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青汉:萨达姆的启示

  12月14日晚,正在吃晚饭时,电视上播出了萨达姆被美军捕获的新闻,这个独裁暴君终于落网的消息固然令人兴奋,但看到随后播放的逮捕他时的录像,也让我感到意外和吃惊,在他被捕的电视画面播出前,只听新闻中一会说他是在地下室、一会又说是在地道中被捕的,我原还以为那是一个建筑多么精良、设施如何齐全的地下建筑,等看到画面真是吃了一惊,那不就是以前我国北方地区冬季贮存蔬菜的地窖嘛,那么狭小寒碜。真想不到几个月前养尊处优、拥有无数豪华宫殿的这个人,现在竟会走头无路象老鼠一般躲在了这样一个腌臜的所在。更想不到这个几个月前八面威风、前呼后拥,在人群面前经常喜欢伸出手臂,做出居高临下挥手指方向状的“伟大领袖”,今天会是这样蓬头垢面、双目无神,从他沮丧和憔悴的脸上,再看不见了以往睥睨一切的救世主般的神圣。他被捕时据说身边还有两个随从,但遇到不共戴天的美军时,他们没有任何抵抗,没有发一枪一弹就束手就擒了。这真是想不到!他不是拥有100% 的民众支持么?不是有上百万坚定的党员么?不是有几十万牢牢控制的武装么?不是有数万誓死孝忠的敢死队么?甚至他不是还有上万的号称萨达姆幼狮的少年兵么?这些都到哪儿去了?(笔者自注:这一句借用的是央视嘉宾张召忠先生的经典名言)被捕时的他怎么竟然会是这样彻底的一个孤家寡人?

  萨达姆年轻时也曾被捕过,也曾坐过牢,但这一次被捕后的命运与前一次绝不会相同了,他这一次面临的,即使不是被处死,也将是要把牢底坐穿,就算幼发拉底河能够倒流、太阳会从西面出来,他萨达姆也不可能有东山再起的希望了。看到他被捕时的这付熊样,想想这样一个年近古稀的老人的绝望,再看看电视中正在回放的他以前的“光辉”形象,倒也不由让人生出了一点常人都会有的恻隐之心,觉得他现在这个样子也怪可怜的。

  但不知萨达姆是否能觉悟到自己何以会走到今天这样一个可悲可怜的地步?我想他是不会明白的,否则今天这一幕也就不会出现了。作为远隔万里的一个普通中国人,我倒是能体察这其中的因果和逻辑,就让我来告诉他吧:他是被自己一手营造的谎言世界毁掉的。

  萨达姆自七十年代末执政开始,就背离自由、民主、人权、法治的世界潮流,选择了专制独裁的统治方式,大搞思想一统、舆论一律,反对他的人和不一定反对他、甚至对他忠心耿耿的复兴党内的同志和部下,只要敢于发出任何一点反对的声音,或者仅仅是一点不同于他的独立的声音,都会被他送进监狱、甚至送进遍布全国各地的乱葬坑中,现在发现的这样的乱葬坑已经有200多处,挖掘出的尸骨已经有几万具,据国际上独立机构的调查,仅巴格达一地,被杀害的人就有6万多,全国被杀害的人数目前还很难调查准确,但据估计至少都在30万人以上,还有人估计在50万、甚至100万人以上。用这样严酷野蛮的手段,在实现了“一个政党、一个领袖、一个思想”的同时,终于也将伊拉克完全造就成了一个谎言的世界。

  伊拉克是个人们普遍信仰伊斯兰教的国家,从表面看,萨达姆也做礼拜的,信仰着大家共同信仰的宗教,但在实际上,他却公然蔑视伊斯兰教禁止偶像崇拜的教义,将自己的雕塑和画像布满了这个伊斯兰国家的每一个地方,他用自己的行动亵渎和玷污着人们普遍信奉的、也被他自己经常挂在嘴边的“真主”,而把自己当作了人间的“真主”。在伊拉克,他既是至高无上的权力的中心,又是不容质疑的真理的化身。所有的传播媒体都成了他的喉舌,所有的人都只能以他的好恶为好恶、以他的标准来判是非,人们只能看萨达姆想让他们看的、听萨达姆想让他们听的,为了生存,人们不得不说假话、说萨达姆想让他们说的话,2000多万张嘴只能发出与萨达姆一样或是他希望听到的声音,在他的统治下,说谎话已经成为了一切人生存的基本技能,也成了一切官员们获得升迁的必要素质。一切都被他一个人代表了,他就是伊拉克,他就是人民,2000多万人只能有萨达姆一个人的大脑运转,由萨达姆代表所有人去观察、判断和思考。在他身边能够存活下来,得到他重用的官员,必定是善于揣摩他心思的宵小之徒,这些人会像他肚子里的蛔虫一样了解他的心思,他听到的必定是他希望听到的话,他想了解的情况等汇报上来必定是他希望的状态。萨达姆的任何一个不论逻辑如何混乱、内容如何浅薄的想法,甚至纯粹是胡言乱语,都会立刻被宣传机器吹嘘论证成不得了的重要思想、伟大理论,让全体人民去学习、学习、再学习,领会、领会、再领会。这个原本是学识浅薄的热衷于权术的嗜血暴君,竟被吹嘘成了古今少有的伟大的政治家、思想家、军事家,吹嘘成了复兴阿拉伯民族的希望和民族英雄,因为几篇拼凑而成的作品,他甚至还被吹嘘成了什么文学家和诗人,如果他再会扯着公鸭嗓子唱几句“我的太阳”,一定还会被吹成是比帕瓦罗蒂更优秀的歌唱家。他本身不过也是肉身凡胎,可在这么一片让任何还有一点理智和羞耻心的人看来都会觉得是“假大空”的令人浑身起鸡皮疙瘩的吹嘘和谎言中,他竟飘飘然真以为自己已经成了全知全能的神,成了伊拉克人民须臾不能离开的“大救星”。

  这种“一个领袖、一个思想”,个人意志可以得到任意发挥的无上权力,确实使他独裁的权力欲和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你看他在动辄数万人、数十万人的盛大集会上向对他表态誓死孝忠的欢呼的人群和正步行进的军队挥手致意时的神情,那种感觉是多么好啊!可惜独裁者看到、听到的这一切都不是人们内心意愿的真实表达,这一切都不过是人们糊弄他的表演而已。但独裁者是不可能了解这一点的,即使了解了他也不会承认,他只能继续生活在这种自己营建的谎言世界中,在取消了人们表达自己真实想法的思想自由和言论自由之后,实际上独裁者无形中也就堵上了自己的眼睛和耳朵。他所能看到听到的不过都是人们用谎言和表演为他营造的虚假的幻像而已。在这样的情况下,可以想象,他即使真的原本还有一点聪明睿智,也不可能将这种聪明保持下去。而他所处的这种由恐惧造成的谎言世界,又决定了他做出来的错误决策,哪怕这种决策的错误程度让任何一个心智还略为健全的人一眼就可看出是一种足以导致整个民族、整个国家,同时也是整个执政党包括独裁者个人致命危险和毁灭的疯狂举动,也都不会得到任何一点纠正,甚至连一点点谨慎的提醒都不会有,独裁者满耳朵听到的必定仍然是“英明睿智的伟大决策”这样的颂歌,在他挑起历时八年的两伊战争、发动对科威特的入侵、抗拒国际制裁大耍老鼠戏猫的危险游戏,以及今年3月19日美英已经剑拔弩张向他发出最后通谍的每一个重要时刻,他无不一而再,再而三地做着错误而疯狂的决策,但我们从未听说过他在伊拉克得到过任何人的规劝和提醒,我们看到的总是上上下下都神情激奋地表现出(准确地说是表演出)的对美英的声讨和对他的全力支持。甚至在美英军队已经快要打进巴格达,局势已经再清楚不过的时候,我们从他的喉舌——伊拉克官方电视上看到的仍然是他的新闻部长萨哈夫发布的令他振奋的捷报,他的将军们虽然私底下大多都在各寻出路、甚至暗中已经投降了美英军队,但在电视上仍然在发誓定要忠于领袖、决死杀场。正因为萨达姆看到的都是假象,听到的都是谎言,所以决定了他一误再误,在错误的道路上、甚至是毁灭的道路上越走越远,直至最终毁灭。等到最后大家已经没有必要再陪他演戏,纷纷离他而去各奔前程,真正是天下共弃之的时候,他这才如梦初醒,面对自己的妻子哀叹:现在连自己的衣服都已经背叛了! 但大势已去,什么都已经晚了,他能够面对的只能是穷途末路这样一个凄惨的结局了。

  萨达姆以及国际上一些与他同病相怜的专制政权及其喉舌,极力把他与国际社会的对抗说成是伊拉克人民、甚至是阿拉伯世界与西方的对抗,但从美英军队空袭巴格达时,老百姓们晚上连灯都不熄,全城仍然灯火通明;白天照样起居如常,踢足球的踢足球,做生意的做生意,联合国在约旦准备的难民营竟然几乎空无一人,可见老百姓并不认同这种说法,这实际上是世界上几个、甚至是几十个最强大的国家与一个独夫民贼、与萨达姆一个人之间进行的战争,力量对比如此悬殊,这样的战争不用开打,胜败就已经一目了然了。

  如果他当政时,不要那样打压人民的思想自由、言论自由,少听到一些颂歌,多听到一些逆耳之言,使他真实地了解周围的一切,他就不至于犯那样愚蠢疯狂、不可挽回的大错误。现在,伊拉克无数的平民和军人用生命为他的愚蠢付出了代价,伊拉克的复兴党也以自己的彻底灭亡为他们领袖的独裁付出了代价。萨达姆着力营造的思想一统、舆论一律的专制独裁的谎言世界,最终害了他自己,也害了以他为领袖的伊拉克复兴党,更害了伊拉克人民和国家,他是伊拉克民族、国家和复兴党几方面都罪不容赦的大罪人。

  让人说话天不会塌下来,而不让人说话,早晚天一定会塌。唐代杜牧在《阿房宫赋》中说:“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萨达姆自导自演的这一幕悲剧已经落幕了,他走向毁灭的整个历程,又一次生动地证明了在世界民主潮流面前逆之者必亡的历史规律。不知现在世界上一些仍然热衷于独裁专制,热衷于堵人耳目,封人嘴巴来营造大一统的表面上稳定的谎言世界的统治者是否能从中得到一点教训,从而有所醒悟、改弦易辙,避免重演历史??

  王青汉 2003年12月18日

  Email: sxwqh@tom.com

  作者:王青汉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国际关系 » 萨达姆的启示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