使馆、有关军方部门、国际人道救援组织、以及世界一些地区的警察机构,还有来自那个国家的难民。整个世界在忙着处理各自的国政时,不时地被从这些渠道传来的各种消息所搅扰。这些消息的内容大致包括下列几个方面:连年大饥荒及由此引起的人口强迫迁徙和人口外逃;农业凋敝、资源严重短缺、经济濒于崩溃,政府在世界各地从事毒品军火贩卖和制造假钞美金犯罪活动;穷兵黩武政策下庞大的军事体系构成对亚洲地区安全及世界和平的威胁;最后,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化的民间日常生活和与中国的分道扬镳。

  1、农业,连年大饥荒

  由于缺乏集体农业技术而导致的粮荒,在数年来的恶劣气候条件下而逐年加剧。自从1995年以来,北韩人民的生存主要依赖国际粮食援助来维持。

  一位目前居住在美国的美籍南韩人,李钧烈,1995年曾经到北韩旅游。他在北韩逗留了一个星期,由于他的“反动”国籍,他不被允许自由走动随意游览和与人交谈,而只能听任导游安排。虽然如此,日常生活必需物资的短缺非常明显。他对笔者说,为了能够进入北韩,他一行人支付了很多钱,而国家导游当局也尽力为他们提供最好的食品,但是食物质量仍然不好。他由此断定:“北朝鲜普通的民众很难得到正常的食品供应”。这不过是北韩大饥荒发生以前的情况。在这位北韩游客离开北韩两年以后的1997年,那里的干旱引发了严重粮荒。根据世界粮食组织的1997年调查,北韩的12个省份有11个受到干旱袭击,北韩境内70%的玉米毁于干旱。

  当年9月,美国的一个援助组织“世界观察”(the US Aid Group World Vision)曾经沿中国边境,通过对经常到北朝鲜旅游的观光客的采访和对北朝鲜难民的采访,完成了一项艰难的调查。这项调查显示:15%的北朝鲜人已经死于当年6月份以来的饥荒。这个慈善机构表示,因为害怕报复,400名被采访的人中,只有33名同意回答问询。“世界观察”的副总裁安德鲁 纳奇奥斯(ANDREW NATSIOS)通过美国有限电视新闻网说向世界发出警示说:“死亡的可能数字接近一百万到两百万,最少有五十万人已经死亡”。

  究竟有多少北韩人死于饥荒?没有任何可能从北韩政府那里得到确证。记者们只能另谋他途。一位曾经撰写过50年代末中国大饥荒的《南华早报》的记者,贾斯珀 贝克尔(JASPER BECKER),为了调查1997年北韩大饥荒的死亡人数,曾经对横图门江的北朝鲜难民作过采访调查。他的调查结果显示:这个国家的两千三百万人中,至少一千万已经死于饥饿。就是说,这个国家将近半数的人口已经死于饥荒。了解这个情况,可以理解为什么北韩难民源源不断涌入中国边境省份,宁肯遭受中国当局惨无人道的遣返待遇在所不惜。

  国家社会纷纷对北韩伸出援助之手。据不完全统计,截至1999年,包括美国、欧盟及日本等国家和组织在内,联合国世界粮食署已经为北韩提供了总额达五亿两千多万美元的粮食,也为北韩处于瘫痪的医疗健康系统提供过人道医疗救助。仅以1997年为计,美国为北韩提供了价值大约两千五百多万美金的粮食援助,欧洲联盟为北韩提供了价值五千三百二十万美金的粮食援助。然而曾经走访北韩六个月的“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的北韩代表 戴维 莫顿(David Morton)在要求国际社会继续捐助更多的粮食给断粮在即的北韩时承认,所有这些努力,不过是权宜之计。他表示,在平壤振兴经济之前,看不到饥荒结束的任何迹象。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主任凯萨林柏提尼在1998年4月走访北韩后,也表示,由于连年干旱,农作物歉收,人们全靠外国救济和草根树皮为生,北韩国家配销的粮仓早已空无一物。她敦促国际社会保持持续地粮食援助,直到北韩农业生产恢复和收成大幅提高。她同时指出:北韩的粮荒不是两年三年的短暂的现象。民以食为天,可以想象,如此的农荒和饥荒之下,北韩老百姓正是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更为致命的一个问题是:真正分到饥民手中的国际援助粮食有多少?据国际媒体多方报道,本来不多的粮食援助,通过北韩政府的运作,主要分配给了北韩的军事与政治系统。而CNN记者基诺依报道说:“政府仍然在向国际社会请求食物援助。但是我们看到的是与这个体系共存的一种现象:当市民们忍饥挨饿的时候,这些短缺的资源却正在被用来维持这个国家机器的荣耀。”。根据专制体制下生活的经验,可以判断,国际社会援助的粮食既然可以用来维持政治与军事系统,用来荣耀国家机器,当然可以用作控制人民思想、压制人民反抗的工具。

  2、人口,强行迁徙城市人口挽救农业

  北韩粮食长期饥荒、人口不断外逃相关的另一个相关现象是,北韩政府正在实行的人口强制迁徙政策。国际媒体曾经在1999年2月发布消息说,南韩国家情报机构负责人李钟赞,在南韩国会的一项秘密听证会上披露此一情况。他说,北韩政府正在从平壤和其他城市迁徙两百万人口至农村地区。

  事实上,由于缺乏燃料、设备和劳动力,北韩的农业事实上已经停止运作。农业的破产趋势成为北韩的重大危机。政府实行迁徙人口的强制性政策,目的显然是为北韩饱受打击的农业增援劳动力。李钟赞在听证会上进一步指出:北朝鲜政府为了控制人口和提供农业地区急需的劳动力,经常对城市居民强行迁徙,但是那一次,却是南韩国家情报部门所监测到的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人口迁徙行动。

  李钟赞指出,多数迁徙者是失业者、刑满释放犯和受惩治的政府官员以及在农村有亲属的市民。这些迁徙的人口半数来自北朝鲜首都平壤。故而,北韩大规模强行迁徙行动的目的,除了振兴农业,也有政治的考虑。即为了抱持北韩政权的稳定,防止平壤这个专制政权中心城市发生动乱,波及全国。

  3、政府犯罪,走私贩毒造伪钞以维持北韩政权运转

  北韩经济形势严峻。北韩的人口只有南韩人口的一半,但国民生产总值却只有不到南韩的十分之一。更为糟糕的是,这样低的国民生产总值还在连年下降。能源短缺,食物短缺,资源短缺,北韩的贫困和经济的崩溃以及金融危机,凡是到过这个国家的人有目共睹。国家内部穷,可以由关门主义和信息封锁掩盖,但是这个国家的驻外机构却无法假装正常。人们注意到:北韩驻外机构由于没有经费维持运转,先后关闭多家。其他一些没有关闭的,则不仅要按照规定,向北韩政府交纳限定数额的外汇,还必须经济上自负盈亏。

  北韩政府在世界各地从事贩卖毒品、贩卖军火和印制流通假美钞的犯罪活动。美国官方认为,北韩政府外交机构自负盈亏的政策,是北韩政府从事走私毒品,贩卖军火,制造假美钞的主要原因之一。

  1999年3月。前美国驻南朝鲜大使李诘明(James R.Lilley)曾经在国会作证指出,北韩政府的走私贩毒活动已经持续20年之久了,北韩政府工作人员由于在世界各地参与犯罪活动而被捕获。他认为,朝鲜政府活动无异于黑手党。依据他掌握的材料,1998年1月,两名北韩驻墨西哥外交官,由于试图将35公斤的可卡因走私进俄国,而在莫斯科被捕。1998年6月,两名北韩外交官通过埃及时被发现携带了五十六万片的赖恩匹诺(RHYPNOL)。这是一种类似男女约会时为了强暴奸淫,而在放如饮料中的麻醉剂药物。据悉,那是到那时为止国际社会所捕获的这类毒品的最大数量。

  韩政府假造伪钞的行为,在它毗邻的南韩看来,同样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依悉,自从1994年以来,有十起以上的这类案件在发生东南亚发生,价值四百五十多万美元。事实上,北朝鲜政府一直在通过自己的外交官和贸易公司流通假冒美钞。为此,李诘明曾经在国会作证指出:“1995年12月到1996年1月,埃塞俄比亚和尼日利亚驻北韩外交官,从他们在北韩账户中取出的3000美金中发现,有2200美金是假钞。”李诘明还指出,1996年4月,在海参威,北朝鲜劳动党负责国际事物的副部长、为金正日管理经营秘密资金的部长,吉在京(KIO CHEA GONG)在俄罗斯被当地警方逮捕。他是在海参崴兑换三万美金假钞时被捕的。

  北韩政府的武器走私活动同样普遍。据李诘明指出,1996年9月 香港安全当局透露,北韩武装部长控制的一家公司,密帮(MAEBONG)公司,从中国人民解放军那里购买了大量的手枪、机关枪、迫击炮。然后将这些武器转卖给了在东南亚和香港的犯罪集团所支持的暴乱团伙,从中牟取暴利。李诘明举例说,1996年9月12号,香港关税当局在开往叙利亚的北朝鲜船只上,搜查出了远射程自动抢只、导弹发射遥控装置和导弹部件。

  据美国国会研究机构1999年1月份的一份报告,北韩1997年为了特殊需求而从事犯罪活动的非法收入,保守的估计在八千六百万美元,其中七千一百万来自毒品交易,一千五百万来自印制伪钞。此外,据南韩国家情报机构1998年11月发行的题为《二十一世纪新威胁——国际犯罪的实体与对应》报告资料显示,北韩自90年代初期,就在平壤近郊设立了专门负责制造伪钞的机构,命名为“二月银光贸易会社”。这个“会社”平均每年印制一千五百万美元的伪钞。其精密度几近真伪难辨。这个“会社”通过其在海外的领事馆及经贸分支机构“洗钱”。自1994年以来,这项犯罪活动先后在东南亚等地被破获十三次,金额达四百六十四万美元。

  作者:北明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国际关系 » 北韩情况调查报告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